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第443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区长,我没事,我就在这里陪金书记最后一程。- 金书记对我有知遇之恩,没有金书记我现在还只是秘书处的副科长,而且金书记这两年来也教会了我许多做人的道理。我没法回报他,就只能陪他走完最后一程了。”王军说着说着眼泪都开始掉落。
刘伟名有点感动,自己悲伤那是因为金清平是自己的岳父,而王军则是单纯的感‘激’金清平。这份感情刘伟名觉得非常的难得。笑了笑,抱着熟睡的刘箐对王军说道:“陪我一起到那边坐坐吧。”
王军点了点头。刘伟名带着王军走向殡仪馆外的那一条条凳子,当先坐下,从身上拿出烟递了一根给王军,王军赶紧拿出打火机帮刘伟名给点上。
“王军,以后有什么打算?”刘伟名‘挺’有针对‘性’的问道,王军不像他刘伟名,已经是地方大员了,虽然王军级别也到了副处级,不过他还只是个秘书,还没来得及外放出去。现在金清平走了,那么他的前途就真的堪忧了。如果是正常情况的话可能会在省委办秘书处那些个地方干一生了。
“还能怎么办?一切都听组织的安排吧。”王军‘抽’着烟,也有点惆怅。
“想不想出去?就是外放。”刘伟名点了点头,淡淡地问道。
刘伟名一说完王军当即便两眼放光,不过随即黯淡下来。尴尬地笑着说道:“想是肯定想,不过难。现在外放的名额这么少,大家都争的头破血流。现在金书记不在了,上面没人很难啊。基本上是不可能。”
“你小子,这是看不起你刘哥我啊。”刘伟名笑了笑,随后又有点感伤地说道:“我岳父一生光明磊落,善待身边的人,只要是跟过他的人无一不是一方大将了。你运气不好,他还没来得及安排你就先走了一步。但是,你既然照顾过我岳父,那么就都是自己人。我刘伟名虽然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多少还是可以说的上几句话的。这样吧,等这些事处理好了,找个机会你跟我一起去见见江书记和何秘书长。现在不是换届,所以要外放比较难。我先让他们帮你在省委里面谋个好差事,等明年换届之后再帮你放出去。不过我可先说好,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记住自己是金书记的秘书,记住金书记和你说过的话,千万不能给金书记丢人,知道吗?”
“谢谢刘哥。”王军当即‘激’动的站了起来。
“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们俩得情况也差不了多少。不过能扶持你的我会尽力。帮不了你也不能怪你刘哥,你刘哥的能力只能这样了。”刘伟名感伤地说着。
刘伟名与王军天南地北的谈了有一个小时,然后又走进了殡仪馆告别厅的大厅,望着两个坐在地上紧紧靠在一起的‘女’人。刘伟名感叹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让省委的人在外面安排了车,梦晴,你带倩儿回去吧。明天再来,晚上我在这里守灵就行了。”
“不,伟名,你回去吧。我要陪陪爸妈。”金倩倔强地说着。
“你陪我陪不都是陪吗?你有这个心爸妈就很开心了。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身体不比我们男人,这熬夜你抗不住的,再说了,以后这家里你就是顶梁柱了,我和儿子就都得靠你照顾,你千万不能倒。你也一天没看儿子了,回去照顾好儿子吧,听话。明天再来。”刘伟名尽力劝着。加上李梦晴在旁边也极力劝说,金倩最终同意了,不过在离开之前还是在灵堂前拜了拜,向金清平和刘少芬的灵位告别之后才流着眼泪走了出去,刘伟名把怀里的刘箐抱给李梦晴。
李梦晴关心地看着刘伟名,轻轻地说道:“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过于悲伤了。你现在才是真正的顶梁柱。你要是倒了金倩和小金哲怎么办?我和箐箐怎么办?好好照顾自己。”
李梦晴饱含深情地说完,然后跟着金倩走了出去。
刘伟名呆呆地看着,回头便看见金清平和刘少芬的巨幅遗相,差点吓出魂来。随即无奈地笑了笑,自己这算不算是当着岳父岳母的面与其它的‘女’人偷情?如果真的在天有灵的话刘伟名不知道金清平和刘少芬会怎么惩罚自己。
