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第45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领导,路上可辛苦了。 ”侯尤文笑着走了上来。其实按照级别来说,秘书长与副书记是同一个级别,但是在党的领导班子里面秘书长还是要接受副书记的领导。当然,这只是官面上的,其实副书记根本就管不了秘书长,真正能管得了秘书长的只有书记。
“秘书长,可让你久等了啊。”刘伟名笑着和侯尤文握了握手。这侯尤文是一个很年轻的干部,大概也就三十五六岁。当然,和刘伟名比起来他是大多了,但是在三十五六岁能够爬到区委秘书长这个职务上来已经是很不简单了。如果说他背后没有人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哪里哪里,以后可还得靠领导多多照顾啊。书记已经在咱们招待所摆下了酒宴,就等着给你接风呢。”侯尤文亲切地拉着刘伟名上了那辆奥迪a6.
刘伟名认真地打量着这个侯尤文,果然是个人物,这从他说的话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人懂得放低自己的姿态,在秘书长这个职务上放低自己的姿态非常的重要,难怪能够这么年轻就爬到了这个位置上来了。
不过侯尤文的话倒是让刘伟名为难了,本来,按照惯例,他一个副职来报道是不必到市组织部来报道的,但是刘伟名走到这来是靠的李梦晴父亲的关系,而李梦晴的父亲显然早就与浅圳市市委书记通了气了。自己来浅圳市第一个不去看这个市委书记这就太不像话了。脸码头都不拜以后怎么在这浅圳这个地方跑江湖?
看到刘伟名有点为难的样子侯尤文便问道:“怎么了?刘书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事情是这样子的,我想先去一趟市委。”刘伟名为难地说着,他只说了一点点,但是他知道,话说到这个份上就行了,侯尤文会懂的。
“哦,这样啊。那这样吧,我现在打个电话给书记,就说是你下飞机的时候临时接到市委书记的电话说让你去一趟市委。你看这样怎么样?”侯尤文眼睛转了一下后说道。
“这样最好了,那就谢谢你了。尤文同志。下次找机会请你喝酒。”刘伟名感激地说着。别看侯尤文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这句话却帮着刘伟名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刘伟名第一次来,本来是不用去市委的,应该先到区委报道,但是刘伟名却现在去了市委。本来也没什么,你先去哪人家也不知道,但是现在问题是区委书记已经亲自给你办了酒宴接风了,你临时不来这会让人家区委书记心里怎么想?虽然你要去见的人是市委书记,比区委书记官大,但是任谁这心里都会非常反感的。另外,刘伟名不能亲自给区委书记解释,因为解释没用,先不说人家书记信不信你的话,就算是信了人家心里还是一样不舒服。但是由侯尤文说这就不一样了,在区委书记看来这是刘伟名的无奈,是被市委书记临时叫走的。毕竟秘书长是区委书记的人,区委书记没有理由会不相信的。区委书记最多只能够埋怨官大一级压死人罢了。
“这有什么好谢的,我只不过是正常的、如实地汇报工作罢了。”侯尤文对司机说着去市委,然后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码,说了一顿,然后对刘伟名笑着说道:“没事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自己拿出电话给区委书记拨了过去,按照侯尤文说的又重复了一遍。书记说着没事,说是看看在市里呆多久,如果不久的话他们就在那等刘伟名,如果太久了就只好改在晚上再帮刘伟名接风了。
刘伟名客气了一番然后挂断电话。有点不适应区委书记那一口带着浓重广东腔的普通话,因为听着挺别扭的。
司机把车开到浅圳市市委大楼前面,接受保安的指引把车停好后侯尤文带着刘伟名去往市委书记的办公室。作为宝南区的区委秘书长侯尤文肯定对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并不陌生,虽然他自己并没有这个权利可以进出市委书记的办公室,但是起码陪同区委书记来过。
走到市委书记的门口刘伟名走进去对一看就是秘书的人问道:“请问张书记在吗?”
“你是?”秘书笑着站起来问道。
“我是新来宝南区上任的区委副书记刘伟名。”刘伟名亲切地给这个秘书散了根烟,秘书立即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说先通报一下。然后拿起电话说了一通,最后对刘伟名说道:“张书记现在正在会客,你们先等十分钟。”
刘伟名便和侯尤文在外面等着,估计七八分钟的样子从里面推开门走出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侯尤文赶紧走上去说道:“刘书记,在向张书记汇报工作啊。”
“哟,侯秘书长,你今天怎么在这?老王不在啊?”这个微胖的中年人看到侯尤文大笑着。
“今天我可不是陪王书记来的,我是陪我们宝南区新上任的刘副书记来的。刘书记,这位是罗江区的区委书记刘勤龙刘书记。刘书记这位是刘伟名刘副书记。”侯尤文介绍着。
刘伟名笑着伸出手说道:“刘书记,八百年前我们可还是一家人。我初来乍到,以后可还得您多多照顾。”、“哪里哪里,王泽栋那老东西哪会给我机会照顾你。有机会来我们罗江考察工作。进去吧,张书记在等你了。”刘勤龙和刘伟名握过手然后拍着刘伟名的肩膀很亲热地说着。
“那我就先进去了。尤文同志,你进去吗?”刘伟名侧过身问侯尤文。
