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第45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爷爷,你怎么来了?你到这了怎么都不上去主持董事会?搞的让我主持。 ”张云佳见到老头子直接便开始抱怨了。看到这刘伟名明白了,这个人就是张海生,在中古商业叱咤风云的人物,抖一抖能让中国经济跟着颠一颠的人物。同时也是张云佳的爷爷。刘伟名感觉自己的呼吸有点不顺畅。
“呵呵,我今天也就是路过这里上来看看你。至于今天召开董事会我还真的不记得了。我已经让黄律师在筹备了,过几天就把我名下的股票都转给你。以后这集团就你说了算了。爷爷老了,不想再操这个心了。而你爸那小子不成材,交给他我不放心,再说了,爷爷也没什么好的嫁妆给你,这个集团就当做爷爷给你的嫁妆吧。”老头子说话好像永远都是那样的不紧不慢,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
“爷爷……”一听老头子说到嫁妆了张云佳就羞红了脸,因为她意识到身后还站着刘伟名了。
“爷爷,我给你介绍一下。这……这是个我的朋友,他叫刘伟名。伟名,这就是我爷爷,也就是那个张海生。”张云佳红着脸介绍着。
刘伟名早就扭转了心境,让自己尽量看起来不卑不亢。微笑着走到老爷子面前伸出手说道:“张老先生,看来我并没有猜错。”
“我没说你猜错,但是你确实也没猜对。因为一个商人对于利益的追逐那是发自骨子里的,没有铜臭味那就不是商人了。而今天你看我没有表现出商人该有的表现那只能说明我今天来看你并不是把你当做外人看的。很不错的小伙子。好了,我先走了,有机会和云佳到老头子那去玩。”老头子微笑着说完然后出了办公室,办公室外面早就有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等候着了。
“你和我爷爷在打什么哑谜啊?你们俩之间说了什么?”张云佳疑惑地望了望自己的爷爷又望了望刘伟名,然后皱着眉头问道。
“没说什么,我只能说,你爷爷能够打拼这么大一份家业除了有外界所说的运气外,主要靠的还是他自己的智慧。你爷爷是个厉害的人物,值得我去学习。”刘伟名望着张海生的背影感叹道,他说的真心话。他感觉自己与张海生比起来,太过于渺小了。
“在我看来,他只是一个很溺爱自己孙女的爷爷而已。与世界上千千万万的爷爷一样。”张云佳拉着刘伟名的手说道。
“对,我也终于知道你爷爷为什么这么说话了。他确实不是把我当外人看,他是把我当做孙女婿在看了。我终于明白了他那怪异的眼神里面隐藏的是什么了。”刘伟名恍然大悟。
“瞎说。”张云佳扭捏着俏脸微红,犹如十八岁的怀春少女。
“云佳,如果我现在向你求婚你愿意嫁给我吗?”刘伟名突然变的很严肃地问道。
张云佳“啊。”了一声奇怪地望着刘伟名,显然没反应过来,随后确定刘伟名不是开玩笑的又低下了头不说话。
“伟名,你知道的,我是爱你的,一直都是,我肯定是想和你结婚。网但是,我想你跟我结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我不想你后悔。”张云思绪良久之后抬起头来望着刘伟名说着。
“我知道了,是我太过于草率。我刚刚离婚,便马上和你说要结婚,这对你来说不公平。我会慢慢来,向你证明我是爱你的。”刘伟名肯定地说着,但是还有一句话刘伟名想说却没敢说出来,这句话就是我要给你幸福。这句话在嘴边上刘伟名把它给收回去了,因为他根本就不能确定自己能否给予张云佳幸福,能否给予任何一个女人幸福。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给予张云佳的会是幸福还是伤痕。
“不,你错了,伟名。”张云佳打断了刘伟名的话,然后继续说道:“我并不是在乎这个,我要是对你还在乎这些的话如你所说我也不会让你进这个屋子了。你和金倩的离婚只是一时冲动,我不相信你们之间没有了感情。或许现在你们两人之间已经破碎了,但是一个月以后呢?一年以后呢?距离产生美,时间能够改变一切。我不希望到时候你后悔,也不希望你痛苦。所以,这事咱们俩先缓一缓好不好?”
