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第44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继续开车回家,心如止水,非常的平静,一个人经历的多了,也就一种望着天空看云卷云舒的意境了。。 更新好快。 刘伟名觉得自己差一点就到了。
这是从来就没停歇过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刘伟名觉得有点烦躁,拿起来看了号码之后那烦躁的心情又一扫而空,电话号码是董静的。
“董静,什么事?”刘伟名装着轻松地道。
“我刚刚得知‘毛’国森老先生在文化宫开了个书画展,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看看,机会很难得。”董静恬静淡雅的声音不温不火地传来。
“现在吗?”刘伟名问道。
“对,这次展出时间只有两天,而且又不是双休日,所以特意开放了晚间的展出,九点结束。你有事情吗?有事就算了。”董静稍微解释了一下。
“没事,你在哪?我去接你吧。”刘伟名没有犹豫就答应了。这个像仙‘女’一样的‘女’人身上总是有一种东西在无时无刻地吸引着刘伟名。
“我刚从大楼下来,你不在办公室了?”董静问道。
“你等我一下吧。”刘伟名挂断电话,然后直接打着方向盘便往回走。
董静是个对于工作非常认真的‘女’人,用兢兢业业来形容一点不为过。所以,她下班不说提前,不推迟下班时间就好了。所以,对于自己都快到家了而董静才从办公室出来这点刘伟名早就习以为常了。
刘伟名把车停在董静的身边,董静打开‘门’坐了进去。脸上依旧淡雅,只是多注意了一下刘伟名。
“怎么啊?你也以为我现在一定很受打击会一蹶不振?你是怕我伤不起吧。”刘伟名聪明地猜到了董静是在关心自己的状态。
“有点,不过看你样子应该没事了,或者你是装的没事。”董静难得的笑了笑。
“我还用装吗?有什么好装的,一点小事。人死……砍头也就一个碗大的疤而已,早就看透了,所以没什么好受打击的。”刘伟名本来想说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可是意识到对象是董静,便立马收住了嘴。他不是怕董静听到这句话觉得自己粗俗,而是怕自己的这句话侮辱了董静这个有点一尘不染感觉的‘女’人。
“想通了就好,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倒下的。现在高工区里面的风言风语很多,这些人都太过于无聊了。”董静点了点头便望向车窗。
刘伟名知道董静说的风言风语是什么,对于这些政fu里面的风言风语有一半是真的有一半是假的,所以,政fu内部传的那些小道消息最好是不听。因为你认为是真的那么它就是假的,你认为他是假的他便是真的。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半真一半假。
“未必都是风言风语,大部分都是真的。咱们不说这些了。对了,你前面说的我没太听清楚,你说咱们是去看谁的书法展?”刘伟名不想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讨论这个问题就等于是在掰开自己的伤口往上面撒盐,对于刘伟名来说太残忍了。
“‘毛’国森老先生,你听过吗?”董静说到这个来了兴致。
“听过,估计咱们中国没几个人不知道了。一代书法大师,我曾经买过一副他出版的字帖,模仿过他的字一段时间,但是却不得要领。”刘伟名如是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只不过那个一段时间其实是两天。这是他在刚去清泉,处处被王卫国打压,整天无事可做的时候打发时间用的。只不过他意志力不太好,坚持了两天就再也没练过了,现在这字帖到哪去了都不知道,估计是落在清泉了。
