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第45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怎么个牵连法?停职、革职、党内警告、留任查看、降职、调离等等,无非也就是这些了,但是刘伟名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不好把握这调查组的尺度,所以不好开口 只有模棱两可地说道:“我都听组织的,犯了错误就得接受惩罚,不管组织决定怎样处罚我,我都乐意接受。”
李梦晴父亲微微笑着望着刘伟名,没表态,然后说道:“哎,老金不该走的太早了。”说完这话李梦晴父亲一脸的感伤,然后又说道:“别人不知道老金的为人但是我知道,他那人做任何事情都不是为了自己。当然,在对待你的事情上他例外,他例外地为你开了许多的红灯。现在像他这样一心只想着干实事的官员很少了,真是可惜啊。他和我一样,都只有一个女儿,他这一走,你的日子也很不好过吧?”
“我爸在任上的时候就有许多人看不惯他的办事风格,加上他一心为公的做事风格,所以,得罪了不少人。加上我自己有时候处理事情也不够圆滑,所以,也和一些官员关系不顺畅。造成现在在江南省我都有点举步维艰的感觉了。原本我爸把我调到高工区是想让我把高工区给办好办出成绩来,这样我自己能够青云直上,也能够为他的林德泉一体化打下基础。没想到却出现了这样的事,哎,一切都功亏一篑啊。我自己丢官是小,最主要的是没办法完成我爸毕生的愿望了。”刘伟名真诚地说着,没有丝毫作假的成分在里面。
“林德泉一体化?这个老金很久之前和我说过,我记得当时他和我说的时候他还只是江南省的副书记。我当时就告诉他,这件事情如果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做起来便不难,而且成效一定很高,但是要想各方面都支持这么大的动作很难。当时老金就说了一句我完不成我也要让我的接班人去完成。现在看来,老金是把他的女婿你定位接班人了。小刘,高工区的成效还是很大的,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的能力不错,如果就这样陨落了那是党是组织的损失。你看这样成不成?你离开江南省吧,江南省现在已经不是你所能呆的地方了,如果你继续留在江南省你将寸步难行,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事了。离开江南省是你唯一的选择,至于老金的愿望你先等等,如果你在其它地方能够爬到一个较高的位置,到时候再调回江南省也不是难事。你看怎么样?”李梦晴的父亲很爽朗地说着。
刘伟名顿时眼前一亮,心里已经明悟,这件事情其实李梦晴的父亲早就已经帮他给办妥了,能够调出江南省这可是刘伟名的梦想,现在的江南省早就没了刘伟名赖以生存的空间了。
当即笑着说道:“谢谢李叔叔,我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呵呵,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来找我吧,老金和我莫逆之交,他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你是颗不错的苗子,能帮你我会尽量的。我问过中组部那边,广北省的浅圳市最近有一个区长的位置空缺,你去那干吧。你现在在江南省是副厅级的级别,到那去也算是降职了,说得过去。”李梦晴父亲又笑着说着。
“浅圳?”刘伟名太过于惊讶了。浅圳是什么地方?邓爷爷当时在中国的男孩边划下的这个圈,一跃之间从当初的小渔村变成了如今的经济特区。网刘伟名暗道,这就是所谓的明降暗升吧?刘伟名又开始有着欣喜若狂的感觉。
“对,就是浅圳市,浅圳市市委书记是我的一个朋友。只不过这小子命不好,一直在这个位置干着,你去了找他就是了,他会照料你的。”李梦晴的父亲又说道。
接着刘伟名在李梦晴家里吃了中饭,吃完中饭之后李梦晴的父亲就走了。
刘伟名抱着自己的女儿在房里走着。
“怎么?我爸怎么和你说的?”李梦晴一边在弄这奶粉一边问着。
“帮我调到浅圳市当区长。”刘伟名笑呵呵地说着。
“浅圳市?不错啊,这是个好差事,不比你现在的这个差。这老头子还不错嘛。总算是有点良心。”李梦晴也眨巴着嘴道。
“梦晴,谢谢你。”刘伟名感动地说着。
