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第42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二天,刘伟名便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出那本红‘色’的内部电话,找到周长雄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你好,这里是周省长办公室。”一个‘挺’客气的声音。
“你好,我是林阳高工区区长刘伟名,我想向周省长汇报工作,不知道周省长上午有没有空。”
“刘区长,您好您好。您稍等,我去向周省长汇报一下。”说完之后那边暂时没了声音。
曾经做过秘书的刘伟名对于秘书的工作非常的熟悉,一般来说呢,秘书接到电话不管是谁要找领导都会要先向领导汇报一下,领导要是说见那就确定时间,几点几分,只能谈多久。领导要是说不见那么秘书就得找个理由,说什么领导不在在外地视察,或者说什么正在开会等等等等。
没多久,对面再次传来声音:“刘区长,周省长让你直接到他办公室来。”
“那好,我马上过去,谢谢你了。”刘伟名见过这个秘书两次,但是却不记得名字了。自己级别太低,加上与周长雄又不是一个派系的,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秘书叫什么名字。
刘伟名开车直接到了省政fu,轻车熟路地走到周长雄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周长雄的秘书。
“刘区长,您来了啊。周省长在里面等你。”做秘书都得有眼力劲,基本上见过的人不管官大官小你都的记住他们的名字和职务,这是基本功。
“好的,谢谢你了。”刘伟名拿出一根烟递给这个秘书,说了声谢谢便走了进去。
省委省政fu主要领导的办公室都一个格式,周长雄的办公室也是在里间。
刘伟名敲了敲,等到里面的周长雄说了声请进才推开本来就只是虚掩的‘门’进去。
“周省长,没打扰您工作吧。”看着坐在座位上犹如一尊佛一样的周长雄刘伟名非常客气地说着。
“哦,是伟名同志来了啊。说什么打扰啊,难道你不是来向我汇报工作的?坐。”周长雄没有刘伟名想象中得冷漠,很客气。
“谢谢周省长。”刘伟名很安静地坐到了周长雄的面前。
“伟名同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就任林阳高工区区长以来第一次来向我汇报工作啊,怎么样,是不是工作太累啊?”周长雄一脸笑意地说着,但是说出来的内容明显不是那么和蔼。
“请周省长见谅,这是我个人的失误,没有及时地向领导汇报工作这是我工作态度的不对,以后会及时的改正。没有来向您汇报工作我心里有两个想法,第一呢,是心理问题;我就任高工区区长职位的时间也不长,一直没给高工区带来什么大的气‘色’,所以,一直没脸来见您。党和政fu还有组织上把这么重要的职务‘交’给了我,是对我刘伟名的肯定,我不做出点成绩觉得受之有愧啊。第二,确实工作是比较的忙。一切都是新建,大大小小,上上下下。所以就耽搁了。我以后一定常来向您汇报工作,请周省长及时地对我以及我们高工区的工作作出批示和指引,以防止我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刘伟名在那自圆其说。
“什么错误的道路啊?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们现在就走到错误的道路上了啊?你还真是滑头啊。你自己都说了,没有起‘色’没有成绩不好意思来向我汇报工作,现在说说,最近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啊?”周长雄的脸很和蔼,让人根本就看不出他内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这是我们高工区昨天与美国最大的电子厂商艾德集团签署的一份备忘录,另外还有一份合同的复印件以及一份我们自己整理的艾德集团的投资意向书,您看一看。”刘伟名把昨晚上整理好的三份文件递给了周长雄。
周长雄脸上没有一点惊讶的表情,淡淡地接过刘伟名递过去的文件,放在一边,没有看。说道:“这些我昨天就看过来。”
刘伟名大惊,这话无疑是在打刘伟名的脸。这还是在责怪刘伟名汇报工作的不及时,而且也说明了周长雄在高工区是有嫡系部队的。
“你们高工区这次干的非常出‘色’,不止是我,你们几乎让所有人都打掉眼镜。艾德集团实力有多么雄厚我就不说了,这次艾德集团投资虽然不大,只有两亿美金,但是艾德集团落户高工区的意义并不是他带来了多少投资,他的象征意义和带动效应都远比这两亿美金值钱。所以,我得给你和你们高工区的所有领导记一功,而且是大功。”周长雄不紧不慢地说着。
