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第43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张云佳见刘伟名没有说话便叫过服务员,帮刘伟名点了一杯刘伟名听不懂名字的咖啡,好像是什么卡布什么什么的。。 更新好快。
刘伟名端过咖啡也不加糖,直接喝了一口,非常的苦涩,不过当咖啡全部下咽之后却留下满嘴的余香。
“你为什么要辞职?”刘伟名没了前面的冲动和保障,淡淡地问道。
“不想干了,你知道,我一直是一个不求上进的人,这段时间在组织部里面见了很多事情,也遇到了很多的事情,突然发现自己很不适合这种在体制里的生活。我累了,烦了,所以想离开。”张云佳也喝了一口咖啡平静地说道。然后望着刘伟名,但是从刘伟名眼睛里发现的全部是不相信。她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家里的原因。因为我想家了。和你在一起的儿子我从来没有和你说过关于我家的事情,你也从来没问过。我家是上海的,我爸是当地的一个商人,算是比较的要名望吧。我毕业之后便把我安排进了公司上班,让我学习经营,然后安排我和另外一个集团老总的儿子见面,不经过我的同意双方就确定了婚期。为了这事我和他大吵一架,然后说着断绝父‘女’关系一个人出了‘门’。心灰意冷的我考上了公务员,机缘巧合的就分配到了江南省省委办公室的秘书处当秘书,一当就是两年,直到遇见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想我会一直当秘书当下去,我不想往上爬,也不想见到那么多官场上的潜规则。但是偏偏让我遇上了你,你一片好心地把我介绍给了江书记当秘书,因为是你介绍的,所以我违背了自己的原则,努力工作,希望往上爬希望能给你帮助,我费劲心机到清泉去当组织部长也就是这个原因。可是现如今,我发现不管你在外面‘混’的多好过的多么自由,都还是会想家。我突然想家了,早几天我打了个电话给我爸,这是五年的第一次,电话里我和我爸都哭了,所以我决定回去。他们就我一个‘女’儿,我得‘侍’奉在他们身边。而且还有一个偌大的集团等着我接手,所以我辞职了。这就是原因,与你无关。”
刘伟名呆呆地望着张云佳,张云佳的话给了他很大的震撼,他很难想象张云佳背后也有这么多的故事。但是现在的刘伟名却一直在心里判断张云佳最后的那句话,以刘伟名对张云佳的了解他不相信张云佳这么做不是为了自己。
“真的与我无关吗?云佳,我们俩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了解你,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我向你道歉,最近这段时间我确实不对。”刘伟名准备作出深刻的检讨,这些话不是敷衍,而是刘伟名的真心话,他是真的‘挺’后悔的。
“不用说了,伟名。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我不该爱上你,爱上你这个不该爱的人。我心灰意冷的是,我们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到最后,你竟然不相信我。”张云佳情绪突然有点‘激’动起来。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气愤,吃醋。”刘伟名极力的辩解着,这是男人的本‘性’使然。
“伟名,我了解你的,真的,我甚至比你自己还了解你。贾‘春’明是我的上司,我知道,他一直在追我,但是我有什么理由拒绝人家的追求呢?我一直都没有接受,也一直与他保持距离,只能算是正常的朋友关系。那晚上的事情贾‘春’明在调到驻京办前一天都跟我说了,也说了被一辆奥迪跑车给撞了,我知道是你,也知道你看到了那晚上所有的一切。但是你就真的这么不相信我吗?我那天晚上和他一起吃饭是因为你考评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负责地方处级干部工作考评的,刚刚常阳市组织部把你去年的工作考评传了上来,总评是个良,为什么你自己知道。虽然这个考评对你的前程影响不大,但是还是会以履历档案有联系的。所以我便那晚答应与贾‘春’明吃饭,在饭桌上请他帮个忙,把你的考评成绩给改了,改成优。