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第46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在国庆之前就让秘书帮自己办理好了出国的证件以及机票,他要去加拿大。网 自从金倩走后的这两个月他心情很复杂。特别是在到了浅圳之后,他切断了与其它女人的联系,他想让自己静一静,冷静一番。可是越冷静他就越想金倩,想儿子。他在想假如金倩依旧还在自己身边该多好。所以,他决定趁着国庆的假期得去一趟加拿大,他给自己的借口是去看儿子,其实心里同样对金倩有着浓厚的思念。两人在一起相遇相知相爱,然后是结婚生子,共同享受过富贵,共同接受过磨难,要说感情不深说不出口。古人都说过糟糠之妻不能忘,更何况金倩这样一位娇滴滴的美娇娘呢?
作为一个区位副书记,除了正常的工资之外,他当然还有其它的收入。当然,这些非正常的收入虽然不是国家明文规定的,但是也是过场中人人人皆知的,绝对不是犯法的,而且这笔钱也不算少了,比起一个中产阶级的收入不会低多少。刘伟名拿着这些钱总是寄三分之一给加拿大的金倩,虽然他知道金倩不缺钱,自己儿子的生活也不会过的苦,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有责任去抚养自己的儿子,这也就是金倩在电邮中多次说过不要刘伟名的钱但是刘伟名却依然按时汇钱的原因。还有三分之一刘伟名经过其它途径寄到了自己的父母手里,他总是把钱先汇到何建林的手里,然后让何建林以每月给予自己父母那块房子的补贴为名交到了刘伟名父亲的手里,刘伟名父亲虽然绝对不会接受一分钱不该的的钱,但是却不会迂腐到连自己“应该。”得到的钱都不要,在刘伟名父母的眼里,这笔钱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剩下的三分之一刘伟名留着自己用,虽然他自己根本就用不了什么钱。平时吃饭在食堂,政fu有福利,他们只需要每月象征性地交一点钱罢了。而且平时还有无数人排着队等着请他吃饭。烟也是堆积如山在那,至于其它的,刘伟名不觉得自己还却什么。
柄庆放假前两天刘伟名就请了假,然后手里拿着一本日常交际英语以及一本关于加拿大的地图上了飞机。他去加拿大之前没有告诉金倩自己要去加拿大,同时,他的英语也非常的烂,他没准备让金倩来接自己,而是准备对着手中金倩的家庭住址自己找过去。所以,手中这两样东西便必不可少了。
飞机稳稳地落在了温哥华的地面上。一出飞机刘伟名就感受到了浓浓的异域风情。身边不再是一群群黑头发黑眼睛的人,换成的是一群群头顶着各色各样头发身材高大而且口里说的是一大堆刘伟名完全听不懂的鸟语的外国人。这让从来没有出过国门的刘伟名有一点局促和兴奋。
走出机场,刘伟名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城市很干净。这个干净不仅仅只是指地面,而是指天上。与国内大型工业城市灰蒙蒙的天空不一样,这个城市的天空很干净,很蓝,用小学课本里的万里无云来形容很贴切。而且这个城市的空气也非常的好,在来之前刘伟名就了解过了。温哥华地理位置位於卑诗省西南沿海的布拉德峡湾和菲莎河口的三角洲之间,是加拿大西海岸最大的港口。网温哥华背靠落基山,面向太平洋。虽然纬度较高,但因有暖流经过,所以冬季一般不降雪,不冻海。温哥华是一个景色优美的地方,并以丰富的人文资源而著称,使她成为加拿大的旅游胜地。她拥有洁净的空气和新鲜的水质。由於气候温和,温哥华可提供全年的户外活动。温哥华的消费水平并不高,交通也很便捷,作为太平洋的贸易中心,温哥华的居民本身由不同文化背景的移民组成。温哥华的“唐人街。”中国城是北美除三藩市,旧金山以外最大的唐人街。 温哥华是华人重镇,通用国语,普通话和白话,广东话及其他各种中国方言。温哥华气候温和,四季宜人,使得温哥华市内草地常绿、繁花似锦。夏季气温一般在20摄氏度左右,冬季气温一般在0摄氏度以上。十一月份温哥华的气温在一般保持在3c-9c之间,温润而舒适,冬季很少下雪。温哥华素有“加拿大雨都。”之称,尤其在冬季。