刘伟名望着张云佳,脑中暂时短路,她不明白怎么会有女人脑子里会这样想事情。他不知道该说张云佳是老好人还是愚蠢。他只是伸出手紧紧地抱住张云佳,没有多余的话。
张云佳依旧是挽着刘伟名的手下了楼,然后开着那辆凯迪拉克载着刘伟名在上海逛着。
在上海的这些日子,张云佳陪着刘伟名去外滩,两人亲密地以东方明珠为背景拍照。到和平饭店喝咖啡,看泛黄的大理石台阶。晴朗的下午,两人走在襄阳路上,让阳光透过法国梧桐洒在身上,还可以看到很老的东正教堂。阴寒的雨天,他们就拐到桃江路上,和阴郁的普希金铜像打个招呼,去吃爱尔兰酒馆热乎乎的炖羊肉。他们去豫园城隍庙看假山,去浦东陆家嘴,在滨江大道漫步,欣赏气度不凡的“万国建筑群。”和宏伟的东方明珠电视塔……美好温馨浪漫的时间总会有个界限,刘伟名的上海之行以组织部的一个电话而结束,刘伟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张云佳,坐上了回林阳的飞机。
刘伟名回到林阳马不停蹄地赶往省委组织部,接待他的是组织部长高进平。高进平本来就与省长周长雄不是一系的,后来靠上了金清平才当上了组织部长。现在金清平死了,周长雄一人当权,高进平的日子也不好过。周长雄暂时没动他并不是因为周长雄不想动他,相反的周长雄最想动的人就是高进平,一个掌握着干部考察和提拔的组织部长是多么重要的职位?只可惜周长雄动不了高进平。这么重要的职位这么高的级别不是周长雄说动就能动的。不过高进平知道,换届之后自己的地位就不保了。说到这些,高进平和刘伟名两人都唏嘘不已。
刘伟名谢绝了高进平亲自陪同自己去浅圳市报道的好意,说让一个职员陪同自己去就行了。自己本就是戴罪之身,级别去高了难免会惹人闲话。从组织部出来刘伟名直接去了江映雪的办公室,两人谈了许多。不过对于刘伟名的离开江映雪只有高兴。能有这个结果江映雪是求之不得。而她自己换届之时就得去北京机关上任了。
从政fu大院里出来,刘伟名听惆怅地望着林阳市的花花草草,自从开始参加工作,自己就在江南省这一块地方上翻滚,这期间起起落落,浮啊沉沉。但是他对这片土地是有感情的。
想了一下,刘伟名直接打了个车去往明阳,然后一路颠簸的来到了自己的家乡明山县青林镇大塘村。村里果然是变了样了,一栋栋的小洋房耸立着,地上也都是水泥柏油马路。不过让刘伟名为之担心的是在村子的另外一头却是一个个大烟囱不停地冒着浓浓的黑烟,经济发展是以破坏环境为代价的发展模式刘伟名并不赞同,但是在当今中国的国情下,似乎也并没有更好更为快捷的方法了。
刘伟名点着烟,心里有点忐忑地走向村子里那一栋仅剩得土砖房前。犹豫了很久还是依然走了进去,进屋看到的是自己的母亲正在擦拭着桌子。
“妈。”刘伟名轻轻的呼唤着。
刘伟名母亲转脸,望着刘伟名,然后展现出一片笑容。
“伟名回来啦?吃饭了吗?妈给你做饭。”刘伟名母亲说着准备开始张罗。
“做什么饭,浪费粮食。”这时候嘴里叼着烟卷的刘伟名父亲走了出来,对着刘伟名怒目而视。
“老头子啊,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啊。伟名好不容易回来……”刘伟名母亲当即不干了。
“什么怎么说话?他是谁啊?跟我有关系吗?我老刘家没有这么没皮没脸不知羞耻的子孙。我丢不起这个脸。刘伟名,等你哪天知道恩字和丑字怎么写了你再进这个屋。现在你给我出去。”刘伟名父亲说着拿起扁担就朝刘伟名打来,不过被刘伟名的母亲给拦住了。
“伟名,你快走吧。”刘伟名母亲喊着。
“爸妈,我走了。这次组织上调动,我要到广北省浅圳市去上任了。以后回来的机会可能不是很多,您二老要多多保重身体。”刘伟名说完之后擦了擦微微流出来的眼泪转身出了门。一边走路往县城里赶,已经很久没走过这条原本是山路而现在是水泥路的道路了,回想一下好像又回到了自己那艰苦的童年了。天渐渐黑了,刘伟名拿起手机拨了何建林的的电话。
