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第42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是不是很重要吗?你不是一样要进来。。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刘伟名不会傻到与尚妍黛做解释,有些事情越解释便越不清楚。
“要不我出去,把董部长从新叫进来?”尚妍黛嘴上说着,却一屁股坐了下来。
“别开玩笑了,说吧,什么事?”刘伟名笑了笑问道。
“这是你要的对于艾德集团在咱们高工区投资的利弊的分析说明书和规划书,你好好看看吧。”尚妍黛说着把两份装订好的a4文件递给刘伟名。
“这么快?你不是熬夜做的吧?”刘伟名惊讶地望着尚妍黛。
“我没这么白痴,这是我让他们熬夜做的,本来这事你找商业局以及招商引资局做就可以了,你硬要把任务给我,我还不是一样要找他们做?只不过有些地方我做了修改,你看看吧,看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没有。”尚妍黛收起玩笑,正经地说道。
刘伟名认真地翻着文件看看,一直不说话,最后道:“是不是压的太低了?这样艾德集团会觉得咱们根本没有诚信。”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这个道理刘区长你不懂?”尚妍黛诡异地说着。
“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我仔细看看,基本上是没什么问题了。”刘伟名点了点头。
“你要是觉得没什么问题那我今天下午就去与艾德集团高层做一次协商,为你们明天的会议做铺垫了。”尚妍黛起身说着。
“那就麻烦你了,等事成了我答应你,好好地请你吃一顿大餐。我个人。”刘伟名合上文件笑眯眯地说着。
“你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就成了,我的刘大区长。别到时候又叫一大堆人。”尚妍黛说完一扭一扭地就走出去了。
这两天心情最不好的要数贾‘春’明了,他自从依靠自己那远房表叔安排进江南省省委组织部以来就没这么不顺过。七年前,贾‘春’明大学毕业,却一直找不到工作,不是说找不到工作,而应该说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工资高待遇高的工作别人不要他,工资低待遇低的工作他不要别人。后来他父母没办法,求爷爷告‘奶’‘奶’,不远万里从东北找到林阳,求他从来就没见过面的一个远房表叔给安排个工作。他这个表叔在省委组织部任副部长,这可是个一等一的大官了,只不过这个副部长在江南省组织部的几个实权人物中属于最不得志的一个,手头上的权力有限的很。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还是帮贾‘春’明安排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工作。这位副部长让贾‘春’明参加了公务员的考试,贾‘春’明也很争气,笔试通过了,而且成绩还不错。笔试过了那么面试就简单多了,这位副部长打了声招呼,贾‘春’明就第一个被招进了省委组织部做了干事,什么是干事?干事就是专‘门’干事的,属于最低级的官员。由于上面有人,贾‘春’明‘混’的是风生水起,短短七年,贾‘春’明就从一个普通的干事做到了组织二处的处长,也就是张云佳的直接领导。这速度都快赶上了刘伟名了,不过贾‘春’明的升迁也只能限于在组织部内部,最高级别也只能给他一个处长的位置,因为这已经是哪个副部长的极限能力了。
所谓组织部的人见官高半级,贾‘春’明在组织部这些年油水可没少拿,金钱、‘女’人他是真的不缺,特别是坐在了处长这个位置上,给他送钱送‘女’人的大小辟员太多了,但是贾‘春’明这个人有一点好,他懂得把握自己,懂的低调,所以在组织部里面人缘一向还不错。可能是在外面天天玩‘女’人玩出了习惯,今年三十二岁的他依旧还是单身。半个月前,他们处突然转进来一个副处长,这个‘女’孩叫做张云佳,长的那叫一个漂亮。第一眼见就把贾‘春’明给深深地‘迷’住了。更妙的是贾‘春’明看过张云佳的档案,知道这丫头没结婚。贾‘春’明也悄悄地问过,得知张云佳连男朋友都没有,这让贾‘春’明感觉自己的‘春’天就要来了,他觉得张云佳就是自己的缘分就是自己的另一半。
