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第44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嫂子,这事大哥交代不能报警,肯定有他的用意的。 你千万不能崩溃,一定要按照大哥说的去做,不然说不定真的会有危险的。”何建林苦口婆心地说道。
“你大哥现在在哪?”金倩咬着嘴唇说道。
“在医院,我回来的时候救护车刚到。你在家好好呆着,我等下会叫人过来守着这院子,你让伯父伯母千万别出门。我现在赶去医院,有什么事情我打电话通知你。”何建林说着坐上车准备去医院。
金倩一看立即跑到车的另外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不是,嫂子啊,你在家照顾好老人家吧。”何建林急了,刘伟名可是交代过自己不让家里人知道他现在的情况的。
“我老公进医院了我去看看的权利都没有吗?快点。”金倩也急了。
何建林不再坚持,开车往医院而去。
刘伟名其实受得伤并不是太重,内出血,内脏受损。受的是内伤,可见林公子那一脚威力之大。但是所幸的是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会留下后遗症。一进医院就被推进了手术室,弄了一下子之后便推回病房,吊着几瓶药水,鼻子里还差着氧气,因为内脏受损,所以呼吸功能暂时有点不通畅。但是刘伟名自己觉得除了痛外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金倩与何建林到的时候刘伟名刚刚被推出手术室进入病房。
刘伟名看到金倩来了当即问道:“建林,不是说了别让你嫂子知道的吗?”声音听起来很是虚弱。
“刘伟名,你什么意思,你都这样了还瞒着我?我是你老婆。”金倩望着刘伟名眼泪直流。
“对不起,金倩,都是因为我才让孩子受了委屈,才让你们跟着担惊受怕了。”刘伟名也是泪水一个劲的流。
“伟名,到底怎么回事?”金倩着急地问道。
“我在工作上得罪了一个大人物,人家要报复我。”刘伟名知道瞒不住金倩便说道。
“那我们报警吧,老公。”金倩一听就急了。
“没用的,警察绝对不会抓他们的,反倒最后受伤还会是我们。倩儿,你不用担心,这事我会处理好的。”刘伟名感叹着说道。
“难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王法了吗,他们竟然可以把人打的这么惨。他们怎么可以。”金倩望着刘伟名受伤的样子哭的更凶,女人无助的一面表现了出来,刘伟名也很想问他们怎么可以,但是没有办法,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王法和道德都是狗屁,只要有实力法律就是你的武器。如果金清平还在的话林公子就算是借一个胆子也不敢对自己自己怎么样。因为金清平有这个实力可以直接把林公子给弄死,林公子不敢与金清平火拼。但是现在金清平走了,刘伟名在林公子的眼里只不过是只小蚂蚁罢了。报警?只要人家打声招呼警察会鸟你刘伟名?这些刘伟名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报警不过是自取其辱,只能是惹得林公子更加凶猛的抱负罢了。刘伟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渴望过权力,因为权力就是实力,只有有实力才能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才能使自己活的有尊严,活的像个人而不是一条狗。
金倩在病边呆着,刘伟名让金倩回去,告诉金倩明天一定要听何建林的安排出国,等事情处理完了再回来。金倩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被刘伟名给叫回去了。何建林一直在病房外守着,等金倩走了他才走进来。
一进来便问刘伟名:“大哥,你当不当我是兄弟了。”
“说的什么话,我要是不当你是兄弟这个时候我会叫你过来?不过建林,这件事情你真的不要插手进来,我不想连累你。”刘伟名明白何建林想说什么。
“大哥,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连累?我何建林虽然混的不怎么样,但是手下好歹也还是有二十来号不要命的兄弟,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叫人把那人的脑袋给砍下来。”何建林看到刘伟名被人欺负得样子心里很不好受。何建林是从小就在江湖上混的,所以一身都是江湖气息,最见不得就是自己的兄弟受难了。
