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第46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陪伟名说话吧,我一个人来就行了。 ”金倩把李梦晴推出厨房。
李梦晴有点不敢看刘伟名,最后还是低着头走到刘伟名身边。见到李梦晴这小女儿态刘伟名笑了笑,这个女人的这种姿态也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出现。
“想说什么就说吧,扭扭捏捏这可不像你李梦晴的性格哦。”刘伟名笑着说道。
“对不起,伟名,我不该骗你。也不该来之前都不给你一个电话,也不该……也不该……也不该。”李梦晴扭捏了很久都没说出来。
“也不该暗下决心从此以后不再见我,决心忘了我对不对?”刘伟名见李梦晴半天说不出口便替李梦晴说了。
“你怎么知道?”李梦晴惊讶地抬头望着刘伟名。
“我要是连这点心思都把握不住我就白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了。当你出现在这里我就想明白了。以你李梦晴的性格如果不让金倩原谅你你绝对会一辈子揪心的,所以你抱着箐箐来到了温哥华,向金倩赔礼道歉。而金倩的性格你我都知道,她硬不了心肠。然后原谅了你。金倩越是原谅你你就心里越觉得对不起倩儿,便打算在这里和金倩一起定居,然后忘记我。因为你觉得我始终都是倩儿的,你要是再和我在一起就更加对不住倩儿了,宁愿两个人都不要我。对不对?”刘伟名把稍小的箐箐放在旁边一个摇篮里睡觉,然后把小金哲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骑大马一边点着烟对李梦晴说道。
“如果不和倩儿吧事情说开我这一辈子心里都不会安宁。而且……而且我觉得曾经能够得到你和箐箐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不应该再奢求更多。另外我知道,倩儿还爱你,很爱很爱你,所以,我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我想,伟名你应该再主动一点,倩儿心里还是有你的。只要你表个态努力一点,倩儿不会再为曾经的事情再怀恨在心。”李梦晴期望地望着刘伟名。
“有些事情一旦出了就没办法回头,有些事情一旦错过了可能就是终生。倩儿的性格我知道,心肠软。但是她的性格却一直很倔,我想她不会再选择跟我在一起了,我曾经伤的她太深太深了。”刘伟名靠在沙发上长长滴吐出一口烟。
李梦晴听过刘伟名的话后也是一脸的颓废,但是她却不得不承认刘伟名的话说的很正确。
“我今天很开心,我很开心你们俩又能向以前一样子了。你是独生女,倩儿也是独生女,而且你们两个还都是要强的女孩。你们俩曾经之间姐妹之情多么的深厚,却因为我而摔得粉碎,现在能够看到你们俩重归于好,我这颗心是真的放下来了。”刘伟名很有感触地说着。
说完刘伟名开始逗两个孩子了,作为一个父亲,见到自己的骨肉茁壮成长,估计世界上没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情了。
“开饭了,我也就随便煮了点,你先吃。”金倩系着围裙端着几个菜放到餐桌上,然后帮刘伟名把饭盛好。
“你这人也真是的,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照顾自己,明明知道来国外不方便自己也不买点面包什么的放在身上。我都不知道现在你一个人过到底是过的什么日子。”金倩看着刘伟名对着自己煮的才狼吞虎咽,一边拿着筷子给刘伟名夹菜,嘴里还不停地埋怨。
听到金倩的埋怨刘伟名心里暖暖的,一个劲地傻笑。而一旁抱着小金哲坐在餐桌旁的李梦晴却温馨地看着刘伟名和金倩,心里只有高兴而没有半点的醋意。
“我一个人挺好的,每天食堂都有饭吃,不需要自己动手而且还是免费的。有时候吃腻了就到外面吃,反正顶着一个副区长的头衔,想请我吃饭的人多得是。”刘伟名一边吃着饭一边随意地说着。
“就知道出去吃,我可告诉你,别喝太多的酒。你看看我爸就知道了。”金倩白了刘伟名一眼,继续为刘伟名夹菜,一边夹菜还一边说道:“别吃那么快,慢点。”
李梦晴呵呵地笑着,然后问刘伟名:“你在广北那边工作怎么样?生活还习惯吗?”
