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第42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由于距离不算近,两人说什么刘伟名根本就听不清楚,但是可以看见张云佳‘露’出一张笑脸和男人一个劲地在那说着,至于男人的表情由于正是背对着刘伟名所以刘伟名根本就看不到,但是刘伟名还是有一种感觉,他觉得张云佳此刻的表情十分的妩媚,男人的表情太过于猥琐。.最快更新访问: 。
说着说着男人伸手准备去拉张云佳的手,但是张云佳微微欠身躲开了,随后挥了挥手上了楼,而男人却在原地不停地向扣上挥手,刘伟名甚至于看到这个男人一脸猪哥的‘摸’样。
刘伟名摇下车窗,静静地看在还在那望着楼上的男人。
不久之后,张云佳的房间窗户打开,张云佳打开窗户对着男人说道:“好了,我到家了,你坐吧。”
“我爱你,云佳,永远。”男人大力地吼着。
“谢谢,你回去吧,不早了。”张云佳说完之后关上了窗户。
“张云佳,你就是我的老婆。”男人一脸yd‘摸’样地说着。
听到这刘伟名顿时怒火中烧,关上车窗,发动车辆,转了一个弯,用自己的车头对着男人天籁的中部就是一撞,他也不管自己这是奥迪r8,人家才是日常的天籁。这笔生意做得划不划得来刘伟名根本就没想过。他只知道自己怒火中烧,想找点什么东西发泄。
只听见嘭的一声,两辆车子都震了震,坐在车子里的刘伟名都看到了天籁车中间位置陷进去了一大块。
男人终于把眼光从楼上的窗户处收了回来,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的车。随后变为暴怒,立即冲过来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车子,又看了看刘伟名的车,走到车窗外不停地拍着刘伟名的车顶。嘴里不停地叫嚷着。
刘伟名一边点着烟一边打开窗户,看了看这个白白净净的男人那张愤怒的脸,笑着道:“干嘛?小伙子。”
“干嘛?你还问我干嘛?”男人被刘伟名气的差点吐血了,然后吼道:“你到底会不会开车?我的车停这里管你什么事了?你凭什么撞我的车了?这么大一辆车停在这你没看到吗?”
“真的是不好意思,我看看光听一只狗对楼上吼去了没注意前面停了一辆车,对不起对不起。”刘伟名故作惊讶地看了看天籁,然后一脸歉意地说道。
“你你?你是故意得,赔钱,。”男人知道刘伟名是故意找茬的。
“赔钱?为什么要赔钱?假如我不赔呢?”刘伟名现在心里正有火,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叫老婆任谁谁都会发火的。
“不赔钱?不赔我就叫‘交’警了。”男人的连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你当我是吓大的啊?还‘交’警,你以为‘交’警都是你家的,想叫就叫?”刘伟名存心找茬,胡搅蛮缠的感觉别说,还真痛快。
“小子,我知道你今天是故意找茬的。别以为你开了辆破跑车就了不起,我告诉你,我可是在省委上班的,你最好别惹我。你没听到一句话吗?有钱的终究是玩不过有权的。我劝你识相点把钱赔给我,我是在政fu上班的,叫‘交’警过来了我脸上也无关,最好是‘私’了。不然等下‘交’警来了就别怪我做人不仁慈了。”男人突然气势变的很嚣张,他认定刘伟名就是某家暴发户的二世主。
“哦,原来是省委上班的大人物啊,真是对不起。”刘伟名做出一副害怕的‘摸’样,然后又问:“你这辆车值多少钱?”
