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第44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儿子被人给抢走了。
“伟名啊,要不要报警啊?”刘伟名母亲喊道。
“等下,妈,你先别急,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刘伟名突然想起了林公子,心里肯定了几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着自己的母亲。
“是这样的,你爸今天逛鱼场去了。我就带着小哲一起去菜市场买菜,我牵着他在菜市场走了没多久,突然一个男人从我身边走过,一把抱住小哲就走了开去。菜市场人多,我一个老太太根本就追不上。”老太太一个劲地哭着。
“我知道了,妈,没事的。我保证把小哲一根头发不少的给你抱回去。你现在马上回家,哪里也不许去,听到了吗?”刘伟名手一个劲的颤抖,但是嘴里还是十分镇定地说着。
“伟名啊,你可一定要把小哲给找回来啊,我可就这么一个孙子。”老太太还在那边可劲地哭着。
刘伟名直接挂断电话,在办公室来来回回地走了两圈。对着建设局局长说道:“你先回去,今天就到这了。”
那位局长显然知道刘伟名有急事,非常识趣的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
刘伟名想着报警,但是他害怕敌人会诊的恼羞成怒的对小金哲不利,最后还是不敢报警。但是除了报警刘伟名能怎么办?最后拿起手机准备拨何建林的电话,但是还未拨出去就有电话先进来了。是个陌生号码,归属地还是云南的。
刘伟名接过电话,对方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子,怎么样?自己儿子被人捏在手里的感觉怎么样?还狂吗?”
“林公子,咱们大人之间的恩怨你找一个小孩子干什么?我儿子才两岁,希望你说下留情,有什么事情对我就行了,孩子是无辜的。”刘伟名强迫自己语气变得平和。
“没办法,本来是不想让人去抓你儿子的,可是谁让你儿子长的这么可爱呢?想救你儿子?好,一个小时之后在城西化工厂见面。你要不来可就不怪我虐待婴儿了咯。”所谓的林公子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刘伟名挂断电话风一样的冲出去,下楼找到自己的车一个劲的往化工厂而去,把车当飞机在开。
刘伟名把车开到了化工厂前面,也不看周围什么情况,一股脑地就冲了进去。还刚进去就被左右两边的人给直接抓住摁咱地上。
这时刘伟名知道看到自己前方走过来两只皮鞋,然后一只皮鞋踩在了自己的脸上,生痛不已。
“小子,你不是很狂吗?你现在再狂啊?我跟你说,你爷爷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那样对我说话。”林公子居高临下对被自己踩着脸的刘伟名说着。
“林公子,我儿子呢?”刘伟名现在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重要。他现在唯一在乎的就是自己儿子的安全。
“放心,你儿子好着呢。把孩子抱来。”林公子笑了笑,朝后面招手。没多久一个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的男人就抱着一个劲在哭的小金哲走了过来,把孩子递到林公子的手里。
“你儿子真可爱,如果少条腿或者少只眼睛那就太可惜了。”林公子对着小金哲喃喃地说着。
刘伟名这次是真的怕了,他不怕林公子各自对自己怎么样,但是他怕林公子万一真的丧心病狂对小金哲下手怎么办?
“林公子,五千亩地我批给你。只求你放过我儿子。”刘伟名在林公子的皮鞋下忍气吞声地说着。
“对不起,晚了。我现在不想要那块地了,我觉得戏弄你是一件更有趣的事情。你说是不是?”林公子终于把皮鞋拿开了,蹲在地上地刘伟名说道。
“你要怎么报复我都行,但是请千万不要伤害孩子。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是我对不起你。上次在办公室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林伟名当即服软了下来。
“现在知道了吗?我这是不是给你上了一节社会课啊,哈哈。好,想我放了你儿子也很简单。只要你跪在我面前,喊一句:“爷爷……”我就放了你。
林公子一说完,几个一脸冷峻的黑西装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刘伟名终于怒了,但是他不敢表现出来。他这一生最狠人侮辱他的长辈,但是现在他考虑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在考虑怎么能让儿子健全健康地逃出魔爪。
刘伟名双眼像是要碰出火来一样盯着林公子。
“怎么啊?不想说?那行。”林公子笑了笑,然后提过小金哲,一只手在小金哲白白胖胖得小手上抚摸,然后说道:“你说我这一用力你儿子这小手会不会就会直接断掉啊?”