“我就不进去了,我在这里等你就行了。”侯尤文提了提自己的眼睛指了指身后的沙发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推开里面大间的办公室门进去。
里面是一个大的会客室,然后便是市委书记张允后的办公桌。张允后显然是在等刘伟名了,正一脸微笑地望着刘伟名走进来。
“张书记,您好。我是新来上任的刘伟名。以后在您的手下当兵请领导多多的批评指正。”刘伟名笑着恭敬地走到张允文的办公桌前面。
“指正不说,但是批评是肯定会有的,你到时候不要恨我就是了。来,坐吧,喝茶吗?”张允文拿着杯子说道。
“我来就行了。”刘伟名拿过杯子自己跑过去泡茶,秘书出身的他对于这一切那是轻车熟路。
“刚来吧。”等刘伟名又重新坐定了张允后才问道。刘伟名这才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张允后。张允后看起来要比李梦晴的父亲年轻一些,也就是四十四五岁的样子吧,刘伟名原本听李梦晴父亲说这个张允后当了很多年的市委书记没爬上去还以为这个张允后已经是五十四五了呢,现在看来完全不是。四十四五岁当上了副部级而且还是国家这个经济特区的一把手,这有几个人是可以比得上的?刘伟名都有点羡慕了。
“是的,刚下飞机。宝南区区委秘书长亲自接的我。现在还在外面等我,王书记还给我办了接风宴。不过我想了想,还是应该先来您这报个道。”刘伟名从容地说着。
“哦,接你的侯尤文那小子吧?那小子我有印象,以后肯定是个人物,说不定以后还是你的竞争对手呢。哈哈,王泽栋这次干的还不错,我已经先和他打过招呼了。以后你要好好干,你是老李点的将,我就不多说了。你来了浅圳,那就是我的兵,我就给你几个任务,第一,尽快熟悉咱们浅圳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和发展状况,这是最主要的,不了解这些你就没办法开展工作。而且你这个副书记还是担负着党内领导的提拔和调任的,所以你要对你们宝南区主要的领导班子成员有个比较深刻的了解。第二,现在宝南区的领导班子是王泽栋这个强势的书记配上了一个也不见得很弱的区长,如果他们之间没有矛盾还好,如果有矛盾。你必须给我把他们之间的矛盾给化解开来,这是我给你的一项政治任务。必须完成。一个领导班子的团结不团结决定这个区域的行政能力,所以,不容有失。作为副书记这个是你的责任。第三,你也看过了,你还兼任着政法委书记。所以,这个公、检、法、司等部门的协调监督工作你也要注意,法治要大于人治,有什么问题你必须要对区政fu大胆地提出来,这是党的职责也是你的职责。就这么三点,其余的一些事情你也是老干部了,已经自己能够把握的。”张允后喝了口茶用手敲着桌子说道。
“请领导放心,我一定会完成好这个任务的。”刘伟名点着头说道,从这他可以看出,这个张允后是个非常强势的书记,如果一个书记强势而且有手段了那么作为党内二把手政fu的一把手的市长就根本没有抗衡的能力了,这是个必然的事情。所以,刘伟名可以猜的出来,浅圳市的土皇帝肯定就是这个张允后张书记。
“你明白就行了,那边王泽栋还在等着给你接风吧?那就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不然他会怪我的。你先去那边吧。”张允后没说太多,直接送客。刘伟名很恭敬地站了起来,然后又说一些话才走出张允后的办公室。
“尤文,你是哪里人啊?”坐在车上刘伟名笑着问着侯尤文。
“我啊,是江北省的,说起来和你们江南也就只有一江之隔。”侯尤文也笑着回答着。
“那确实隔的不远,你来这干了多少年了?”刘伟名点着烟问。
“不怕伟名你笑话,我来这里已经干了有十四年了。我参加工作就是在广北省,后来调来调去的都是在广北省里面转,不过在浅圳我是呆的最久的。”侯尤文接过刘伟名的烟淡淡地说道。
看来这个侯尤文也是半个地主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还是可以多向他请教请教的。这是刘伟名心里的想法。
刘伟名在侯尤文的带领下来到了宝南区区政fu的招待所,行李直接被侯尤文安排了一个区委办的小伙子给提到为刘伟名安排的公寓里面去了。侯尤文拉着刘伟名去招待所,不过刘伟名还是止住了侯尤文,让侯尤文带下路,自己先去一下王泽栋的办公室。王泽栋因为在等刘伟名吗,所以一直在办公室等着。刘伟名心里思索着王泽栋对自己这么客气的原因莫过于张允后的招呼已经自己这个副书记的权力是他的一个强势臂力。一边来说,区县一级只有两个副书记,一个是有县长兼任,而另外一个副书记就是所说的常务副书记,也有叫做专职副书记的。副书记别看是副职,但是权力还是有的。副书记主管的就是组织工作,主管干部的提拔和考察这一块,一边来说书记是不直接干预组织工作,当然,这只是表面上说的。犹如书记与县长闹别扭那么政fu工作就无法开展一个样,如果副书记与书记之间总是矛盾的话,那么党务工作也不好开展。而且,副书记是书记的一个强有力得帮手,并且在常委会上掌握着一票的话语权,所以,一个副书记对于书记或者是区长来说,意义重大。
刘伟名跟侯尤文直接进了王泽栋的办公室。到底是浅圳市这样的经济大市,这区委区政fu大楼就是要比刘伟名以前的高工区要气派的多,非常的现代化。大楼全部是写字楼式的装修,不知道的绝对会以为进了某大集团的总部。
王泽栋的办公室里面装修的也是非常的豪华,快闭上五星级酒店了。当然,这些都是必然的,一般来说当地经济越发达这些政fu部门的装修设施也就越高档,这些都是直接与经济挂钩的。如果你经济发达,装修豪华上面一般是不会来查这些事情的,但是,如果你经济不发达,在这额方面投入过大,上面说不定就会有人下来查看了,这几乎都成了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