“车是二十五万买的,我还刚买来,没开过几天。”
“那现在就是二手车了,按照一般的规矩一辆二手车是新车的一般价格是不是?也就是十二万五,再加上我发现你前面有一点刮伤,再减五万,也就是七万五了。还有,你现在停的位置并不是停车位,而且你停车也不打警示灯,所以,如果‘交’警来了咱们辆是不是应该各大五十大板呢?我的车两百多万买的,被碰的前面有点凹进去了,我想大概二十万的样子可以修好。你的车完全报废了,我前面说了,你的车大概值得七万五的样子,我把它买了。好了,咱们互相赔吧。你给我十二点五万就够了。”刘伟名慢慢地算着账。
“你当我警察局没人吗?这里是小区,又不是马路,哪来的停车位。别和我耍流氓,我告诉你,‘交’警支队我认识人。”男人一把抓住刘伟名的衣领,非常的愤怒。
“你殴打我?”刘伟名指了指男人的手,然后扯开,立即发动车,又朝着天籁撞了一下。
在男人极度愤怒的表情下转了个弯停在男人面前说道:“你放心,这个事情我不会跑的,我会叫人来处理。你i这等一下吧。当然,你也可以叫‘交’警来。”
刘伟名说完开车冲出去了,然后拿起电话打了个电话给何建林,说道:“建林,今天有个小子惹‘毛’了我,我一起之下把他的车给撞了,现在等着处理,我不方便出面,别人认出我了不好,你帮我过来处理一下。另外,别给这小子好果子吃,当然,不要让他知道我是谁。把这小子的底细调查清楚,就这样,你马上过来吧。”
刘伟名挂断电话,然后开着车在马路上狂飙,最后把车停在了江边,坐在江沿上点了跟烟,让不停刮过的江风吹着自己。心里颇不平静,他不明白张云佳是否是变心了,但是刘伟名看出来张云佳对那个男人的态度是既不接受也不拒绝,这让刘伟名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张云佳那可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女’人竟然不忠于自己,刘伟名有种被带了绿帽子的感觉。这让刘伟名心里非常的痛。
坐了很久很久,直到让风吹的有一丝丝凉意刘伟名才想明白,自己有什么权利去要求张云佳?张云佳是自己什么人?自己又给过人家什么?幸福?还是名分?突然发现自己太过于自‘私’了,自己什么都给不了人家,还在不停地要求人家对自己这样对自己那样。刘伟名笑了笑,暗道“这可能就是雨张云佳最好的结果了吧?随她去吧,以后便是陌生人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刘伟名还是有种被带了绿帽子的感觉,心里对张云佳有着一股恨意,心情也怎么都好不起来。
拍了拍屁股,起身。坐进车里,开着车便去了修理厂。由于车前边是有保险杆的,所以刘伟名的车变形并不明显。刘伟名把车停在修理厂,修理厂的人说连夜就能修好。
刘伟名走到马路边,伸手拦了辆的士,去了医院。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刘伟名在病房里看了看已经睡着了的金清平,发现金清平的气‘色’又好了许多。陪在那的是刘少芬,刘伟名的到来惊动了刘少芬。刘伟名心里不舒服,也就不想回去,好说歹说地把刘少芬劝了回去,自己在医院陪金清平。
躺在特殊病房里的陪护‘床’上,刘伟名一晚没睡。一直在‘女’人方面无往不利第一次遭受到了背叛,这种打击对于刘伟名来说是沉重的,而且这种痛还没办法说出来,自己连牢‘骚’都不能发。当然,在大学时那个背叛已经被刘伟名忘却了。
一晚没合眼,刘伟名第二天早上给金清平买了早餐,直到刘少芬和金倩来才打了个电话叫自己的秘书让司机到医院来接自己去高工区上班。心里还是恍恍惚惚的,越发觉得张云佳与那个男人的可憎起来。
拿出电话,不管何建林是否起‘床’都打了过去,想了许久之后何建林才接了电话:“建林,昨晚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哦,大哥啊,已经处理好了,本来昨晚就准备给汇报的,但是太晚了,怕你已经睡了就没有通知您了。”何建林‘迷’‘迷’糊糊地说着。
“怎么处理的?”
