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第43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进了江映雪的卧室二话不说脱掉衣服便睡在了c上,闭着眼睛,但是却一直没睡着,脑海里总是在想着一些事情。- 江映雪来的时候刘伟名也没睁开眼睛。江映雪知道刘伟名没有睡着,抱住刘伟名,把刘伟名的脑袋放在自己的x上抱住,像母亲抱自己的孩子一样抱着刘伟名睡了一晚。因为江映雪觉得此刻的刘伟名就像个受了伤害的孩子,最需要安慰了。
当夜两人一y无话,也没有以往的颠鸾倒凤,只是静静的睡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刘伟名盯着黑眼圈就起c了,进了浴室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装便准备出‘门’上班,临出‘门’前在谁的非常的沉的江映雪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才下楼。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刘伟名是 一y没睡,反而觉得他比以前更加的‘精’神了。
在路上,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何建林,让何建林今天来自己的办公室一趟。
“建林,你的厂子手续办好了没有?”刘伟名淡淡地问着。
“大哥,我这不是一直在等您电话嘛,我本来早就要来找您了。可是我爸说你最近肯定特忙,说让我等您忙完了再来找您,别给您添麻烦。”何建林一脸笑意地说着。
“你小子,要是当我是哥就别一口一个您,我听的特不舒服。确实,这段时间太忙了,不过现在已经忙完了。你大概要多少亩地啊?”刘伟名说着走到高工区的地图前面问道。
“五千亩的样子。”何建林想了一下后问道。
“五千亩是吧……”刘伟名皱着眉头,随后指着一块地道:“就这块地吧,这块地是整个高工区最好的一块地皮,我也就不开标了,直接给你,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就按照最低的价格给你。另外各种福利政策都不会落下。你有时间自己去各部‘门’办手续就行了,这些我都会和他们打好招呼的。另外如果你手头上钱紧缺的话我帮忙给银行打电话,你把地皮的钱先付一半,剩下的我带你以高工区的名义找银行想办法,应该问题不大。”
何建林一听完两只眼睛立即放光,当即笑道:“真的啊?那就真的太谢谢你了,大哥。”
“自家兄弟说这话就见外了。不过你要记住,老老实实给我经营,不要出什么幺蛾子。我刘伟名诚心待你你也要诚信待我,不要给我出难题。有什么好处我不会忘了你的。”刘伟名不忘了敲打一下何建林。
“大哥,我何建林这些年虽然好事一件没做过,但是出卖兄弟的事情我也同样没做过。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就算这一个多亿掉水里我也不会害你的。”何建林铁着脸道。
“这个我知道,我也就是提醒一下你。我愿意和你何建林做朋友并不是看在何叔叔的面子上。我刘伟名这一生最怕的就是背后捅刀子,所以对于‘交’朋友我非常的谨慎,我到处愿意和你走到一起就是因为我相信你何建林是个靠得住的哥们。好了,不说了,你去找有关部‘门’的领导吧,我让我的秘书带你去,省得你跑。”刘伟名拍了拍何建林的肩膀。上位者的气势已经日渐强盛起来。
“这个先不急,大哥,晚上我请你去天上人间?咱兄弟俩可是好久没有在一起了。”何建林‘舔’着脸笑着道。
“你小子就想着这个事情,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叫我了。别人叫我去那是应酬,我是没办法,但是你我之间就不需要应酬了,所以以后这种地方不要叫我了,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好了,有机会请我吃顿饭就行了,我还有事要忙,你跟我的秘书过去尽快把手续办好然后开始动工吧,早一步投产你就多一份先机,去吧。”刘伟名拒绝了何建林,他心里也已经下定了决心,如非不得已,以后这种地方自己会尽量少去的。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金清平康复出院,从新执掌大权。金清平回到省委的第一件事就是视察高工区。
斑工区现在的开发工作进行的如火如荼,虽然人烟还是稀少,看起来还是那么的荒凉,但是那一块块地上正在破土动工的机械足以证明,再等上一年,这里毕竟是另外一幅令人瞠目结舌的景象。
时间过的很快,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是就这么过去了。又到了一年的除夕之夜,刘伟名的一家子又坐在了一起吃着团圆饭。金清平夫‘妇’今年已经不用刘伟名去请就过来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了一起,刘伟名的儿子小金哲已经知道叫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了,但是惟独不会叫爸爸,为这个刘伟名黯然伤神了很久。
吃了晚饭大家坐在一起看着‘春’晚,这是中国人的保留曲目。虽然‘春’晚一年不如一年,但是由于中国人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还是让‘春’晚有着惊人的收视率。刘伟名对于‘春’晚没有任何的兴趣,借着上厕所的机会走到院子外面。望着远处的天空不时出现的烟火刘伟名有点惆怅。这一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张云佳走了,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消息,刘伟名曾经试图让何建林派人去调查一下张云佳的家庭住址,最后还是作罢,江映雪说的好,过去了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更何况就算与张云佳再见面自己又以什么名目见她呢?