所谓吃人嘴短,求人家帮忙你总不能不给人家一点面子。在我家楼上的时候我知道贾‘春’明在那犹豫不决的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准备与我表白,我怕说出来尴尬立即上了楼去了。后来觉得这样不礼貌,便打开窗子和他告别了一下,谁知道他大吼,我便装着没听见把窗户关上。这就是全部,我知道你一直在等我的一个解释,这就是我的解释,不管你信与不信都是这样。你撞了贾‘春’明的车,然后找人威胁他,最后把他给调走,我知道这些都是你坐的。只有你有这个实力。其实真的没必要,我要是真想离开你刘伟名你拦的住吗?我不顾一切你跟着你,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没有的为的是什么?因为我爱你,只是现在看来这份爱太过于苍白了。”张云佳显然早就想好了这些话,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
刘伟名开始懊恼开始后悔,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理‘性’的人,可是,这件事情太过于冲动了,他知道,张云佳是一个不会撒谎也不屑于撒谎的人。他真的觉得后悔了。
“伟名。”张云佳伸出手抚‘摸’着刘伟名的脸蛋,眼睛里面甚至于滴出了泪水,一片柔情地对刘伟名说道;“你是个不错的男人,我到现在也一直坚信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但是,你唯一的缺点就是,你不懂的怎么爱一个人,真的,你不懂的爱别人也不懂得爱自己。”
不懂得爱?刘伟名瞪大着眼睛,他甚至想问张云佳,什么是爱。
“伟名,我爱你,永远都爱你。但是现在我爱累了,你让我休息一下好吗?或者在某天我会回来找你,再见。”张云佳起身走到刘伟名身边低头在刘伟名脸上‘吻’了一下,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刘伟名瞪瞪地望着张云佳曼妙的身姿消失不见,心里一阵阵犹如刀绞般的痛让他神智开始不轻。脸上除了张云佳那微薄的双‘唇’留下的芳香外还在刘伟名的脸上流下了两颗包含爱意的泪水。
刘伟名没有去追,也没有打电话。只是拿着手机拨了 高进平的电话:“高部长,辞职吧。”
偏过头从窗户往下看,看到张云佳戴上墨镜拉着一个行李站在路边拦出租车。时而会低下头取下眼镜用纸巾擦一擦然后继续带上眼镜,刘伟名知道,这个‘女’人哭的有多么的汹涌。
刘伟名呆呆地望着张云佳上了一辆计程车然后消失不见,刘伟名知道,这一见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也可能只是暂时。这个给过自己痛自己也给过她无法泯灭的伤害的‘女’人突然在刘伟名的脑海中变的飘渺起来,曾经的一幕一幕开始在刘伟名的眼前展现,就像一部怀旧电影一样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就像发生在刚才。
呆呆地坐了一个时辰,然后一口喝下杯中只喝了一口得咖啡,咖啡已经冷了,满嘴喝下去毫无味道可言,只留下满嘴的巨苦,最怕苦味的刘伟名却大为开心,哈哈大笑地走下咖啡店,笑着笑着眼角不自然地滴出了两滴泪水。
必掉手机,开着车在大马路上吓转悠着,脑海里始终想着张云佳那句“你不懂爱,不懂得爱别人也不懂得爱自己。”
绕了大半个城市最后直接把车开到了林阳山上,‘春’天的风还是吹的人有点刺骨的感觉。刘伟名坐在山顶上,望着山上的林阳城,点着了一根烟,呆呆地望着。这时,远处机场一架飞机起飞然后飞速地穿过刘伟名的头顶的天空,刘伟名眯着眼睛看着,他知道,这架飞机里面肯定有一个‘女’人也在望着自己流眼泪。
刘伟名能够理解张云佳的痛,自己全心全意地去爱一个人,做任何事情都毫无保留不计回报地为了他,结果,遭到的确实猜忌是怀疑,是不理不睬。如果换做是刘伟名的话,刘伟名说不定早就拿刀砍人了,换着是谁都会愤怒、都会绝望。可是张云佳没有,她没有责怪刘伟名,没有愤怒,只是说自己累了,想休息休息。刘伟名终于知道张云佳为什么说自己不懂的爱了,因为自己太过于自‘私’了。
