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第42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哦,强。,最新章节访问: 。复制网址访问 你下班了吗?”克劳瑞丝那有点生硬的普通话加着魅‘惑’的语调传进了刘伟名的耳朵里。
“刚刚下班,正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亲爱的强你有没有时间呢?我可是一直等到你下班了之后才找到你的哦,我没耽误你工作吧。”
“没有没有,我得马上回家,因为我岳父正在医院住院。不知道克劳瑞丝小姐你有什么事情?不妨先说说看。”刘伟名留了个心眼,把金清平在住院的事情先说出来,这样万一等下克劳瑞丝又是要自己陪她去宾馆这类的地方自己就好找这个借口说没空。如果是谈公事刘伟名当然会去。
“我想让你带我去爬你们林阳的林阳山,我听人说林阳山上的日出最美丽了,你今天晚上陪我去吗?就我们两个人哦。”克劳瑞丝一点也不掩饰地直接说道。
“看日出?”刘伟名皱起了眉头,什么看日出啊,这只不过是克劳瑞丝的托词罢了,真正的目的还不是想我日她一晚上?这个刘伟名是非常清楚的。长夜漫漫,刘伟名觉得自己没办法抵得住克劳瑞丝的‘诱’‘惑’。所以很明智地说:“对不起了,克劳瑞丝,只能下次了。我晚上得去医院看我的岳父,今天可能没时间了,我们下次再一起去好吗?反正林阳山上每天都会有日出日落的。”
“哦,那真是太遗憾了。对了,今天你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的尚妍黛区长与我们艾德集团的高层进行的协商,刚刚才谈完。”克劳瑞丝没听出有多遗憾,依旧是那种语气淡淡地说着。
“这个我知道,不知道你们谈的怎么样了?”刘伟名小心地问道。
“哦,尚妍黛区长给的条件太苛刻了,我们觉得这样的条件我们没办法接受。所以,我们艾德集团的高层统一决定退出你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因为我们觉得你们高工区太没有诚意了。”
刘伟名听过之后脑袋里一响,暗道糟了。随即便明白过来了,做生意谈合作谁都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这个道理克劳瑞丝不可能不懂。她这么说摆明了就是在威胁自己,意思就是假如自己不答应去她就会在合作的事情上给自己出难题。都说美国人最懂得公‘私’分明了,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假的。
“克劳瑞丝‘女’士,你是在威胁我吗?”刘伟名有点不高兴了。
“哦,不是,我想你误会了。强,你知道,我喜欢你。”
刘伟名顿时没了脾气。最后无奈地说道:“那好吧,我等下开车去接你,需要我带的东西吗?”
“不用了,我都让我的人备好了。”克劳瑞丝高兴地说着。
刘伟名无奈地打着方向盘,暗道,看来自己今天不s身都不行了。想起了与范滨滨在清泉山上那一夜的绮丽风情,刘伟名又开始有点蠢蠢‘欲’动,男人嘛,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组合体。
刘伟名开着自己这辆已经修好而且完全看不出伤痕的奥迪r8赶到克劳瑞丝下榻的酒店的时候天早就黑了。
拨了拨克劳瑞丝的电话,不久之后便见克劳瑞丝踏着高跟鞋踢踏踢踏地出现在酒店‘门’口,而克劳瑞丝的身后两个男人抬着一个大包跟着。
“放进后备箱里吧。”克劳瑞丝吩咐着。
刘伟名不知道这个大包是什么,但是猜猜也知道大概就是野营的装备了。无奈地把后备箱打开,可惜跑车的后备箱是在容量有限,最后只能敞开后备箱开车。
