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第43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没多久,钟民兴就把在会场的李军给拉了出来。.最快更新访问: 。 李军一脸的黑像。见到刘伟名就想说什么,不过刘伟名没给他机会。直接对钟民兴说道:“你先出去。”
钟民兴点了点头关上‘门’走了出去。一见钟民兴走了出去了,李军又想开口说话。
“坐。”刘伟名直接打断,指了指面前的位子说道。
“刘书记,我。”李军也不敢坐,直接开口,但是还是被刘伟名给打断。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李刚儿子撞死人这事你不知道?李刚‘私’下派人把这些来讨公理的给抓起来打你也不知道?三次用警车把来区委上访的民众强行抓走的事情你也不知道,这些都是李刚瞒着你做的,你毫不知情是不是?”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李军顿时傻了,刘伟名把他的话都说了,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弄’不准刘伟名的意思。但是还是点了点头,也不敢坐着,就是站在刘伟名的面前。
“那你可真的憋屈啊。一个堂堂的局长就像个傻子一样被一个副局长给完全架空,这么大的事情,警察都敢在区委大院抓人了你这个局长都不知道。我真替你悲哀啊。”刘伟名一副可怜的‘摸’样。突然一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水杯,笔什么的全部都掉在了地上,刘伟名黑着张脸出离愤怒地对着李军道:“既然这样还要你这个局长干什么?我叫你过来是干什么吃的?你以为我是傻子还是什么?”
“对不起,刘区长,我??我。”李军给顿时吓的说不出话来。
“李军,我自认对你不薄,清泉这么多人我唯独把你一个人拉了出来。虽然他们都做了县长县委书记,你依然还是个公安局局长,可是他们那个县长县委书记有你好吗?李军,我问你,你是现在捞的油水的多还是在清泉时捞的油水多。”刘伟名也站起来对着李军吼道。
李军不敢说话,这个问题谁干回答啊。
“说。”刘伟名又是一掌拍在桌子上。
“现在。”李军迫于刘伟名的‘淫’威硬着头皮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年一年,你在林阳是买了三套房子,b养了两个q‘妇’。你当我不知道吗?我一直当你是自己兄弟,只要你认真做事这些事情只要你自己做到不穿帮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还有,你到处拉关系,林阳市副市长,省鲍安厅副厅长你都拉上了关系了,不错嘛。消息真的灵通,这边省委才打电话把我骂一通你就知道那些人在省委闹事了。李军,你把我刘伟名当做什么了?你把我对你的仁慈当做什么了?省委指着我骂的时候我***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你瞒的够好啊,我刘伟名是不是现在在你李军心里连提携的都不配了?是不是?你可以完全把我当空气忽略我的存在了。可以派警察到区委区政fu直接抓人不需要告诉我了。”刘伟名越说脸‘色’越是铁青。
刘伟名自从进入这个圈子以来还从来没这么憋屈过,没这么丢脸过。被领导骂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像个傻子一样。好在这个人是自己的岳父,要是别的领导那自己这政治生涯就完了。一个区长一个一把手治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作为区长竟然一点都不知道,你让领导怎么想?肯定是这人完全没能力。不堪重任。
“不是,刘区长,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你在我心目中一直是……”李军慌了神了,极力否认。
