424.第42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临出‘门’的时候又回头,望着刘伟名说道:“外国‘女’人一般都比较的强悍,特别是在某些方面,所以,在准备做之前刘区长你还是得先坐下心里准备,当然,如果实在能力打不到那个标准可以借助一些‘药’物,比如伟哥之类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祝你好运了。刘区长,你明天早上可别走路脚发软啊。”
“啊?什么?”刘伟名当即木然,尚妍黛什么时候说话也这么直白的了。
“哈哈,你懂的。随便告诉你一句,这个克劳瑞丝吧,男‘女’通吃。我在上海的时候她就g引过我,不过我拒绝了,我还没发做到为了工作去献身的地步。不过刘区长你不同,你肩膀上责任重大啊,该献身的时候还是勇敢地献身吧。人民和党都会记住你这样的好同志的,不过还是得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尚妍黛一说完立即打开‘门’闪人了。
刘伟名呆呆地望着‘门’口,尚妍黛的话他到没觉得这让自己有多难为情,尚妍黛这人他接触久了早就习惯她做事说话的方式了,这个时候不来损自己两句是不可能的。另外以尚妍黛的聪明和克劳瑞丝对自己的g引尚妍黛看不出来的可能‘性’为零。
男‘女’通吃?刘伟名想想都觉得有够恶心的。不过克劳瑞丝给刘伟名的you‘惑’力还是很强的。当然,刘伟名并不想与克劳瑞丝发生什么非正常的关系。
稍微处理了一些事情之后,刘伟名便下了楼,从停车场把自己的车子开出来。想了想,在车上给金倩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今天晚上有应酬,就不去医院看金清平了。
此时天已经大黑了,刘伟名把车开到克劳瑞丝所在酒店的后面,并不是刘伟名准备做什么苟且之事。只不过是因为克劳瑞丝的身份太过于特别,刘伟名不希望身后跟着无数双眼睛罢了。
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克劳瑞丝,告诉她自己在酒店的后面口等她。没见多久,一个身材妖娆,穿着时尚暴‘露’的金发‘女’郎出现在了后‘门’口。刘伟名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克劳瑞丝的这番打扮,不得不说,克劳瑞丝这样一打扮的确让人有点流鼻血的冲动。
“强,我漂亮吗?”克劳瑞丝在刘伟名的车窗外转了一圈,秀了一把自己完美的身躯后妖娆地对刘伟名说道。
“漂亮,非常的漂亮。上车吧。”刘伟名收回自己的目光,也没下去故作绅士地帮克劳瑞丝开车‘门’,只是对克劳瑞丝招了招手。
克劳瑞丝坐到了前座上,关上车‘门’。刘伟名慢慢地启动车子。
“你们中国车辆与我们国家车辆驾驶位完全相反,坐在上面很不习惯。”克劳瑞丝一边绑着安全带一边说。
“无非就是一个左一个右罢了,习惯就好。你想吃什么?中餐还是西餐?”
“中餐吧,西餐我吃了十几年了,而且我也不觉得你们中国的西餐做的比我们美国得好。”
“好吧,那就中餐吧。希望你能够吃的惯。”刘伟名打着方向盘漫不经心地说着。
刘伟名早就想好了带克劳瑞丝去的地方,在他的猜想中克劳瑞丝也肯定是得去吃中餐的。而一般的大酒店中餐都没有小饭店来的地道,而且像克劳瑞丝这种人什么样的大酒店没住饼?所以,那种地方对于她来说肯定是没多大的吸引力了,还不如直接请克劳瑞丝去一个小一点的饭店。当然,刘伟名选择的这个饭店菜做的非常地道。
刘伟名一边开车一边与克劳瑞丝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突然手机响了。刘伟名从兜里掏出手机,是林月打来的,刘伟名犹豫了一下,拿出车载耳机,摁下接听。
“林月,你好。”刘伟名酝酿了情绪之后说道。一旁的克劳瑞丝把脸转向窗外,看着车外的夜景。
“你……你现在在忙吗?”林月那边声音有点犹豫。
刘伟名知道林月是在问自己方不方便,便直接说道:“没有,在车上,和一个朋友去吃饭。怎么?最近还好吗?”
