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第45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哎,这次事情真是出的太大了 现在全国上下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国家把这件事情都定型重大事故了。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江映雪也深深地替自己的男人惋惜着。
“不当官我也可以干别的,我这种人干什么都是一把好手,你说是不是?特别是干女人。”刘伟名哈哈大笑着,然后扑向江映雪。他现在心里的痛苦远不是江映雪能够体会的,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女人跟着自己痛苦罢了,所以装的很平静,其实心里是翻江倒海一样的痛。人生最大的痛是什么?不是你站在山脚一直爬不上去,而是你明明就爬上去了,而且就快爬到山顶了却突然失手掉了下去从新站在山脚,这才是最痛苦的事情。刘伟名现在心底就正是这种痛快。
他需要释放,需要发泄,所以这个对象就轮到了身边这个同样为了他的事情而憔悴的女人身上。刘伟名扑在江映雪身上上下其手,又摸有啃,很是野蛮。如果江映雪还有多余的精力来看刘伟名的话可以发现刘伟名的眼睛是通红的。
翻云覆雨,就在刘伟名准备提枪上马的时候李梦强的电话打来了,响了很久,最后刘伟名无奈地从江映雪身上爬了起来去接电话。气喘吁吁地问道:“什么事?”边说边走开,一直走到洗手间边。
“你在干什么?气喘吁吁的。”李梦晴怪异地问着。
“在跑步,什么事情啊?”刘伟名镇定了一下才说。
“大半夜的你跑步?算了,伟名,高工区的事情我知道了。”李梦晴开门见山地说着。
“这媒体的能量真是大啊,才多久就全国尽知了,就是不知道把我拍上去了没有,要是拍上去了我可就全国出名了。”刘伟名爽朗地笑着,笑着心很痛很痛。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们江南省是怎么处理你的?”李梦晴没好气地说着。“还能怎么处置?现在是停职,等事情过了之后再秋后算账,到时候我就是革职了,说不定还能给我另外牵涉出一些列的问题出来,到时候我就变成了坐牢了。”刘伟名抬头望着黑黑的夜晚说着。
“中央已经介入了这个事情,说是要严肃处理这件事,所有主管领导都有严办。我听我爸说的。”李梦晴道。
“我早猜到了,没事的,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无官一身轻啊,我现在觉得很轻松。对了梦晴,我决定自己开家公司,具体干什么还没想好,到时候你来帮我吧。”刘伟名转移话题,这件事情越说下午他心越痛。
“你还真的挺能装的,事情还有转机。我已经和我爸说了一晚上了,让他帮帮你。我爸虽然没答应,但是让你去见见他,伟名,这是个机会,你一定要把握住。我爸官不大,但是盯着我爷爷的名号在中央还是挺能狐假虎威的。只要他出面,处理好这个事情不难。”李梦晴淡然地说着。
“你不会骗我吧?有这么好的事?”刘伟名不敢相信。
“刘伟名,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知道为了这事我和我爸浪费了多少口水吗?甚至我都答应他只要他帮你把这个事情解决掉了我马上就结婚的协议。网你竟然说我骗你?你怎么不去死。”李梦晴许久不见的脾气终于再次爆发了,烧的刘伟名一愣一愣的。
刘伟名听过之后心里顿时不是滋味,没有说话,这件事情与前面江映雪的问题相似了。他觉得心里十分的不舒服,很憋屈。
“怎么了?生气了?我说你想什么呢?我这只是敷衍我爸的,等他帮你的问题解决了我不结婚他还能拿我怎么着?他还能杀了我不成?你快点来北京吧。箐箐想爸爸了。”李梦晴也知道刘伟名为什么不爽了,当即温柔地说着。
