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第46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猜想,这么年轻就爬到了这个位置,要么确实有过人的能力,要么就是靠卖身。 刘伟名个人更加倾向于后者,因为她的容貌使人无法去坚信第一点。所以,刘伟名觉得这个女人一定与林宝源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也并不影响这个女人对刘伟名吸引力,望着女人丰满、凹凸有致的身体,一个月不知肉味的刘伟名突然起了反应,而且非常强烈。好在是坐在餐桌边,不至于太过于引人注目。
一般来说这种场合这样的美女都会被安排坐在领导身旁担负给领导倒酒劝酒的任务的,所以,秦思思也就自然而然地坐在王泽栋的左边,而刘伟名则是坐在王泽栋的右边。
自从一进来,刘伟名的眼光就一直落在了秦思思的身上,这席间秦思思并不是没有发现,但是秦思思也只是对刘伟名淡淡一笑便把目光转向别处,任凭刘伟名继续打量着她。
刘伟名对这个女人的评价是不俗不雅。她并不像一般欢场酒桌上的公关女人一样放荡不知收敛,她一直微微地淡笑,让人如沐春风,但是多余的话一句不说。但是也不拘束,而是落落大方地坐在那。该吃吃,该喝的喝,该说话的时候也不扭捏,说出来的话也非常得体。但是要是拿她和雅的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的董静来比又完全不一样,该她出场说话的时候她绝对不像董静那样的冷淡,她给王泽栋敬酒的时候那些说辞甚至于是拍马屁都非常的到位。这是刘伟名对这个女人最为欣赏的地方。庸而不俗,淡不失雅。但是一想到这个女人可能与林宝源之间存在的关系时,刘伟名又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酒桌上是融洽的,对于刘伟名来说也是无趣的。因为他只是作为一个陪客而已,主角是王泽栋,他只是在一旁偶尔应付应付。这期间秦思思一直没有与刘伟名说话,唯一说话的时候是秦思思端起酒杯向刘伟名敬酒。敬酒的时候秦思思说:“刘书记,你是男人,我是女人,而且听闻你酒量过人,有千杯不醉的雅号,所以我就只喝半杯了,不过刘书记你得喝完。”
“这恐怖不公平吧?你敬我你怎么能比我喝的少呢?不如这样吧,这杯我敬你,我干了,你随意。美女总是可以享受特权的,是不是?”刘伟名一口喝干了杯中酒,然后望着秦思思意思意思地喝了一口酒,然后两人都坐下,便再也没有再说话了。
刘伟名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按理说一般情况下,酒桌上的男人都会以t戏女人为乐的。而但凡这种情况下坐在桌子上的女人也都是可以接受各种程度的笑话。但是刘伟名今天见到秦思思却没有,他没有为难秦思思,只是意思地让她喝了一口酒罢了。
刘伟名有种心动的感觉。从江映雪到董静,秦思思是第三个让刘伟名觉得心动的女人。
吃完中饭王泽栋就和刘伟名下楼去了,这是公务就餐,人多眼杂,所以林宝源也不可能再安排什么娱乐活动。网
下楼时林宝源亲自送下来的,当然,秦思思也在里面。等王泽栋的车开动刘伟名上自己车的时候林宝源又握住刘伟名的手反复客套着,刘伟名微笑地应付,但是眼光却一直落在秦思思的身上,而秦思思也只是微笑地望着刘伟名。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坐进车里让司机开车。
又是一个优异的女子,刘伟名如是感叹着。但是刘伟名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会走进自己的世界里还是仅仅只存在与自己的梦里。
宝南区有两个工业园区,一个是千禧村工业园,一个是王道口工业园。其中千禧村工业园区是宝南区自古以来就有的,准确地说是在王泽栋来宝南区任区委书记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而且已经成型的工业园。而王道口工业园则是在王泽栋手里建起来的,是王泽栋的心血之一,也是王泽栋的政绩样本之一,王泽栋当政这些年在这个王道口工业园里面下足了血本,而且这个王道口工业园也非常争气地表现的非常出色。如果说一个区政fu的财政支持扶持两个大集团不成问题,但是要投资两个工业园的话那就力不从心了。但是,周文上台之后大力地开始注资重新大力发展原本在王泽栋手里已经日趋败落的千禧村工业园。这就是摆明了要与王泽栋唱对台戏。从此之后,两个人在大会小议上争论最多的也就是关于财政分配的问题了。
财政属于政fu管,政fu有权利支配财政。但是党管政fu,有干预控制政fu所有的行政能力,于是问题开始出现了。两人谁都有权调动资金,这就造成了宝南区区财政是分钱必争的局面。让刘伟名等官员是汗颜不已。
“东升集团论资产论纳税都不比宝源集团逊色,为什么往上推荐的深圳十佳优秀企业不是东升集团而是宝源集团?我觉得,东升集团比宝源集团更加的出色,更加的具有影响力。”周文拍着会议室的桌子对着王泽栋吼道。
这是一场正常议会,商讨宝南区唯一的那个深圳市十佳私有企业的指标归属。当然,王泽栋一开会便直接说宝源集团是当之无愧的。结果便有了周文的大声商讨。
别看十佳企业这个名号只是个虚名,虚名之后代表的东西可多了。第一,企业以后不仅仅可以得到区政fu的扶持,可能还能得到市政fu的扶持甚至于省里的扶持。另外,十佳企业之后便是十佳企业家的评选,如不出意外,十佳企业的老板就都是十佳企业家了。这对于一个商人来说可时间莫大的荣誉,最后这些都可以归咎到政客的政绩上来,见到周文和王泽栋两人就这个问题争论的这么凶就可见其重要性了。
