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第44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车子里非常的安静,只剩下汽车快速超车时的声音。.最快更新访问: 。 金倩呆呆地望着车外,眼睛里面已经满是泪水,但是还是一个字都没说。而刘伟名则是一个劲地‘抽’烟,脸‘色’非常的沉重。
刘伟名知道,金清平这次是十有**是出了最坏的事了。能让何英杰出面而且还这么急切地通知家属还能是什么事情?刘伟名猜测着金清平可能遇到的情况。暗杀?车祸?亦或是突发病?,这么看来都有可能。刘伟名不敢想象事情出了之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自己没了靠山那都是小事,小到刘伟名现在根本不会去想的事情了,金清平还年轻,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不由的刘伟名开始想象金清平对自己的好,想起第一次见到金清平金清平让自己做他秘书时和蔼的‘摸’样,想起金清平教自己做人做官的道理时严肃的‘摸’样,想起金清平抱着小金哲满脸慈祥的‘摸’样……
想着想着刘伟名不自然地就流出来泪水,不过旁边有司机在,刘伟名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这么软弱的情绪,仰着头长长的吸了口咽把自己的泪水给‘逼’回去。
车子从高工区到鼎天基团到机场总共‘花’了五十来分钟,一到机场车刚‘挺’稳刘伟名便于金倩下车。这时旁边有个一看就知道在等人的年轻人过来问刘伟名是不是刘区长,刘伟名说是。那人就说请跟他走,秘书长已经在等他了。
两人跟着中年人直接走到机场的贵宾厅,在一个房间里刘伟名看到有八、十个男人坐在那里,其中就有何英杰,另外还有省委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室主任还有其它的一些人。这些人刘伟名大概都认识。
刘伟名没空打招呼,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拉着金倩的手走到何英杰身边问道:“秘书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金倩也瞪着一双朦胧的眼睛带着期望望着何英杰。
何英杰看了看两人,动了动嘴‘唇’,最后沉重的叹气。才说道:“伟名,金倩。首先你们俩要有心理准备,这个世界上事情他都是必然,也都是将成为过去。不会有什么人或者事物是能够永远陪伴在你身边的。”
“何叔叔,您就直接告诉我我爸我妈到底怎么了?”刘伟名还没说话,金倩颤抖着嘴‘唇’倔强地问着,满眼已经开始是泪‘花’了。其实从这句话就可以得出答案了。
“我们刚刚得到消息,今天有一架从北京飞往林阳的飞机在长州上空失事,而金书记与嫂子正是坐的这班飞机。我们与航空公司取得联系,飞机坠毁在一个山村里,坠地之后发生爆炸。航空公司的人说基本上是不可能存在生还的可能‘性’了。但是你们也不要太绝望,万一有也说不定。”何英杰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显得很沉重。
刘伟名的心咯噔一下,虽然早就知道答案了,但是从何英杰嘴里真正说出结果来还是有种内心深处的痛。金倩一下子眼泪就像断了线,虽然她极力忍着不发出声音,但是呜呜的哭泣声还是刺‘激’着众人。何英杰把脸撇了过去,估计是不忍心看到这一幕。
刘伟名没有流眼泪,但是眼眶是红的。抱住金倩,把金倩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颤抖着说了两个字:“哭吧。”他知道自己内心的痛苦是远远不能与金倩心里的痛相比的,父母的讣告在儿‘女’的耳里那是多么的残忍的字句。