“还好,你呢?”这么没营养的对话从林月与刘伟名相识以来,每次通电话都得来一遍。
“我最近也很不错。”
“伟名,我……我怀孕了。”林月纠结了良久,最后终于结结巴巴地说了出来。
刘伟名手一抖,惊慌失措打着方向盘,差点与前面的车造成追尾事件。吓的一旁的克劳瑞丝差点叫了出来。刘伟名找到街道旁一个停车位把车停下,掏出一根烟点上。
对面的林月听到这边不对劲的声音连忙问道:“怎么了?伟名。”
“没什么,刚刚有个人超我的车,差点撞上。对了,恭喜你了,林月,马上就要做妈妈了,一定要好好保护好自己,你现在可是最为脆弱的时候。”刘伟名假装镇定地说着。虽然早就知道林月有可能会怀孕,但是听到林月亲口说出来那又是另外一个感觉了。
“你自己开车小心点,开慢点,知道吗?”林月听到刘伟名差点撞车也很紧张。
“谢谢,我会的。”
“谢谢你的祝福,我会好好照顾这个小家伙的。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希望小家伙出生的时候你能来北京。如果没时间就算了。”林月说出来自己的愿望。
每个‘女’人在孩子出生的时候都希望自己最爱的那个孩子的爸能够守护在自己的身旁。能一同分享孩子出世的第一份喜悦。
“嗯,你到时候记得通知我就行了,我一定会去。”虽然现在孩子一个月都没有,等出生还有九个来月,刘伟名根本不知道到时候自己有没有时间,可是还是很肯定地答应了,因为,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骨‘肉’亲情是刻在骨子里的,无法割舍。
“谢谢。”林月听到刘伟名肯定的答复之后说了两个字。
“不要说这个,我有责任有义务这么做。”刘伟名看了看一旁的克劳瑞丝后说道,然后抢在林月之前说着:“我现在还有点事情,就不聊了,下次我打给你。你一定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嗯,拜拜。”林月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刘伟名收好线然后继续发动车子。
“强,你刚刚真的很吓人。开车的时候最好是不要通电话,很容易出事情的。”克劳瑞丝明显对于刚刚的惊险还是心有余悸。
刘伟名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但是脸上很明显地写着有心事三个大字。
“怎么了?心情不好?”克劳瑞丝看过刘伟名的表情后问道。
“没有,只是有一些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了罢了。稍等一下,前面就到了。我请你去的可不是什么大酒店,是一个一般的饭店,不过菜的味道很不错。是很地道的粤菜,对于你们西方人来说粤菜是最符合你们口味的了。清淡、香甜。相比之下湘菜、川菜就不是很适合你们吃了,因为口味较重,虽然我自己喜欢。”刘伟名‘露’出个笑脸开始说,他不喜欢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让别人知道,更何况这个事情也没办法说出来。
“谢谢,你考虑的很周到。不过你不用太过于担心我对中餐的不适应,我在中国待过一段时间,对中国的饮食文化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当然,如你所说,粤菜鲁菜是我吃的最多的。不得不说,中国的菜肴真的很美味。”克劳瑞丝有点感‘激’刘伟名。
刘伟名没有继续说什么,直接把车开到那个小饭店前面,然后带着克劳瑞丝进去。
两个人点了一大桌子的菜,吃了两个多小时,席间两个人天南海北的侃着,而且,两人都非常有默契的丝毫没有提起高工区的事情。
刘伟名听过林月的电话之后明显的心情不是太好,本来准备好好地带着克劳瑞丝玩一玩的心情顿时没了。吃了饭之后刘伟名也没说带克劳瑞丝再玩玩,直接把克劳瑞丝送到了酒店下面。
“你就不请我到处去玩玩?我记得北京的酒吧很出名,你们这里酒吧怎么样?”克劳瑞丝也很惊讶刘伟名直接就把自己送到了酒店下面。
“北京有三里屯,不过林阳没有。林养的酒吧里都是一群人渣在里面胡吃海喝,没什么好去的。再说已经很晚了,‘女’人睡晚了对皮肤不好。”
“你就不准备晚上和我再聊聊吗?我可说过,我对你很感兴趣的。”克劳瑞丝慢慢地靠近刘伟名,一只手直接往下抓住刘伟名下面那软软的玩意。
刘伟名大惊,全身不由的一抖。