李梦晴和刘伟名的孩子在十月份出生了,一个闺‘女’,白白盼盼的,刘伟名还记得那天自己正在高工区一线视察,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伟名,我是梦晴,我感觉孩子快要生了。生产期就是这两天。”李梦晴的声音有点虚弱。
“你现在在哪?”刘伟名着急的问道。
“呼和浩特。”李梦晴吐出四个字。刘伟名听完挂断电话,立即让钟民兴给自己订了一张最早到呼和浩特的机票。然后告诉金倩自己出差。便直接开车去了机场。
当刘伟名赶到呼和浩特市李梦晴居住的公寓的时候,李梦晴已经开始阵痛了,这是临产的信号了。
“你干嘛?干嘛不去医院?你还要不要命了?”刘伟名大火,抱起李梦晴就准备去医院。
“别,伟名。我想在家里生。去医院生得登记。我不想给你给孩子的将来带来负面影响。”李梦晴阻止着。确实,在医院生产得登记孩子的姓名出生年月日,已经父母亲的名字。
“这些以后再说,再重要能有你和孩子的命重要?”刘伟名二话不说抱着李梦晴下了楼便往医院而去。
到医院后医生直接把李梦晴推进了厂房。医生让刘伟名去登记。刘伟名说让他等一等,便直接去了附近最近的一家银行,拿着卡取了五十万,然后拿着个塑料袋子装好,问了个护士,找到医院院长的办公室,把五十万砸在院长的桌子上,随后,李梦晴和刘伟名的孩子在医院的出生证明便变成了空白。
孩子出生的时候刘伟名第一个冲进去,是个‘女’儿,长的白白胖胖的。
由于是顺产,只在医院住了几天便可以出院了。当天夜里,刘伟名和李梦晴两人抱着孩子来到一家孤儿院,李梦晴掉着眼泪非常舍不得把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孩子放在了孤儿院的‘门’口,在孩子的身上放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孩子的名字叫做刘箐。本来刘伟名准备按照以前说的把孩子的名字取做李思晴的,但是李梦晴不许,硬要让孩子姓刘,至于后面的箐字则是为了纪念两人在内‘蒙’古的这段岁月。
怕孤儿院的人发现不了孩子而让孩子受罪,刘伟名拿着几个大石头砸了孤儿院好几个窗子的玻璃,最后等孤儿院的人全部惊醒过来才在孩子的身上放了一万块钱现金后走开,两人都在远处看着,至于这一万块钱刘伟名是当做给孤儿院的人赔玻璃费的。
等到孤儿院的人发现孩子并且把孩子小心的抱进去两人才安心的回去。
第二天天才刚亮,李梦晴便进了孤儿院。与院长说是来领养孩子的,然后一眼就挑中了正握着‘奶’瓶喝‘奶’的刘箐,然后一切很简单,刘箐变成了李梦晴领养的孩子,而且一切手续户口什么的都有了,孤儿院院长问要不要把孩子的姓改成李,李梦晴当初否定。然后办理好一切手续李梦晴给了孤儿院十万块钱带着孩子离开了。
两人又在呼和浩特待了几天,然后刘伟名把李梦晴送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自己也跟着坐上了飞往林阳的飞机。
十二月份,又传来消息。林月又要生了。刘伟名还是一样,二话不说赶到了北京,在‘门’外与赵家一大家子等着孩子出生,赵老爷子一个劲的夸着刘伟名这孩子够义气。为了赵俊的孩子出生连班都不上便老北京,赵家人也都这么认为,赵俊一个劲地说刘伟名够哥们。刘伟名有苦自己知。
孩子出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赵老爷子非常开心,说一看这孩子就是老赵家的种,长的与赵俊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刘伟名笑了笑,暗道估计自己的爸妈在这看到了的话估计会非常肯定地说这孩子与咱家伟名小时候咋长的一‘摸’一样呢?