刘伟名好奇地四处看了看,然后提着自己那只有几件衣服的行李袋慢慢地往机场外走。然后翻开自己手中的《日常交际英语》走到一辆的士车旁,上了车后用蹩脚又生硬的英语告知司机自己要去的地方。
司机是个很健谈的温哥华本地人,一开车就热情地与刘伟名聊天,只可惜刘伟名根本一句都听不懂,司机说了十来分钟,见刘伟名只是微笑地点头而一句话不说便也觉得兴趣索然,开始闭嘴认真开车。
坐在车上的刘伟名开始很兴奋,好奇地望着这座充满异域风情的城市,不过久了也就开始困了,倒时差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无视的,起码刘伟名现在就觉得很困。
司机稳稳地把刘伟名送到了邻近郊区一个优美的小镇上,刘伟名掏出临行前换来的一堆加元从中掏出两张递给司机,也不管是不是多了就提着行李下了车。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优美的小镇,很宁静,除了偶尔传来的狗叫声,四处充满着和谐宁静。放眼望去,除了深灰色的泊油路、洁白的西式洋房一蓝蓝的天空外,基本上全被绿色所充斥。街道旁整齐的树木和房前房后一望无际的草坪让人有一种到了世外桃源的感觉,起码在中国是没有哪位建筑商有这么大的魄力把天价的地皮用来建草地的。刘伟名习惯性地点上一根烟,然后拿着手中的地址往348号搂走去。当然,不认识英语的刘伟名不见得不认识阿拉伯数字,生僻的英语不认识也不代表刘伟名不认识一些简单的英语,毕竟每位读过大学的人都学过十年的英语。
刘伟名在十分钟之后来到一栋洋房面前。这栋洋房在中国肯定是被叫做别墅。一个用木质栅栏围着的大院子,院子里面全是绿油油的草坪,草坪上面用青石板铺出了一条小路直通洋房的门。而在栅栏的大门柱子上面写着一块牌子,上面有348这个阿拉伯数字。
栅栏的大门没有上锁,刘伟名轻轻打开栅栏沿着石板路走了进去。走到门口,刘伟名摁了摁门旁边的门铃,响了几声,但是里面却毫无动静。刘伟名皱着眉头走到传呼边望里看,里面确实没人。
难道金倩给自己的地址是假的?刘伟名开始嘀咕,不过自己没有金倩的电话号码也无从验证。刘伟名把旅行袋放在门口,点着烟开始围着洋房逛着,现在是下午三点半,刘伟名宁愿相信金倩现在出门了。
等了许久也不见人回,疲劳外加很困的刘伟名躺在门口的草坪上望着天空,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刘伟名醒来的时候是被一阵汽车声音给惊醒的,刘伟名坐起身看着一脸红色的小车从外面开了进来,天已经黑了。当汽车的车灯对着刘伟名的时候车子立即一个急刹车给停下。刘伟名看不见里面的人,但是直觉告诉他,车里面的人必定是金倩和自己的儿子。
刘伟名擦了擦嘴唇边上微微流出的口水,就坐在地上望着车。
随即车门打开,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下了车。这个女人刘伟名很熟悉,就是自己的妻子金倩,现在或者说是前妻比较的合适。
“伟名?”金倩走近了两步用不可置信的声音对着坐在地上的刘伟名道。
刘伟名微笑着站起来,他不知道该用何种方式来面对金倩,只是微笑着说道:“是我,倩儿。国庆放假,我来看看儿子……和你。”
这时车门又打开,另外一个女人一边抱着一个孩子走了下来。女人有点害怕又有点惊喜地望着刘伟名,而刘伟名看着这个女人则是完全的惊慌。
对,或许大家已经猜到了,这个女人就是李梦晴。
李梦晴左手抱着小金哲,右手抱着刘箐,站在车门处呆呆地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脑袋有点不清醒了,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在北京的李梦晴怎么突然一下子出现在了温哥华,而且还坐在金倩的车子里抱着小金哲。在刘伟名的认知里这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却全部发生了。