从张云佳进组织部开始,贾‘春’明便开始对张云佳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击。但是贾‘春’明这边热血澎拜,张云佳的回应却总是淡淡的。但是这并没有让贾‘春’明感觉到失望,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斗志,于是乎无论是上班还是下班,贾‘春’明都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张云佳。这不,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了。昨天晚上张云佳终于答应跟他一起吃晚饭了。这让贾‘春’明太过于兴奋了,他坚定地认为,张云佳已经被自己打动了。
贾‘春’明这次是真的恋爱了,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很爱张云佳。自从张云佳来了之后,他再也没有到外面‘花’天酒地过,无论是请,也无论‘女’人是如何的姿‘色’过人,贾‘春’明都一律拒绝。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总会想起张云佳,他觉得自己有种‘浪’子回头的感觉。
吃晚饭,送张云佳回家的时候,贾‘春’明准备像张云佳表白。以前虽然没有向张云佳表白过,但是贾‘春’明认为张云佳明白自己喜欢她,而且贾‘春’明也觉得只要自己鼓起勇气说出那三个字张云佳一定会泪流满面的扑进自己的怀里。但是事实却正好相反,在张云佳家的楼上,贾‘春’明做好了准备准备说出那三个字,但是每次准备说之前都被张云佳打断,直到最后张云佳上楼了贾‘春’明的表白也没说出口,这让贾‘春’明非常的懊恼。终于,张云佳还是给他机会,因为张云佳推开了楼上的窗户。贾‘春’明觉得自己不能再放过这个机会,对着楼上的窗户大声的吼出了“云佳,我喜欢你。”而这句话说完,贾‘春’明悲哀地发现,窗户已经关上了,贾‘春’明不知道张云佳到底听没听见自己的表白,但是直觉告诉他,张云佳听见了。
就在贾‘春’明还在回味外加意y张云佳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嘭的一声,自己刚买的天籁被一辆奥迪跑车给撞的完全变形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大家也就清楚了,开跑车的男人走了之后,贾‘春’明还没回过神来,最后贾‘春’明打了电话把当地的‘交’警给叫了过来,而且与‘交’警支队长都打过招呼了,这年代哪个部‘门’有组织部的关系广?可是后来一下子来了十几辆车,来了三十几个人,当前来的一个开法拉第的人比走的那个开奥迪跑车的人还要嚣张,更让贾‘春’明郁闷的事终于自己硬是把人都闹到了‘交’警支队里,可是一直与自己称兄道弟的支队长忽然不见了人影,下面办事的人明显偏袒对方,贾‘春’明知道,对方来头不小,起码比自己大。
但是贾‘春’明也不怕,自己的远房表叔那可是组织部副部长,在林阳这个地方也是个通天的人物了,而且自己两年前送给他的那个大学生q‘妇’让这个表叔非常满意,他相信这个表叔觉得肯帮自己忙的。于是贾‘春’明明知道对方来头不小也咽不下这口气,拿着喷油漆都不够的一万块钱回家,睡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心里憋着火,最后决定把这事告到法院去,因为自己的表叔在法院那可是有大关系的。
这么想便这么干,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找个闲贾‘春’明便把这事告诉了自己的表叔,顺带着还塞了几万块钱还有几盒美国刚刚出产的大力金刚丸,这东西效果了得,男人一吃拿东西果真就像金刚钻头一样犀利,而且市面上还买不到,他表叔一看这个便喜笑颜开,当即答应帮这个忙。
贾‘春’明很是开心地继续上班,晚上回家之后,拿起钥匙一开‘门’便发现‘门’上面写着几个字:“要找法院吗?难道你不要命了?”,是用大红的油漆写的,旁边还画了一个大的骷髅头,整个画面很是惊悚,让贾‘春’明不寒而栗。
