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第45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下午的时候刘伟名回到别墅,发现自己的父母已经不在了,房间里面也收拾干净。网 刘伟名知道,自己父母回老家去了。
刘伟名叹着气上了楼,金倩还是坐在自己的卧室里面。看到刘伟名便说道:“爸妈走了,我拦不住。我让钟丽跟着去了,还叫公司去了几个人去帮忙搬东西。”
“谢谢了,是我不孝。”刘伟名淡淡地说着,然后把离婚协议书递了一份给金倩。
“你这是何必?你这是准备补偿我吗?净身出户?”金倩看完之后问道。
“我不是补偿谁,我欠你的下辈子也还不了。这所有的财产里面大部分都是岳父岳母留下来的。现在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没脸接收他们的财产,另外有一部分属于我的财产是我给儿子的,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给点财产给儿子应该是理所应当的。你不用说了,如果你要离婚就接收这份协议,不接受我就不同意离婚。”刘伟名望着窗外道。
金倩看了看刘伟名的背影,流着眼泪,但是还是依然拿起笔在上面写了名字。
“明天再去民政局领离婚证吧,今天很晚了。我请你吃顿饭吧,我们一家人,就当做是散伙饭吧。”刘伟名望着金倩签了字心里一阵阵的痛。
金倩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抱着小金哲出去,是金倩开的车,刘伟名抱着孩子坐在旁边。
坐在小餐厅里,刘伟名给自己倒着酒,问金倩:“你恨不恨我?”
“恨。”金倩没有任何犹豫说道,很坚决。
刘伟名心里微微地痛着,没有再说话,埋头喝酒。
许久之后金倩抬起头来望着刘伟名,然后问道:“难道你连解释都不想解释一下吗?”
刘伟名自嘲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是不是我解释了你就不会和我离婚了?”
“不是。”金倩还是回答的很坚决。
“那就是了,所以解释根本就没有用。而且我也根本没办法解释什么,我这人天生就是不安分的人,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天生就是贱种。另外,遇到这种事情,要让一个人减轻痛苦的办法就是让她对对方充满恨,越恨痛苦就越少。”
刘伟名笑着说着,然后起身把一张卡递给金倩说道:“这张卡是我给孩子的,以后每个月我会大一笔钱过去给孩子。孩子上学、生活的费用都由我给,另外你也帮我多给孩子买点衣服和零食。让我尽一个父亲的责任。我现在身上没钱办法一次性拿出钱来,只能每个月给了。谢谢你了。”刘伟名说完把卡放在桌子上面然后转身走出了餐厅,眼角还流着泪水。
第二天,刘伟名和金倩到民政局领了离婚证。这个过程没有过多的纠结,两人虽然都深深地爱着对方,但是爱不是唯一的。金倩恨刘伟名,这种恨是发之骨子里的恨。自己最爱的男人最后却和自己最好的姐妹搞到一起,这是一种多么大的痛苦?而刘伟名则完全没有脸面来挽回什么,他也心灰意冷了。
走出民政局,刘伟名笑着望着金倩,然后说道:“不介意再抱一下吧?”
金倩冷冷的脸蛋没有说话。没有说话就是默认了,刘伟名直接把金倩搂在怀里,拍着金倩的后背说道:“傻瓜,一定要保重,要是再找男人一定要瞪大了眼睛去找,千万别再遇上我这种男人。”
刘伟名声音很颤抖,然后勉强笑着推开金倩,转身朝后面的金倩挥着手。
金倩眼泪再也止不住地往下流,然后叫道:“哎。”
刘伟名回头,问道:“什么?”
“你真的不要钱了吗?你没钱你怎么生活?你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金倩朝着刘伟名喊道。
“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没饿死不成?你不用担心我,还有,我过段时间可能要被调离林阳,被调到浅圳去工作了。有事情找我,我还是孩子的爸爸。”刘伟名说完拦住一辆计程车坐了上去,然后在车上带上墨镜,墨镜里面全是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刘伟名坐车回到尚妍黛所在的房子。坐在计程车里面刘伟名让司机等一下,然后打电话给尚妍黛。
“喂,黛姐,下来一下,我在房子底下。”刘伟名说道。
“干嘛?”
“哪那么多废话,叫你下来就下来,带钱下来。”刘伟名说完挂掉电话。
刘伟名给司机一根烟,让司机再等等,没多久尚妍黛下来了,看到坐在计程车里面的刘伟名,拿出一大叠的钞票给刘伟名,说道:“我身上就这么点现金了,都在卡里面。你出了什么事情了啊?”
