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第45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小子就装,我还不知道你。网 你敢说你没在外面沾花惹草?老实交代?有没有?放心,我不会传出去的。”尚妍黛突然之间开始讨伐起刘伟名来了。
“瞧你这话问的,有,我实话实说,不过你要是再问我是谁,有几个之类的我拒绝回答。”刘伟名很洒脱地问着。
“你不说我也知道,董家的那对姐妹花跟你关系很密切吧?尤其是我们的董部长。哎,男人都一个样,不值得托付终生。始乱终弃就是男人的代名词。”尚妍黛喃喃地说着。
“你别整的像个怨妇一样行不行?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别整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这个世界上的规则本来就是没有规则,弱肉强食,谁厉害谁就是爷,谁软弱谁就是孙子,活该遭殃。男人女人的世界里也是一样。我就不说了,我本身就是一个混蛋。所以,你不必感叹这么多。喝酒,我今天就陪你喝个够。要是再喝醉了咱们睡一起我可不敢保证我真的会什么都不做,希望你别后悔。”刘伟名拿起杯子朝尚妍黛碰了一下然后一口喝下。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但是没喝多少尚妍黛便阻止了刘伟名继续喝下去,对刘伟名说道:“别喝了,送我回家吧。”
“送你回家没问题,不过只能打车了。我是五号市民,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这是行为准则,得遵守。”刘伟名见尚妍黛没有喝下去了便很识时务的放下酒杯。
“你醉了吗?没醉,敢不敢陪我疯一把,开车把我送回家。孩子,得表现的像个男人。”尚妍黛微笑着拍着刘伟名的肩膀说道,很明显的,这是在挑衅。
“得,我开。希望大半夜的没有警察叔叔找我。”刘伟名很坚决的答应,然后刘伟名便去结了账,和尚妍黛两人上了车。
其实刘伟名一点都没醉,只不过是喝了酒都会兴奋,所以车开的很快。
尚妍黛看了看手表对刘伟名说道:“带我去沿江兜一会儿风再送我回去吧。”
刘伟名当然只能照做,开着车带着尚妍黛在沿江大道上飚了会儿尚妍黛又看了看手表示意刘伟名可以把车开回去了。
刘伟名很是郁闷,尚妍黛还看手表干嘛?什么时候这么有时间观念了。
刘伟名根据尚妍黛所说的把车停在了一个比较高档的小区下边,在一个单元下刹住车。
“好了,我的护花使者任务完成了。你自己上去吧,我先走了。”刘伟名点了根烟很是洒脱地说着。
“你不想上去坐一坐?”尚妍黛一点要下车的动静都没有。
“不了,蔡书记和你女儿都在家我就不上去叨唠了,下次有时间带点礼物再上去拜访。”刘伟名呵呵地说着。
“蔡书记肯定没在家,估计只有我女儿一个人在。”尚妍黛不知什么意思的回了一句,随后对刘伟名说道:“伟名,你觉得我怎么样?”