“‘毛’国森老先生的字以行草为主,自成一体。是当今中国最有代表的‘性’的一位书画大家了。他的字以……”董静说起这个那是头头是道。分析的非常入微,很有专家的味道。让一旁开车的刘伟名汗如雨下,自嘲道幸好刚刚自己没有说太多,不然不就变成班‘门’‘弄’斧了吗?自己连个入‘门’级都不算,人家起码是宗师级得高手了。所以刘伟名紧紧地闭上了嘴巴,再也没说过一个字,认真地听着董静的讲课。
“董静,我在想。如果那些狗血网络穿越小说主角的机遇发生在你身上的话我想你一定不会不适应古代的生活,你身上有种古典美,真的。”刘伟名等董静说完了之后笑着说道。
“你是在称赞我还是在骂我?说我顽固不化是不是?”董静难得与刘伟名开了句玩笑。
“没有,我是真的觉得你很美,你身上的这种气质很吸引人,起码让我恋恋不忘。”刘伟名没想太多就说了,说了之后就觉得说的太过于直白太过头了。偷偷地望了望董静,只见董静的俏脸稍稍的有点微红,但是却再也没有说话。
到了工人文化宫,果然还开着‘门’,‘门’口挂着巨幅海报《著名书法家‘毛’国森作品展》,但是与巨大的宣传海报不相符的是来观展的人却是寥寥无几。这可见当下的中国国民素质确实是提高了,但是‘精’神修养却还是停在原地。当然,刘伟名自认也是有素质却没修养的那一类人。
展馆里面静悄悄的,因为没有几个人。唯独的两个人都是戴着厚厚的眼镜片的老先生,一看就是某位大学的老教授。因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被金钱文化熏陶的一代人是没工夫来理会艺术这个像空中楼阁、海市蜃楼一样的事物的。
其实刘伟名自己也不是太感兴趣,他看到‘毛’国森摆在那一幅幅的字画除了知道这个是写的好之外再也看不出其它的。而一旁的董静却盯着这些字静静地看着,一副几十字的书法作品她能够站在前面看上十几二十分钟,而且脸上还有种震撼的表情。这让刘伟名觉得十分的震撼,暗道这就是区别。
总共十来副书法作品刘伟名陪着董静足足看了两个多小时,董静一看到字之后就像是完全忘记了陪自己一同来的刘伟名一样,两个多小时就没看过刘伟名一眼。刘伟名又不能走出去,只有在这个展厅里四处看着,最后董静至于看完走出去的时候董静问刘伟名有什么感触。刘伟名很想说感触没有,倒是学了几首诗。这几首诗读高中时那会天天背天天背没背熟,现在倒是全部能倒背如流了。
“找个地方吃饭吧,虽然刚刚补充完‘精’神食粮但是身体可早就空了。”刘伟名饥肠辘辘的开着玩笑。
董静点了点头。
两人找了个饭店简简单单的吃了晚饭,因为不早了刘伟名便直接送董静回家,在董静家的楼底下刘伟名叫住下了车准备上楼的董静,真诚的说道:“谢谢你,董静。”
“谢我干什么,我还没谢你陪我看书法展呢。”董静回过头问道。
“我知道你是明白我现在的处境想开导我陪陪我,谢谢你。”刘伟名从车上下来,慢慢地说着。
“我们是朋友,金书记夫‘妇’突然之间就走了,我知道这对你的打击有多大。而且我确实听到了一些对你工作不好的消息。不过伟名,我知道你不同于那些人,因为我知道你是有理想有抱负的,绝对不仅仅只是为了利益‘私’‘欲’。官场上什么样的人最强大?无‘私’的人最强大,谁也打不倒。我坚信你能走到最后,眼前的都不过是小风小‘浪’,是不是?”董静也往回走了两步,像刘伟名一样靠在车身之上,安慰着刘伟名。
“谢谢,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我很幸运。这次对于我刘伟名来说并不是什么打击,只不过是让我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从新再来罢了。”刘伟名很牛叉地说着,这时突然刘伟名感觉到一个人影一下子冲到了面前。