“比在林阳市轻松。在林阳的时候不能说累,但是却是心累。林阳那塘水太深,而且我早就已经陷进那塘水的最深处去了,每天都得防备这防备那。在浅圳不一样,我孤身一人去的,与当地任何势力都没有太多的交集,我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的了,不必担心得罪了这个怠慢了那个。”刘伟名想了想说道。
“你啊,和我爸在世时一个样。就是官瘾大。满脑子都是往上爬,要我说,开开心心地生活是最好的,又不是没钱花。”金倩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话特别的多,接着金倩又问道:“对了,爸妈怎么样了?你去了浅圳爸妈都没人照顾,难道还住在乡下那间小房子里吗?”
想到自己的爸妈,刘伟名不禁觉得面前的才索然无味,又吃了几口然后放下筷子,接过李梦晴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巴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却被金倩直接抢了过去丢掉,她的理由是家里还有孩子。
“我上任前回过老家一次,却没进门就被爸拿着扁担给追了出来。他已经不认我这个儿子了,我给他钱也被他扔了出来。我在去浅圳之前让建林把老家的房子那块地以建工厂为名给买了下来,然后让建林在旁边新建一所大房子补偿给老两口,每个月我都会通过建林的手给老两口寄钱。另外我跟村长每隔半个月都会通个电话,他在帮我照顾爸妈。”刘伟名有点感伤地说着。
“爸就是这个性格,你别生老爷子的气。”金倩听到这也觉得挺伤心的。
“这不怪爸,爸做的对。是我自己不好。”刘伟名自己找到饮水机倒了一杯水喝下。
“你身上还有钱用没有?你本来就身无分文,却每个月还寄这么多钱过来,你自己用什么?”金倩突然想起了一出问道。
“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一个堂堂的副书记难道还能为钱发愁?我要是想要钱的话等着给我送钱的人不知道要排到那个街口去了,所以啊,关于这个钱的问题你就不必要再担心啦。”刘伟名用轻松的语调说道。
“你啊,早晚有出事的一天。”金倩又白了刘伟名一眼。其实她心里知道,刘伟名不是个贪钱的人。
三个人在一起聊着天,刘伟名聊着自己在广北发生的事情,李梦晴和金倩聊着各自在温哥华发生的一些事情,不知不觉地就到了晚上。
李梦晴把小金哲哄睡之后就拿着衣服去洗澡了。
金倩给刘伟名倒了一杯红酒来到阳台上面,两人站在阳台上看着。
“倩儿,你……你……过的好吗?”刘伟名声音有点哽咽地问着。
“还好。儿子很听话,才三岁就能够说一些简单的英语了,而且能够背二十来首唐诗了。这里的环境很好,很适合居住。我和周围的一些居民也都认识了,偶尔会在一起聊聊天说说话。伟名,你这次回去的时候把梦晴姐带走吧,她很爱你,我可以看的出来,甚至于比我当初更加的爱你,从她一个人跑到内蒙古把箐箐生出来就可以知道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对她,她这一生受的磨难比我多,为你付出的也比我多得多,你要是再对不起她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金倩突然加强了语气说道。
刘伟名惊愕地望着金倩,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随即慢慢地说道:“我也想你。”
金倩突然低下头,久久地无语,随后喝了一口红酒说道:“你忘了我吧,我们俩已经不适合再在一起了。有些事情发生了,你就永远不可能再当做没发生。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对婚姻忠臣度要求很高的人,经历过一次背叛我便无法再接受婚姻了。我也想你,很想。但是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适合。但是你和梦晴姐不同,她为了你也为了我偷偷地把爱藏了这么久,理应得到回报。”
