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第42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外国人有外国人的生活理念,这个刘伟名不强求,但是也不会去赞同。- 假如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那么这个社会还怎么进行下去?那法律和道德是什么?但是克劳瑞丝的话还是有她的道理的,起码她追求的是个人主义。
刘伟名不想继续与克劳瑞丝谈论这个关于理想以及生活态度的问题,中国人与外国人的生活理念那是从几千年的文化传承中积淀下来的,那是一种充斥于骨子里的不同。
“强,你是我见过最为特别的一个中国男人,那次第一次见你我说你与我在中国留学时的男朋友长的很像,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你们脸型虽然长的很像,但是你们骨子里面不一样。因为从你身上我发现了一种东西,用你们中国的成语来说叫做桀骜不驯,或许叫做野,因为你是不可能被驯服的。我喜欢你,更喜欢你身上的这种气质。所以,我很想和你做。我想尝一尝一个狂野男人到底是个什么味道。我想你也应该感觉到了我对你好感是不是?”克劳瑞丝没有丝毫做作以及掩饰地说着。
刘伟名差点把一口红酒给嘭出来。这句“我想和你做。”或许是刘伟名这一生听过最累人也是最赤或者说是坦‘荡’‘荡’的话了。
“克劳瑞丝,我们之间存在着生活理念不一样。我们中国人……”
“不要说了。”刘伟名的话说了一半被克劳瑞丝给打断。“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你们中国比较的含蓄,在对待‘性’的方面也比较的保守是不是?”
刘伟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其实我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你有老婆,而且我也是外国人,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我们两之间都不可能结成夫‘妇’的。但是我对你有好感,我想拥有你,与你发生进一步的关系。你不觉得我们两之间只存在着‘性’的联系是最好的吗?没有了感情的牵绊也就没有了纠缠是不是?你觉得是不是?”
刘伟名抬头望着克劳瑞丝,不得不说,克克劳瑞丝的话在某些方面确实非常的正确。自己现在这么纠结难道不就是因为感情吗?要是自己与除了金倩之外的‘女’人仅仅只存在身体上的联系的话那么现在自己根本就不会有人的牵绊了。
“你也同意了我的观点是不是?所以,爱我吧。我的中“国小。”男人,让我尝一尝你是如何的桀骜不驯的。”克劳瑞丝不给刘伟名任何的机会,走向刘伟名身边,当着刘伟名的面把自己的丝袜褪了下来,然后是自己的丁字小内‘裤’。在刘伟名的面前摆出了几个极度妖娆的动作,趁着刘伟名流鼻血的空挡,她走到刘伟名的面前,一把解开了刘伟名‘裤’子。
‘春’天还未过去,所以一切都是‘春’意盎然。在这晚‘春’的山顶也是如此,就在这见证了八年抗战的红‘色’旅游区的山顶,进行着一场中外大战,格外的‘激’烈。在无边的‘春’意里还伴随着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
第二天上午,林阳高新科技园区主管工商业的领导以及主要负责人在区政fu的小会议室里面与艾德集团中国分公司的高层举行了第一轮正式的协商。在会上,双方就艾德集团在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投资设厂的事情意见达成一致,在会议的最后阶段,双方签署了长达五十年的合同,而且也签署备忘录。
会议结束之后,结果令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以及艾德集团上下都非常满意。因为这件事情正如刘伟名所说,是一次双赢的事情。
刘伟名亲自送艾德集团一行走出了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政fu大楼。
“克劳瑞丝,再次谢谢你。”刘伟名很诚恳地说着。
