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第43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尚妍黛也是一如既往地像个妖‘精’一样gou引着刘伟名,只不过这gou引只限于眼神的ai昧。,最新章节访问: 。 ‘弄’的刘伟名心痒痒的。刘伟名知道,尚妍黛并不是个放‘荡’的‘女’人,她的表现只不过是她的一件外衣罢了。或许她真的对自己有好感,但是这种好感最多止步与言语的挑逗,要想滚c那是不可能的。而且刘伟名也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带刺的野玫瑰,刘伟名可不想‘花’还没摘到就被刺的个鲜血淋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刘伟名还没达到这个境界。不过尚妍黛的工作能力无话可说,十分的强悍,招商引资这一块刘伟名基本已经全部放手给尚妍黛了,‘弄’的每天忙个不停的尚妍黛看见刘伟名就骂刘伟名是大地主、资本家,最大限度的压榨劳动力。对于此,刘伟名总是以一句请你吃饭而结束‘唇’枪舌战。
钟丽的生活就像个影子一样,在刘伟名的生活中若隐若现。若不是每天回家可以看见这个越来越出落的水灵大气的‘女’孩子刘伟名都快忘了她了。钟丽在公司已经开始尝试独挡一面了,越来越有商界‘女’人的味道。但是在家里对于刘伟名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加害羞。至于那个追他的男孩子也一直在追着,而每次问起这事钟丽也还是有点恼怒地说道我不喜欢他。
看似一大堆的‘女’人复杂的感情,最后留在身边的还是自己的老婆还有孩子金哲。
斑工区这一年发展巨大,第一期的指标顺利完成,刘伟名定下的指标是百分之四十,结果完成了百分之六十二,超出了一大截,让刘伟名大喜。而且因为这个,毫无疑问的刘伟名又被省委省政fu内定为今年的江南省十佳青年,省人大代表。当然,公布的日子还早。与去年的十佳青年不同,在省委省政fu定名额的时候不用金清平拍板大家都举手赞同,毕竟刘伟名功绩摆在那。
克劳瑞丝期间来过林阳一次,一些事情与高工区做了协同,当然,这个d‘妇’抓住机会又刘伟名一次,对于这个刘伟名很无奈。男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你不上不对,上了也不对。不过艾德集团的厂房工程巨大,要建成不是一下两下的事情,而克劳瑞丝这个总裁要来中国工作是要等到这边全部建设完成开始投产了再来。现在这边负责的是克劳瑞丝的一个手下,克劳瑞丝只不过是偶尔过来视察一下进度。
刘伟名坐在‘花’坛上望着,心里百感‘交’集,十二点过了。客厅里面中央电视台的倒计时又开始了,刘伟名没有进去与家人倒计时进新年,只是仰望着天空。当传来新年到的声音时,除了电视里面传来热烈的呼喊声还有鼓掌声外,林阳的天空也响起了无数的烟‘花’,煞是好看。
刘伟名暗道又是一年过了,想起三年前自己刚毕业进入省委工作时的场景,现在的一切就好像是一个梦一样的不真实。
刘伟名正在感叹的时候,金倩拿着一件外套走了出来,披在刘伟名肩膀上。温柔的问道:“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有什么心事吗?”
