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第45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直接抽了三根烟,坐了十来分钟,骂了句:“真c蛋。”然后起身掏了掏钱包,发现钱包没在身上,估计是落在车子里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看了看路标,暗道这里离自己家可有大半个城市远啊。拿着手机翻着号码,看看能找谁来这接自己。
“伟名。”这时身后尚妍黛的声音传来,刘伟名回头,见到尚妍黛一路小跑着跟了过来,手里拿着自己的钱包还有车钥匙。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穿戴整齐,但是额头前凌乱的头发还是展现出来一丝的狼狈,也反应出了前一刻的车震是多么的jl。刘伟名在回味,然后感叹,如果没有后面临时出现的那一幕,那么今天晚上对于刘伟名自己算是一场非常绮丽的yy了。
“对不起,伟名,是我考虑不周,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我也只是一时气愤。”尚妍黛走到刘伟名,捋了捋自己额前凌乱的刘海低着头说着。
“你其实没必要这么做的,你如果真的不想和他继续生活下去可以选择离婚。你这样闹咋一看你是出气了,是你赢了。可是细细想想呢?到底是谁赢了?哭的那个人还是你。如果不爱了就果断的撒手,纠缠只会使自己被伤的更深。”刘伟名又点了一根烟。
“我不想离婚,我不想我的女儿生活在一个残缺的家庭里,而且他也不会和我离婚的,起码在现在这个时期他是不会选择和我离婚。在他眼里,权利比什么都重要。你刚刚看到了吗?我给他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但是在权利面前,他都可以忍耐下来。换成是其它任何男人,能忍吗?”尚妍黛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鄙视。
“你这个家难道现在还是完整的吗?听我一句话,如果你真的对你女儿好的话,离婚吧。你们之间的矛盾你女儿不可能发现不了,等到她真的发现的时候我想她会伤的更深。你女儿现在也不小了,你离婚的话我想她是可以理解的。别让自己活的太过于辛苦,你是一个不应该受生活的苦的女人。”刘伟名突然很深情地说着。
“或许吧,我再想想,我现在脑子里乱的要命。要不你今天晚上找个地方让我对付一晚上?我可不想回那个家了。”尚妍黛把刘伟名的钱包递给刘伟名。
“行吧,一晚上没事,不过你总这样回避也不是办法,总归是要拿出一个决定来的。我在市区还有一套房子,我已经一年没进去过了,我带你过去吧。”刘伟名想到了张云佳原先住的那套房子,于是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和尚妍黛坐了上去。
刘伟名带着尚妍黛来到房子里,这房子刘伟名只是偶尔想念张云佳的时候过来看一看。由于一直没有人住,所以已经落下了一层灰了。
“这是我朋友的一套房子,他出国去了,让我帮着照看一下。你就住这吧。”刘伟名在茶几上用手摸了摸然后说道。
“谢啦,这房子还不错。如果你这房子没什么急用的话就先借我住一段时间,我最近不想回家。”尚妍黛看了看说道。
“行,随便。这是钥匙,你先住下吧,生活用品这里都有。我先回去了。”刘伟名把钥匙放在茶几上说道。
“伟名,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尚妍黛痴痴地望着刘伟名。
“没有,咱们是偷食男女,我生你的气干嘛?如果要是你是淫妇,那我就是那个奸夫。”刘伟名笑了笑开了个玩笑。
“有你这么说话的嘛?”尚妍黛白了刘伟名一眼,然后又道:“你没生气为什么不肯留下来陪我?现在我们该做的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还有什么好顾虑的?你为什么就不肯定留下来陪我一晚?你知道,一个女人这个时候最为脆弱,很需要一个男人强壮的肩膀。”