“梦晴?你……你……怎么在这?”刘伟名瞪大着眼睛望着李梦晴。
“梦晴姐带着箐箐上个月就来了,你什么时候来的?来之前怎么也不先打个招呼。”金倩一边对刘伟名说着一边拿着钥匙开门。
“我只是太想儿子了便过来看看。不想打扰你的生活。如果……如果你有新的生活的话我准备偷偷地看儿子一眼就回去,所以没有先跟你说。”刘伟名拿起自己的旅行袋说道。
“爸爸。”小金哲在李梦晴的怀抱里喊着。
这一声让刘伟名顿时眼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铁血男儿也抵不住鼻子里的血肉之情。刘伟名转身从李梦晴的怀里抱起手舞足蹈的小金哲和呀呀学语的刘箐,也不管金倩会不会怀疑什么直接让两个孩子的脸蛋贴着自己的脸蛋,心里非常的澎湃。
而呆呆地望着留着眼泪的刘伟名的金倩和李梦晴都忍不住回头擦了擦眼睛。
李梦晴接过刘伟名手里的旅行袋跟着金倩走进了房子。与外面有那么一点凉意不同,房子里很暖和也非常舒适。没有男主人的房子里充满一股女人才有的香味。
刘伟名四处看了看,然后抱着两个孩子在沙发上坐下。
金倩开始给刘伟名倒茶,而李梦晴则在刘伟名对面坐下。笑着对刘伟名道:“怎么啊?很惊讶我出现在这吧?”
“没有比这更大的惊讶了。”刘伟名自嘲这说道,现在他已经回过神来了。李梦晴为什么出现在这他不知道,但是有一天他明白,那就是李梦晴已经与金倩和好如初了。
“还记得一个月之前我问你要倩儿的地址吗?那时候我就过来了。我一切都和倩儿说了,包括箐箐的事情。”李梦晴突然降低声音道。
刘伟名再次瞪大了眼睛。随后笑了笑,暗道:“是啊,自己与金倩已经离婚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而从金倩的角度来说她已经和我离婚了,能够更加理性地看待问题了。她们两个能和好也不算是太离谱的事情。”
“梦晴姐已经打算和我一起在这里定居了,箐箐和小哲的身份也已经都处理好了。过段时间我准备和梦晴姐一起在这里开一家不算太大的公司,不求赚钱,只要不亏本就行了。”金倩把茶放在刘伟名面前说道。
刘伟名看着金倩坐在李梦晴身边挽着李梦晴的胳膊,心里顿时有股暖流涌出。这样和谐的画面曾经因为自己的出现而破坏,而现在终于再次重现。不由的非常感叹,叹了口气说道:“对不起,倩儿,梦晴。”
“对不起的人是倩儿,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依旧是好姐妹。你也依旧是我们的……朋友。我相信倩儿不会再恨了。”李梦晴还是那种性格。
“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咱们都不要再提起。我已经和梦晴姐说好了,以后嘛她就是我的姐姐兼老公。我就是两个小屁股的奶妈。对了,伟名,你吃了饭了吗?”金倩显然很避讳这个话题,可以见得,她心里其实还没有完全把这段事情放下,任哪个女人也不会完全放下。之所以金倩能够接受李梦晴,或许是因为她们之间的姐妹之情太过于深厚了。而刘伟名也突然发现,坐在两个女人对面的自己不知道究竟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这个房子里面。最后安慰自己的是他只能以两个孩子的父亲的坐在这。
刘伟名摇了摇头,无奈地笑着。一整天没吃东西的他早就饿了,但是处于对周围陌生环境陌生人群及陌生语言的抵触他一直没出去吃东西,现在肚子已经饿得呱呱叫了。
“你一整天没吃东西?活该你,要来也不先告诉一声,你早说你今天来我和梦晴姐就不会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玩了。你先等一下,我去给你做饭,我们都从外面吃了回来了。”金倩埋怨了一声然后走进了厨房。这给刘伟名一种错觉,让他以为自己与金倩根本就没有离婚。
“我来帮忙。”李梦晴见金倩进厨房也跟着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