打开‘门’,喝了杯水贾‘春’明才稳定下来,他觉得这伙人太嚣张了,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一瞧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刚刚坐定,就发现家里传来滴滴滴的声音,这声音贾‘春’明太过于熟悉了,电视里的定时炸弹都是这个声音。贾‘春’明汗一滴滴的下来,一找,便在‘床’底下找到一个大箱子,在箱子里面果真发现有一个定时炸弹,还有一根红线和一根蓝线。贾‘春’明还是非常的镇定,脑海里一直在回忆当年看过的电话,是该剪红线还是剪蓝线。但是这时发现这个定时炸弹下面又一张纸,纸上面写着:“这次送你一个假的,如果你还不听话的话就送你个真的。还是那句话,离张云佳远一点,再让我看到你和张云佳在一起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原来问题是处在张云佳那啊,贾‘春’明吓的瘫痪在地了。他知道做这事的人是黑社会。这年代老百姓干不过有钱的,有钱的干不过有权的,有权的干不过不要命的,不要命的干不过国家。当官最不愿意惹的就是黑社会这一群不要命的人,贾‘春’明开始后怕了,忽然间对张云佳也开始怕了起来。
澡也没洗,直接睡在‘床’上,把被子盖在身上就发现被窝里有东西。直觉告诉贾‘春’明,这肯定不是好东西。贾‘春’明一下子滚下‘床’,掀开被子,发现被子里面放着一个玻璃箱子,箱子里面有十几条正对着贾‘春’明吐着信子的蛇,非常的吓人。玻璃箱子上面写着纸,“还是那句话,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以后离张云佳远一点。不然,这些礼物可能是不是就会再次送给你了。当然,下次是没有这个玻璃箱子的。”
贾‘春’明看过之后立即晕倒在地。
其实刘伟名并没有说自己要整贾‘春’明是因为张云佳,但是何建林在调查这个贾‘春’明的时候就发现了实处地点就在张云佳住的楼下,然后再想想以往和刘伟名的经历,何建林哪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所以才会威胁贾‘春’明离张云佳远一点。这个世界上一物降一物,要是让刘伟名来整贾‘春’明的话,刘伟名肯定会从上面下手,把贾‘春’明给调到一个鸟不拉死的地方去,不过整体来说,何建林的办法就有效得多而且简单的多了。
第二天贾‘春’明一上班,便找到自己的表叔,让自己表叔不要和法院联系了,自己已经处理好事情了。他表叔看了看贾‘春’明,淡淡地说:“‘春’明,你是不是得罪,什么大人物了?”
“怎么了?表叔?”贾‘春’明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还是疑‘惑’地问道。
“你看看这个?这是你的调职文书。你被调到咱们江南省驻京办后勤处任副处长,主管接待用餐和接待用车。即日上任。”贾‘春’明的表叔把一份文件递给了贾‘春’明。
贾‘春’明心都要滴出血来了,自己一个堂堂的组织部处长被调到那个官不官商不商的驻京办去了,你要是当个主管领导也就算了,驻京办虽然实权没有,都是感谢服务工作,可是有钱啊,而且还能和大领导接触。但是偏偏是个副处长,还是个管幕后后勤工作的副处长。贾‘春’明知道自己的政治生涯到处为止了。
“表叔,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我这一去这一生可就没指望了啊。”贾‘春’明当即给他表叔给跪下了。
“没用的,这事是组织部高部长亲自决定的。你知道我现在在组织部的处境,我没办法和他对抗。你这次是惹到了大人物了,我保不了你啊。收拾东西去北京吧,那里可是首都,国家‘性’的大城市。比咱们林阳可好多了,好多人想去还去不了了,这是组织上对你的赏识,好好干。对了,那个‘女’大学生你带回去吧,我自己身体好多了,不需要保姆了。”组织部副部长说完之后便开始批示文件,一副送客的‘摸’样。
贾‘春’明知道,自己这次彻底完了。
这一切都是何建林一手‘操’办的,刘伟名根本不知情,而且,当事人之一的张云佳也完全不知情。他不知道,因为她,一个男人的政治生涯就此结束了。
刘伟名忙了一天了,下班之后开着车往医院而去,就在这时,电话响了。一看电话号码,刘伟名就开始头痛,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克劳瑞丝。最近刘伟名被这个‘女’人‘弄’的心脏都不好了。这个‘女’人太过于妖娆了,而刘伟名又根本不想与这个外国的大洋马发生任何身体上关系,所以,一看到这个电话号码,刘伟名就皱起了眉头。
但是公事明显比‘私’事重要,高工区还不能得罪这尊大神。刘伟名很无奈地拿起电话,非常郁闷地说道:“尊敬的克劳瑞丝‘女’士,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