“谢我?谢我以后就多抽点时间来看看我和女儿。”李梦晴俨然一笑。
下午刘伟名本来是准备会林阳的,但是却被李梦晴给拦住了,硬是帮刘伟名订了明天早上的机票。 yw无度的李梦晴缠着刘伟名下午又去了酒店的房间,两人在里面颠鸾倒凤。
“喂,你这么凶就不怕我受不了啊?这是昨天到今天的第五次了。我都脚发软了。”刘伟名从李梦晴身体里面退出来满身是汗地说着。
“我不管,你这一走又不知道下次来是什么时候了。我也是个正常的女人,也有生理上的需要的。这次不好好地压榨你一顿把自己喂饱以后就只能饿了。”李梦晴一只手还在继续把玩着刘伟名。
“你难道不知道饥一顿饱一顿对身体不好啊?你让我歇会吧,你要是一次性把它给用没了下次就没得乐了。”刘伟名求饶着。
“不行,你这东西我不用别的女人也会用,我先用了再说,大不了最后都没得用。我多用一次是一次。”李梦晴说完又低下头凑在刘伟名。
刘伟名绝望地闭上了眼。都说女人是老虎,现在刘伟名觉得,女人比虎狼还凶残。
“放过我吧,我饿了。你让我吃顿饭再来行不行?”刘伟名有气无力地说着。
“我打电话叫酒店送餐上来,你在这等着,我给点最补的。”李梦晴听到刘伟名这么一说爬起来,拿过一旁的电话开始拨打号码。
刘伟名只能无奈地抽烟。
没多久门铃便响了,刘伟名赶紧套了条裤衩就去开门。他是真的饿了,虽然现在还不到晚上。干了一下午的体力活就算是民工也会饿的更何况刘伟名呢?
刘伟名打开门,但是开门刘伟名便傻眼了。
门口站着一个女人,一个正对着自己眨着调皮的大眼睛的女人。
这个女人正是金倩。
“老公,怎么样?惊喜吧?”金倩说着推开门准备进去。
刘伟名脑袋短路,理解抱住金倩在门口打转,后背上汗如雨下,用脚把门稍微的勾住,好在住的套间,要是那种单间这一下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李梦晴了。
“惊喜惊喜,你怎么来了?来之前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刘伟名暗自镇定,假装着生气地说道。脑袋不停地望房里看,希望老天保佑李梦晴不会傻乎乎地走出来。
“人家想给你个惊喜嘛,正好这两天公司没事,所以我就直接飞过来了。另外我也好久没看到梦晴姐和小箐儿了。就过来了。”金倩说着在刘伟名脸上亲了一下。
“那个你坐飞机一定饿了,走走走,我们出去吃饭去。”刘伟名急中生智,说着就准备把金倩推出去一起吃晚饭。
“好啊,不过你不穿衣服啊?难道你就穿着这个出去?羞死了,快去穿衣服,我打电话给梦晴姐,晚上一块儿吃饭。”金倩说着把刘伟名推进了房间。
“伟名,拿个饭菜怎么拿这么久啊?真是磨磨唧唧。难道你准备逃走不成?”接着刘伟名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李梦晴围着浴巾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
刘伟名知道,天塌了。静静地站在那望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金倩心在滴血。
“倩……儿。”李梦晴一走出卧室便看到瞪着眼镜望着她的金倩,李梦晴全身都开始颤抖。
“你们……你们……你们俩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是不是?你们肯定是知道我要来了所以才装着这样逗我的是不是?”金倩眼睛地不停地流着眼泪歇斯底里的吼着。
刘伟名站在那一直没有说话,李梦晴先前走了两步,突然一下跪在了金倩的面前,流着眼泪说道:“对不起,倩儿。”
“对不起?哈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那就不是在演戏不是开玩笑了。”金倩突然变得十分疯狂,退后两步,眼神全是愤怒地望着李梦晴和刘伟名。然后说道:“你们真是太好了,一个是我老公,一个我以为可以托付一生一个让我一直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得女人的老公。一个是我姐姐,一个从小保护我为了你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的姐姐。你们真是太好了太好了。”金倩眼泪哗哗地流着。