“好啊,温柔贤淑,贤妻良母,还有能力超群,又漂亮又x感,新世纪的标准辣妈,师奶级youhuo。从哪个方面开起来都很好。”刘伟名一脸轻松地开着玩笑。
“我有这么好吗?如果你选老婆你会选我这样的吗?”尚妍黛继续问道。
“这……这是什么问题啊,这个问题可是会擦枪走火的,我不回答。”刘伟名有点尴尬地说着。
“如果是q人呢?你会选我这样的吗?”尚妍黛没有理会刘伟名再问着。
“你今天喝多了吧?怎么竟说胡话。这玩笑开过了啊。”刘伟名继续回避,他觉得尚妍黛有点不对劲。
“刘伟名,我就直说,如果让你陪我做你会拒绝吗?”尚妍黛突然一把扳过刘伟名故意望着外面的脑袋对刘伟名说着。
“啊?”刘伟名瞪大着眼睛望着尚妍黛,然后问道:“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尚妍黛吐出两个字。
“不会,说真的,现在流行说的shu女、sf就是说的你这种,你无论是气质、相貌还是身段对于男人都有种很大的yh力,我要是说不想那我肯定是那个不行了。不过我仅仅只是想想,这是出于本能的。你是我非常尊敬的人,我觉得多看你一眼都是对你的侮辱。”刘伟名很有学问性地回答着尚妍黛的问题。
“那好,我要你现在和我做,就在这车上。”尚妍黛突然说着,然后伸手把自己的上衣给剥了下来。
刘伟名这次才是真的出现了脑袋短路,烟夹在手上,瞪大了眼睛望着,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他很想问,这到底是神马情况?烟烧手了他也没感觉。
“怎么了?刚刚还说敢和我的,现在我脱了衣服了你又怕了?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还是说你底下那东西根本就不行?”尚妍黛一脸鄙视地望着刘伟名。
“那个……那个……黛姐,这激将法不是这么用的,你再用真的会出大事了。你别再考验我的忍耐力了,我这人经过多次考验,可是一次都没合格过。”刘伟名吞了吞口水,擦了擦汗说道。
“哪那么多废话,一句话,是不是个男人?干还是不干?”尚妍黛继续脱着自己的裙子。
“真的别脱了,黛姐。这……这……车震真的不好……,咱们做事得考虑一下后果你说是不是?”刘伟名再次强迫自己拉住尚妍黛的手。
“你不是曾经对我说过,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吗?现在你怕什么?”尚妍黛瞪了刘伟名一眼,然后直接趴到刘伟名下,拉下了刘伟名的裤子。刘伟名就这一下功夫彻底迷失了,当然,他没忘了把车子里的灯给关了。
在这种跑车里玩车震真的是一门技术活,空间小,所以姿势就非常重要了,不过两人倒是配合的很好。
车子不停地摇晃着,说明车里的战斗很是猛。
半个小时过后,一辆很普通的帕萨特开了过来,灯光非常的刺眼,直接把两个男女给吓的半死。
帕萨特无独有偶地在刘伟名的奥迪旁边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个人,刘伟名魂直接给吓没了,因为这人正是蔡启旭。刘伟名发现自己后背全是汗。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大胆,在人家楼底下和人家老婆在车里玩车震,所谓狗胆包天也不过如此了。
蔡启旭哼着精忠报国走到奥迪边上,刘伟名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好在四处都是黑的,也不太容易看清什么。
蔡启旭在奥迪边上突然停住,低着头不停地看着这辆奥迪r8,刘伟名看到这一幕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身上的汗一滴滴的掉在尚妍黛的身上。
“什么时候我也能开着这样的车光明正大的上路就好了。”蔡启旭突然感叹了一句然后转身准备上楼。刘伟名顿时放了下来。可是事情到这里变故才刚刚开始,突然尚妍黛像是发了疯一样吼了一句:“蔡启旭。”然后车里的灯光被尚妍黛给打开,尚妍黛推开刘伟名,打开车窗朝着外面又喊了几句。
刘伟名冷汗直冒,想把尚妍黛给压下,可是已经晚了,因为蔡启旭已经回头呆呆地望着这两现在灯火通明的奥迪r8了。刘伟名现在也没空理会发了疯的蔡启旭,一个劲地找着裤子往自己身上套,心里已经做好了承受蔡启旭拳头的准备了。心里暗骂晦气,一生没这么狼狈过。
蔡启旭一步步地走进奥迪r8,刘伟名继续手慢脚乱地穿着裤子。
“蔡启旭,你觉得我现在好看吗?”尚妍黛很是冷淡地光着身子抬起头望着车窗外的蔡启旭。
“你,贱货。”蔡启旭突然暴起,伸出手就准备一个耳光往尚妍黛脸上招呼。
“蔡启旭,你要是是个男人你今天就打我。”尚妍黛直接推开车门,做出一副让蔡启旭打的摸样。
