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第44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林公子,他叫刘伟名。.最快更新访问: 。 伟名同志可是放眼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年轻官员,二十六岁的副厅级干部,以后前途可无量啊。”蔡启旭提醒了一句,顺带着夸了几句好话,意思也就是让刘伟名心里好受一点。
“哦,刘伟名是吧。听说你是那个林阳高工区的区长,是这样的,我看着你们高工区的地理位置不错,很有升值空间,所以想在你们高工区里‘弄’几块地玩玩。就这个事,你看什么时候办了吧。”林公子一副在吩咐人的语气。
这次除了底下握紧拳头的刘伟名,尚妍黛与蔡启旭都捏紧了拳头。
刘伟名没有说话,给蔡启旭倒了杯酒,自己也倒了一杯酒,端着酒杯也没说敬谁,自己慢慢地喝了一口,脸上古‘波’不惊。
“伟名啊,就是这事。林公子啊是‘弄’房地产开发的,他非常看好你们高工区的地段和未来的发展,所以就是想找你给帮忙给批块地,你们高工区不是也得建商品房嘛,这是双赢的好事,对于高工区的发展肯定是有利处的。”蔡启旭婉转了一下之后说道。
刘伟名不说话,喝了喝酒。随后大笑道:“我说什么事呢,就这事蔡书记您打个电话就成,其实这事不通知我都没事,妍黛同志就完全可以拍板嘛。关于招商土地这一块我已经完全‘交’给妍黛同志了,只要是按照规范来,我这是完全没问题,妍黛同志,你觉得这事行吗?”
“我没问题,我们高工区本来就正是招商引资嘛,所以非常欢迎像林公子这样的企业家来我们高工区投资。”尚妍黛错愕地看了看刘伟名,随后说道。
“那就没问题了,这样吧,林公子。你那天有时间来我们高工区找相关部‘门’办下手续就成了。”刘伟名客气地说着。
蔡启旭尴尬着,随后说道:“伟名啊,这事就是这里面有点难度。就是林公子呢他这个房地产公司的经营模式有点特别,就是。”
“别磨叽了,我是炒地的,而且我也不会跟你签署什么开发协议,我要的就是这块地的所有权。这是五十万,你给我五千亩地,至于怎么往上报那你的事情,我可以从新‘弄’一家什么空壳的实业公司,你可以以这个公司的名义买这块地。钱不是问题,我会找银行。行不行你给个痛快话,最不喜欢的就是你们当官的人说话磨磨唧唧了。”林公子不等蔡启旭说完直接从身上掏出一张卡从对面丢过来,丢在刘伟名的面前,然后这张卡一下没收住直接掉在了地上。
刘伟名看了看在地上的卡,微微的笑了一下。但是与他的小不一样,这次蔡启旭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色’,前面这个林公子是一点不给刘伟名面子,现在是连蔡启旭的面子都不给了。
蔡启旭也不说话了,为了掩饰尴尬自顾自的喝着酒。
“林公子,这个事可能不好办。炒地是违法的,这个你知道。而且省委省政fu也再次向我们高工区的同志强调,一定不允许把高工区的地批给一些占着地不开发或者开发力度不够的小鲍司,这样对高工区的发展不利。所以这事我还真不好办,最主要的是你要的地太多了,五千亩我的投资我得向省里汇报的,如果你只要个一两百亩地的话我个人完全可以担着风险把地批给你。”刘伟名已经适应了这个所谓的林公子了,淡淡地说着,有点不温不火的味道。
“一两百亩地?你觉得一两百亩地值得我跑到这来还特意请你吃饭?还违法,我说你是脑袋秀逗了还是怎么?你今天第一天当官啊?我这几年在全国炒了不少地了,像你这么傻不垃圾的当官还是第一个。一句话,你干不干的了?你干不了老子就把你换掉,我找个能干这事的人来做。顺便告诉你一声,我爸叫做林汉生。”林公子一脸鄙视刘伟名的‘摸’样,看那样子似乎与刘伟名多说一句话都是种耻辱。
“林公子,伟名同志说的话都是正确的。这是法理,咱们总得先讲完法理再讲人情不是,法理也不外乎人情嘛。”蔡启旭终于受不了了,估计他与刘伟名一样,一生都没被人这么奚落过。蔡启旭语气说的很重,可见他也是真的生气了,但是也还是尽量克制着自己的脾气。