“东升集团比宝源集团更有影响力?咱们从政人员眼光应该放的长远一点,咱们不应该仅仅局限于浅圳这个地方,咱们要把眼光放到全世界。宝源集团主要是出口,其产品远销欧美,中东。他的影响力又岂是在国外市场一直打不开局面一直专注与做国内市场的东升集团能够比拟的?咱们选这个十佳企业首先就是要考虑企业的影响力、形象和信誉度还有发展潜力。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东升集团都比宝源集团差了不值一点半点的。”王泽栋弹了弹烟灰,冷冷地说道。
“王书记,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行情吗?国外经济一片萧条。整个世界唯一经济活跃的就只有咱们的大陆了。而且出口转内销这也是基本的发展趋势。宝源集团要不是一直占着咱们政fu的大堆优惠政策和关税优惠说不定早就破产了。而东升集团不一样,可以说是完全白手起家的企业,没向咱们政fu要过任何的政策,没给咱们政fu添过任何的麻烦。究竟谁更适合当然十佳企业我想眼睛不瞎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周文一点不示弱直接说道。
“周文,你是在说我吗?”王泽栋本就是强势之人,被周文这么指桑骂槐早就忍不住了,也是一掌拍在桌子上指着周文说道。
“我又说你吗?我说的是谁有人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周文仇视着王泽栋。
“周文,你个狗娘养的,别忘了你他妈如今坐在这个位置上是谁提拔你的。没有老子提拔你你小子现在还坐在财政局贴发票呢。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王泽栋突然破口大骂。一点领导风范都没有。
“你又是什么好东西?我是你提拔的吗?我是组织提拔的,你以为你是谁?你能代替组织?难道你想在宝南称王称霸还是怎么了?别忘了,天下是共产d的天下,不是你王泽栋的。你当初提拔我就安好心了?还不是见老子好使,好帮你掌握财政大权?你就是个过火拆桥的畜生。”周文也开始骂起来脏话。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把本来完全不可能在场面上说的潜规则全部说了出来。
刘伟名见这情势要是再不阻止的话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但是纵观在坐的领导,一个个眼观鼻的犹如老僧入定般坐在那。一个个都鬼机灵 ,这种场合他们哪适合说话?刘伟名看了看,唯一有责任有义务有权利制止两人的也就只有自己这个副书记了。
“好了。”刘伟名拍着桌子说道。
王泽栋和周文两人骂的正酣,突然见刘伟名站起来拍桌子顿时停嘴了。
“泽栋同志,周文同志,我今天必须要把说你们两个一句。你们两个这样闹实在是太不像样子了,怎么能什么话都说?这要是传出去了那还得了?那就是大问题了。听我一句话,坐下来,有事好好说,大家都是为了工作,都是为了把咱们宝南区进一步发展好,可以说在座的大家都是抱着同一个目标在努力。既然目的一样了那么矛盾就仅仅只存在与方法方式上了,只要好好沟通,世界上哪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是不是?”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把王泽栋和周文给压的坐下来。
两人被刘伟名这么一说,也就都清醒了过来。顿时明白了自己刚刚的失态,但是面子上哪肯认输,刘伟名好说歹说才让两个人坐下来。
见两人就像吵完架的小孩子那样不说话互相怒目而视刘伟名有点想笑。当官的讲究的是城府,这两人并不是没有城府,而是两人都是火爆脾气,而且又都是多年的同事了,所以才发生这种事情。
“泽东同志,周文同志,以及在座的各位。我来上任之前到过允后书记的办公室。允后书记反复给我交待了一个问题,他让我一定要密切注意这个问题。一旦出现这个问题让我立马给调解处理好,让我把这个问题当做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我想大家一定很想知道这个问题是什么。不错,这问题就是调解好泽东同志你和周文同志之间关系。允后书记让我一定要把你们俩之间的关系调节好,他说一个好的班子不仅仅只需要两个有能力的主要领导,更加需要的是一个和谐的领导班子。党和政fu的一把手之间存在矛盾这不就等于党政分离了吗?这还要得?至于这个问题有多么的严重大家肯定比我清楚。所以,我只想两位知道,不管有多大的意见,大家也都是同事,大家都是在一个锅里吃饭的,应该同心协力,世界上哪里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十佳企业咱们每个区一个指标,市里不是还有几个指标嘛。市里的指标哪里来?还不都是从各区这些企业里面选出来的?所以,十佳企业咱们宝南区并不一定只有一家嘛。我个人觉得不管是宝源集团还是东升集团,都有入选十佳企业的实力,至于究竟选谁,那是市里领导决定的,咱们只是报上去,大家说是不是?”刘伟名尽量坐着和事老。他这个时候要是不把张允后抬出来怎么可能镇得住这两个人。
“这个……刚刚我情绪稍微激动了一点。这是我个人思想道德上面的不成熟,我在这里向大家道个谦。刚刚伟名同志的批评很及时也很对,我虚心接受。而且伟名的同志说的也很对。我看这样吧,咱们就先把宝源集团报上去,然后呢我亲自去市里面找有关领导详细谈一谈东升集团的事情,争取让东升集团入选。要是咱们宝南区能够一举入选两个十佳企业那也算是开历史之先河了。”王泽栋见刘伟名说完,脸上阴转阳阳转阴地好一阵子,然后才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