刘伟名微笑了一下,深有感触的把妻子抱在怀里,柔声道:“在感触一下吧。想想三年前的我,现在的一切都像是一个梦一样。三年前得我一无所有,只身带着家里所有的积蓄一千多块钱坐火车来到林阳,进省委上班被人推三阻四,受尽白眼。而现在,有别墅、有钱、有美丽温柔贤惠的妻子、有可爱聪明的孩子。又权,手底下管着一个偌大的区,每天看自己脸上做事的人有上千人,自己写张条子就是价值上亿。有什么感叹,人生真的就是一出戏啊。”
“就知道说好话,哄人家开心。我觉得一切都是浮云,只有一家人能够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我只希望父母们能够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儿子能够快快乐乐的成长,我们俩能够长相厮守在一起就完美了。这就是作为一个‘女’人最大的心愿。”金倩靠在刘伟名身上眼睛里面呆着幸福的光芒。
“是啊,希望孩子都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刘伟名想着林月和李梦晴的孩子喃喃地说道。不过一心陶醉的金倩没有发现自己丈夫言语中的漏‘洞’。
“老公,刚刚钟丽打电话给来给你拜年你人都不在。这丫头说她哥现在在当地开了个采沙场,赚了些钱,谈了个相好的‘女’孩子准备正月初六结婚。想请咱们去喝喜酒,问你去不去。”金倩想起钟丽刚刚的电话说道。
“哈,这小子可以嘛,‘浪’子回头金不换,所以说,人嘛,不怕犯错,只要能改就行了。我估计这个正月是出不去了,你知道的。如果有时间的话你到时候去一下吧。”刘伟名想起自己正月的形成安排,只能无奈地作罢。
“你开车送爸妈回去吧。”金倩起身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
正月里刘伟名是真的忙,家里来拜年的人从来就没断过,不像以前在清泉。由于家不在当地来给自己拜年的也就只有几个直属手下,现在倒好了,高工区大大小小辟员一股脑的全来,还有清泉的一些老部下,家里的礼物都堆积如山了,刘伟名有个原则,送东西可以,钱一个字不接,当然,相当贵重的礼物也不接。这些东西都是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把你炸的个粉身碎骨,所以这条红线刘伟名不会去碰。这送礼的人中就有金倩那位老同学的老公,现在是建设局的一个股长,这小子工作能力其实不错,而且为人处世也还行,现在是唯刘伟名马首是瞻。刘伟名准备过年后找个机会再把他往上提拔一下。
前三天就这样过了,家里‘门’庭若市。第四天刘伟名终于找了个机会走了出去,开始往领导家送礼了,刘伟名一贯作风,送礼不送钱,而且送礼都得送一些有讲究投其所好的。这些领导的生日,父母的生日,孩子的生日已经个人喜好刘伟名都让钟民兴记在一个本子上面。每到一个日期都让钟民兴提前提醒自己,自己好提前准备礼物,不管人家办没办酒席自己都上‘门’去祝贺。这一招是何建林的父亲何英杰教给刘伟名的,刘伟名受益匪浅。而且就因为这个,刘伟名现在在林阳这个圈子里面‘混’的也算是如鱼得水,各方个面也都开始有自己的关系了。当然,这些关系是纯刘伟名‘私’人的,并不是金清平的关系,这两者有显著的区别。
与每年一样,刘伟名送礼又送了几天。终于送完了,便开始张罗这去北京了,老爷子那里,然后李梦晴的父母那里也要一份。最重要的是,刘伟名想去见见两个孩子还有李梦晴和林月,两个孩子的红包他都准备好了,不少,每人一万。
正准备起身去北京的时候,江映雪打电话给自己,说赵老爷子病危。刘伟名大急,赵老爷子现在也算是自己半个保护神了,而且这个保护神刘伟名还没来得及用,老爷子可千万不能死啊。刘伟名当夜就买了机票飞往北京。
到北京的时候刚赶到医院,便遇到满眼泪水的江映雪和赵家众人。老爷子刚刚不治身亡。刘伟名没能见上最后一面。刘伟名除了出自本身敬重老爷子的悲痛之外,也为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个直达中央的关系线断掉而感到悲伤。
老爷子的死国w院党中央举行了国葬,就差没降半旗了。刘伟名作为干孙子也被列为孝子之列,在灵堂里接见国家一线领导人,然后陪着国家领导人拜祭老爷子。包括国家主席、国w院总理、政治局所有的常委、所有离任但是还在世的国家领导人和所有军队系统的高层都一一地来参加老爷子的葬礼。
等老爷子安葬完毕,刘伟名又陪了赵家人一条后便又去见了李梦晴的父母。去医院看李梦晴母亲的时候直觉告诉刘伟名,李梦晴的母亲也快不行了。刘伟名给两个孩子一个一个红包后便坐上了回林阳的飞机。
正月就这样过完了,刘伟名又开始走进日渐规模的高工区上班。
还是老三样,初八开一个大会,意思意思给每人一个红包,总结去年的成绩,展望新的一年,确定新的一年的目标。
刘伟名从老爷子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在大会上大吐唾沫,大讲特讲。这时会场外面闹哄哄的,刘伟名皱紧眉头,这都是什么事?谁这么不开眼,在这个时候大吵大闹。刘伟名停止讲话,对钟民兴招了招手,钟民兴走了过来。
“去外面看看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吵?如果是机关里人在吵的话会后告诉张大同,要严肃处理。这时毫无组织纪律的行为。”刘伟名气愤地说着。然后继续讲话。
刘伟名讲了一段,见旁边的钟民兴站在一旁焦急的望着自己,又不能前来打断自己讲话。刘伟名心领神会。
说道:“接下来由尚区长给大家做一下报告。”能后走了出去。
走到‘门’外钟民兴的身边问道:“什么情况?”
