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第45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别,别这么教孩子,不好 记住,你只有一个爸爸,叫赵俊,我,我是你干爸爸。”刘伟名吓了一跳,然后说道。
林月没有再说什么,把孩子放在刘伟名身上,然后给刘伟名泡了杯茶,又拿了两包烟出来给刘伟名。
“你最近过的还好吗?带孩子很辛苦吧。”刘伟名百年不变的这一句。
“还行,没想象中那么辛苦,也很甜蜜。越苦就越能够体会到作为一个母亲所特有的骄傲和自足,我觉得很幸福,谢谢你伟名,这一些都是你给我的。”林月脸上全是母性的光辉。
“嘿,你这是什么逻辑啊,弄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刘伟名低下头自嘲地说着。
“听说你们林阳发生了一场大火?这事没影响到你吧?”林月突然问道。她不是体制里面的人,所以对于这些不清楚,她只知道刘伟名是在江南省林阳市当官,至于具体是什么职位他一点都不清楚。
“没有,我可能要调走了,调到浅圳去了。”刘伟名不想让林月担心直接说道。
刘伟名在林月那呆到晚上走的,没有法相想象中大战,刘伟名现在没那个兴致,而林月也明显感觉到刘伟名的兴致不是很好。
刘伟名又在北京呆了两天,直到张大同电话过来通知刘伟名说省里让刘伟名去一趟刘伟名才坐着飞机回林阳。李梦晴说要跟刘伟名一起回去,去给金倩认错被刘伟名给拦住了。现在这事情已经不是对与错的问题了,李梦晴要是过去只会让事情变的更加的复杂。
刘伟名在林阳下飞机之后直接去了省委省政fu,找他谈话的周长雄。
“伟名同志啊,请坐。”这次周长雄看到刘伟名依旧是笑呵呵的。刘伟名笑了笑,其中的意味心知肚明。
“周省长,你客气了。这次一来是来向组织检讨的,二来是来听候组织发落。”刘伟名没工夫理会周长雄这种翻脸不认人的人。
“嗯,高工区的火灾事件现在已经告一段落了。中央调查组和我们省委省政fu已经把整个事件都调查清楚,通过研究也决定了对一部分同志实行责任追究。这是最后的结果你看一看吧。”周长雄说着把一份文件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看了看,高工区罢了一部分官员的官职,其中火灾发生地南镇的镇委书记和镇长直接免职,高工区区委书记董必进撤出区委书记的职位,只担任林阳市副市长,同时党内警告一次。刘伟名撤除区长职位,记大过一次。这个结果刘伟名早就猜到了,笑了笑说道:“坚决服从党组织的安排。”
随后周长雄又开始拉着刘伟名扯麻纱,不过刘伟名只听了一会儿便说有事走了出去。然后进了江映雪的办公室。
“最后的结果你知道了?”江映雪问道。
“知道了,撤职,记过。”刘伟名点了点头。
“这已经很好了,听说你要调走是吧?调到浅圳市当区长?”江映雪问道。
“是啊,这次幸好好有个大神帮忙,不然就什么都没了。”刘伟名没有否认。
“调出江南省对你是好事,是福不是祸。这次严办了很多人,除了你在周长雄那看到的,最大的事情就是于勇宁落网了,这事是私下办的,你没在林阳可能不知道。于勇宁被抓了起来,他的势力被一扫而空,连根拔起。这是中央定下来的。于勇宁估计这次是逃不过死刑了。”江映雪说着。
“这么严重?”刘伟名大惊,随后想想也是,中国就是这样。你不出事情什么事情都没有,国家对你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你不要出事,一出事就是连根拔起。你黑社会再牛也牛不过共产d。于勇宁在江南省有多么大的势力?但是国家一旦认真了两天的时间就把于勇宁的实力给拔了个精光,并且外面一点感觉都没有,连点风声都没传出来。
“这是必然的,中央说要严办的事情谁敢打马虎眼?于勇宁在省的那个保护神没有一个敢出来说话的,一个晚上就被武警和警察联手给端了。上面给的话是于勇宁必须处死,要给老百姓一个交代。”江映雪接着说道。
“是啊,于勇宁多么聪明的一个人啊。”刘伟名替于勇宁惋惜着,他知道于勇宁做过的坏事杀一千次都不够,不过他还是认为于勇宁是个好人吗,起码比一些在官场里两面三刀用嘴杀人的人要光明磊落的多。
“云佳早两天打了电话给我,问了你的事情,看的出来,她很关心你。”江映雪又说了一句。
刘伟名顿时抬起了头,又垂了下去,落寞地问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
“这个我没问,要问你自己问。这是她的电话号码,她让我别给你,不过我还是记了下来了。找个时间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嘛,即使不是q人也是朋友。”江映雪若有所指地说着。
刘伟名看着江映雪递过来的号码,点了点头。
“江南省今年是不平静的一年,肯定是腥风血雨的。你提前走了是好事。”江映雪感叹着。
“映雪,我走了之后你帮我照顾一下一个人,帮忙把他调出去。”刘伟名想起了一个人后说道。刘伟名说的这个人就是金清平的秘书王军,答应过人家的事情刘伟名都会记住,这间接着也算是帮金清平做一件未完成得事情吧。
刘伟名走出江映雪的办公室后,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打着计程车回到自己家的别墅,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逃避不是刘伟名作风。
推开自己家的铁门,刘伟名走进屋子。屋子里坐着刘伟名的父亲和母亲。
刘伟名走过去喊道:“爸、妈。”
刘伟名的母亲抬起头看了一下刘伟名,没有说话,眼神里面满是失望。而刘伟名父亲直接站起来,一个打耳光打在刘伟名的脸上,直打的刘伟名嘴里吐血。
“刘伟名,我实在没有想到我交出来的儿子会是个这样的东西。倩儿对你不好吗?倩儿父母对你不好吗?我从小要告诉你做人要知恩图报,你个混账东西。才当了几年官?你那套作风就全都出来了,我从小是怎么教育你的?我光明磊落一生,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刘伟名父亲满眼是火地说着。