刘伟名和董静都给吓了一条,定下来一看,才发现是一脸怒气的小辣椒董琳。
“董琳,你干什么。怪吓人的。”董静埋怨着。
“刘伟名,你老实说,你们俩晚上干什么来?现在又偷偷‘摸’地在这干什么?”董琳不敢对董静怎么样,便一副要杀人的‘摸’样盯着刘伟名。
“董琳,你别太过火了。我和伟名干什么来那是我们的自由,你有时间多去想想自己的事情,别整天在那瞎‘操’心我的事情。”董静彻底发怒了。而刘伟名则一脸笑容好整以暇地望着两姐妹。
“姐,我这不是为你好吗。我怕这个se狼欺负你吗。你不知道,这小子‘花’心的很,他早就开始打你的主意了。”董琳见董静发火了,当即气势变弱了下来。嘟着嘴说道。
刘伟名一听这话脸上当即便挂不住了,冷汗直流。暗道这还真是个直肠子的小丫头,什么话都敢说啊。
而董静脸红没红由于是黑夜刘伟名看不清所以不知道,但是董静不好意思是真的。因为董静见董琳说完之后便用手捏住了自己的衣角,然后偷偷地望了望刘伟名。
“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说话就不知道先在脑子里想一下吗?伟名,你别介意。好了,我们就先上去了。谢谢你送我回来。”董静可能是实在受不了,向刘伟名告别之后直接拉着还在一脸恨意望着刘伟名的董琳上楼去了。
刘伟名望着这两姐妹的搞怪表情,笑了笑,然后坐上车,慢慢地启动车子往回开去。路过路边一个要关‘门’的‘花’店,刘伟名突然停住车走过去向老板买了一大束的玫瑰,放进车子里。
刘伟名记得自己上次给金倩买‘花’已经是向金倩求婚那天了。这期间刘伟名就再也没有买过‘花’给金倩,甚至于连‘浪’漫都没玩过。用金倩的话来说,刘伟名这些年来对金倩唯一做过‘浪’漫的事情就是上c。
刘伟名想到这个心里也是愧疚不已。现在的‘女’人被西方思想给熏陶的已经彻底变成梦想型了,追求‘浪’漫已经成为现代‘女’人的共‘性’。但是刘伟名天生就不是一个懂‘浪’漫的人,在感情方面他比较的木讷。但是金倩这么多年了却一直没说过什么,更没有埋怨过刘伟名。
刘伟名是真的爱金倩,刻骨铭心的爱。这么多‘女’人中刘伟名对金倩的爱是无与伦比的,这不仅仅只是因为金倩是孩子的妈。
懊来的总是会来的,三天之后一位刘伟名最不想见到的不速之客不请自来的来到刘伟名办公室。当然,他进来是不会管钟民兴拦不拦的,身后保镖‘摸’样的人直接把试图阻拦没有预约自己闯进刘伟名办公室的钟民兴给摁在办公桌上。刘伟名听到响声出来一看,当即怒火中烧,这林公子太过于嚣张了。占着自己父亲是高官竟然可以完全藐视别人的尊严,甚至于藐视政fu的尊严。
不过最终刘伟名还是忍住了,对这种做不成朋友但是最好还是不要成为仇人。
林公子见刘伟名走了出来,向身后摆了摆手,那保镖立即把钟民兴给放开。
钟民兴脸上也全是愤慨之‘色’,嘴里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我叫保安。”
“算了,民兴。今天这事就当我对不起你了。我稍后再向你赔罪。”刘伟名阻止了钟民兴,然后对林公子说道:“林公子,进来吧。”
刘伟名心里非常不爽,但是还是坐在位置上对这位林公子说道:“林公子,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值得你亲自来找我呢?”
“你装傻是吧?你姓刘是吧?是这样的,我秘书早段时间来找过你,不过得知你岳父死了,我看在你在尽孝的份上也就没找你。现在你孝也尽完了,你是不是该把我的那件事情给办了?”林公子看都不看刘伟名一眼嚣张地说着。
刘伟名拳头再次握紧,林公子对于金清平的离世用的那个死字让刘伟名非常的生气,虽然意思一个样,但是听起来让人觉得有种非常不被尊重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