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第43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清平同志的病情怎么样了?最近工作忙我也没时常去看他,就他生病的第二天我去看望了一下,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周长雄不知道是做作还是诚心的,向刘伟名问起金清平的病情来。-
“谢谢周省长您的关心,我岳父他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医生说还是得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昨天我岳父好说,自己病了不要紧,省委省政fu这么一个大摊子都得周省长你一个人来处理,很是过意不去。”刘伟名在脑海里想了一下然后说着。
“唉,清平同志说这话就迂腐了。mao主席他老人家都教导我们,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你告诉清平同志,让他安心养病,等身体全好了再来上班,我会替他好好地看住省委这个家的。保证他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回来就是什么样子。”周长雄很霸气地道。
“那我替我岳父谢谢周省长了。”
“伟名,我和你岳父清平同志在一起共事差不多有十年时间了,虽然我们政见不同,但是革命的战友情谊却非常的深厚。我今天也就和您说句心里话吧,清平同志刚当上书记那会我心里确实一直不痛快,什么原因我就不说了。不过后来也就释然了,什么位置不是工作呢?都是同样为老百姓工作,没有职位高低一说是不是?而且我也确实非常佩服清平同志,清平同志的远见是我不能比拟的,就拿这次的高工区一事来说,假如没有他的一力主推,也就没有今天的高工区了。当时在高工区这件事上我和他没少争吵过,可是事实证明他对了。”周长雄又感慨地说着。
刘伟名不知道周长雄对自己说这些话干嘛?按理说自己又不是他的嫡系他没道理给自己说这些啊?刘伟名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伟名啊,冒昧地问一下,你和赵老元帅是什么关系啊?”周长雄突然问出一句完全不相关的话。
刘伟名这下更加糊涂了,怎么又扯到赵老爷子身上了?不过稍微一想,刘伟名一脸坦诚地说道:“我是老爷子认得干孙子。”这话是刘伟名权衡之下说的,因为以老爷子在中央的威信和地位,说出和他的关系只有好处而绝对没有坏处。老爷子桃李满天下,即使老爷子倒了,自己身上刻着赵系的牌子也会让自己受益无穷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周长雄听刘伟名说完之后顿时眼前一亮,然后说道:“伟名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嘛。你既然是赵老元帅的孙子就应该提早向组织汇报嘛。赵老元帅为了新中国的解放立下了汗马功劳,作为他的后人理应要得到组织上的特殊对待的。还有映雪同志也是的,知道你和赵老元帅的关系也从来不向我们提起。‘弄’的组织上很被动。这次要不是我在北京开会,偶尔有机会与赵老元帅同桌吃饭还不知道你和赵老元帅的关系呢。伟名同志,以后这种事情不能再发生了懂吗?”周长雄表面上像是在指责刘伟名,其实不然,刚好相反。
刘伟名这下知道了周长雄为什么对自己的态度十分暧昧了,原来还是老爷子的功劳啊。刘伟名猜想了一下,估计情况是这样的。作为一省之长,周长雄不可能在中央没有后台。就算某一次,周长雄的后台家里摆什么酒宴周长雄屁颠屁颠前去参加,刚好这位周长雄的后台 正是赵老爷子的老部下或者是‘门’人之类的人。偶尔让周长雄走了狗屎运与赵老爷子同桌吃饭。这么好的机会周长雄肯定拼命的拍马屁啦。而赵老爷子一听介绍周长雄是江南省省长就随便一问你认识刘伟名吗?或者刘伟名现在怎么样了之类的。这便让周长雄彻底的记住了自己。也才让周长雄对自己的态度彻底的好了起来。
刘伟名笑了笑,周长雄的级别确实比较高,但是放到中央去确实不算惊天动地的人物。即使有些京城里没有周长雄级别高的人也比周长雄牛的多。起码赵老爷子就是周长雄绝对需要努力巴结的人物。试想一下,赵老爷子可以随便安排一下就能把自己的‘女’儿江映雪给安排到江南省来当省委副书记便足见其功力。上次在北京说的现在的赵家越来越颓败只不过是相对于其他几个家族罢了。
自己的岳父是省w书记,现在嘛省长也不得不给自己面子。这让刘伟名非常的兴奋,试问在江南省自己难道还不能横着走吗?
