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第44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说的是批地的事吧。-叔哈哈- 对不起,林公子,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你还是找别人吧。五千亩地要是被查出来我可是要坐牢的。”刘伟名冷冷地说着。
“哈哈,查?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真是农村出来的乡巴佬。谁查?谁敢查?你以为每个当官的都像你一样不识时务吗?”林公子觉得刘伟名的话简直就是个笑话。
“对不起,我这人天生就愚昧,永远学不会官场中的圆滑之道。所以,这件事情在我手上是没办法办下来的。你看怎么样林公子,我估计我这个高工区的区长最多也只能再当一年了。这一年里我把这五千亩地给你留着,等到我离开高工区了你再找我的下任批给你,你觉得怎么样?”这个就是刘伟名想的万全之策。他知道自己最多就只能在自己的任上保护好高工区的利益,至于自己走后的事情刘伟名显然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就像是一个j‘女’,你能保证这个j‘女’不被别人上吗?肯定是不能,因为这是由j‘女’这个工作‘性’质决定的,你最多只能保证你在上她的时候她不会被其他男人上。所以这个办法其实是两全其美。
“你逗我玩吧?小子,不要太不识抬举了。我会为了你等上一年?我告诉你,我今天肯亲自来找你是因为蔡启旭那老小子说应该给你点面子,我才亲自来的。要是按照我的脾气来你现在已经搬出这个办公室了信不信?最后问你一次,你是批还是不批?”林公子也感觉自己是被戏‘弄’了,非常恼怒地拍着刘伟名的桌子吼道。这也难怪,他干炒地这行这么年以来,不管是市长还是县长,甚至于省长,都极少有人违背他的意愿。因为他父亲所坐的这个位置实在是下面的官员得罪不起的。
“我也再告诉你一次,这地在老子这里就是批不了。小子,我告诉你,既然是个人,就得先学会做人,得学会尊重别人。不要老是拿着你老爸的名号在外面吓人。你***要不是造你的那条j子好一点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要调走我我没办法,但是只要老子还坐在这个位置上你***就就别想拿这块地。”人的忍耐程度是有限的,而刘伟名的忍耐终于到了底线了。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威胁他。
所谓的林公子脸上红一块白一块,最后冷冷地望着刘伟名说道:“小子,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不想调你走,而想自己‘弄’死你,你信不信?”
“信,但是随你便,不过你一定要一次‘性’把我‘弄’死,因为你一旦没有一次‘性’把我‘弄’死我会反过来‘弄’死你的。现在你可以滚了,另外希望你不要再进高工区政fu的大‘门’了,因为我会叫保安把你赶出去的。”刘伟名眼睛里冒着杀气对着林公子说道。
“行,小子,你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敢对我这么狂的人。回去的路上小心点,别被‘乱’刀砍死了。另外,小心你老婆孩子。”林公子‘阴’冷地望着刘伟名笑着,然后便会愤怒的脸,对着身后的保镖喊道:“走。”然后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等林公子一走,刘伟名一脚把办公桌给踢到在地。他何曾被人这么对待过。
听到声音的钟民兴跑过来,看到房间里面翻到的办公桌和滚了一地的办公用具惊讶不已。还以为那个林公子在办公室对刘伟名动粗了。当即说道:“刘区长,我马上同志李局长把这两人抓起来。”
刘伟名摇了摇手阻止钟民兴,然后走到窗户边点了根烟,平复了一下心情,慢慢地说道:“没事,你找几个人把办公室收拾一下,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先出去一下,有人找我说我到外面视察去了。要紧事打我手机。”
刘伟名点着烟直接出了办公室,坐上自己的车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当个想做点实事的官就这么难,难怪有句话叫做当官难,当好官难上加难。现在刘伟名懂了。
心里一肚子的委屈,却发现自己找不到人诉说。翻着手机的通讯录,最后拨给了尚妍黛,因为这是唯一一个可以敞开心扉说心里话而且又可以陪自己喝酒的人。
“黛姐,陪我喝顿酒吧。”刘伟名没有别的话,开‘门’见山。
对面尚妍黛一下子没有回话,然后才道:“你在哪?”
“我在楼下我的车子里。”刘伟名淡淡地说着。尚妍黛一听就挂断了电话。随后,刘伟名便见到尚妍黛从楼上下来。走到刘伟名的车子旁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刘伟名等尚妍黛关上车‘门’便直接把车开出去了。
“怎么了你?”尚妍黛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一上车便望着刘伟名问道。
“没事,就是想喝酒。”刘伟名没有回答,开足马力往外走。
刘伟名没有在高工区的饭店吃饭,而是直接开到了市区,找了个大酒店订了包厢。
“现在可以说怎么回事了吧?你不说我可不陪你喝了。”尚妍黛望着拧开酒瓶往杯子里倒酒的刘伟名皱着没有说道。
刘伟名没有回答,端着酒杯便是一口,连喝了三杯之后,刘伟名才问道:“黛姐,你说这官应该怎么当?”
尚妍黛显然被刘伟名的这个问题给问倒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官该怎么当这个问题谁能回答的出来?
“你今天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了?”尚妍黛问道,她想‘弄’清楚今天刘伟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刚刚,林公子那个二世主带着个保镖冲进我办公室,把我秘书摁在桌子上,然后走进我办公室要我马上给他批地。我已经非常委婉地告诉他,说这是不符合规定的,我怕被查出来不敢批。让他多等一年,我说一年之后我就不会在这个位置上上了。我还是告诉他我的下任者绝对不会像我这么迂腐的。可***直接威胁我,说马上就把我给‘弄’走。最后我没忍住,直接骂了他。结果可想而知。黛姐,你说我做错了吗?这官到底应该怎么当?”刘伟名像竹筒倒豆子般的把一肚子苦水全部倒出来了。别人当官风风光光体体面面,而自己当官却当的连起码的尊严都没有了,比那时候当秘书的时候还不如。是个男人谁受得了?