“起初,包括我在内,很多省里的领导都是不支持建你们高工区的,因为这样太冒进。近年来,全国兴起了一股建工业区的热‘潮’,很多领导热简单的认为只要建了工业园那就是政绩保证。结果,由于工业园的泛滥成灾,所以,有很多一批工业园彻彻底底的失败了。我不想咱们江南省也一样,所以,我才坚决抵制高工区的成立。但是不的不说,我有点鼠目寸光,没有金书记看的长远。而且当时金书记点名要让你坐这个区长的时候我十分不满意。因为什么?你太年轻了,年轻人有闯劲是好,但是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难免太过于冒进,考虑问题不全面、不成熟。现在看来,我也错了。事实证明,高工区的成立是对的,而你刘伟名个人能力也是非常不错的。希望你不要对我们这些老家伙有什么意见,我们都是只针对事不针对人。”周长雄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递给刘伟名,慢悠悠地说着。
“周省长您多虑了,组织上启用我那是对我的肯定,组织上不启用我那是对我的培养和考验。不管怎么样,组织上对我们都是公平的,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怨言。没有组织上信任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刘伟名。”刘伟名拍着马屁说着,多了他也不说,言多必失。
“高工区现在有什么困难没有?有困难直接和我说。我在今年年初的政fu工作报告上就说了,你们高工区就是我们政fu今后几年的工作重中之重。有什么困难就直接说,政fu一定鼎力支持。”
“您还别说,最近在财政上我们还真有点困难。”这样好的机会刘伟名当然是不会错过的,钱多了又不烫手,现在高工区自己又没有财政收入,所以一切都是从省政fu的财政里面支出。“过几天就是挂牌成立大典了。我们高工区的领导都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宣传机会,所以在大典的造势上面我们投资的比较大,所以有点超额了。”
“挂牌大典一定要大办特办,这个省委省政fu都是非常支持的。你们放手去干,要多少你们把预算提上来就是了。我让财政厅给你们拨,不要因为这点小钱就失了大气,这叫因小失大。”周长雄很牛气地说着。
“呃,谢谢领导的支持。”刘伟名喜形于‘色’。
“这样吧,你等一下,我先问一下我的秘书。”周长雄说着拿起桌子上的电话说了句,然后前面见到的秘书便走了进来:“周省长,您有上面吩咐?”
“你看一下,我这几天上面时候有空?”
“您明天上午需要召开一个常委会,下午得与德阳市市长谈一下煤矿整改的事情,后天上面得去明阳市视察国企改组情况,大后天上午得接待台湾来的商团,下午得去北京开会。”秘书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个小本子说道。
周长雄听过之后敲了敲笔杆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把去明阳的视察推迟,等到下个月再说。通知各部‘门’还有电视台,我后天去高工区视察,让电视台和个新闻媒体加大宣传力度。伟名,你回去好好坐下准备吧,得让我和各大媒体看到一个欣欣向荣的高工区,有信心没有?”
“有,谢谢周省长。”刘伟名有种天下掉馅饼的感觉。
“不用谢我,相反,我还得谢你。明阳市的国企改组一直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国企改组改的只不过是表面,实质‘性’的诟病一直存在,一个不让国有资产流失就得使国企改组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但是这是国家规定下来的任务,不能做也得做。不过相比起高工区来那只不过是个小问题。你们好好干,后天我会在你们高工区吃中饭,要与你们高工区所有领导一起好好讨论一下高工区发展的问题,并且给你们高工区的同志打打气,鼓鼓劲。”周长雄微笑着说着。
从周长雄办公室出来刘伟名心情好了很多,当然,对周长雄的个人感官也好了很多。随即想想也是,到了周长雄这个级别的人要么是成仙的人,要么就是成妖的人。他们在乎的绝对不会是个人感觉的问题了。刘伟名在他面前只不过是条小虾,而且是一条有背景有手段现在还有作用的小虾。综合来看,周长雄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平和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从周长雄的办公室出来刘伟名便去了江映雪的办公室,让江映雪新的秘书去通报一声然后便走进了江映雪的办公室。
“稀客啊,今天怎么想到到我这来了?感情这是我们今年第一次见面吧?”刘伟名已经办公室关好‘门’,江映雪就有点幽怨地说着。
“怎么一股子酸味啊?好大的幽怨啊。”刘伟名打着哈哈做到江映雪的对面。
“今天怎么到省委省政fu来了?”