“已经很晚了,我有时间再来吧。我得回家了。”刘伟名抽了两口烟后还是决绝地离开,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不想继续面对尚妍黛,或许真的是因为他的大男子主义在作怪,他受不了自己被一个女人当猴耍。
“嗯,路上小心点。你老婆很幸福。”尚妍黛低下头说着,但是声音里很是伤感。
“幸福?说不定她比你心里还苦。”刘伟名听到尚妍黛这句话突然回头说着,带着自我嘲弄的笑容。
是啊,蔡启旭在外面只有一个女人,结果尚妍黛就这么痛苦,但是自己呢?和自己有过性关系并且是长期性关系的女人就有江映雪、张云佳、范滨滨、李梦晴、林月还有如今的尚妍黛,与自己有着道不清说不明关系的有董静、林岚、钟丽,现在金倩活的快乐是因为她还没有发现,如果这些都被金倩发现就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后果了。
刘伟名没有停留,拿着车钥匙打了个车先来到尚妍黛家的楼下,把自己那辆已经完全破相了的奥迪r8给开到了修理厂。然后才回的家。
到家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了,刘伟名走进卧室。金倩已经熟睡,刘伟名洗漱完之后卓在边,静静地望着金倩那安静的摸样,心里满是叹息。暗自琢磨自己当初向金倩求婚到底是对是错?自己承诺给金倩一生的幸福,可现在呢?幸福在哪里?伤害金倩的祸根刘伟名早已经种下无数个了,刘伟名不敢想象金倩得知这些事情之后会崩溃成什么样,刘伟名点这根烟抽着抽着,双眼都开始朦胧。这个女人,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不计自己的身世毅然嫁给自己,然后放弃自己所有的骄傲在家相夫教子,不计回报的付出,最后得到的却是丈夫无情的背叛。刘伟名不知道该说是金倩的愚蠢还是自己的残忍。每次出去tq刘伟名心里斗殴充满着负罪感。
第二天,刘伟名继续上班,回家的时候再次路过珠宝店。刘伟名挑了一副最昂贵的手镯,把自己卡里这些年明里暗里得到的钱花了一半付了账,并且让人在手镯的里面刻下了这样的一行话:“不管发生怎样的事情,最终结果怎样,我刘伟名内心深处永远都是爱你的。”这一行字刻下来很昂贵,但是刘伟名依旧付账。
回家之后把手镯戴在了金倩的手上,金倩欢喜雀跃,已为人妇已为人母得金倩脸上竟然飞上了两片红云。金倩细细地读着手镯上的话,问着刘伟名:“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感觉怪怪的。”
“没什么意思,就是山无棱才敢与君绝的意思。”刘伟名把金倩抱在怀里说着。离大选越来越近,各个阶层各个领导圈子里都开始弥漫着一股硝烟的味道,高工区里也是一样。几个副区长还有副书记之间开始暗中斗智斗勇了,因为大伙都知道,刘伟名这个区长是不可能继续干下去了。几个副区长和副书记都是上面有人罩着的,上面没人罩也不可能坐到这个位置上。于是乎,高工区的下一届区长之争就直接上升到了省里的这些大佬之争的级别了。唯独现任的区长刘伟名安安静静地每天坐在那办公,对于这些事情一点都不理睬。依然是每个省里的大佬有实权的人物过生家人过生都去送上一幅价值不菲的礼物,而且也从不提出任何要求。刘伟名知道,高工区区长这个职位太过于惹眼,要枪的人太多,以自己目前建立起来的人脉根本就无法在这个争斗之中说上决定性的话,所以,刘伟名已经做好了做人的准备,这些关系还是留着以后来用划得来。
尚妍黛依旧住在李梦晴以前住饼的那个房子里,刘伟名没有太过于铁石心肠,偶尔还是会抽时间过去陪一陪尚妍黛,虽然他们两人是属于完全的tq,彼此只是需要对方的身体罢了,不存在谁欠谁的。但是刘伟名到底无法做到脱下裤子上c、穿上裤子走人,知道尚妍黛心情不是很好便挤出时间去陪陪她,当然,孤男寡女的的多多少少都会发生点什么,更何况这一对早就成为狗男女的男女呢?