刘伟名的心在颤抖,望着哭的无助可怜的儿子刘伟名最终妥协了。
“不要伤害我儿子,我说。”刘伟名眼睛里散这泪花。
“这才聪明吗,快点说,让我享受一下被人家邀请插人家老妈是个什么滋味。”林公子哈哈大笑道。
“爷爷,我求你去插我妈的那个吧。”刘伟名一个字一个字咬着牙齿说着,眼里的泪水终于止不住的往下流。这是屈辱的泪水,这眼泪里面饱含着一个男人全部的尊严。
“哈哈哈。”在场所有的人都开始肆无忌惮的大笑,这笑声停在刘伟名的耳朵里格外的刺耳。
“这才听话嘛。”林公子蹲在刘伟名的边上拍着刘伟名的脸说道,然后突然一个耳光打在刘伟名的脸上。刘伟名被打翻在地,脸上留下五个手指印,嘴角流着血。但是刘伟名没有反抗,只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对着林公子笑了笑,然后说道:“现在可以放了我儿子了吧。”
“你放心,我答应过的事从来就没有落空的。不过,在放之前我会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的。”林公子转身就是一脚踢在刘伟名的肚子上,刘伟名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像是全部爆掉了一样,疼痛难当,咬着牙齿倒在地上,怎么也怕不起来。
“小子,得罪我的人从来就没有还活着的。你也一样,不过,我决定慢慢地玩死你,以为我最近实在是太无聊了。这才是刚刚开始,下一步就是你老婆,然后我会让你离开高工区,调到哪个偏远山区去当教育局长或者是去x藏动乱的地方任职。接着我会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叫人一刀砍下你的脑袋。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游戏很好玩啊。小子,下次投胎做人的时候要明白,是条狗就得拿出做狗的觉悟来,别装假清高。你可以只是以为我最多只不过让你调职是不是?你错了,我最大的依赖不是我爸爸,而是我身边有一群不要命的人。想跟我玩,下辈子再来吧。”林公子说话哈哈大笑的带着一群人走了出去,边走便说道:“小子,回去看好你老婆,别一不小心你老婆也不见了。我看了你老婆的照片,很动人嘛,我想一定很过瘾。”
刘伟名躺在地上,满嘴是血,眼睛里冒着可以将林公子碎尸万段的杀气,同时也在不停地流着泪。屈辱的泪水。
刘伟名挣扎着爬起来,到一边抱起被林公子扔在地上不停哭泣的儿子。说道:“对不起,儿子。是爸爸没用,爸爸让你受委屈了。”
刘伟名抱着小金哲一步一步地往外走,每一步都非常的艰难。
刘伟名走进自己的车子,把孩子放好。但是却再也没有力气动弹了,更别说开车。朝着车外吐了一口血。刘伟名拿出手机,拨了何建林的电话:“建林,你现在马上到老化工厂来,你一个人,快点。”刘伟名虚弱地说着,然后又打了个120。
何建林听到了刘伟名声音的不对,知道刘伟名出事了。比120更早到了刘伟名的车前,看到满脸是血的刘伟名当即懵了,怒道:“大哥,是谁。我马上叫人砍了他。”
“建林,这事你不要参合了,你惹不起的。你听我说,你现在马上把我儿子送回我家。然后安排我老婆父母出过旅游,你找人帮我保护好。拜托你了。千万不要透露我的事情,就说孩子是我一个朋友和我开玩笑的。我这段时间得到外面考察,出国旅游你就说是高工区政fu给领导人员的福利,让他们出去。建林,一定帮我照顾好我的家人,我就全拜托你了。”刘伟名有气无力地说着。
“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就算得罪不起我和建林也不是孬种,大不了一死。”何建林不听。