刘伟名一听心里果然温暖了许多了,更是想起了自己那许久不曾见面的女儿,心里也很是急切地想去北京。
“我也想她和她的妈妈。我明天早上就赶过去,到时候再联系吧。晚了,我先挂电话了。”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心里温暖一片。最能体现真情的不是在你辉煌的时候身边一大群一大群的人,而是在你落难的时候对方的一句关心。
“伟名,什么事?”躺在c上等待着刘伟名进行最后一步但是却偏偏被一个电话给凉在半空中的江映雪问着刘伟名。
“好事,我这件事情可能会有转机。我明天去一趟北京,见一个大人物。如果谈的好的话应该可以起死回生。”刘伟名也没准备瞒着江映雪如实说着。
江映雪眼里散发着智慧的光芒,然后笑着说道:“那敢情好,只要有北京的大人物开口这事情基本上是可以摆平的。”
“那咱们还做不做?”刘伟名心情突然之间大好,一只手又开始在江映雪身上。
“死相,不理你了。”江映雪故意害羞的转个身子不理刘伟名。
“那就是要做咯?”刘伟名呵呵地躺在c上从身后抱住江映雪。
而此刻,在上海一栋犹如大宫殿般的别墅里一个女人正紧紧地盯着电视机的画面看着,电视机上拨得是晚间新闻,而画面正是那倒塌的大楼。
刘伟名是半夜回家的,回家后刘伟名第一件事便是找到金倩让金倩帮他订一张最早到北京的机票。
“你去北京干什么?散心吗?”金倩望着丈夫突然之间有所好转的脸色问道。
“去见一见李梦晴的父亲,可能还有办法挽回。”刘伟名说着。
金倩没说什么,点点头。然后道:“订明天下午的机票吧,上午我叫人去买点东西过来你带过去。另外我让人帮你把宾馆也一块儿订好,这样你也不会感到太累了。”
“谢谢你,老婆。”刘伟名很是感动。
第二天下午,刘伟名坐上了去往北京的飞机,上飞机前刘伟名便发了信息告诉李梦晴。下来飞机之后果然看到李梦晴开着车在飞机场外等着。
刘伟名一坐上车,李梦晴便直接拉住刘伟名的脖子在刘伟名的嘴上吻着,吻的很狂热,可见她对刘伟名的相思之情到底到了何种地步了。
刘伟名好不容易推开李梦晴,笑着说道:“大姐,这里可是机场,你不会是想在这里玩车震吧?”
“怎么啊?你怕了?”李梦晴挑衅地望着刘伟名。
“我投降,我确实是怕了。你个小s货,去酒店,我今天一定干的你下不了c。”刘伟名狠狠地说道。这种情况他早就想好了,女人一旦生过孩子之后这便会大大的提升,而李梦晴本身就是一个挺强的女人。而自己与她也已经是一年多没过了,所以这种情况刘伟名事先就已经预料到了,他这次来除了来见李梦晴的父亲之外,也还有一个重要的责任,就是来向李梦晴缴纳私粮,当然,公粮是必须的交给金倩的。
“谁怕谁啊。”李梦晴满脸红晕地开着车。
“伟名,你见到我爸的时候什么都不用说,到时候我会在场。他已经答应我会帮这个忙的。”李梦晴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说着。
“这个我知道,我带了一些你父亲可能会喜欢的礼物过来。本来金倩是要过来的,我推辞了她。”刘伟名说着。
“我知道,她在上飞机之前还打过电话给我,让我好好地照顾你。”李梦晴明显的眼神黯淡着。
刘伟名没有说话了,在两人之间金倩是永远的禁忌。
李梦晴把车子停到刘伟名订好的酒店外,然后两人办好手续便上去了。一进房间李梦晴便迫不及待地缠绕住刘伟名,两人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语言,此刻只有对方的身体才是自己最需要的安慰。
这样昏天暗地,直到第二天上午两人才从酒店出来。李梦晴又带着刘伟名在北京逛了一圈,又加了一些李梦晴父亲最喜欢的礼物进去。
然后在中午十二点才在李梦晴的带领下去李梦晴的家,这也是李梦晴父亲约好刘伟名在的时间。
李梦晴的家不是很高档,也就是一般的小区里,这也是北京一些官员的通例。除了一些个大神级别的住在国家提供的地方外,其余的官员都住在一些平民区里面,不显山不露水。如果你住在北京,说不定你的楼上楼下就住着一些个部级干部。