爱的真谛是付出,不是索取。而刘伟名的爱却一直是在索取,从未付出过。金倩如是,张云佳如是,江映雪等等都是如此。自己从未给过他们什么,也给不了什么,可是自己却在心底里一位,她们对自己的好是理所当然。也认为她们是自己的‘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刘伟名扔掉烟头,躺在地上,暗道,这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自‘私’更傻‘逼’的男人吗?正是想通了这一点,他才没有阻拦地让张云佳走,因为刘伟名觉得,自己不值得张云佳爱,自己根本就配不上被人爱。
刘伟名对着山外大喊道:“刘伟名,你***就是个孬种,根本就不配做男人。”他喊的声嘶力竭,从来未曾哭过的他倒在了地上无声的‘抽’噎着。哀莫过于心死,刘伟名知道,最痛的人远不是自己,而是此刻以及在另外一座城市上空的张云佳。
刘伟名在山上呆了一天,整整‘抽’了两包烟,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慢悠悠地起身,开着车往山下而去。拿出关机的手机开机。
有十几个未接电话,有金倩的,有江映雪的,有尚妍黛的,有钟民兴的。刘伟名直接拨了江映雪的电话。
“伟名,你在哪?见到云佳了吗?”江映雪很着急的问道。
“映雪,你在哪?”刘伟名声音像苍老了很多岁一样,不理江映雪问题,直接问着江映雪。
“我在家啊,你怎么了?我感觉你的声音不对劲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江映雪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在家等我,我现在去你那。”刘伟名说完挂断了电话。
发了个信息给金倩,告诉金倩自己今天晚上要外出,就不回家了。然后直接开车开到江映雪的别墅里面。下了车走进房子。
“伟名,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憔悴?云佳呢?你没找到她吗?”江映雪看到刘伟名便紧张地问着。
“有没有东西吃?我饿了。”一整天没吃东西就喝了一杯咖啡的刘伟名呆呆地坐在沙发上问着江映雪。
江映雪也意识到了刘伟名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而且这件事情肯定是与张云佳有关。知道刘伟名暂时不想说话便不再问了。说了句:“有,有面。我给你去下。”说着便就进了厨房。
刘伟名脑袋里面不知道在想什么,坐在沙发上面不停地‘抽’着烟,细心的人可以看得出,刘伟名每天早晨起‘床’都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突然长出了很多的胡渣。
刘伟名现在心痛的 不是因为张云佳的离开,现在对于张云佳的离开刘伟名已经不觉得悲伤了,反而还高兴。因为刘伟名觉得张云佳离开自己才会快乐。他现在心痛的是自己深深的后悔。对张云佳的后悔,对江映雪的后悔。对金倩、范滨滨、林月等等诸‘女’的后悔。因为自己的自‘私’,因为自己的不懂爱。
江映雪煮了一碗面条,在里面加了三个‘鸡’蛋。端到刘伟名的面前。刘伟名拿起筷子开始一口一口的吃掉,江映雪看到刘伟名的这个样子心痛的不得了。
“伟名,没必要这样折磨自己,有些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每个人都能永远厮守在一起的,不要为了离开自己的人而伤心,这样不值得。”江映雪可以猜得出应该是张云佳与刘伟名分手了,或者是离开了刘伟名,所以才这么开到刘伟名。
“不,我不是伤心,也没有折磨自己。我是开心,真的,云佳离开我是最明智的选择。我现在突然发现,以前自以为傲的东西现在看到都是自己的自以为是。我这二十五年的人真的非常的失败。把别人的包容当做可以挥霍的感情筹码,我不知道是自己的无知还是自己的傻‘逼’。”刘伟名自嘲地笑着。然后加快速度吃面。
江映雪对于刘伟名的话完全不明所以,呆呆地看着,说不出话来。
“映雪,麻烦你收拾一下碗筷,我先上去睡一觉,我很累。”刘伟名吃碗面,准备上去。
“等一等。”江映雪喊住准备上楼的刘伟名,掏出纸巾帮刘伟名擦了残嘴巴。
“谢谢,映雪。我以后会好好地爱你,真的,请原谅我以前的不懂爱。”刘伟名突然抱住江映雪深情地说着,随后走上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