克劳瑞丝知道刘伟名说的是昨天自己提点他只需要在特权上让步就行了的事情,带着妩媚地对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说道:“我也谢谢你,今早上的日出非常的美丽,是我这一生无数个日出中最为**的一次了,我会记得你的。我这次得回美国总部汇报一些事情,这边暂时由我的一个同事全权负责。等这边都办好了之后我便会回来的。当然,你说的鼎天集团我会考虑的,不过那个要在我们厂子投入运营之后再协商的。我先走了,或者偶然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对了,亲爱的,你昨晚真的很勇猛,你是我见过最为伟大的勇士。”克劳瑞丝最后一句是贴在刘伟名的耳根上悄悄地说的,说完之后便坐上了车。
听完克劳瑞丝最后一句,刘伟名不由得脚又开始有点发软,因为他想起了克劳瑞丝昨晚是如何的勇猛、是如何的索求无度的。虽然已经大半天过去了,但是刘伟名依旧没有回过神来,刘伟名确定自己这次是受的内伤了,元气大伤啊。这大洋马果然不是如何人都能骑的。
下了班之后,刘伟名就往医院感。刘伟名今天心情非常的愉悦,有种说不出理由的高兴。开着车,把cd放的很大声,慢悠悠地把车往医院开去。
有了艾德集团这个大鱼到高工区这个小池子里,即使没有一些小鱼小虾,也同样能够把这池水‘弄’出动静来。
可是人心情好的事情一般都会被一些事情给‘弄’的没心情。就像现在,刘伟名的手机响个不停,刘伟名拿出手机一看,是张云佳的电话。刘伟名把车停在路边,拿着手机看了许久,最后还是狠心地把手机给挂断了。
刘伟名恨张云佳,她知道张云佳不可能对自己变心,但是他就是受不了张云佳对贾‘春’明态度的不明白。刘伟名觉得张云佳对贾‘春’明就应该很坚决的予以拒绝,而且应该一点念想都不给。男人都是自‘私’的,他们甚至恨不得全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是自己的‘私’有财产。就像小孩子一样,即使自己手里的玩具多的根本玩不过来,但是只要是另外一个小孩子稍微碰了一下自己的玩具他便会嚎啕大哭。
币断电话之后刘伟名又开始后悔了,他想起了张云佳的好,他知道,张云佳心里爱的人只有自己,张云佳要变心的话根本就不会给自己来这个电话吗,而且她要变心的话也轮不到自己来管,要变心也早就变了。张云佳不顾一切,不要名分、不记前程地跟着自己,把自己的身体、青‘春’都献给了自己,怎么可能对自己变心?刘伟名现在比挂断电话之前更加的犹豫。他想给张云佳打个电话,但是他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张云佳必须就这件事情给自己一个解释,而且还得是低身下气的解释,这是标准的大男人主义。
刘伟名静静地等着张云佳的下一个电话,他心里安慰自己,只要张云佳再打一个电话来,他马上接。可是足足等了十几分钟,张云佳的电话也没有响起来。
刘伟名开始有点懊恼了,狠狠地手机摔在车位上,最后甚至把手机直接关机。然后开车往医院而去。
到医院的时候守护的人是金倩,而金清平正带着眼镜拿着一份报纸在看呢。
“伟名来了啊。”金清平看见刘伟名进来微笑着说道。
“爸,你今天感觉好点了吗?昨晚上有应酬没办法回来,所以没来看你。”刘伟名歉意没事地说着。
“没事,有她们娘俩在这照顾我就行了,你就专心上班吧。高工区刚刚起步,而且正处在招商引资的‘浪’尖上,你作为一把手应酬是少不了的。无论是你请别人还是别人请你,有些事情都没办法拒绝。”金清平说这话与其是说给刘伟名听的,倒还不如是在说着自己‘女’儿金倩听的。
“爸,你就别在声东击西了。我要是不理解他当时能让他到清泉去吗?你也太小瞧你‘女’儿了吧?老公,你说,我是不是是个小气的‘女’人。”金倩当能能够听出金清平话里的意思,当即憋着嘴巴拉着刘伟名的手撒娇着说道。
“是是是,我刘伟名的老婆当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为贤惠的‘女’人了,能娶你我可是三生有幸啊。”刘伟名哈哈大笑。
“听到了没?我老公可是夸我来着。”金倩一脸神气地对金清平说,随后道:“你们两谈吧,知道你们两之间很多‘乱’七八糟得事情说。我回去看看小哲。”
金倩说完就走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金清平和刘伟名两个人。
“坐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啊。”金清平微笑着望着刘伟名,他那双犀利的眼睛好像总是能看清所有的内心。