刘伟名跟着李梦晴进了屋,屋里干干净净的。原本李梦晴自己在外面有一套房子,没跟父母住一起,但是后来李梦晴的母亲去世了,李梦晴怕自己的父亲一个人住的不习惯便就带着女儿刘箐住了进来,屋里的卫生都是保姆过来收拾。
进去便看到李梦晴的父亲正坐在那看电视,保姆正在厨房里面煮着菜。
“李叔叔,您好。”刘伟名是见过李梦晴的父亲的,第一次与金清平到北京遇见的那个老李就是李梦晴的父亲。
“哦,小刘来了啊,坐坐坐。”李梦晴的父亲看到刘伟名也笑呵呵地说着。
“爸,我先说好。伟名来了,你帮他的事情你是答应了我的,不能反悔。另外你有事说事,别没事在这打官腔,我听着不舒服。”李梦晴从房间里面把已经能够咿呀学步的女儿刘箐给抱在怀里。
“你这孩子,怎么说你爸的?”李梦晴的父亲白了李梦晴一眼,然后从李梦晴身上把刘箐给抱了过来,嘴里喊着:“来,箐儿,爷爷抱。”
“伟名啊,金倩和梦晴是好朋友,你让金倩多劝劝梦晴这孩子,都快奔三十了,却一点都不着急。一个人老这么晃着也不是回事啊?”李梦晴的父亲一边逗着刘箐,一边对刘伟名说着。
刘伟名尴尬地望了望李梦晴,李梦晴眼睛里面也是不自然,对自己父亲说道:“我一个人怎么了?你要是不帮伟名把这事给办好我还真的不嫁了,我一个人过一生。反正我有女儿了,也不怕老了没人养。我以前在林阳的时候伟名可没少帮我。”
“一码归一码,别扯做一谈。你就算是有女儿了,这也还是一个不完整的家啊?你没丈夫可以,但是箐儿没爸爸行吗?这会对她的成长造成很深刻的影响的,严重可能会心理畸形。伟名,你说是不是这个理?”李梦晴的父亲也开始劝说着李梦晴。其实啊,不管父母是多大的官,在遇到孩子的问题上的时候,天下父母都是一个样。
“你别总说些有的没的了,赶紧谈事情吧你,再不说又吃饭了。你们谈吧,我给箐儿去换个尿布。”李梦晴知道刘伟名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直接说了句,然后抱着刘箐走开了。
“伟名啊,你们江南省那个高工区出的事情我已经详细的了解过了。事情呢很简单,就是开发商贪心,没有按照正规程序来办。当然,作为高工区的主管官员,这件事情的主要责任并不在你,但是你却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李梦晴的父亲自己抽出一根点上然后把烟放在刘伟名的面洽。
刘伟名也没客气,拿出一根也点上,然后说道:“您说的对。这个休闲城项目是我提出来的,而且投标的过程也是我经手的。最终却把正规项目给了这样一个开发商造成这样的后果,这是我的失误。但是我还是想组织上能够给我一个可以将功补过的机会。”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整个事情有难度。第一,老金不该这么不明不白地就走了。要是老金还坐在江南省那把交椅上由他帮你说话帮你顶缸你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是据我所知,现在的江南省的一把手与老金身前关系就不好,一直不对付,肯定不会为你开脱。甚至于,他递上来的报告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你的身上,所以,这是比较麻烦的一件事。第二,这件事情闹的太大了,死了二十二个消防官兵,中央很重视这件事。已经发出话来了要严办。今天调查组的人已经去了林阳了,相信过两天就会有结果出来了。这也是难办的地方之一。但是呢,事情也不是完全不能操作,我虽然是在纪委这个部门工作,但是中央这些人我多多少少都认识,另外,梦晴这丫头前天偷偷摸背着我去找了她爷爷,磨着他爷爷出去到中央那里去说了几句话。我昨天晚上也请了调查组的人吃饭。他们只给了我一个大概的概念,那就是你是主管的官员,这件事情你不可能不负责任,所以,你是必须得受到牵连的。但是至于具体怎么个牵连法还有待考验,你说说你的想法吧?”李梦晴的父亲也不转弯,直接说着。眼睛带着似有似无的光芒望着刘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