可是刘伟名根本就不理睬李军,继续骂道:“我告诉你李军,我之所以把你从清泉想尽千方百计拉过来,第一,是想自己有个靠得住的人当公安局长,以后工作你更好的掌握事态,第二,是看在你在清泉鞍前马后为我做了很多事情的份上。可你看看你是怎么做的?你对得起我的良苦用心吗?不要以为你在林阳这地方认识了几个大官就了不起了,就可以把我刘伟名不放在眼里了。我刘伟名单枪匹马到清泉都可以治的了你更何况现在是在林阳。你认识的副市长级别比我告,省厅的副厅长更是比我官大,我给他提鞋都不配,这我承认。但是他们我治不了,你李军我要治你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我要治你就算你是周长雄的‘私’生子也一样治你。我实话告诉你李军,在林阳这地方,无论是红是黑,能让我刘伟名害怕的人还没几个。算了,不说了,看在曾经在清泉的情分上我也就不查你了。你主动辞职吧,哪儿来哪儿去。拿下的东西我也不让吐出来了。走吧。”
刘伟名说完之后有点心灰意冷,自己以一颗红彤彤的心对别人,结果换来的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刘伟名觉得现在自己的感觉就像那时候自己不接张云佳电话时张云佳的感受一个样。哀莫大过于心死。今天彻底颠覆了刘伟名一向的信念,只要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让双倍来回报你。
刘伟名自从得到了何英杰的经验传授之后开始实行东厂政策。在高工区每个部‘门’都安‘插’有自己的心腹,所以对每个部‘门’的事情都了如指掌,整个高工区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唯一的例外就是公安系统。因为刘伟名相信李军对自己的忠心,也相信李军的能力。所以公安局那块他完全不在意。谁曾想,出事就出在李军身上,自己被李军给当猴耍了。去年收到检举信,有人举报李军贪污。这事被刘伟名当初给压下来了。这年代举报信满天飞,早就成为政治斗争中的一种手段了,而且中国体制的潜规则谁都懂的。当领导的只要手下好用,听使唤,其余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是何英杰告诉刘伟名的。所以刘伟名把这事给压的一点痕迹都没有。不过事后还是让何建林找人调查了一下李军,这才得出李军去年买了三套房,bao养了两个q‘妇’的事情。
“刘区长,我错了,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李军当即跪在刘伟名的面前。
刘伟名冷笑了一声,自己也做下来,冷冷的道:“不用向我认错,没用。这事现在已经闹到了省里,你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让省里把这事‘交’给我处理的?要让上面满意这次肯定会查个底朝天,看在曾经的老‘交’情面子上我给你一条生路,你辞职我就不让纪委调查你。你钱拿的也不少了,够你一生‘花’了。当然,你‘花’了这么多钱孝敬你的副市长,副厅长,这个时候也可以找他们啊,看看他们能不能让你起死回生呢?”
刘伟名说完之后一阵冷笑。
“刘区长,我知道我错了。但是我确实没有背叛你的意思啊?你要政绩,我把高工区的治安都给治理的整整有条,您可以去看看,现在的高工区里面一个‘混’‘混’一个黄店都没有。这次的事情是我糊涂了,我是被李刚这家伙给‘弄’的鬼‘迷’心窍了。我……我……我的一个q‘妇’是李刚的侄‘女’,是李刚介绍的,亲侄‘女’。”李军面‘露’难‘色’的道。
“什么?”刘伟名瞪大了眼睛。
“我知道我不是人,我贪图‘女’‘色’。但是我对您的一片心可是可昭日月啊。您把我‘弄’到高工区来我心里确实是感‘激’。至于我与林阳市主管政法的副市长以及省鲍安厅副厅长攀上关系那都是为了工作上的方便啊。我每年不管节日我第一个想到的都是您。”李军依旧跪在地上说着。
刘伟名想想,倒也是。每年,不管是什么节,或者家里人谁生日,李军都是第一个提东西上‘门’的,老爷子的鱼也都是李军‘花’了大心思‘弄’的,基本上每个月都要来几次帮老爷子换水换鱼仔什么的。想到这刘伟名心也软了。缓缓道:“站起来,一个堂堂公安局局长跪在地上像个什么样子。”
李军一听刘伟名语气减弱顿时松了口气,慢慢地站起来。但是还是不敢坐,低着头站在刘伟名的面前,一副认错的样子。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可以把自己的亲侄‘女’‘交’给人家做q‘妇’,果然是人之间则无敌了。李军啊李军,为了一个‘女’人,你可以不顾自己的前途不顾我的前途帮着李刚玩火,瞒着我,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要不是我岳父在上面我这个区长估计就没了,你难道不知道吗?这就是你对我的感恩?”刘伟名的气还是没出。