刘伟名眼里终于掉下来眼泪,不是因为痛,而是他父亲的话彻底击中了他的伤心处。
刘伟名一下跪在地上说道:“对不起爸,我辜负了您的教育,我也对不起倩儿,我辜负了她的一片真心,更对不起金书记。”
“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和你妈明天回明阳老家,东西我都收拾好了。我以后没你这个儿子。我们两老生老病死都不用你管了。”刘伟名父亲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
刘伟名母亲看了看伟名,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伟名,你怎做出这样的事情啊?倩儿多么好的姑娘,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要去找外面的女人?你要知道,在古代,你这么做可是要被侵猪笼的。”
刘伟名暗问自己,自己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倩儿有什么不好的?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前前后后搭了一个女人又一个女人?为了什么?最后,刘伟名自己也不知道。
“倩儿在楼上,几天没下来了。小丽在陪着她,你进去认个错吧。你知道你爸的脾气,我明天陪你爸回乡下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让我们二老怎么好面对倩儿?”刘伟名母亲说完之后也摇了摇头走进卧室。
刘伟名坐在地上,然后站起来,点了一根烟往楼上去了。
金倩的房门是打开的,金倩抱着孩子坐在上,钟丽则坐在一旁看着。看到刘伟名进来钟丽站起来,忽然看到刘伟名脸上的伤还有嘴角的血:“伟名哥,你……你怎么了?怎么脸上是血?”
刘伟名愣了愣,拿过纸巾在嘴角擦了擦,然后说道:“没什么,做错了事情肯定要受到惩罚。你出去吧,我有话和倩儿说。”
钟丽望了望刘伟名,然后乖巧地走了出去,把门关上。
刘伟名点着烟坐在对面,对金倩说道:“倩儿,我不想解释,也没的解释。事情确实是你所看到的那样。只能说我刘伟名是狼心狗肺,对不起你,对不起金书记。”刘伟名说着眼睛又开始闪着泪花。
“不用说了,你看下这个吧,如果没什么问题就签了吧。”金倩抱着孩子没说什么,直接从身后的茶几上拿过一分合同丢在刘伟名的面前。
刘伟名看了看,是离婚协议书。刘伟名心里颤抖着,最后还是拿起来慢慢地看着。
刘伟名知道金倩很恨自己,这从她的目光就可以看出,换着是谁都会恨的。但是金倩对刘伟名还是很有感情,这份离婚协议书中百分之八十的财产都给了刘伟名,而且连鼎天集团也全部给了刘伟名,金倩的要求只是要孩子的抚养权。
“为什么给我这么多?”刘伟名声音颤抖着问道。
“你还需要养父母,而且我要了小哲的抚养权。所以大家都是公平的。”金倩淡淡地说着。
“这份协议的内容我不同意,明天我会修改后给你的看的。”刘伟名吐出几个字,然后转过脸来对金倩说道:“你是怎么样打算的?”
“我想带小哲去加拿大,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在那边,她告诉我那边很好而且对孩子的教育很好。签证我已经在办了。鼎天集团是我姥爷和我妈的心血,我交给你了,希望你能提我好好的打理。爸妈知道这件事情我也是没办法,是爸逼我说的。”金倩说着眼泪还是出来了。
“这事你是受害者,我才是罪人。不要哭了,为了我这种人哭泣是不值得的。孩子就跟你吧,跟着我这样的爸爸他是得不到好的榜样的。其实不一定要去加拿大,天高地远没人照顾也不是好事,你自己再想想吧。我先走了。”刘伟名说完之后退出来房子。然后走了出去,走到院子看了看那辆奥迪r8,轻轻地m着,随后还是只身走了出去。
打了个车去了尚妍黛现在住在里面的那套房子,拧开门,发现里面便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还有一股女人的香味。房间里面没人,估计尚妍黛是在上班去了。刘伟名直接走到躺下,瞪着眼睛想着事情,一边想一边抽着烟。
当尚妍黛回来的时候一推开门便发现一屋子全是烟味,走过来一看,只见刘伟名已经扔了一地的烟头了。
“伟名,你怎么了?”尚妍黛大惊,走过来问道。
“没事,你下班了?现在高工区怎么样了?”刘伟名挤出一丝笑容对尚妍黛说道。
尚妍黛拿出扫把一便扫这烟蒂一边道:“大换血,蔡启旭闻到了腥味,觉得自己当省长大有希望所以和我达成协议,只要我暂时不和他谈离婚我做什么都可以,另外他让我当区委书记。所以我便当上了区委书记,区长是省里调来的,周长雄的人。伟名,上面是怎么安排你的?”
“可能要调走,还不清楚。有没有兴趣?陪我喝酒去。”刘伟名现在根本就不关心这些事情了。
两人走到房子旁边的一个小店里点了一桌子菜然后开始喝酒。
刘伟名一句话不说只喝酒,尚妍黛开始还拉着刘伟名说话后来也不说了。刘伟名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尚妍黛拦都拦不住。最后,刘伟名还是一句话不说直接趴在了桌子上面。
当刘伟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身边的尚妍黛还在熟睡。刘伟名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与尚妍黛都是光溜溜的,显然昨天晚上没有做上面好事。刘伟名轻轻地起了,然后洗漱便下了楼,找了个路边摊吃了个简单的早晨便打车打了一家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