随后金倩突然走上前在刘伟名和李梦晴的脸上一人狠狠地打了一耳光,随后说道:“刘伟名,你就是个畜生。李梦晴,以后咱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没你这样的姐妹。”金倩说完之后走了出去夺门而出。
李梦晴双眼满是泪痕站起来准备追出去,却被刘伟名拉住。
“伟名,你干嘛?快去追啊,倩儿这样出去很危险的。”李梦晴疯狂地准备挣脱刘伟名的手去追金倩。
“冷静一下,她要是看到你我会更加的危险。让她去吧。”刘伟名说完之后走进卧室点上烟靠在上抽着。
李梦晴坐在客厅里哭泣着,然后走了进来,从刘伟名的烟盒里面拿出一根烟也开始抽了起来,泪水掉在烟上面把烟侵湿。
“伟名,怎么办?该怎么办啊我们?”李梦晴呆呆地望着刘伟名问道。
“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事情已经出了还能怎么样?我从很久之前便知道,我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我一直都不敢想,也不愿去想。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出了想再多也没有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刘伟名说完之后吐出一个烟圈。
“我对不起倩儿,倩儿一直都把我当成亲姐姐一样,什么话都和我说。有什么好的东西第一个想到的都是我。而我……而我却把她老公g引到了c上。倩儿一定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的。”李梦晴一想到金倩泪水又开始哗哗的流了。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了,做错了事情就得承担后果,这是必然的事情。别哭了,要哭的是我,整个事情里面唯一错的那个人就是我,与你们都无关。”刘伟名走到窗户边推开一扇窗户说着。
然后刘伟名拿出手机拨了钟丽的号码。
“喂,伟名哥,什么事?倩儿姐去北京了你知道吗?”钟丽甜美的声音说着。
“嗯,钟丽。你倩儿姐可能坐最早的班机回林阳了。你马上去机场等,一定要等到你倩儿姐。然后你要一天二十四小时受在你倩儿姐身边,知道吗?”刘伟名安排着钟丽。
“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钟丽听的吓了一跳。
“这个你别问,以后你会知道的。你现在赶紧按照我说的去做。”刘伟名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然后转脸对李梦晴说道:“凡事都会有个结果,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我们都得勇敢去面对,更何况整件事情本来就是我们自己制造出来的。先让倩儿冷静冷静,我过两天再回林阳。”
刘伟名说完便睡在了c上。
刘伟名虽然心里痛的要命但是表面上还是坐着很镇定,他知道,以金倩的性格,自己与他可能是走到头了。刘伟名第二天去了赵俊家,赵俊不在,去国外出差去了。是林月接待的刘伟名,自从与林月发生过关系之后刘伟名一直很害怕与赵俊联系,他一直精良避免着与赵俊联系,所以,自那之后刘伟名与赵俊之间的联系便淡了下来。但是兄弟之间的情谊不像q人,是不会念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的。
林月见到刘伟名的到来很是开心,打开门拿了双拖鞋,亲自帮刘伟名换上,虽然刘伟名不愿意,但是她还是坚持。
“今天怎么来了?来之前也不先打个电话。”林月一边帮刘伟名脱鞋一边问道。
刘伟名觉得这话很耳熟,好像就是自己昨天对金倩说的。
“我来北京有点事情所以过来看看你和儿……你的儿子。”刘伟名随口而出的儿子最终没有说出来,尴尬、别扭。
林月望了刘伟名一眼,知道刘伟名在想什么。然后不着痕迹地说道:“来看儿子都空手,也不带件礼物啊?”
这话说的刘伟名心里很温暖。
“来的匆忙,没有顾得上了,下次再补上吧。”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林月笑着,然后走进卧室把坐在学步车里的孩子给抱了过来,抱到刘伟名面前对孩子说道:“看到了吗?儿子,这是爸爸,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