“找个地方吃晚餐吧,今天是继续中餐还是换换口味吃西餐?”刘伟名随意地问着。
“我们到山上吃吧,我已经叫人准备了食物。难道你不觉得在山顶咱们两个人喝着红酒看着星星是一件很写意的画面吗?”克劳瑞丝‘露’出笑脸对刘伟名道。
“或许吧。”刘伟名不置可否,只能答应。
林阳山因为是林阳人经常去的地方,所以市政fu早就把林阳山进行了整理。一条盘山公路可以直接到山顶。而且环境也做了处理,所以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危险,加之还有路灯,所以,晚上去林阳山还是很安全的。
刘伟名直接把车子开到了山顶,山顶是一块平地,水泥地板,是专‘门’为一些在这看日出的人准备的。
“哇,很美啊,你看那一盏盏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像不像星星?”克劳瑞丝有点兴奋地跑到山顶旁边的护栏便,指着远处山脚下的灯光说道。
“有人说,每一盏灯光其实就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只有在远处你才会觉得美,近了你倒不会觉得有多美了。因为太容易实现的愿望总是不会让人满足。”刘伟名靠在自己的车上点着烟望着远处的灯光有点感触地说着。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克劳瑞丝好奇地走进刘伟名问道。
“我的愿望嘛。”刘伟名喃喃地说着,随后道:“我的愿望就是希望我爱的人还有爱我得人都幸福,希望他们能够每天都过的开心。同时我也希望我这一生能够真的干出一点成绩出来,我不希望我这一生都是浑浑噩噩地过着,那样便太没有价值了。有人说过,当官只是个职业,你但是不是事业,如果你把当官当做事业来做的话你会败的一塌糊涂。但是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职业就是事业,每个职业都能够成就一番事业。而在官场这个特殊的圈子里面,只不过是规则稍微复杂了一点,只要你想,只要你愿意,你依旧还是能够做出一番事业的。而我的梦想就是在我有生之年能够在当官这个职业里面干出一番事业。”刘伟名淡淡地说着,脑海里想起的是金清平与自己谈论他理想时的‘摸’样,感触良多。
“可能是我对中国的国情了解的不太透彻吧,所以,我只能听懂一半,非常的不好意思了。”克劳瑞丝摇着头说道。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刘伟名笑着望着克劳瑞丝。与一个外国妞谈论中国体制内的事情这无异于对牛谈琴。
“我的愿望?我的愿望就是没有愿望。我的愿望就是希望我每一天都过的快乐、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克劳瑞丝在原地转了一圈后说道。
看来中国人和外国人的理念还有价值观都相差太远了,根本就没有共同的语言。
“来,强。把东西带出来吧,我记得我带了两瓶红酒过来。”克劳瑞丝拍了拍后备箱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打开车的后备箱,把里面的大包给拿了出来,打开包,整整一包全是东西。首先是一个野营用的折叠帐篷。为什么只有一个?这已经可以解释克劳瑞丝根本就没准备放过刘伟名了。还有许多的食物,牛‘肉’干、三明治、汉堡等等冷食,还有两瓶包装非常‘精’美的红酒已经两套非常‘精’致的餐具。另外还有一套‘女’人的内衣‘裤’,甚至于还有避y套,手电筒已经用具。越翻到后面刘伟名越心惊。连鞭子都出来。
刘伟名冷汗直流,指着一个‘女’‘性’用的按摩器对克劳瑞丝说道:“你带这个来干嘛?”