想起自己确实是对不起金清平他们家一家三口,想到这走到灵堂前的垫子上跪下,然后道:“爸,妈。我愧对你们。”
那一夜,刘伟名就睡在灵堂旁边的简易的行军‘床’上,与刘伟名一起的还是自告奋勇的王军。两人虽然都是睡在灵堂边,但是一起‘抽’着烟聊着天也就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李梦晴、金倩来了,一起来的还有刘伟名的父母和小金哲。刘伟名的父母还不知道金清平夫‘妇’已经去世了,昨晚金倩回去才告知他们,两老口一夜没睡,唏嘘了一晚上,今天一大早就跟着李梦晴和金倩来了。
刘伟名的父母都在灵堂前鞠躬,刘伟名的父亲站在灵堂前叹着气,说道:“哎,亲家公亲家母啊,你们怎么就走了呢?真是想不到啊。你们一路走好吧,这两个孩子由我们来管教,要是伟名敢欺负倩儿我一定会打的他三天走不了路。”
上午,陆陆续续的有大批大批的人前来拜祭金清平和刘少芬。各市的一把手二把手都来了,省委省政fu的主要领导也来了,还有一大批属于金清平嫡系的人马。金倩抱着小金哲作为家属在灵堂边接受各位来拜祭的人的关心以及答礼。刘伟名则负起了接待的责任,当然,何英杰作为省委秘书长,金清平的老管家则推掉了省委的所有工作专心在金清平的灵堂前做着总指挥。这让刘伟名很意外,他从来没想到何英杰会是这么有情有义的人。
上午何建林也风风火火的赶来了,走到金清平和刘少芬的灵堂前拜了拜,金倩和刘伟名当即答礼。
“大哥,请节哀顺变。”何建林鞠躬完之后就过来握着刘伟名的手说着,然后望着一旁的金倩问道:“这是嫂子吧。”
“倩儿,这是何叔叔的儿子,建林。”刘伟名介绍着。
“嫂子,你好,我和大哥那是结拜的兄弟。”何建林知道这种场合不适合笑,但还是很亲热地对金倩说着。
“你好,建林。这里比较的简陋,没法招待你了。”金倩眼睛还是红红的,但是还是客套着。
“没事没事,哎,金书记这么好的人怎么就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大哥,嫂子,你们请节哀,人死不能复生,死者已逝,生者当自强。”何建林劝说着,见到又有人过来了,便很识趣的站到一边,显然没准备这个时候走。
来的人不是别人,是赵俊。带头的人是江映雪,身后是赵俊以及林月,林月手中抱着孩子。刘伟名不知道这是不是讽刺,自己另外的两个孩子竟然都来参加金清平和刘少芬的葬礼了,不知道金清平和刘少芬泉下有知这个时候会不会选择诈尸?
江映雪和赵俊以及林月都站在灵堂前鞠躬,随后走到刘伟名和金倩的面前。
“伟名,金倩。事情既然已经出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节哀吧。”江映雪有点心疼地望着刘伟名和金倩。
“兄弟,嫂子。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大道理你比我懂,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人,不会倒下的。”赵俊这次没再开玩笑,拍了拍刘伟名肩膀然后跟着江映雪走到一边。
林月抱着孩子望了望刘伟名,又望了望金倩,然后说道:“你就是金倩嫂子吧。伟名,嫂子,请节哀。”
“嗯,会的。你抱着个孩子就别跑林阳来了。赶紧到一边坐下吧,暂时我可能也没机会去招待你。”刘伟名点了点,望了望林月,同时也望了望林月手中的孩子。
现在在那边代表家属接待的人是王军,望着王军忙碌的样子刘伟名有点感动。
下午,高工区的同志也基本上都来吊孝了。尚妍黛、李军、董静以及所有常委、所有副区长副书记都来了,最让刘伟名感到意外的是连董琳那丫头都来了。不过刘伟名实在是太忙了,也没招呼什么。下午便找到何英杰。
“何叔叔,我爸一生最舍不得的就是他老家,他也几次表态说以后去世了也埋在老家。我想现在就去他老家帮他老人家看快好地,把坟墓挖好。至于国家原则上所有公务员必须火化的事情请您一定想想办法。”
“这个没问题,金书记本来也就没有尸体,所以不存在火不火化的问题。但是土葬这事原则上是不允许的,只要下葬的时候别‘弄’的满城皆知也就没多大问题。看墓地是需要找到祖坟所在地,而且还得注意风水。”何英杰安排着。
下午五点刘伟名才出发,不过何建林这小子一定要跟这刘伟名一起去,刘伟名只能同意。赵俊也想凑这个热闹,但是被刘伟名给拒绝了,林月在林阳人生地不熟,赵俊要是走了人家怎么办?