“是,周省长,确实是我不多。不过您应该也知道老爷子的脾气,他不喜欢别人随意的用他的名义在外面充大头,除非他自己主动提起。所以,这事我也无奈,所以我想江书记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刘伟名故意说起了除非老爷子主动提起这句,意思就是,老爷子主动向你提起我那就说明我和老爷子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关系。这种扯大旗的事情刘伟名干的是一点都不含糊的。
“老元帅果真的廉洁啊,是我们这些后辈学习的楷模。伟名,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学习老元帅做人做事的原则,千万不能有辱他老人家的英明啊,懂吗?有时间去北京见老元帅的话帮我向老元帅问声好。”周长雄看来是严肃地教育,实质上是在间接地拍老爷子的马屁,这让刘伟名觉得啼笑皆非。暗道到了这个界别的人果然没一个是凡人。
刘伟名立即点头,这等好事上哪找去?与赵老爷子的接触完全是无心之举,刘伟名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接触有一天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利益。今天周长雄的表态对于刘伟名来说就是一场意外。
接着周长雄又装模作样的嘘寒问暖了一番,刘伟名当然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态度,都说当官的就是最好的演员,一点没错。
下午,周长雄给高工区区委以及政fu所有的领导人开了一个会,先是肯定了高工区政fu所做出来的成绩,大肆的夸奖了一番,然后便是勉励、指示、希望什么的说了一大堆。直到快到晚间的时候才离去。
周长雄走了,刘伟名也快累趴下了。不过心情还是非常的愉悦。
平静无事地过了一周时间,每天都在为着高工区挂牌成立的事情闹的心力‘交’瘁。当属下的是身累,当领导的是心累。
斑工区挂牌成立庆典终于来了。
懊吩咐该‘交’代的事情刘伟名早就一一‘交’代好了,要是再出什么漏子刘伟名也没办法,人的‘精’力总归有个限度的。不出刘伟名所料,这次的演出演员名单里果然是有许岚,而且作为现如今江南省走出去的第一明星许岚被排在了最开始,作为开场大戏。
知道许岚要来,刘伟名在高工区庆典的前一天下班回家的时候便打电话给许岚。
“是许岚吗?”由于有上次许岚经纪人接电话的事件之后刘伟名这次打电话给许岚学聪明了,得先问问是不是许岚本人。
“伟名吧,是我。”对人传来的是许岚本人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来林阳?我好去接你。”
“那算了,你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到了林阳了,现在正住在你们安排的酒店里,准备晚上去参加彩排。”许岚‘挺’温柔的声音。
“那感情好,那就先不聊了。等晚上聚餐的时候我再去找你。”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
刘伟名看过自己的工作流程,今天晚上所有的演出演员都将进行彩排,而在彩排之前高工区政fu会安排所有演员意思意思地吃一顿饭。作为高工区的第一领导人刘伟名得作陪。
刘伟名去了趟医院,这是他每天的工作。现在的金清平已经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了。但是医院以防万一硬是要让金清平继续留在医院观察半个月,万一金清平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医院是付不起这个责任的。而金倩也已经开始恢复去公司上班了,现在每天守在身边照顾的便只有刘少芬。与其说是照顾倒还不如说是在身边陪着说话。
晚上七点半,司机加上钟民兴驾车直接来到医院外面接刘伟名去了高工区的酒店,这个酒店是高工区这次定点接待所有演艺明星的。
犹如上次的慈善晚会一样,甚至于规格更高,酒店外面戒备森严。刘伟名的车直接开进去,这时区政fu办公室主任张大同亲自过来给刘伟名开的‘门’。
“这些演员们都来了吧?”刘伟名一边下车一边问道。
“都来了,包括经纪人什么的都入席了。现在董部长和宣传部的同志在里面陪着。就等您了。”张大同跟在刘伟名身边回答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走了进去,大厅里面起码摆满了有五六十来桌。想想,一个来演出的明星起码得带一个经纪人,有的还带着保镖。这再加上电视台的人、政fu自己的工作人员没这么多桌肯定是安排不下的。
刘伟名看了看,这些人中有刘伟名认识的,有不认识的,不过刘伟名认识的也基本上是一些非常出名的大腕。不过刘伟名没那个兴趣过去打招呼。太丢人现眼了。当官的和‘混’演艺圈的最好是不要有牵连。因为当官的人一般都看不起‘混’演艺圈的,不管这个人是‘混’的有多出名。
张大同引着刘伟名走到了董静的那一座,董静这一座都是高工区政fu自己的工作人员。一个个看到了刘伟名都起立喊着刘区长。刘伟名招了招手示意大家坐下,然后坐到董静身边问道:“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