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第45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应该不会倒吧?”那个孔友伟紧张地说着复制网址访问
这句话说明了一切,刘伟名想死的心都有了。别的也不说了,刘伟名自己走到一边,拿起电话给于勇宁打电话。其实他早就应该知道,像于勇宁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规规矩矩的施工呢?
“老于,我是伟名。”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哦,伟名啊,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真是对不起了,伟名。这次可能给你惹麻烦了。”于勇宁直接说着。
“那事先不说,老于,你现在必须先给省里的一些关系户打好关系,你的工程中存在什么样的问题你我心里都清楚,现在事情出了,要是查出来我走不掉,你也走不掉。不过你要是把检查那一关过了你就没问题了。至于我,责任也轻一点。我在上面没有关系,这些都要靠你了。”刘伟名很镇定地道。
“这个我已经和上面的人打好招呼了,应该不会出问题的。对不起了,兄弟,做哥哥的这次对不住你了。”
“别说这个,事情都出了说这些都没意思了。你还是多在上面买单吧。我先挂了。”刘伟名没有兴趣继续说下去了,直接挂断电话。然后对张大同说道:“你向省里汇报吧。”
“刘区长,要不要再压一压?”张大同很是惊讶地问着。
“没用的,这事是压不住的,到时候更被动。直接向上级汇报吧。”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张大同也欣欣然地开始拿手机到一旁去打电话了。
现场组织救火也没什么好组织的,本来就是个施工的现场,人员不多,大家一见起火全都跑了。现在剩下的人就是消防员在大楼周围。不必疏散人群,追究责任也很明显的事情,救火别人帮不上忙,只有消防员能够出力。所以刘伟名异常颓废地坐在一旁抽着烟看着大楼。
就在这时,突然发生巨响,接着刘伟名便瞪着眼睛看着大楼上不直接倾斜然后倒了下来。刘伟名心底有个声音在叫唤:“完了,这次彻底完了。”
一栋大楼直接倒了下来,围观的人离得远倒是没事,可是下面还有几十名消防员啊,刘伟名清清楚楚地看到一辆消防车都给压在了下面。
刘伟名彻底癫狂了,大喊:“叫救护车,另外叫更多的救援队过来救人,快快快。”刘伟名不要命的喊着,自己第一个冲往了刚刚倒塌的大楼前,但是被张大同给死死地抱住。
刘伟名直接坐在了地上望着倒塌的大楼,再也不说话了。良久之后对张大同说道:“如实向上级汇报,并且请求增援。”
随后便抽起了烟。
“伟名,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这样了?”没多久,尚妍黛坐着车积极慢慢地赶来,同时赶来的还有许多高工区的领导。
刘伟名摇了摇手,淡然说道:“这次一切都完了。”便再也没说话,而董静赶到之后只是拿过一瓶水递给刘伟名并没有说话。
救援还在进行,现在不是救火了而是救人,消防员武警都来了。一具具尸体从石头下面挖出来,血粼粼的触目惊心,刘伟名知道这个事情总要有人来负责,而自己则是跑都跑不掉的一个。
没多久,一长串的小车又开了过来,当先的就是周长雄的车子,刘伟名认识周长雄的车牌,刘伟名在心里暗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周长雄从车上下来,急忙赶到现场看着,并且大大的布置了一番,什么一切要以救人为主,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不管话费多大的代价都有救活的废话,随后吼道:“刘伟名,董必进到哪去了?”
刘伟名很自觉地走了过去,而董必进正在外地开会,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
“刘伟名,你这个区长是怎么当的?这是怎么回事?你这是对工作极度不负责任,是对人民群众生命的不负责任。我不知道,当初怎么有人叫你来当这个区长。我现在宣布,高工区区长刘伟名,现在停职接收检查。”周长雄憋红着脸对着刘伟名吼道。
刘伟名冷冷地笑着,随后转身走了出去。他在笑什么?这件事情倒霉的不只他一个,他最多只能算是只没人注意的小表,而周长雄则是个大头。压死这么多的人中央不可能不知道的,现在正在大选期间,周长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刘伟名笑道周长雄别说爬一步,能坐稳这个省长位置都不一定了。当然,刘伟名也知道,自己这次是走到末路了,停职只是开始,肯定会革职的。因为这次已经超出了省里负责的范围了,这次的事情中央是肯定会插手的。
刘伟名一个人开着车慢悠悠地转着,以前当官的时候没觉得什么,现在突然没了官了却总觉得什么都不是滋味,就感觉天塌下来了一样。回想了一下,自己还没吃午饭,找了个街边的小店,点了几个小菜,便自己一个人喝起酒来了,一杯两杯,却一点醉的迹象都没有。喝着喝着也不是滋味,然后直接开车回家,手机响了起来,刘伟名没有看是谁的,直接关机。
回家,金倩正抱着还在在客厅里试着新买的衣服。一看见刘伟名回来,小金哲便穿着新衣服跑到刘伟名面前,用不是很清晰的话说着:“爸爸,我的新衣服好看吗?”
“好看,真好看。”刘伟名蹲下来,抱起儿子,有点哽咽地说着。
金倩发现了不对,让小金哲去找奶奶玩,走到刘伟名身边问道:“怎么了?伟名?”