登机时金倩一直都在刘伟名的怀里哭着,刘伟名就这么带扶带抱的把金倩带上了飞机。飞机一个小时后在长州降落,出了机场,有几辆车早就停在外面了,刘伟名看了看,是市政fu的车。刘伟名与金倩找了辆车坐了上去。车上金倩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已经不哭了,但是脸上的泪水还在,而且一直靠在刘伟名的怀里,不说话,眼睛也不四处看,总是盯着某一处望着,眼神里充满了空‘洞’。刘伟名甚至觉得金倩的眼神里带有一点类似于绝望的感情在。刘伟名望着金倩,心里心痛的要命,但是事已经出了,现在安慰也没有用,只能希望金倩能够自己从这悲伤中清醒过来。
车子直接到了长州市政fu的接待处,在里面有长州市的一个副市长在,还有航空集团的负责人。
“有没有活着的人?”刘伟名冷静地问着航空集团的负责人。
昂责人摇了摇头,道“基本已经排除了有生还的可能‘性’。因为机体发生爆炸,大半个机体已经被燃烧了。”
“遗体呢?能找到吗?”刘伟名没发表什么,这个结果已经知道了,刘伟名只不过想再次确认一下罢了。现在该讨论的问题是关于遗体的事情了。
“遗体也可能不能完整了,因为经历过爆炸和燃烧,要想保持完整会很难。对不起,先生,对于这次的事故我们表示万分的抱歉,我们集团会按照规定予以赔偿。另外,我这次来我们董事长反复要求我向每一位遇难者家属带话,他说出现这样的问题大家谁都不希望,谁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航空公司的负责人一个劲的道歉,但是被已经完全愤怒的金倩所打断。
“够了,道歉有用吗?你道歉是能把我爸还给我还是能把我妈还给我?对于你们公司我现在没空也没心思理会。你现在派车马上送我去事发现场,立刻马上。”金倩几乎是用吼的说出了这些话,眼眶还有泪水在。
“可是比较远,而且地点也比较的偏僻,可能要‘花’比较长的时间。”负责人尴尬地说着。
“姚市长,你看能不能帮个忙找当地武警部队借辆直升飞机,这是我们金书记的‘女’儿‘女’婿。这飞机可能就是孩子们最后一次感受父母气息存在的事物了,请姚市长一定帮这个忙。”一旁的何英杰听过之后对那位政fu的副市长说着。
“行,没问题,你们稍等。”姚市长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姚市长走后航空公司的负责人还在一个劲的道歉,刘伟名觉得非常的烦,便说道:“先生,首先,我们已经感受到了你们航空公司的诚意,对于你们航空公司的态度我们很满意。我们虽然失去了最亲爱的人,但是我们也知道,你们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个意外,谁都不想这样的。我们也没打算追究什么,因为遇难者不可能只是我父母两人,我们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你们该怎么做怎么做,我们不会干扰。我同时也理解你的工作。希望你回去向你们董事长说一声,希望你们航空公司以后在安全方面多下点功夫,不要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如果连旅客的生命安全都不能保障的话我建议你们集团倒闭的好。另外,我们现在想静一静,你可以选择闭嘴,也可以选择出去。”
航空公司的张了张嘴,最后说了句对不起走出去。
刘伟名长长的呼着气,把金倩抱在怀里。
半个小时后,一辆直升机直接停在长洲市政fu楼前巨大的广场上。刘伟名金倩以及何英杰等人直接上了飞机,飞机是当地武警部队的,上面还有拿着枪得武警在。直升机只用了是飞机便到了,飞机停在一个大型水库的大坝上面,然后又下来一辆车把几人接了过去,刘伟名暗道何英杰安排的真实很到位。
越野车在泥泞路上爬了二十来分钟,来到了一个极度贫穷的小山村。车子靠路边停着,在这条泥巴路上已经停满了车。几人下车跟着司机往路旁边的田埂走着,没多久,就看到一辆巨大的飞机残核在稻田中央,飞机已经完全变形,通体全是黑‘色’。看到发生爆炸和燃烧的说话果然没错。飞机边上起码有上百人在忙碌着,还有警察拉着警戒线。刘伟名看了看,看来是根本不可能能找到遗体了。
“爸,妈。你们走出来啊,出来啊。”金倩突然跪在湿漉漉的泥巴上面大哭着。
刘伟名望着飞机,叹着气,他似乎看到了金清平和刘少芬从飞机上对自己在笑,还是那么的慈祥。