“那小子叫了‘交’警过去,但是他又没记住你的车牌号,只是说是被一辆奥迪的跑车给撞了。我过去之后‘交’警说让我和协商处理。可那小子就是不同意,最后闹到‘交’警大队去了。‘交’警大队的大队长认识我,最后各方面算了算,我赔了他一万块钱。这事就这么了了。”何建林很平淡地说着。
“那小子能同意?”刘伟名没想到最后何建林只赔了一万块钱就搞定了。
“他是不同意,他说要赔十五万,我又不傻,就那个车还赔十五万呢。不过这小子最后说要继续上告,要告到法院去。”
“千万不能把这事给闹大了,闹大了我很被动。”刘伟名不无担心,要是这件事传出去对自己的名声就太不好了。
“我知道,大哥,我做事你就放心吧。我今晚上就叫人去他家,把他家的玻璃砸了,然后晚上在他家的‘门’上画个画啊,写个字啊。估计这小子什么都不太敢了。这种人最不禁的就是吓了。”何建林像个老手一样。
“这样最好了,反正是不能把事情闹大。对了,查出来这小子是什么背景没有?”刘伟名‘挺’谨慎地问着。
“没什么背景,组织部的副部长是他一个什么远房的表叔,所以这小子才进了组织部工作。要玩他跟玩什么似的。”何建林不屑地说着。
“那就最好了,组织部你认识人吗?认识人的话帮我把这小子调走,或者开除。别让他继续呆在林阳了,有多远滚多远。”刘伟名冷冷地说着。
“这个没问题,小事一桩。”这种小喽啰对于何建林来说‘弄’垮他那还不是小儿科。
“行了,那就拜托你了。这周我得应付艾德集团的人。你下周一过来谈你厂子的问题吧,到时候我会给你一块好地的。就这样,我收线了。”刘伟名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回到办公室,刘伟名看了看日期,离挂牌成立的日期并不远了,看来又有的忙了。
刘伟名叫过钟兴民,让钟兴民把董静叫过来。
没多久,一身职业转的董静便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随手把‘门’关了。
“董静,最近工作怎么样?辛苦吗?”刘伟名微笑地对这个让自己一直挂念的‘女’子说道。
“还行,不算太辛苦,只是考虑的问题稍微多了点。你叫我过来是不是想问我关于文艺演出的事情?”董静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次的挂牌成立仪式很重要,这是咱们高工区并成立的第一炮,一定要打响。钱不是问题,少了我可以再去省里要,主要是要办的宏伟,要形成影响力。算算日子也不久了,你筹备的怎么样了?”
“这是关于仪式的总流程表,这是演出的详细安排和人员名单,这是预算表。你看看,基本上都安排好了,演出的人员一部分是咱们江南省本土的歌星、演员,另外一部分都是现在当红的明星。总体来说话费不少,但是我觉得影响力应该比较的大。”董静从自己带的文件夹中‘抽’出几份文件递给了刘伟名。
“不错,安排的很合理。还有一周的时间,现在应该开始筹备了吧?过几天省里会来人视察,到时候你们也‘弄’个彩排让领导看一看,不然上面不心。”刘伟名开着玩笑说道。
不过董静只是点了点头。
刘伟名觉得和董静说话很难聊的尽心,因为她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摸’样,很让人郁闷。
“董琳那丫头现在干的怎么样?”刘伟名看到董静便想起了她那个与她‘性’格完全不一样的妹妹董琳来了。
“伟名,我觉得你当初根本就不应该把她给调到这里来,她那‘性’格就完全是瞎闹。现在有事没事整天在我办公室‘门’口瞎转悠,‘弄’的我都没办法工作。”董静皱着眉头说道。
刘伟名听完之后哈哈大笑,说道:“你没听见你妹妹最近的口头禅吗?”
“口头禅?什么?”董静有点‘迷’‘惑’。
“防火防贼防伟名,她啊,认为我对你不怀好意,现在是把我当做洪荒猛兽一样来对待了,她这是在保护你。小丫头的心思很难让人整明白。”刘伟名一边故作平静,一边偷偷地打量着董静的表情。
董静听到那句不怀好意之后脸上有意思的羞红还有意思的恼怒,随后恢复了平静。
“对不起了,伟名。董琳给你填了不少的麻烦,都怪我爸妈太过于宠她了。”董静有点歉意地说着。
“不碍事,我当她是自己的妹妹罢了。”
这时传来敲‘门’声:“刘区长,尚区长来了,说找你汇报工作。”
“那我先走了。”董静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怎么啊?是不是坏了你的好事了?”尚妍黛一进‘门’便笑嘻嘻地望着刘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