对于何建林手下有一批亡命之徒的事情刘伟名早就知道了,现在的大老板谁手下没几个打手?特别是像何建林这样的官二代,手下的大手杀手都是有的。但是何建林是官二代是大老板,人家林公子就更是了,而且比何建林大更多,很建林肯定就不是人家的对手。这些老板官二代养着这些人就是干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像林公子对付刘伟名就是用的自己的打手。
“建林,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是说句好听的话,咱们都不是人家的对手,人家比咱们强大太多了。你觉得一般人能够让我刘伟名受这样的委屈吗?我岳父去世了,我上面没关系,所以不能乱动。人家那是标准的官二代,手上有的大手杀手之类的人起码有五六十人。所以,咱们只能智取而不能盲干。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个仇我一定得报。”刘伟名冷冷地说着。
“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何建林听刘伟名这么一说当即冷静了下来问题。他虽然一身的草莽气,但是却并不傻,审时度势非常在行。
“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的儿子。”刘伟名说着。
何建林听后倒吸了一口气,吓人的不是这个副部长,而是中组部这几个字。
“大哥,你准备怎么做?”何建林问道。
“暂时还没想好,他下一步可能会动你嫂子了,他就是在玩我,把我当耗子一样在玩。你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我家人的安全。建林,算是大哥求你了。”刘伟名望着何建林说着。
“大哥,要是伯父伯母和嫂子少了一根毛,我何建林就把脑袋放你这儿了。”何建林肯定地说着。
第二天,何建林就把花了巨资弄到的签证给办了,然后安排人陪着刘伟名的家人安排一行人去了美国。刘伟名在医院住了三天,便坚持出院了。
“老于,还记得我吗?有没有时间?”刘伟名出院后那天晚上便翻出手机里许久没用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对,对方就是江南省黑社会老大于勇宁。
“是伟名老弟啊,你找我肯定有时间啊,你直接来我金碧辉煌总部的办公室吧。你小子上次喝酒喝一半就走了可不够意思。”于勇宁很爽朗地说着。还在埋怨上次何建林请于勇宁喝酒让刘伟名一起来作陪时的事。
“哈哈,下次我请客,一定一醉方休。我现在马上就过去。”刘伟名敷衍完毕便挂完电话,冷峻地开着车到金碧辉煌外面。泊好车,走到门口,便早就有一位姿色上佳的女人在门口迎接刘伟名。刘伟名跟着女人坐上特定的电梯直接来到于勇宁的办公室。
刘伟名坐在于勇宁办公室的沙发上,结果于勇宁递过来的雪茄。
“伟名,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别绕弯子。”于勇宁望着刘伟名说道。
“我今天来是找你谈一笔买卖的。”刘伟名点上雪茄后有模有样地抽着。
“哦?买卖?你不妨说说,是什么样的买卖。”于勇宁惊讶地望着刘伟名,但是还是很镇定地问着。
“我先说说我出的价格吧。我准备在高工区里面划出五千亩地建一个住宅区,这个住宅必须是成规模的,当然,为了老百姓业余生活休闲的需要这个住宅区里面可以建一些像休闲之类的东西,只要不犯法,建什么都可以。另外,地的价格我可以压到最低,而且我可以以高工区的名义向银行问这块地贷款。怎么样?老于,是否心动。”刘伟名开门见山。
于勇宁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当即停止抽雪茄,低着头一直不说话。刘伟名知道,于勇宁心动了,这样的条件不由得于勇宁不心动。这可是个稳赚不赔的事情,而且赚的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你要我做什么?”于勇宁很显然知道刘伟名不可能事主动过来给他送好处的,肯定是有所图。
“帮我杀一个人,一个重量级的人。”刘伟名咬字非常沉重地道。
“有多重?”于勇宁望着刘伟名又开始拿起雪茄开始抽。
“中组部副部长的儿子,你敢不敢杀?”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于勇宁也是一怔,不过随即便不停地转着眼睛,刘伟名知道他是在权衡利弊。因为中组部副部长确实是个不一般得人物了。弄不好于勇宁自己就得跟着栽进去。