“爸,我是来向你汇报工作的。今天,我们高工区与美国得艾德集团正式签约了,以后,全球三大电子厂商之一的艾德集团中国分公司将正式落户我们林阳高工区。本来这时早就在洽谈之中了,但是我不确定最后会不会成功所以一直没有与你汇报。”刘伟名一脸喜悦地说。
“艾德集团?你小子可以啊,不声不响就钓到这么一条大鱼了。说说具体的情况吧,这次艾德集团的投资规模是多大。”金清平稍微惊讶了一下,慢慢地说着。
“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艾德集团原本的传统市场欧美已经表现出来颓势,为了增强全球的竞争力,这次艾德集团大举进攻亚洲市场,而中国便成为他们进攻亚洲市场的桥头堡和中心枢纽。艾德集团这次总投资两亿美元,与我们高工区签署的合同是五十年,他们买下了我们高工区西区的三万亩地。将建设十二标准的大规模生产线。现在事情已经全部敲定,预计工程将在下个月开工,艾德集团的目标是在明年年底全部完工开始投入生产。”刘伟名兴奋地说着。
“不错,艾德集团本身的投资是小,主要是艾德集团的影响力,我相信等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会有很多与之配套的厂商争抢着要落户咱们高工区,干得好,伟名。艾德集团的投资使得咱们高工区立于了不败之地啊。我会在功劳簿上给你记下首功的。对了,这件事情你还没有与省委汇报吧?”金清平想了会儿后道。
“没有,今天才敲定的,我便过来向你汇报了。”刘伟名摇着头说道。
“我现在是病休,现在省委的日常事务由省长周长雄同志全权负责,你明天找个机会去向他汇报一下吧。”
刘伟名想起要去向周长雄汇报,心里有点扭捏。为什么?因为金清平与周长雄那本身就是一对宿敌,刘伟名在做金清平秘书的时候就没少得罪周长雄。可以想象自己去给周长雄做汇报能得到什么样的脸‘色’。但是工作还是需要的汇报的,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刘伟名点了点头:“我明天上去就去汇报。”
“怎么啊?不情愿?你放心,长雄同志是不会为难你的,而且也会非常的高兴。高工区出成绩,这功劳簿上面他这个省长的功劳不会比我少多少,他也是真心希望高工区能够办好办出成绩来。当初他为什么不同意建高工区那只是个人的思考方式不同而已。怎么说呢,他是一个办事比较稳妥的同志,而我,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希望冒险的人。长雄同志主张的是无错便是功。处在我和他这样的位置,只要不犯错误,早晚都是可以进中央的,最多不过是进中央时间的长短而已。所以,长雄同志才不愿意冒险,而我却不在乎能不能进中央,这就是我和他之间的主要矛盾。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我和他的意见都是一样的。现在高工区已经成立了,而且进行的如火如荼,他心里也是非常关心的。只不过他关心不怎么明显罢了。和你说几个人,你们高工区有两个副区长都是周长雄那一系的,你说他关不关心高工区。他明面上没说那是因为他下不来台。所以,你去找他好好汇报汇报工作。因为名义上来说,他才是你主要的领导人。尝试与他搞好关系吧,对你有好处,而且长雄同志也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金清平颇有深意地教诲着刘伟名。
刘伟名点了点头,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明显无法揣摩像金清平周长雄这个阶层的人的心理状态。但是刘伟名知道,金清平说的话肯定没错。周长雄不可能不重视高工区,高工区现在与他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虽然立下军令状要建高工区的是金清平,但是党委只不过是宏观调控,做事的人还是政fu。要是高工区真的出现问题了,这个责任肯定是由金清平和周长雄两人共同分担,谁也别想逃。而且刚刚金清平说的,周长雄费尽心机在金清平的手里抢下两个高工区副区长的名额就足以说明周长雄对高工区的看重了。现在刘伟名纠结的是高工区五个副区长到底哪两个是周长雄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