“哦,这是一整套的。我让人上网订购的,随身带着吧,说不定有用呢?而且这个确实不错,难道你不觉得这些东西非常的有情趣嘛?”克劳瑞丝一点脸红的迹象都没有,让刘伟名汗颜不已。
“看来是真的逃不过这一劫了。”刘伟名一边嘀咕,一边把一张餐布扑在地上,然后把这些吃的都摆上,把红酒扔给克劳瑞丝。
克劳瑞丝把红酒打开,拿出杯子给刘伟名倒了一杯,然后说道:“知道这是什么酒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1978年的路易十三吧。”刘伟名一边坐在布上面一边随意地说着。
“哟,不错嘛,猜的不错,连年份都能猜出来,果然是高手。既然你这么懂红酒,能不能让我问你几个关于红酒的问题。”克劳瑞丝惊讶的道。
“别,别问了。我对这个红酒一窍不通。刚刚是看了上面的字才知道的。说句不好听得话,我不太喜欢红酒。相比起红酒来说,我更喜欢中国的白酒。西方国家有你们西方国家的红酒文化,我们中国有我们中国的白酒文化。相对来说,我们的白酒文化比你们的红酒文化要更加的源远流长,也更加的有意味。为什么现在在中国出现一种喝红酒就比喝白酒觉得更加有品位的风气我觉得很郁闷,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可能是中国人骨子里一种媚外的‘精’神吧,从清朝末期开始,中国人自骨子里就开始有一种外国人的东西就是比中国人自己的东西更加的先进更加的优美的潜意识。而且,红酒文化是一种贵族文化,而我们的白酒文化则是一种大众文化,这也就造就了在中国人中喝红酒的就是绅士就是上流社会人的误区。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实话实说,我觉得红酒这东西像饮料。我宁愿喝洋酒,‘挺’烈的那种。”刘伟名端过克劳瑞丝递过来的酒杯慢慢地说着。
“我发现你是一种民族情结‘挺’重的人,对不对?”克劳瑞丝一点也不介意刘伟名把红酒说的一无是处,相反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玩味了。
“哦?何以见得。”刘伟名不知道克劳瑞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刚刚说的这段话里,非常明显地强调了中国和外国,而且中国这个词你说了不下于十次。我不知道这是爱国呢还是你们中国人所说的愤青,但是我知道你肯定是一个有着深厚民族情结的男人。”克劳瑞丝轻轻地喝了一口红酒,然后继续说道:“其实红酒也并没有你说的那么恶劣,只是你不习惯不经常喝而已,如果你经常喝的话你就会慢慢地发现,其实红酒也有红酒自身特殊的意味。在我们欧美国家里,许多人不是在喝红酒,而是在品了。在一些场合你必须得喝红酒而且得品,你得对这些酒了解的清清楚楚,不然你就会出洋相。当然,这是在我们的国家,你们中国肯定不会。不过,处在你这个位置,你还是对红酒多了解一点好,因为说不定某一天就会对你有用了。”
“谢谢。”刘伟名笑了笑,举起酒杯与坐在自己对面的克劳瑞丝干了一杯,然后喝下。
然后问道:“克劳瑞丝,我们说点正事吧,你对于这次与我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合作有什么看法?”
“强,你有你的立场,我有我的立场,我们虽然是朋友,但是这些话我们明显不适合在‘私’底下谈。这可是商业机密哦。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对你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非常满意,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令我不满意的地方而且我们也没有找到比你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更加合适的合作伙伴。就这样,但是你们给我们的优惠条件太低了。我告诉你们,你们整个优惠条件里面我们艾德集团只看准一点,那就是你们政fu给我们的特权,而且我们迫切需要的特权中以一些优先权为主。其余的,像税收,地皮价格等等,对于我们艾德集团来说,都不是很在乎,你懂的。”克劳瑞丝若有所指。
听完克劳瑞丝的话之后刘伟名若有所悟,以艾德集团的实力来说税收和地皮价格确实算不上什么,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他们在乎的是特权,所谓特权也就是政fu给予的特殊权利,现在的中国国情使得商界有一句话,说要想发展就得首先向政fu要政策,只要有政策在手,想不发展都难。刘伟名有种赫然开朗的感觉。
刘伟名没有说什么,端起手中的酒杯冲着克劳瑞丝举起,说了句:“谢谢。”然后仰头喝了一口。
“强,我这人公是公,‘私’是‘私’,我从来不‘混’为一谈,这样人活着就轻松许多了。我想你应该看的出来,我‘私’下里的生活可能非常的放‘荡’,但是我在公事上面却很严肃。因为我觉得工作是一个人对待生活态度的表现,只要对工作认真的人才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而‘私’下里的生活那才是属于我个人的‘私’生活,我觉得生活就是生和活,生下来的时候我们都是哇哇大哭的,所以活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哈哈大笑。这也就是我的生活理念。所以我觉得一个人的生活就应该想做什么做什么,无拘无束,让自己开开心心的。”克劳瑞丝等着蓝‘色’的大眼睛对刘伟名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