“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于勇宁不敢杀的人,只有值不值得我杀的人。伟名,你先回去,这个事情我得考虑一下。不管我答不答应这个事情我都会在短期内给你答案。”于勇宁很慎重地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我就恭候你的好消息了。另外说一点,这个林公子现在正在林阳,他父亲是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林汉生。”刘伟名说完就走了。
办公室里的于勇宁皱紧了眉头,刘伟名给他的条件实在是太具有力了,五千亩地,这要是开发出来于勇宁敢保证八十个亿的收入肯定是不在话下的。但是同时对方的来头实在太大了,混到上的人基本上都不去触碰官场上的人,这是大忌。因为惹恼了这些掌权者有时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最后于勇宁拿起电话说道:“给我调查一个人,这个人是中组部副部长林汉生的儿子。把他的行踪最近的动向都给我了解清楚。”
“富贵险中求,这次老子豁出去了。”于勇宁挂完电话之后自言自语道。
省委的文件终于下来了,刘伟名结束了一手独霸高工区的时代,董必进进入了高工区权力中心,正式担任高工区区委书记成为了一把手。对于这个刘伟名没有变现出任何不满,反而很是自然热情地迎接董必进的到来,把早就准备好的材料向董必进汇报随后向董必进交接了区委的工作。
虽然董必进与刘伟名两人并没有要争权的意味,但是高工区还是有一大部分人纷纷地倒向了董必进的怀抱。大家眼逗尖着,刘伟名唯一的后台金清平已经没有了,从现在省委省政fu的动作来看,明显就是要打压刘伟名,跟着刘伟名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的前程,所以大家全部都转向了刚刚到高工区的董必进。对于这些刘伟名只是冷眼旁观,没当回事。他知道自己在高工区干不了多久了,这争权的把戏他也没什么兴趣,另外董必进和他的私人关系也不错。董必进进去高工区后也并没有在什么问题上掣肘刘伟名,还是让刘伟名该怎么干怎么干,这点刘伟名很感动。
五天之后,刘伟名听到尚妍黛传来的消息。昨天晚上,林公子在豪威大酒店的房间里被人用狙击枪一枪给爆头了。刘伟名听完这个消息之后心里冷笑,心里暗道:“功夫再高,也怕板砖。只不过让你小子死的太便宜了。”虽然刘伟名觉得这样子就让林公子轻轻松松的死了不解恨,但是以他现在的手段能干掉林公子就已经不错了。
刘伟名预料的事情没有错,事情发生的第二天下午省鲍安厅的两名同志就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刘区长,我们是省鲍安厅行政科的。我们有些问题想找你做一下了解。”一位警察说着。
“行,我会配合的。民兴,给两位同志倒杯茶,然后你到外面去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刘伟名心里非常镇定地说道。
等到钟民兴走出了办公室两位警察才望着刘伟名,一个老同志翻开手中的文件,另外一位同志便拿起笔开始记录。
“刘区长,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十一点许,北京肇兴房产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林肇兴被人用狙击枪杀害在酒店的房间里。现在这件事情得到了上级领导的重视,限定我们省鲍安厅全面负责这件案子,尽快破案。根据我们了解的消息,林肇兴在死之前与你进行过联系,而且还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是不是?”老同志翻开手中的文件边看便问道,而且一对眼睛也开始盯着刘伟名的眼睛。
“林肇兴这个名字我倒是第一次听到,我的影响中没有这个人。不过最近我只与一个自称是林公子的人接触过,我只是到这位林公子是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林汉生同志的儿子,至于这位林公子是不是就是这位林肇兴我就不知道了。”刘伟名脸色很平静,甚至带着一点笑容微微地答道,从自己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给每人递出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