“不行啊,软趴趴的。我记得你上次在上海的时候对我说你在那个很厉害的,怎么现在这么没用啊?”克劳瑞丝故意说着。
“中国人有个成语,说大丈夫能屈能伸。需要他的时候他绝对强硬,不过有些时候是不方便强硬的他便只有软弱一点。”
“哈哈,很不错。宝贝,希望你到时候能真的强硬。当然,是在你觉得你该强硬的时候。”克劳瑞丝说着在刘伟名的脸上狠狠地‘吻’了一下,然后推开车‘门’对刘伟名说道:“我先走了,宝贝,你很‘迷’人。”
说完妩媚地一笑,转身下车往外走去。
刘伟名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他不知道是所有的外国‘女’人都这么开放还是只是这个‘女’人比较的yd。不过理智告诉刘伟名,这样的‘女’人还是不要轻易地触碰比较好。
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开着,林月的电话让刘伟名心情非常的复杂。又是一个孩子,小金哲加上李梦晴肚子里的,这个已经是第三个了。小金哲是自己完全的孩子,也有着完整的家庭,等他长大了,刘伟名可以预见他一定会过的非常的幸福。而李梦晴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则注定一出身就没有父爱,得以单亲孩子的姿态过完这一生。而林月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车透彻闹就是一个悲剧。一个将在不是自己亲生父亲的家庭里过完一生,甚至于这个孩子这一生都将叫自己的亲生父亲为叔叔。当然,最悲哀的还是刘伟名自己。
刘伟名突然感觉自己毕业之后这两年所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出戏一样,匪夷所思,如果有人有兴趣把自己的故事写一本书的话,刘伟名敢保证自己的事迹一定足够yy。
饼完年之前自己还只是感叹自己身边的‘女’人太多时间危险的事情,现在呢,现在最应该感叹的是自己孩子太多了。夺得让事情和关系变的非常复杂。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刘伟名明白这个道理,他心里一直有一种预感,那就是自己所做的这些见不得光的男‘女’关系早晚有一天会被人发现,曝光与大众的眼睛之下,刘伟名甚至连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都想到了。但是他没办法现在‘抽’身,因为他已经陷进去了,陷进了‘欲’海,亲情以及现在的亲情里面。无法割舍。
刘伟名直接开车开到张云佳住的那栋楼下面,也没通知张云佳,径直往楼上走。许久没有见过张云佳了,这让刘伟名心里很想念这个‘女’人。
很是意外,刘伟名走到‘门’前敲‘门’却一直没有声音,当时的钥匙刘伟名都给了张云佳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留下备份的。
“算了,还是回去吧。估计她也‘挺’忙的。”刘伟名想着,然后又尝试着从猫眼里看了看,没发现什么。这才下楼。
下楼之后坐上车,习惯‘性’的拿出根烟点上,他的习惯一般的都是坐上车先‘抽’根烟然后再开车,当然,这仅限于很烦的时候罢了。
这时,一组灯管从后面打过来。刘伟名看了看,从刺眼的灯光里依旧可以看出这时一辆日产的天籁,车子经过刘伟名身边的时候刘伟名依稀可以看到车子副驾驶位上坐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刘伟名太过于熟悉了,因为她就是张云佳。
刘伟名心里一紧,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天‘色’不早了,张云佳坐着一个男人的车子回家,而且在车上还与这个男人有说有笑,这不得不让刘伟名心里开始瞎想,而且张云佳最近与自己的联系也非常的淡薄。
刘伟名摇下车窗,试图不让张云佳发现自己就在其身后,有种抓‘奸’的感觉。
前面的天籁在楼梯口旁边停下,张云佳提着小包下了车。从车的另外一边走下来一个穿着西服带着眼镜个子高高的斯文男人,男人最多不过三十岁,长的非常的秀气,刘伟名心里有点嫉妒,因为这种男人正是标准的小白脸,与这样的男人相比,刘伟名觉得自己无疑粗矿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