“我也不清楚,我出去的时候只看到两辆警车把人全部去拉上去开走了,现在外面一个人都没有,我看其中几个人都是农民的样子。”钟民兴很可能敏锐地猜到了什么。
钟民兴都猜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更何况刘伟名呢?刘伟名皱紧了眉头,暗道李军在搞什么名堂,背着自己在搞什么?
“你让司机马上开车跟着警车后面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知道吗?务必把事情‘弄’清楚。”刘伟名赶紧吩咐。
刘伟名没有进会场,在‘门’口盯着正一脸认真听讲话的李军一眼然后走出了会场。
在办公室‘抽’了根烟,然后拿出年度报表开始看着。半个小时后,刘伟名面前的电话响了起来。是红‘色’内部电话,是金清平打过来的,刘伟名暗道奇怪,怎么金清平找自己不打手机而打内部电话呢?
没想这么多,刘伟名接起电话,说道:“爸。”
“伟名,你在搞什么?你这个区长是怎么当的?”金清平非常愤怒地说道。
刘伟名暗叫不好,但是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立马问道:“爸,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出了什么事?你连什么事都不知道吗?我告诉你,刚刚有一大批人来省委省政fu大闹了一场,都开始静坐了。x访办的人费了好大的劲才‘弄’清楚他们的来意。这些人都是在你们高工区搞建筑的民工,前些天,你们高工区公安局副局长李刚的儿子李龙开车撞死一个民工,而这个李龙撞死人之后看都不看一眼继续开车走了。后来这些民工把车拦了下来,找他理论,他到好,直接说撞死了又能拿我怎么样?我爸是李刚。后来这些人气不过就去找李刚,李刚很大气说赔两万块钱。这些民工差点打人,结果被一批警察给抓了进去。每人在里面关了两天打的满身是伤出来。这些人就开始上告,告你们高工区每次还没进去就被一批警察给抓了出来,现在你们高工区的监狱里面还关着一大批的民工。这些人这次聪明了,来省委省政fu大闹了。我不管这件事是真是假,但是这件事情影响已经很大了,所有人都知道,我现在把事情压了下来,没有让省里‘插’手,你马上把事情给我处理好,给群众一个‘交’代。不然,伟名,我也保不住你。”金清平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刘伟名脑袋咚的一下巨响,果然出大事了。
刘伟名一个巴掌拍在桌子上,骂道:“好你个李军,我把你当自己人你倒是什么事情都瞒着我。”
说着就要打电话。
而这时钟民兴走了进来,说道:“刘区长,我们跟着去了,这些人全部都被抓进了公安局。我去公安局问了这些人怎么了,那些警察告诉我说都是罪犯。我不敢把身份亮出来怕打草惊蛇,所以……”。
“事情原委我已经知道了,你现在把公安局局长李军叫到我办公室来。”刘伟名一脸怒气的道。
钟民兴自从给刘伟名当秘书以来还没见过刘伟名如此的生气过,不敢丝毫马虎,立即跑了出去。
等钟民兴一出去,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纪委书记,直接了当的说:“你马上把公安局副局长李刚给我s规,不需要理由,直接s规。这是上面意思。马上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