“这是我的名片。”林公子一点面子都不给蔡启旭,直接摔了一张名片给刘伟名,然后直接说道:“给你一周时间,想好了给我电话,觉得能做我到时候把我的秘书叫过来,如果觉得不能做就做好调职的准备吧。”说完便直接摔‘门’而去。
刘伟名望着桌子上的那张名片,一个劲的冷笑着,没有伸手去拿。
“伟名同志,对不起,我代林公子向你道歉。你知道这北京来的公子哥就是这个脾气,其实心里并没有那个意思。这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林汉生同志的儿子确实是有牛的底气了。”蔡启旭等林公子走出‘门’后与刘伟名说着,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在提醒刘伟名,这小子的父亲可是中组部的大人物,得罪不起的。
刘伟名继续冷笑着,随后说道:“没事,这些北京的公子哥们在北京那地方受足了委屈,你说到了地方肯定会变着法子的嚣张嚣张的。情理之中的事情。”
“伟名同志能这样想就对了,现在国家的发展策略就是经济先行。邓总设计师不是告诉我们,不管白猫黑猫,只要抓住老鼠那就是好猫。我觉得老先生的这个黑猫白猫论非常的正确,所以嘛,只要能给高工区带来利益不管是什么形式的投资那都是投资不是?老弟你觉得是不是这个理?”蔡启旭都开始对刘伟名称呼起了老弟了。
“是,蔡书记说的非常正确。”刘伟名随声应和着,他心里究竟同不同意没人知道。
“老弟你懂的这个道理就懂的,你啊不要怪老哥我给你找事,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其实你我都一样。”蔡启旭为了澄清自己似的说了一句,随后站起来说道:“这件事情可还得麻烦老弟你了,我还有点事情得去处理就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来请老弟吃饭。妍黛,你是去上班还是回家?回家的话我就先送你回去。”
“谢啦,不用了,我去上班,搭伟名同志的顺风车就行了。”尚妍黛淡淡地说着,这是刘伟名第一次听到尚妍黛与蔡启旭之间的对话。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尚妍黛与蔡启旭夫妻之间的感情却是不是很和谐。
蔡启旭又多看了看尚妍黛,随后对刘伟名说了句:“那就麻烦伟名了。”然后便出了‘门’。
“你今天忍耐力不错嘛,我那时真的以为你会站起来拍桌子骂人呢。”尚妍黛坐在刘伟名的车子里笑着对刘伟名地说着。
“没那必要,我已经不是那个时候的刘伟名的了,口水仗打的有什么意思。”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那你准备怎么做?”尚妍黛转过脸看看刘伟名,本来以为刘伟名是真的忍住了今天的耻辱,但是很显然,刘伟名并没有。
“不知道,到时候再说。但是起码我不会给他地的。一百亩两百亩还好说,但是五千亩,呵呵,你知道,要是被上面查出来你我都担不起这个责任,违规用地,而且是五千亩,足以让我的政治生涯就此结束。另外,连最基本得做人道理都不懂的人你觉得与他合作会有好下场吗?我不看好。”
“可是你也不能得罪吧。”尚妍黛同意刘伟名的话,但是还是犹豫着。
“得不得罪先不说,看看吧,是福不是祸,是祸也躲不过。好在还只是组织部,而不是纪委。最多只不过是调职,还不至于被双规。心里压力小多了。”刘伟名自嘲似的开了个玩笑。
本来还想问一问尚妍黛与蔡启旭之间的事情,但是想想这是人家两口子之间的事情,自己问那‘门’子啊。
“最近这天气也怪,你说都什么时候怎么还这么冷。还一个劲的下雨,这雨下了有好几天没停了吧?”尚妍黛岔开话题聊上了天气。
“我们这边还好,听说北方很多城市昨天都下过冰雹呢。现在天气确实是越来越怪,听那些气象专家说好像与破坏环境有关吧,也‘弄’不大明白。反正现在到处都是空调,只要国家电管够,油管够。冷不冷都无所谓了。”刘伟名一边说一边把车里的空调温度打高了点。