“来找周长雄汇报工作来了。高工区那一亩三分地就已经忙的我团团转了,加上我岳父进了医院,我现在都恨不得一个人掰城三个人来用。”刘伟名端起江映雪的茶杯就呼地喝了一大口,刚刚在周长雄的办公室就有点口渴了,但是没好意思说自己要喝水。
“金书记的病情好了点没有?我前天在医院看他,不过你没在。”江映雪一点也没介意刘伟名喝自己杯子里的水。开玩笑,刘伟名什么水她没尝过?难道还怕刘伟名这点口水不成。边问边给刘伟名倒水。
“好多了,但是要出院还得一段时间。他啊,就应该好好休息休息,我估计全天下就他这个省w书记当的最为辛苦,劳心又劳身。”刘伟名不客气地点着烟吐出一口。
“金书记是难得一见全心为民的好官,起码是我见过这么多官员中的第一个。你找长雄同志汇报什么工作?你们高工区的?”江映雪一如既往地问着刘伟名工作上的事情,刘伟名知道,这不叫打探,这叫做关心。所以刘伟名也一如既往地不排斥,他工作上的事情总喜欢与刘伟名说说。
“是啊,我们高工区昨天刚与美国的艾德集团签署了合同,艾德集团这次总投资两亿美元在我们高工区,不得不算我们高工区的开‘门’红啊。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要向省委省政fu的领导汇报的,以前总是向我岳父单独汇报,我岳父刚说过我,我也觉得把省政fu撇开确实不好,起码对我以后的工作不利。加之我岳父又正好在医院,便只能向周长雄汇报了。”刘伟名结果江映雪递过来的水杯又大喝了一口水。
“这么快?你们高工区的保密工作做的‘挺’好的嘛,这么大的事情省委省政fu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这可是一条大鱼啊。伟名,不错,把高工区经营好你的前途将一路坦‘荡’。”江映雪笑眯眯地说着。显然是在为刘伟名开心。
“这事劝赖我,开始我不知道这事有没有谱,便只身一人到上海去与美国艾德集团的领导人接触,随后又不知道这事能不能成,要是不能成那不就给人看笑话了吗?所以这件事我只对内部人做了部署,没想到还真成功了。不过周长雄肯定是一种知道我们高工区工作的进展的。对了,你知道高工区哪两个副区长是周长雄的人吗?”刘伟名想起了这事连忙问道,所谓卧榻之上岂容他人鼾睡?这些明显和自己志不同道不合的同志天知道会不会在背后给自己捅刀子。
“这个还不简单,你去回想一下这些人是从哪些部‘门’来的不就知道了吗?副区长级别的人肯定不可能事周长雄的直接‘门’生,而是周长雄‘门’生的‘门’生。你查查他们以前是谁的‘门’生就知道谁是周长雄一系的了。不过这个重要嘛?金书记当初就帮你想好了,为了让你一心一意地搞好高工区不卷入政治斗争中他才想出了让你一个管着党委和政fu的计策,只要这样,不管周长雄怎么折腾在高工区这一亩三分地都没人可以撼动你的位置,所以这个对你没有任何的影响。再说了,周长雄也想高工区取得成功,所以你放心,没人会在背后捅你刀子,相反,都会全心全意地帮你的。”江映雪替刘伟名坐着分析。
刘伟名想想,也是。但是他还是知道了哪两个人是周长雄的人。第一个就是尚妍黛。尚妍黛是从北京调来的,所以肯定不会直接与周长雄有关联。但是尚妍黛的老公,林阳市的市委书记蔡启旭是周长雄的人,所以 尚妍黛无可厚非的就是周长雄一系的人马了。至于另外一个则是副区长梁友文,不过梁友文不是常委副区长,权利不大,所以,暂时不考虑了。
“这个我知道,但是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对开展工作有好处嘛。你最近过的怎么样?”刘伟名望着江映雪那张绝美的脸蛋问道。
“很好啊,怎么了?怎么这么问?”
“对不起,最近实在是太忙了,等忙过这段时间了我一定好好陪陪你。”刘伟名有点愧疚。
“我一个人过的‘挺’好,你就别担心了,好好工作要紧。你要知道,高工区可不只是承载着你一个人的心血和梦想。你还真当我是旷‘妇’没还有男人就过不下去啊?”江映雪白了刘伟名一眼。
“是不是旷‘妇’我说了不算,你说不算。只有你家那张c说了才算。”刘伟名‘迷’‘迷’地说着。
“找打吧你。”江映雪羞红着脸用拳头拍打着刘伟名,但是甜蜜之情早就溢于言表了。
“跟你说个事啊,林月那小妮子怀孕了你知道吗?”江映雪突然想到这一出很是兴奋地说着。很想然,对于老赵家即将出现的第四代她表现的很兴奋。不过这话听到刘伟名的耳朵里面却堵得慌。这孩子可是自己亲身制造出来的,货真价实的老刘家的孩子,最后却不得不成为他们赵家的孩子。
虽然不舒服,但是刘伟名却不得不表现出一副又惊又喜的‘摸’样出来。
“真的啊?什么时候的事了?几个月了?”刘伟名装的十分‘逼’真,起码有拿奥斯卡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