两人五点出发,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到了金清平老家德阳。然后根绝金倩写的地址一边一边问路,至于在晚上十点的样子开进了金清平的老家德阳王家村。这个村子全都姓王,唯独金清平一家姓金,据说金清平一家是后来搬进来的,所以金清平在这里没有亲戚。这也是金清平平时与老家人走动的不是太勤的原因。不过金清平心里没忘本。他掌权的这些年为村子里谋取了不少的福利,村子里是整个德阳市第一个通水泥路的村子,而且水泥路都是每家每户到家‘门’口,还不用老百姓自己出一分钱。村里的小学是整个德阳乡村小学设施最好的。这样的事情不甚枚举,现在的王家村是德阳排在前几的富裕村。不是有句话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说的就是这个理。
刘伟名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根本就不认识一个人。把车开到临路唯一一个开着‘门’的人家‘门’口,下车,在外喊着:“有人在家吗?”
这时,里面走出一个老人家。刘伟名向人家打听村长家的位置,老人家很热情,当即便坐上刘伟名的车,指着路领着刘伟名开车开到了老村长的家‘门’口。
敲开老村长家的‘门’,见到一个年近七旬但是依然‘精’神抖擞的老人家。
“你们是?”老村长望着站在‘门’口的刘伟名和何建林问道。
“您好,老村长。不知道你记不记得金清平。”刘伟名问道。
“金清平?你是说金书记?”老人家很诧异着问道。
“是的,我是金书记的‘女’婿。我叫刘伟名。”刘伟名开始自报家‘门’。
“哎呀,快点请进请进,金书记可是我们王家村的大恩人哪。你不知道,我们这个村啊十几年前可还是出了名得贫困村,你看看现在,大家伙的生活过的多滋润啊,这可都是金书记的功劳啊。”老村长一边热情地请着刘伟名与何建林进屋,一边感慨地说着。
刘伟名在老村长家里坐定了之后便开始直说了。
“老村长,我岳父他老人家早两天去世了。”
“什么啊?你说金书记他……他……他走了?”老村长惊讶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是的,我岳父岳母从北京办公回来之后飞机出事,都去世了。我岳父在生的时候就和我提起过,说是以后去世了一定要埋在咱王家村。所以,我这次过来就是想帮我岳父看一块墓地,希望老村长能够帮我的忙。至于墓地的钱我们会按照土地的使用价格支付。”刘伟名忍住自己的感情慢慢地说着。
“你这孩子是说的什么话。”老村长当即怒了,然后又感叹道:“真是老天不公啊,金书记那么好的人怎么就这么年轻就走了呢。真是好人不长命啊。”
当天晚上刘伟名就与何建林在老村长家住下,第二天,老村长叫了当地一个风水大师过来,陪着刘伟名和何建林看墓地。
刘伟名慢慢在一处处地上看着。最后刘伟名看上了一处地,这是在一个小山丘上,山丘上面全部都是参天的松柏树,小山坡的前面是一条小溪,前端视野非常的开阔,而在周围都是连绵不断的大山,刘伟名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地方。对于选墓地的风水学刘伟名也懂得一些,大致上说选墓地就是要选风水宝地,理想风水宝地,是背靠主山,山环水绕。主山来龙深远,气贯隆盛,左右要有山脉环护,或者左右前后另有砂山护卫,这样才能藏风养气。前面要有水相绕,水不宜急,天‘门’要开,地户要闭。这样才能得水存气,这就是理想的风水模式。而且朝向也是有讲究的,坐北朝南是皇帝位.坐西向东是富贵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