刘伟名从尚妍黛手里拿了一张百元大钞给司机,说道:“谢啦师傅,不用找了,让你久等了。”
那司机哪见过这等好事,开着车立马跑了,估计是怕刘伟名突然间反悔。
“合着让我下来就是给你送钱啊?你身上一分钱不带就出门?”尚妍黛气呼呼地说着。
“不是没带钱,是没钱可带。我现在是身无分文。在发薪水之前的这段日子里,你得养我了。”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上楼。
“你身上一分钱没有?你找瞎吧你。虽然你不是很贪,但是当区长这一年你少说也拿了起码一百万有吧。怎么一分钱没有你?”尚妍黛明显不信。
“真没钱了,为了让你养我我还是手清楚吧。我离婚了,钱和所有财产我都给了我老婆和孩子了,所以,现在我是真的一无所有。还在还有这套房子和你这个有钱的姘头。”刘伟名笑呵呵地在尚妍黛脸上捏了一把后说道。
“你离婚了?刘伟名,你别弄的这么惊讶好不好?”尚妍黛推开门惊讶地问道。
“真离婚了,我知道你喜欢八卦我都一次性说清楚吧。我离婚了,彻彻底底地离了。这是离婚证,这东西没办法作假。原因呢是因为我在酒店和女人被我老婆给抓了个现行。所以,现在我没房子、没车子、没票子、没妻子、连唯一的儿子都跟老婆走了,五子登科我一个没有。又回到大学毕业那会了。”刘伟名靠在沙发上说着。
“真离婚了啊?那你没钱你怎么养活自己?要不我也去和蔡启旭离婚,咱俩结婚,然后我养你。”尚妍黛一下子来了精神坐在刘伟名身上勾住刘伟名的肩膀问道。
“滚蛋,我怕别人说我做小白脸。”刘伟名笑着推了尚妍黛一把。
“我都不怕别人说我老牛吃嫩草你怕什么?”尚妍黛说完和刘伟名在沙发上滚做一团,然后进行这精彩的沙发大战,变着方的换着体位。
“伟名,我想女儿了,所以我想搬回去住。因为蔡启旭已经住到那小妖精那去了。我不能让孩子一个人住。”香汗淋漓的尚妍黛依依不舍地让刘伟名从自己的身体里面出来,喘着粗气对李伟名说道。
“理解,回去吧,孩子重要。”刘伟名吐着气在尚妍黛的屁股上面拍了一巴掌,然后拿了一根烟点上。
之后的一周刘伟名整天在这个房子里面呆着,抽烟喝酒看电视,偶尔去江映雪那住一晚上,有时也与何建林出去喝酒。何建林是个有着真性情的人,他是真把刘伟名当大哥了。
组织部还没发下来刘伟名调任的消息,没办法,要调走一般都有的等,起码一个月。这是规矩,像刘伟名从常阳到高工区那么快就上任那是特殊情况。金倩还是走了,呆着孩子走的很果断,走的那天刘伟名去送她,按照她的说法,林阳甚至于是中国已经没有任何值得她留恋的地方了,在林阳她看到没一件东西都是使他难过的。父母没了、老公和最好的姐姐背叛了自己,她只剩下儿子了。金倩把房子和车子全部都留在了这里,把钥匙都给了刘伟名。刘伟名没说什么,接着,但是他铁定是不会去住去开的。
送金倩和儿子上了飞机。刘伟名觉得自己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鼎天集团现在由钟丽全权管理,不过刘伟名还是建议在美国遥控操作的金倩去请猎头公司请几个专业人士来协同钟丽一起管理,让一个小丫头管理终究是不那么让人放心。
回到房子李梦晴就打电话过来了,这些天一直自己躲在房子里哭,根本就不敢打电话给刘伟名或者金倩。今天终于鼓起勇气打了个电话了。
“喂,伟名,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李梦晴问道。
“没怎么样,我和倩儿离婚了,倩儿带着孩子去了加拿大定居。”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离婚?”李梦晴听到过后完全傻了,半饷后才说道:“对不起,伟名,是我破坏了你们的婚姻,要是当初我不那么做的话你们之间一定会很和谐美好的。”
“说什么傻话呢,别整这些有的没的。这是与你无关,罪人是我。别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刘伟名很不忍心地说着。
“你有倩儿在加拿大的地址吗?”李梦晴问道。
“有啊,怎么了?难道你还准备去找她不成?”刘伟名问道。
“没有,我准备给她写信。”李梦晴说着。
最后刘伟名还是把金倩的地址给了李梦晴。
刘伟名很痛苦,金倩是她最爱的女人,也是被他伤的最深的女人。即使当初张云佳走他也没这么伤心。还是那句话,最让人痛苦绝望的不是爬不上山,而是快爬到山顶了就要看到日出了却突然从山顶掉了下来。刘伟名现在就是,什么都没了,又回到四年前回到林阳时的那一幕了。
房间里还留着一些张云佳留下的东西,刘伟名突然很想张云佳了,这个离开了一年多给过自己无数美好回忆却又无情离去的女人。
半夜,刘伟名的脑子里总是浮现着张云佳与李梦晴的身影。最后,刘伟名爬了起来,直接打车去了机场,买了一张最早到上海的机票。在机场等三个小时,然后才上机。
下了飞机,望着高楼大厦刘伟名有点炫目。凌晨四点,坐在机场里。最后刘伟名拿起手机拨着江映雪给自己的那个张云佳的号码,拨了一遍没人接又拨第二遍。
终于有人接了,对面传来一个迷迷糊糊的女人声音:“谁啊?”