“没事,我想睡会儿觉。”刘伟名摇了摇头走上了楼,洗了个澡,被冷水冲的全身发麻才擦了一下睡在了上,这一觉睡到晚上才起来。
“伟名,这是热好的饭菜,你吃点吧。”金倩把饭菜端到桌子上对刘伟名说道。
“谢谢你了,倩儿。”刘伟名感动了一下,然后拿起碗筷吃饭。
“我看了新闻了,起火的事情。”金倩犹豫着,最后还是说了。
“是嘛,哎。我还是犯了错,爸当年交道我说工作要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干,可我还是没能做到。这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虽然主要责任不是我,但是我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倩儿,这次我的官路是走到头了。我想了一下午,我决定做生意。”刘伟名拔了两口饭就吃不下去了,点了根烟。
“伟名,等这件事情最后结束了来集团吧。儿子也这么大了,我想回家带孩子。小哲也该上幼儿园了。”金倩说着。
“嗯,再说吧。如果没找到更好的我就去集团上班吧。”刘伟名点点头,其实从心里他很抵触去鼎天集团上班,说到底还是大男子主义在作怪。因为顶天集团是刘少芬的,刘伟名接收那叫什么?别人会说他是娶了个好老婆,他算是个吃软饭的。刘伟名更希望的是有自己的事业。属于自己一步步干起来的事业。当官就是,可惜现在没了。
晚上,刘伟名和金倩说着他想一个人出去走走。然后便开着车出去,到江边吹风去了。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到江边走一走,吹吹风。
打开收音机,刘伟名便听到这样的报道:“各位听众朋友,今天中午十二点左右。在江南省林阳市高新科技工业园区一处正在施工的大楼起火,大伙迅速蔓延,一起临近的另一座施工大楼也跟着发生大火。随后消防队员赶到现场进行救火,然而大楼却倜然倒下,把救火的消防队员全部压在下面。二十二位消防官兵全部遇难,经过七个小时的救援,所有遇难的消防官员尸身都已经被抢救出来。中央已经对这起火灾定性为重大事故。据初步调查,起火的原因为施工人员没有按照施工规范施工乱拉乱接电线引起大火,具体原因有待进一步的调查。”
听过之后,刘伟名冷笑。要说追究事情的责任与自己其实并没有太大的联系,自己的安全宣传和监督一直做的很好,但是中国的体制哪里是有政策就没事了的?上有政策下面就有对策。施工方给来检查的领导一点点好处马上就能过关,这点大家心知肚明。不过事情出了,总得有人来负责,第一个就是项目所在区域的高工区南区镇的领导,随后就是自己这个高工区的区长,当然,董必进也走不掉,但是人家是党委书记,责任没自己大。随后省长周长雄也会手影响,虽然不会受到处罚但是想进一步上升是不可能了。
来到江边,刘伟名坐在江堤上抽着烟吹着风。拿起手机开机,发现手机上面江映雪打了很多个电话过来。刘伟名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伟名,你干嘛,怎么关机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还能关机?”江映雪急忙说道。
“怎么了?怎么这么急啊?事情已经出了就随便吧,不当官也饿不死我刘伟名是不是?不要担心了。”刘伟名装着洒脱。
“你装什么装啊,你爬到这一步容易吗?要是就这样没了那就真的是太可惜了,你才多大的年纪啊。”江映雪急切着。
“可惜也没办法,官面上的说法呢是我工作不负责任不到位,私下里呢是因为我太倒霉了,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你有什么办法啊,我已经看的淡然了。”刘伟名呵呵地说着。
“事情也并不是没有办法,你现在有事情没有?有时间的话来我这一趟,我帮你合计合计。”江映雪说着。
一听还有办法,刘伟名心顿时h热了起来,便答道:“好的,我马上来。”
刘伟名风风火火地把车开到江映雪的别墅处,进门下车望着江映雪笑道:“这次又让你担心了。”
江映雪白了刘伟名一样,然后坐在沙发上帮刘伟名分析:“伟名,今天下午中央已经发出了文件下来,让我们要严令查处这件事情。而且周长雄也被上面的领导狠狠地骂了一顿。周长雄把你停职了,虽然一般来说这样的重大事件你这个区长是没办法逃脱,但是究竟是让你付主要责任还是下面的镇长负主要责任这都是可以商量的,另外是把你革职还是另外调走也是可以商量的。所以,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悲观。”
“都一样,中央都开始重视这个事情了还有办法吗?我想不出意外中央是会派出调查小组下来调查事情原委再追究责任吧?这次中央这么大的动作事情肯定没办法善了,另外我现在本来就已经山穷水尽了,一点关系都没有。周长雄早就想除掉我,你觉得我还能幸免吗?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刘伟名苦笑着。
“你没人,我中央有人啊,我想我说句话还是可以解决问题的。”江映雪说着。
“你?老爷子在的时候还好说,现在嘛。难道你要去找王家?”刘伟名突然脸上便的格外的黑。
“伟名,我知道这样你可能不舒服。但是男子汉能屈能伸,只要能过了这个坎什么事都好说是不是?谁帮了你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不能影响你的前程。”江映雪祈求的眼神望着刘伟名。
“不行,我刘伟名就算是不当这个官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委屈低三下四地去求别的男人来帮自己,你当我刘伟名是什么?映雪,这件事情说都不要说了。你要是这么做了我刘伟名以后和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我刘伟名说到做到。”刘伟名沉声说道。
“伟名,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这不是跟自己作对嘛?”江映雪叹息着说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都有自己的逆鳞。我刘伟名的原则不允许你这样做也不允许我接受这样的帮助。好了,不用说了。我岳父死之后我就知道我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我最近一直很低调,就是不想让人抓到我的把柄。谁想到,老天却送出来这么一个大把柄,可能一切都是天意吧。所以呢。傻瓜,没必要为了我的事情这么操心啦。”刘伟名捏了捏脸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