刘伟名还确实真的就没把这个林公子给当回事了,五千亩的地刘伟名没这个胆子去批,违规用地达到了五千亩这可是个大问题。而且中组部要调他刘伟名也得在换届的时候再说,一年时间很多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改变的。最主要的是刘伟名实在是看不惯这个所谓的林公子的为人。
当天夜里,刘伟名特意打了个电话给金清平。金清平没说什么太多,只是说第二天早上回林阳。但是刘伟名还是听出了金清平话语中的沧桑感。
第二天,刘伟名带队视察了艾德集团的修建工程进度,当然,这是有电视台全程负责跟踪拍摄的。现在的艾德集团已经初见规模。一栋栋的建筑物全部都拔地而起了,围墙也就像是三八线一线把艾德集团与邻近的厂子给分割开来。刘伟名看了看,还算满意。不过刘伟名还是反复的强调了工程质量的问题,声明,绝对不能出现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另外消防措施也必须过关。正在这时,一路陪同的钟民兴拿着手机靠近刘伟名,低声说道:“刘区长,省委来的电话。”
刘伟名一惊,来不及猜想是什么事情,立即拿着电话走到一边。
“喂,是伟名吗?”刘伟名听的出来,是何英杰的声音,但是从何英杰的声音里刘伟名似乎听出了一点不安的声音。
“是我,秘书长,不知道有什么吩咐。”刘伟名客气外加恭敬。
“伟名,你现在立马带上金倩赶到机场,咱们一个小时候后在机场会和。机票都帮你订好了。”何英杰不给刘伟名任何反抗的时间。
“出什么事了?”刘伟名‘挺’奇怪的,如果是公事的话怎么还要叫上金倩啊。
“金书记出事了,详细的等下机场再说。”何英杰停顿了一下说道,然后直接挂断电话。
刘伟名听完之后手机直接掉在地上,刘伟名面如死‘色’。大脑一片空白,呆呆地站在那。直到一旁不远处的钟民兴发现了刘伟名的不对劲走过来问刘伟名怎么了刘伟名才回过神来。
“你去通知大家,今天的视察到此结束。你让司机把车开来,马上送我去机场。你自己做后面工作组的车回去。这两天我到外面考察工作,有什么事情直接打我电话。”刘伟名一边往外走着一边‘交’代。
钟民兴听到刘伟名语气的急切当即便把一切安排好,司机马上把车开到刘伟名面前,刘伟名直接上了车催促司机快点开车,先去鼎天集团。
刘伟名颤抖着拿出自己的‘私’人手机拨了金倩的号码。
“老公,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啊?”金倩一如既往的温柔中带一点调皮。
“你现在马上到你们公司下面等我,立刻马上,我马上就到了。”刘伟名没心情说什么,何英杰的话只说了一半,不过刘伟名知道,估计是最坏的情况了。
“什么事啊?这么严肃?”金倩也是一头雾水。
“到了再说,你现在马上到公司下面来。”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然后催促司机:“你怎么快怎么开,红灯什么的不用管,需要‘交’待的你都往我身上推就是了,快点。”
司机哪敢违背刘伟名的话,把那两奥迪a6开的像飞机一样,原本需要半个小时,这次二十分钟就到了鼎天集团的楼下。刘伟名看到还穿着一身职业装的金倩在东张西望。刘伟名让司机把车停在金倩边上,刘伟名直接摇下车窗对金倩说道:“上车。”
“啊?”金倩疑‘惑’了一下,还是打开车‘门’坐了上来。
“以最快的速度去机场。”刘伟名冷着声吩咐着司机。
“伟名,咱们去机场吧嘛啊?出了什么事了啊?”金倩更加疑‘惑’了。
“倩儿,你做好心理准备吧。刚刚省委何秘书长打电话给我了,爸妈可能出问题了。”刘伟名知道金倩早晚都得知道,还不如早点说。
金倩瞪大了一眼呆住了,眼睛里是不可思议,是空白,空‘洞’。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反正秘书长让我们最快到机场。具体情况到了就都知道了,你先别瞎想,说不定是个恶作剧,什么事情都没有也不一定。”刘伟名勉强地安慰着金倩,但是发现这么苍白,他在安慰着金倩也在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