“建林啊,我是伟名。大哥请你帮个忙。我老家你知道吗?现在我和我爸闹了矛盾,我爸搬回老家住了,而且不准我回家。你帮个忙,找当地的县政fu说是你要到我老家这个村投资建厂,然后就看中了我老家这块地。你帮我把这块地买下来,让县里的干部对我爸进行思想教育,说是要促进村里的经济发展。然后你在房子边上给我建一栋小别墅,就说是补偿给我爸的,然后把这栋老房子给我推倒了。就这么简单。这些钱我以后还给你,我身上暂时没有钱。”刘伟名抽着烟部署着,这些都是他刚刚想好的,不找一个这样的借口刘伟名的父亲绝对不会接受任何一丝刘伟名的孝敬的,这点刘伟名非常清楚。
终于在大半夜刘伟名走到了县城,然后找了个旅店住下。第二天便乘车回到了林阳,然后与尚妍黛这个成熟的熟妇颠鸾倒凤了一天,第二天刘伟名提着一个旅行包把自己的东西全部装上便去了省政fu大院,坐上省委组织部为刘伟名准备的车便去了机场。
浅圳市,又称为“鹏城。”位于中国南方珠江三角洲东岸,隶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北省,是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经国w院批准于1980年8月26日正式设立。全市土地总面积为1953平方公里,其中,经济特区面积为395.81平方公里。
经过29年的建设和发展,浅圳由一个昔日的边陲小镇发展成为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新兴现代化城市,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浅圳速度。”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09年中国城市竞争力蓝皮书: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对全国294个地级以上城市综合竞争力2008年度排名显示,浅圳位列第二。
1979年3月,中央和广北省决定把宝安县改为浅圳市,受广北省和惠阳地区双重领导;11月,中g广北省委决定将浅圳市改为地区一级的省辖市。1980年8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在浅圳设置经济特区,现在,该天也被世人亲切的称为“浅圳生日。”1981年3月,浅圳市升格为副省级市。1988年11月,国w院批准浅圳市在国家计划中实行单列,并赋予其相当于省一级的经济管理权限。1992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授予浅圳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市政fu制定地方法律和法规的权力。 2004年,浅圳成为无农村的城市。
而刘伟名这次到任的也就是这个浅圳市宝南区的区委常务副书记。本来刘伟名是要接任区长的,但是最终上面还是有人提出了抗议。刘伟名原本就是副厅级,结果犯了错,调到了浅圳这个副省级城市任区长还是副厅级,这行不通。最后把刘伟名调到了浅圳市宝南区任区委副书记,而且是内定的常务副书记,权利之大也仅仅只是次于区长了。
对于没有当上区长刘伟名一点也不惋惜,能有这个职位和跳出江南省的机会他就已经很满足了,而且只要运作的好,常务副区长并不比区长逊色什么。这里面就要看个人自己的本事了,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刘伟名觉得自己已经很成熟了,而且,他也把这个当做是自己人生的又一个启程、一个新的开始。
下飞机的时候刘伟名就看到了在自己上飞机之前就与自己联系了多次的宝南区区委秘书长侯尤文。其实一般的区县一级是没有秘书长这个职位的。但是浅圳市不一样,他是一个副省级城市,所以这里基本上都有秘书长这个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