刘伟名走到飞机残骸边,从兜里掏出烟,拿出三根点上,‘插’在地上。说道:“爸,妈,没想到你们就这样走了,你们走的太突然了,令我们根本无法想象。不过既然你们走了,那就一路走好。我知道爸的心愿,我会帮你们在爸的老家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修个墓的。做儿‘女’的不孝,没能在你们生的时候给你们尽孝,只能在你们死了之后做点什么来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已经知遇之恩。妈,你请放心,我会好好的照顾倩儿的,不会让她受委屈。爸,你的理想我一定会帮你实现,相信我。”
刘伟名说完,便跪在还有点点水的稻田里,沉沉地对着飞机拜了三拜。然后直接拉开警戒线,冲到飞机边上,脱下自己的外套铺在地上,从飞机炙热的残骸中用手捧着一把把灰烬放在外套上面,然后小心地用外套把灰烬包好。捧在手上。走了回去,拉上犹如瘫痪般的金倩。
何英杰等江南省省委的人也走到刘伟名‘插’着烟的地方对着飞机没人鞠了三个躬,然后转脸跟上了已经走到马路边的刘伟名和金倩。
在回去的飞机上面,刘伟名全是是泥水的对身旁的何英杰说道:“何叔叔,我爸的葬礼就得麻烦你了。”
“这是应该的,不说这是我的职责,就算不是我的职责我也应该做,金书记生前对我不薄。伟名,这段时间你就别去上班了,好好在家里照顾金倩,失去父母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的。你等到她情绪稍微稳定了再去上班,我会帮你安排好的。至于以后的前途你等过了这件事情之后再好好想想吧,有什么事情尽避来找我,我永远是你的何叔叔。”何英杰安慰着的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
“那就多谢何叔叔了。”刘伟名没说什么,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人走茶凉,刘伟名不知道何英杰这句话只是客套还是是真心话。不过回去之后江南省辟场那些原本给自己面子对自己客客气气的人将会怎么对自己刘伟名大致上已经猜到了。
由省委省政fu决定,金清平与刘少芬的哀悼会在三天之后举行。灵堂便设在了殡仪馆的大厅,虽然金清平与刘少芬的尸身都不见了,不过到底是设灵堂,放在其它地方都不合适,所以,最后何英杰决定把灵堂设在那。
灵堂设好之后金倩便就跪在灵堂前没有起来,刘伟名心痛妻子,便强行把金倩给抱了起来。晚上十一点多钟的时候,李梦晴来了,还带着半岁的‘女’儿刘箐。李梦晴是刘伟名通知的,她还怕金倩会想不开,便打电话让李梦晴过来安慰安慰金倩。
刘伟名眼神复杂地过去迎接李梦晴以及这个自己的亲生‘女’儿。
“怎么会这样啊,伟名。”李梦晴一直都觉得匪夷所思。
“谁知道啊,中央的那位老爷子去世,爸妈去参加葬礼,回来的时候飞机出事故直接坠毁,我们今天去了事发地,连尸骨都找不到。有时候吧,我觉得人真是脆弱的,你甚至都不知道你下一秒是不是还能够活着。这种感觉很恐怖。哎。”刘伟名长长滴呼着气道:“倩儿的情绪非常不好,你这段时间就多陪陪她,我也‘挺’忙的,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只有靠你了。你现在过去安慰安慰她吧,孩子我来抱。”
刘伟名说完伸出手把‘女’儿从李梦晴手里抱了过来。
李梦晴走向又跪在,甚至说是瘫痪在灵堂前的金倩身边,看了看。然后对着灵堂鞠躬。然后蹲在金倩身边,眼睛湿润地叫道:“倩儿,别伤心了。节哀吧。”
“梦晴姐。”金倩回头望着李梦晴当即扑进李梦晴的怀里嚎啕大哭,大声喊着:“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
李梦晴也流着眼泪哭了起来,不停地拍着金倩的后背安慰着。刘伟名眼睛也跟着湿润了,他眨巴眨巴了眼睛抱着‘女’儿走到了外面,整个殡仪馆都是冷冰冰的,不过何英杰安排了不少省委办公室的人在外面守灵,而且金清平的秘书也就是刘伟名的接班人也从出事到现在一直都站在外面,刘伟名还记得这个小伙子是叫做王军来着。
“王军同志,真是谢谢你了,一直都在忙。今天也太晚了,你就回去吧,真是辛苦你了。”刘伟名走到王军面前拍着王军的肩膀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