没错,这就是张云佳的声音,让刘伟名很牵挂的声音。
“是我,伟名。”刘伟名压住心里的情绪冷静地说道。
“伟名?”对面像是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了一样,然后才道:“看来江书记还是把电话号码给你了。”
“我现在在上海机场。”刘伟名没说很多,淡淡地说着。
对面良久无声,最后说道:“你在那等我一下。”随后张云佳便挂了电话,刘伟名像个难民一样坐在机场外的台阶上,抽着烟。
没多久,一辆红色的凯迪拉克直接停在了刘伟名的身边。里面穿着一身时装的张云佳下了车来。刘伟名都快不认识面前这个女人了,那一身的时装一看就知道是米兰出来的那种货色,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刘伟名就这么坐着呆呆地望着站在自己面前同样在望着自己的张云佳,然后大笑着说道:“这是哪里来的富家千金啊?我都不认识了。”
“这是哪里来的乞丐啊?我都不认识了。”张云佳也学着刘伟名的语调年说着,说完之后两人都哈哈大笑。随后刘伟名又从自己兜里掏烟,被张云佳一把给抢了过去,皱着眉头说道:“别抽这么多烟,对身体不好。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胡子起码半个月没刮了,衣服也脏死了,黑眼圈也这么明显。就像个难民一样。”
“有吗?”刘伟名故意看了看。
“没有才怪。上车吧。”张云佳说完白了刘伟名一眼。
刘伟名笑了笑,起身拍了拍自己屁股上面的灰尘,然后坐进凯迪拉克。
坐进车里刘伟名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直到张云佳把车开进了市中心刘伟名才问道:“云佳,这一年你过的怎么样?有男朋友了吗?”
张云佳侧过脸望着刘伟名,没有说话,随后才道:“如果我说有呢?”
刘伟名心里又开始痛了起来,打开车窗,让风吹着自己的头发说道:“那我这次过来就是祝福你们的。”
“如果我说没有呢?那你过来又是干嘛的?”张云佳笑着问道。
“我?那我过来看看你。”刘伟名结巴着说着。
“你变了。”张云佳突然说道。
“变了?变了什么?”刘伟名怪异地问道。
“没有以前那么大男子主义了,不会什么事情都只想着自己不想别人不提别人着想了。”张云佳回过头来笑脸说着。
“或许吧,经历多了,失去的东西多了也就成熟了。”刘伟名感叹着,确实如此,现在的刘伟名与四年前的刘伟名已经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了。那是的刘伟名的朝气蓬勃,有着给自己一个支点就能撬起整个地球的气势。而现在,除了沉稳还是沉稳,眼睛里面装着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几乎有点沧桑的感觉。
“和我说说这一年里你经历过什么吧?我知道你这一年肯定不平凡。”张云佳看着刘伟名的样子心痛地问着。
“要说经历过什么要从你走之前说起,你走让我经历了失去爱人得痛苦。后来中组部副部长的儿子来到高工区,要我划地给他,我不肯。结果他绑架了我儿子,把我打的半死,还说要杀了我全家,那时候我真的觉得天地都没了。后来为了自己家人的平安我请人把那位公子杀了。因为做的隐秘没人找到我这事也就过了。然后是我岳父岳母发生空难去世,除了失去亲人也让我在江南省辟场变成后娘养的孩子,美人痛没人爱了。随后便是这次大楼起火,凭空降下灾难,我差点就要打回原形了,但是找到我岳父在中央的一位好友,最后让我记过,不久之后我会调到浅圳市当区长。然后就是自己继续不知悔改,与女人在宾馆里胡闹被金倩当场捉住,随后便是离婚。我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她和孩子,她也心灰意冷的去了加拿大。我父母因为这件事已经和我脱离了父子关系。这就是这一年经历过的事情,怎么样?挺像一本小说里的情节的吧?”刘伟名还是点了根烟一边回忆一遍说着。
“你离婚了?”张云佳这次是真的挺惊讶的。
“怎么啊?这事还能有假啊不成?是真离婚了,其实我早就想到有这么一天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本身就是一个对于女色缺乏抵抗力的人而且还学会lan情,所以,身边的女人一直没断。但是我都是真心的,有些是无奈的,有些是我自己想得到的。不过,最后注定了每个女孩都会被我伤害。”刘伟名一点都不避讳向张云佳坦然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