刘伟名没有说话了。他知道金倩的话只说对了一半,她说她不能接受再次的婚姻只占了原因的一半,另一半的原因是她想把促成自己与李梦晴。而刘伟名心里也乱的很,两个女人,他不能表态也不知道该如何表态。他没有想到这次来加拿大事情会变的如此复杂会变的如此惊喜连连。
李梦晴洗了澡金倩便去洗澡,而李梦晴一边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到刘伟名身边。
“这边的环境还不错吧?”李梦晴笑着问刘伟名。
“确实不错,青山绿水,空气新鲜,安宁祥和。不过再好再美这也是他乡,俗话说的好,再美美不过家乡水,再亲亲不过故乡人。这里再好却也找不到归宿感。”刘伟名感叹地说着。
“让你说好不好就行了,你废话还真多。”李梦晴不满地白了刘伟名一眼。
刘伟名一点没有生气,这本来就是李梦晴的性格。刘伟名走到李梦晴身后一把抱住李梦晴,两只手自然而然地从李梦晴的睡衣下摆伸了进去。李梦晴一下子身子就软了下来,斜斜地靠在刘伟名身上,还不自然地发出轻微声,俏脸微红。
一个多月没吃过荤的刘伟名早就已经是焚身了,现在面前摆着这么一位美娇娘叫他如何把握的住?紧紧地把李梦晴抱在怀里,加大了在李梦晴身上动作的力度。
李梦晴也早已经是洪水泛滥了,压制不住心里的火,转身把自己舌头伸进了刘伟名的嘴唇里面,两条舌头纠缠着。刘伟名着粗气开始把手伸进了李梦晴的裤子里,而这时的李梦晴却突然恢复了理智一下抓住刘伟名的手。
刘伟名诧异地望着李梦晴,这不是要人命吗?
“伟名,不能,我们不能再对不起了倩儿了。”李梦晴带着乞求的眼神望着刘伟名。
听到这话刘伟名立即变的意兴阑珊。他不明白这两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像看古装电视剧中两个老头子为了谁先坐、谁坐上位而谦让老白天一样不可理喻。刘伟名收回手,趴在阳台的扶手上面点了一根烟。心里说不明白是什么感觉,但是却总是觉得怪怪的。
“对不起。伟名。我知道……知道你有需要,但是……但是我们确实不能再伤害倩儿了。你晚上去找倩儿吧,你们俩也很久没在一起了,好好地……好好地满足她。”李梦晴以为刘伟名生气了,充满歉意地说着。
“我和倩儿已经离婚了,虽然我还爱她,我也知道她还爱我,但是我们毕竟已经离婚了。我必须要和她划清界线,这是对她的尊重。我也知道,我不能在你们之间做出任何的选择,不管结果怎么样,都会对你们的姐妹之情造成影响。我不知道你们俩对将来有什么打算,不过我觉得,你们俩带着两个孩子来到这个地方生活不失为一个正确的选择。”刘伟名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说道。
“伟名,你去洗澡吧。洗澡水我已经帮你放好了,你去看看水温合不合适。”这时金倩的声音从房子里面传了过来。
“嗯,我就去。”刘伟名心里流过无数道暖流,多么好的一个女人啊。
“你看看水温合不合适?”浴室里金倩也擦拭着自己的头发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伸出手在浴白里面感觉了一下,水温正好。
“正好。”刘伟名笑着说道。
“你多泡会吧,能够解乏。这是毛巾、这是浴巾、沐浴乳、洗发水都在这。你先洗吧,我出去了。”金倩把一样样东西都摆在刘伟名面前,然后出去。
刘伟名有种想哭的感觉,多么温馨的一幕,曾经每天都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而现在偶尔出现这么一回都变成了奢求。
刘伟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然后脱掉衣服走进浴白里面躺下。暖暖的水温让人很舒服。
这时浴室的门突然打开,金倩拿着衣服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