赵老爷子当场傍孩子取名叫做赵天诚,刘伟名找着机会也抱了抱孩子,孩子一个劲地抓着刘伟名的衣角不放,最后还是被老爷子给抱着。刘伟名差点流下泪来。获得机会进去看林月,等人都走开的时候,刘伟名小声对林月说道:“孩子很可爱,林月,辛苦你了。”
“伟名,孩子很像你。”林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说了一句。刘伟名没有回答,从身上掏出烟放在嘴里,然后看了看是医院,有把烟放下。
“对不起,伟名,我知道你很难受。”林月流着眼泪说道。
“什么话,是我对不住你。我看了看,赵家人都非常喜欢孩子,我想孩子一定能够生活的很幸福的。只要孩子能够幸福我什么都不在乎,做叔叔总比做陌生人强。”刘伟名仰着头说着。
后来在赵家晚餐的时候赵俊喝着酒对刘伟名道:“怎么是个儿子?要是个闺‘女’我现在就和你结亲家了。”
刘伟名笑了笑,没敢回答,要是个闺‘女’那就‘乱’了。
第二天刘伟名去看了看李梦晴两母‘女’,李梦晴回家就说这一生不结婚,就带着这个孩子过一生。她父母虽然怒其不争,但也没办法,而且对孩子非常的喜爱。刘伟名是以朋友的身份过去拜访,而且带了礼物去医院看望李梦晴的母亲。回家的时候,等她爸妈不在刘伟名就抱着孩子一个劲地亲着,李梦晴也一个劲地让孩子叫刘伟名爸爸,可是孩子才两个月,怎么可能知道叫爸爸呢?刘伟名不好意思就待,晚上就回林阳了,给刘箐打了一块长命锁,‘花’重金打造的,总共打造了两块。林月的孩子一块,刘箐一块。两块长命锁‘花’了三十万。
在飞机上,刘伟名心里一直不好受,这种感觉不是做父母的人根本就不能体会,这是来自骨‘肉’血液里的不舍。即使再铁血再强悍的男人也抵不过骨‘肉’亲情。
范滨滨年底打了个电话给自己,说她现在正在好莱坞拍一部电影,大制作。说以后就会往好莱坞‘混’了,不能经常回国。刘伟名没说什么,只说了浩浩工作,有时间去看她。
而刘伟名心中的仙子董静一如既往地与刘伟名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时常见面,但是说的聊的都是公事。刘伟名可以感觉的到,虽然董静对自己一如既往的冷漠,但是这份冷漠里面也包含这一丝的好感,因为,相比起董静对于别人的冷漠,对于自己的冷漠几乎可以说是热情了。这个‘女’人刘伟名没想过要拿下,没想过再往前走一步,他觉得这样很好,若隐若现的感情让自己很陶醉,而且没有责任没有负担,很轻松,很享受。至于时常捣‘乱’的董琳只不过是刘伟名生活中的一个笑料罢了。董静受不了自己妹妹的无理取闹,最后让刘伟名把董琳掉出去,受到威胁的董琳当即乖巧了许多,明着干扰改为了暗中保护,转为底下工作了。刘伟名笑着对董静说不要强求,她还是个孩子,等长大了就自然不会这么幼稚了。这么说完之后刘伟名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经,自己才多大?二十五岁,比起董琳来又大多少?为什么自己说起这老气横秋的话来会这么的自然呢?看来还是那句,人未老心先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