尚妍黛终于知道怎么回事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刘伟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和刘伟名碰了一下,然后直接喝掉。慢慢地说道:“伟名,姐告诉你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有白就一定有黑,特别是官场上。官场上的厚黑学是从有政fu这个体制那天开始就存在的。你遇到这样的问题是因为你根本就没学会厚黑学这本中国最为深奥的人文科学。你问我这官到底应该怎么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当官简单,但是要当好官,要当大官难。但是有句话叫做邪不压正,黑暗再黑也会有迎来黎明的那一刻。官怎么当,两个字,坚持。”尚妍黛斩钉截铁地说着。
尚妍黛说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掉后接着说:“咱们中国特殊的政治体制使得咱们体制里面衍生了无数的潜规则,**成风。但是说到底,咱们中国的官场整体上还是好的,因为什么,因为成为败类的官员只是那么一小部分。大部分的官员在小问题上或许会出现一些瑕疵,但是在大是大非上面还是绝不手软。你要相信,困难和挫折都只是暂时的,乌云也只能遮盖天空一下子而已。坚持住就过去了。”
刘伟名一边不停地喝着酒,一边听着尚妍黛的话,不知不觉中就没了知觉。
当刘伟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头很痛,四周一片黑暗。动了动手脚,赫然发现自己身上还压着一条‘女’人的‘腿’。刘伟名吓了一跳。伸手在‘床’边一阵‘摸’索,‘摸’到了一个开关,摁下去,‘床’头灯便打开了。
入眼是一个酒店的房间,最后刘伟名撇过头去看自己身边的‘女’人,一看不要紧,看了吓一跳,自己身边抱着自己睡的香甜的‘女’人正是尚妍黛。刘伟名吓的浑身一个‘激’灵。掀开被子看了看,才放下心来,因为两人身上的衣服都穿的好好的。
刘伟名小心翼翼地准备把尚妍黛的手脚从自己身上拿开,可是刚一动身子,旁边的尚妍黛就睁开了眼睛。刘伟名傻了。因为刘伟名清楚的记得自己是和尚妍黛喝酒来着,至于为什么会喝道‘床’上来刘伟名不明白。但是脑残电视剧看多了他知道,这种情况,‘女’人一醒来就会不分青红皂白一个耳光过来的。
尚妍黛睁开眼睛,望着正看着她的刘伟名,眼睛里充满惊讶,然后转脸望了望四周,再次转过头来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受不了,一下子从‘床’上滚下来,对着尚妍黛说道:“黛姐,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首先,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只记得我们喝酒来着。我也是刚刚醒来,醒来就发现咱们在这了。另外,咱们身上的衣服都是好的,我敢保证我绝对没有对你做过任何事情,真的。”
尚妍黛听完之后,呆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刘伟名不解,尚妍黛的反应超出了刘伟名的理解范围。
“我的傻弟弟,你怕什么呢?我又不是小‘女’孩,不会那么冲动的。再说呢,就算你真对我做了什么我也不会要你负责的。事情我比你清楚,昨天你不停的喝,结果比我先喝醉,倒在饭桌上。但是我也差不多快醉了,便就去酒店开了个房间,叫上一个服务员和我一起帮忙帮你给扶到了房间,后来我也就不太清楚了。估计是也醉倒了。事情就是这样,你解释什么?”尚妍黛坐起身子望着刘伟名一边笑着一边说着事情的始末。
“原来是这样,吓死我了。”刘伟名平复一下心情说道。
“看来你是有经验的啊,是不是以前和哪家姑娘做过这样酒后的事情啊?”尚妍黛等着大眼睛一脸暧昧的笑容望着刘伟名说着。
“怎么可能。”刘伟名别扭地站起来,往洗手间而去。
两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比较尴尬,而且传出来会是个大问题,所以刘伟名先行洗漱,然后出了酒店,开着车回家。
一如既往的工作,省里的消息越来越明确了。看来周长雄这次是铁定要抢走高工区这块‘肥’‘肉’了。刘伟名除了无奈还是无奈,不过刘伟名只是希望来的区委书记是董必进,因为董必进不是周长雄的人,为官也相对来说清廉一点。
这几天中,何建林的厂子终于开业。刘伟名代表高工区政fu前去祝贺,顺便视察了一下。还真别说,这厂子真的‘挺’大的,光员工就有三四百人。当然,这个厂子一年多就能开业这里面刘伟名的功劳不小。
自上次林公子走了之后,刘伟名就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关于这个林公子的消息,这反倒让刘伟名觉得有点惶惶不安,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就是这个理。上次与林公子吵过之后刘伟名特意打了电话过去与蔡启旭道歉,并且做了解释。事情已经出了还能怎么办?好在蔡启旭知道那个林公子是个什么德‘性’,所以并没有责怪刘伟名。
还是那句话,该来的终究是来了,而且来的十分的猛烈。
还是上午,刘伟名正在办公室听着建设局局长汇报工作,这时刘伟名的‘私’人手机响了起来。刘伟名看到是自己母亲给打来的电话,心里觉得奇怪,自己母亲可是从来不给自己打电话的。于是让建设局局长等一下,自己拿着手机走到窗户边接通。
“妈,什么事?”刘伟名问道。
“伟名啊,不好了。小哲被人给掳走了。”对面刘伟名的母亲哭着在那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