“对不起,刘区长。我原本没想到这事会这样。我让李刚那家伙给死者家属赔了十万,然后又让他请这些民工吃饭,叫他儿子来当面认错大家‘私’下了解也就算啦。可是后来这家伙告诉我,他儿子过去吃饭趾高气昂,还骂别人死了应该。那时候我已经骑虎难下了。便只要来区委抓人了,我根本没想到这事会闹到省里面去,要是知道这些民工不知道天高地厚闹大省里去您就是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这么做啊。刘区长,这事全赖我。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但是您一定要帮帮我啊。”李军一脸后悔,刘伟名看了看,这小子是发自真心的。
刘伟名紧紧盯着李军,一句话不说,就这么望着。
最后喃喃地道:“李军,我一直都只是以为你这人最多只会在小事上面冲昏头脑,大事上还是非常牢靠的。现在我感觉错了,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糊涂虫。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你在这个场子‘混’了这么久应该比我清楚吧?在清泉,那是个小山村,你李军就是个土霸王,那一亩三分地你完全可以玩的转,只要不杀人放火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可是你要看清楚,你现在不是在清泉,是在林阳,副省级城市。你上面有区委区政fu、有林阳市委市政fu甚至还有省委省政fu。在这个地方比你官大比你权力大的人多了去了,就算是林阳市的市长市委书记都不敢太张扬何况你呢?”,刘伟名是真的恨铁不成钢,李军从清泉来,在那里养成的草莽之气全部带到林阳了,他岂知林阳这个池子里的水其实清泉能比的。如果清泉是条小河得话那么林阳不说是太平洋,但是起码也算是长江了。
“你要知道,今天这事如果不是我来处理的话你会是什么下场吗?双规,革职,下监狱。如果你贪的多的话就是个无期甚至于枪毙。李军,很多时候我对你并不是同事之间的感情,而是兄弟之间的感情,我这人并不是老古董,我没把公‘私’分的那么清楚。如果可以我肯定会尽量地拉自己人一把。我把你从清泉拉到林阳的意思就是这样,我不在清泉不在常阳,那么对于那里的人事调动就没有话语权,但是你到林阳就不一样,只要我刘伟名能够进一步往上爬你李军就绝对不会只在原地踏步。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甚至于寒心。你连基本的党‘性’都没有了。”刘伟名摇着头说着。
“刘区长,我这次是真的被‘私’‘欲’‘蒙’蔽了眼睛,我下次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问题了,您一定得给我个机会啊。”李军当即便急了。
刘伟名脑子里不停地转着,对于李军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在叫李军进办公室之前他的态度很坚决,如果李军态度好他便让李军自己辞职落个光明的下场,如果李军态度不好,那么刘伟名便只要把他搬出来做典型,给省委省政fu一个‘交’代了。但是李军这一番话下来刘伟名心软了,在清泉的时候李军鞍前马后确实是帮刘伟名做了不少事。
刘伟名烦躁的从烟盒里面掏出一根烟,李军立马便拿出火机帮刘伟名把烟点上,一脸讨好献媚的‘摸’样。
“坐下。”刘伟名指着面前的座位,等李军犹豫着做下去之后刘伟名慢慢地说道:“李军,每个人做官的目的不一样,但是总结起来就两个,一个是为劝,一个是为钱。为钱就不说了,就一条。但是为权的就分很多种。有些人是想得权很真心实意的做些事情,有些人紧紧是想享受那种得到权力的滋味,有的人是为了功成名就。你现在和我‘交’个底,你当官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权?,你如果是为钱来当官的话我就奉劝你辞职算了,没必要在这个位置上拿点钱把自己往监狱里送,我能也不希望到时候某一天我因为你而受牵连。你辞职后继续跟我‘混’,别的不敢说,做点小生意我给你点建议让你成为个小老板还不是问题,保证比你现在赚的多,而且你想买多少套房子就买多少套房子,想找几个q‘妇’就找几个,只要你老婆没意见全天下谁都不敢有意见。”刘伟名最后还是决定给李军一个机会,但是必须给李军提个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