“听我一句,对方来头大,咱们都惹不起。咱们没必要吧身家性命全部赔进去,这事我会从长计议的,此仇不报我刘伟名誓不为人。”刘伟名狠狠地说着。然后把小金哲抱给何建林,何建林也没有再废话,抱着小金哲就开车走了。
没多久,120救护车就来了。刘伟名被抬上了救护车。
“妈,到底怎么回事?小哲怎么会不见了呢?”金倩接到刘伟名母亲的电话当即丢下所有的工作开车往家里赶,已经家门便问刘伟名的母亲。
“都是我不好,没看住孩子。买菜的时候直接被人在菜市场把孩子给抢走了。”刘伟名大哭着。
“报警,马上报警。”身子不听颤抖的金倩赶紧拿出手机。
“我已经打了电话给伟名了,伟名让我不要报警。说这事他知道怎么办,说一定把孩子安全送回家来。让我们不要担心。”刘伟名母亲拉住金倩说着。
金倩一听刘伟名这么说的,心里安定了不少。既然老公说孩子会没事那么金倩就坚信孩子一定会没事。因为刘伟名就是她的天。
等待是焦急的,金倩一个劲的打刘伟名的手机,但是却一直没人接。一家三人在大厅里不停地转悠着,刘伟名就是这个家的主心骨,刘伟名不在大家都非常的焦急。
所幸,并没有让她们等的太久。一会儿一辆法拉第跑车开进了刘伟名家的院子。何建林抱着孩子跑了进来。
金倩看到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走过去抱住同样大哭的小金哲。金倩像是怕孩子再次失去一样紧紧地抱住。
“嫂子,伯父伯母。大哥让我给你们送来了机票,签证明天也就可以全部办好。大哥说她们高工区政fu最近有福利政策,可以让领导的家人出国旅游。这不,安排你们明天下午就出国,去美国。这是机票,签证我明天送过来。”何建林望着家里人,开始说着。在来的路上便叫人送来机票,并且叫了几十个在他手下干活而且都是不要命的兄弟赶过来守卫刘伟名家的别墅,另外也通知人马上去办签证,让人不管用多少钱必须在明天拿到签证。
“旅游?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建林,你大哥呢?”金倩开始有点怀疑了。
“大哥??大哥打电话给我说他现在到外面去考察,得过段时间才能回家,让你们都去旅游,让我陪你们。”何建林撒谎说着。
“爸爸被坏人打了。”这时一直在哭已经有两岁了能够说一些简单词语的小金哲突然说着。金倩一听,当即脸色沉了下来。
“没有没有,小哲可不能乱说话啊。伯父伯母嫂子,你们今天就在家里呆着,千万别出门,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们送签证来了呢。”何建林吓了一跳说着。
刘伟名的父母没觉得什么,两老抱着差点失去的孙子那叫一个高兴啊,都是老泪,抱着孙子在那上下左右看着。
何建林说完就走出门,准备出去。才打开车门就被金倩给叫住。
“建林,等一下。”“嫂子 ,还有什么事。”何建林有点为难地转过头,装出一副很自然的表情问着。
“建林,你老实跟我说,伟名到底怎么了?”几千年黑着脸问道。
“没怎么啊,不是说了大哥去外地考察了吗?”何建林又说了一遍。
“建林,爸妈还骗,但是我还看不出吗。你就实话实说,你大哥到底怎么了?不然我就不认你这个兄弟了。”金倩说起话来非常倔强,有种让人无法抵触的霸气。这是这些年来的第一次。
最后迫于金倩的威势何建林招了,“嫂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大哥前面突然打电话让我去化工厂。去到那我看到满身是伤的大哥还有侄子,大哥让我把侄子送回来,让我保护好你们,安排你们出国。前面那些话都是大哥让我说的。我估计大哥是得罪了大人物了。”
金倩眼泪直接流了出来,吼道:“怎么不报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