“尚妍黛,我早就知道你天生就是个s货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还真的敢给老子戴绿帽子。竟然找了这个一个年轻的兔崽子在家门口故意给我演好戏。老子今天非打死你这对狗男女不可。”蔡启旭抡起手就把尚妍黛给拉了出去。
“蔡启旭,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把你和那个骚狐狸的事情给抖出去。我让你这一辈子也升不了省长。”尚妍黛一点都无所谓地光着身子站在蔡启旭面前。
蔡启旭被尚妍黛这么一说立即泄了气,举起的手又垂了下来。
“蔡启旭,你还真不是个男人。自己的老婆都被人家在家门口搞了你都可以忍下来,你果然不是一般人啊。怎么样?现在很满意吧?心情怎么样?是不是十分的开心?蔡启旭,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就是毁在了你的手里。我蔡启旭当年不顾一切跟着你换回来的就是你把女人带到我的c上搞,你在外面搞我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不跟你吵那是因为你不要脸我要脸,咱们女儿要脸。可你倒好,因为我尚妍黛好欺负,带着女人回家,被我看到还一点事都没有的坦然。好啊,要玩咱们都玩,你玩初一我就跟你玩十五。不就是上c吗?我今天也上了怎么样?我告诉你,我不但喜欢被刘伟名搞我还喜欢他,我连心都是他的,从今以后我尚妍黛就是刘伟名的姘头,而且我这个姘头还不找他要一分钱不要他给我做任何事。咱们都豁出去,看谁厉害。”尚妍黛突然像是发了疯一样在蔡启旭面前吼着。
“好好好,尚妍黛,你狠。刘伟名,我记住你了,我不弄死你我就不姓蔡。”蔡启旭全身颤抖着用手指了指尚妍黛又指了指车里的刘伟名,然后突然搬起路边的一个石头朝着刘伟名车子的车头部分就开始砸,一连砸了十多下,直到砸的全身无力才喘着粗气把石头扔开,而刘伟名却坐在车里一动不动,脸色黑的吓人。
“贱货,真贱,你早晚要被男人给干死。”蔡启旭指着尚妍黛又骂了一句,然后慢慢地走上楼。
尚妍黛望着蔡启旭突然哭了起来,然后坐进车里,关好车门拿着纸巾不停地擦着泪水。
“黛姐,这个游戏好玩吗?有意思吗?其实你没必要叫我,真的。你花几百块钱叫个鸭子来演这个角色要适合的多,他们无论技巧还是演技肯定比我要好。你说是不是?”刘伟名黑着脸点着烟淡淡地对尚妍黛说着。
“对不起,伟名。真的对不起,我真的没想让你这样的,对不起……,我也是一时发了疯。你放心,蔡启旭决定不敢对你怎么样的,他要是敢对付你我就让他身败名裂。”尚妍黛紧紧地抓住刘伟名的手臂说着。
“你不懂,我刘伟名做过的事情不会后悔也决不躲避。我今天上了他蔡启旭的老婆,无论他对我使出什么手段我都会接着,大不了就是一个身败名裂。可是,我不喜欢被人当枪使当猴耍。尚妍黛,我叫你黛姐是因为我尊重你,麻烦你也尊重我。”刘伟名黑着脸说完,然后光着膀子,手里拿着一个手机一包烟,肩膀上搭着一件衣服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伟名,你别走,是我不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尚妍黛在车里猛的呼喊着,喊的声嘶力竭,但是刘伟名却没有回头,尚妍黛只看到刘伟名突然停住脚步低头点了一根烟,然后继续走着。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伟名……”车里的尚妍黛还在流着眼泪继续喃喃地说着。
刘伟名心情很坏,正如他所说,他是个敢作敢当的人,既然敢提枪去上人家的老婆早就做好了东窗事发承受人家报复的准备,可是他不愿意被别人戏弄被别热愚弄。这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傻蛋,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初夏的夜晚气温还是一点点的凉意,刘伟名就这么搭着衣服搭着赤膊走出了尚妍黛家的小区,门口的保安以怪异的眼神望着这个一看就是个小混混的男人。
刘伟名走出小区,走到街道边坐在地上静静地抽着烟。已经很晚了,街道上的行李已经很少,除了偶尔呼啸而过的各种小车。每辆小车里面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或者,某一辆车里面的男人此刻正在重复自己前一秒的愚蠢,刘伟名如是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