尚妍黛最后听了刘伟名的话绝对和蔡启旭离婚,不过蔡启旭要求离婚要等到大选之后再提,到时候他无条件答应。一日夫妻百日恩,尚妍黛最后统一给蔡启旭一年时间。
六一儿童节,又正好是星期六,所以刘伟名和金倩一大早便开着车带着儿子小金哲去往动物园,小金哲在车子欢喜雀跃。动物园里早就已经是人山人海了,都是一对对夫妻带着孩子在里面看着。刘伟名暗道与其说是来看动物的还不如说是来看人的。
每个动物的笼子前面都围满了人,看不到的小金哲气的大哭。刘伟名没办法,只能把孩子抱起来坐在自己的肩膀上看。旁边的金倩则拿着相机替自己的老公和儿子拍着照,还不是地拿着零食喂儿子。
这是难的的惬意,临近中午了,刘伟名准备带着孩子去吃kfc。虽然是垃圾食物,不过孩子硬要吃,刘伟名也没法。儿童节,孩子最大嘛。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刘伟名一看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电话是区政fu办公室主任,现在被刘伟名提拔为区长助理的张大同打来的。
“什么事情?大同。”刘伟名走到一旁问道。
“刘区长,不好了,休闲城的那个项目工地发生大火,几栋在建的楼都烧了起来了。”张大同急切地说着。
“什么?怎么回事?你现在在哪?”刘伟名大惊。
“刚刚下面的人汇报到了区政fu办公室,我现在已经在赶过去的路上了。”张大同说着。
“你现在马上把相关的领导全部通知到位,到现在去组织救火。我一会儿就到。”刘伟名说完就挂断电话。心里暗道真是天要亡我,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这个区长的位置都不保了,现在偏偏还发生这样的事情,最郁闷的是起火的偏偏是这个休闲城。休闲城是刘伟名动用自己的手段最后给投标给于大勇的,这样是真的追查责任自己逃不掉的。
刘伟名摇了摇头,暗道自己这一生总是与火过不去。这是自己当官以来遇到的第二场大火了。
“什么事?”金倩望着刘伟名突然变得异常阴暗的脸问道。
“高工区发生大火,我得赶紧过去。你带儿子再好好玩玩吧,等下我让司机过来接你们回去。”刘伟名一边掏车钥匙一边回答着。
“我们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没什么问题吧?”金倩抱着儿子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大事,你放心吧。带儿子好好玩。”刘伟名说完便走了出去,在动物园外面的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子发了疯的开了起来。
由于是星期六,所以基本上领导都放假休息去了。刘伟名赶到现场的时候到场的领导还不多。消防车早到了,正在全力扑火。起火的是两栋正在施工的大楼,火势很凶猛,刘伟名看了看,估计是没办法在短时间扑灭了。好在并没有人员伤亡。
刘伟名叫过张大同,让张大同把这个项目的项目负责人给叫来。张大同立即过去打电话,随后一群满脸是汗的带着安全帽的人走了过来。
“刘书记,我是休闲城项目的总负责人孔友伟。”当先那人说道。
“现在我也不想说什么,你现在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刘伟名冷冷地问道。
“对不起,刘书记。起火的原因我们已经知晓,是因为工人没有按照施工安全规范的要求,乱拉乱接电线施工,结果电线短路引起了大火。”孔友伟也是一脸的黯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项目总负责人是第一个要负责的。
“真是乱弹琴,真不知道于大勇怎么叫了你这样的人来当总负责人,你难道不知道施工第一要注意的就是安全问题吗?”刘伟名一听是这个原因当即暴怒,高工区各处都在施工,所以刘伟名特意强调了施工的安全,每周都要组织一次干部到各个施工现场进行检查,没有符合施工标准的项目一律叫停。没想到,他这样重视安全问题了结果还有漏网之鱼,而且还就良成了大祸。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晚了,刘伟名直接问道:“你现在实话对我说,这个工程到底符合不符合标准?被火烧过后会不会倒塌?经不经的过上级部门的检查?”
失火和倒楼是两个性质,如果失火最后楼被烧倒了,那就是严重的问题了。而且事后上面肯定是会安排专业人员对失火的项目进行全面检查,如果工程存在偷工减料的行为那么问题就更加严重了,现在刘伟名怕的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