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第46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刘伟名赤身光体地躺在浴白里面金倩俏脸一红,但是却没有扭捏地立即出去,相反,刘伟名也没有太多的不好意思。彼此之间对于对方的身体熟悉的就像自己的左手跟右手一样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这是我从你包里面找出来的换洗衣服,你看看你,这衣服洗都没洗干净,这衣领上面都是黄色的。你先穿一下,我明天帮你买了衣服再帮你洗了。这是烟灰缸,不过不要抽多了,对身体不好。”金倩又交代了一下,把一个烟灰缸放在浴白边上走了出去。
刘伟名有个习惯,那就是在浴白里面泡澡的时候喜欢抽根烟然后闭目眼神,这个习惯与他要抽事后烟一样无法改变。
刘伟名现在心里不知道作何感想,自己与金倩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刘伟名在心里问着自己。
刘伟名点着烟静静地抽着,回想着自己与金倩以往的一幕一幕。
“伟名,你今晚就和梦晴姐睡她的房间,我带两个小表睡。”刘伟名洗完澡出来金倩便开始安排了。
“倩儿你说什么呢,伟名来了当然是跟你睡。我带两个孩子睡吧。”李梦晴被金倩直白的话给闹的一个大脸红。
“我……我……和伟名已经离婚了梦晴姐,你……你怎么乱说话……”金倩被李梦晴这句话给噎着了,脸上比李梦晴红了一百倍不止。
“好了好了,我一个睡吧。我又不是菜市场的白菜,没必要这么推来推去的吧?你们睡吧,我自己找个房间睡。”虽然刘伟名心里的想法是最好三个人一起睡,但是显然这句话是办法说出口的。
“那……那……那就这样吧,你等一下,我给你把被子抱过来。”金倩虽然也想极力促成刘伟名与李梦晴,但是情况是这样也不能再继续了。跑进自己的房间里面抱了被子过来进了刘伟名所指的客房,细心地帮刘伟名把c铺好。一旁的李梦晴也帮着金倩金倩忙活着。
“你看看睡着舒服不舒服。”铺好之后金倩问刘伟名。
刘伟名踢掉鞋子直接倒在宽大的上面,感叹道:“好安逸啊,简直要舒服死了。”
“你看看你,衣服不脱就直接睡上了。要是冷就告诉我,我给你再抱被子过来。”金倩埋怨着刘伟名。
刘伟名呵呵地傻笑着,然后又望着两个站在房子里面无动于衷的女人,笑着说道:“你们俩个怎么还不出去睡觉?是不是准备都睡这?”
“你个l氓。”两个女人同时羞红了脸骂着,然后双双退出了房间,顺带着帮刘伟名把房门都关了。
刘伟名笑着,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他在想要是这两个女人自己可以同时拥有该多好?他甚至在想自己要是生活在封建社会该多好,起码可以三妻四妾。不能怪刘伟名脑子里太封建,处在刘伟名的角度上,任何男人都会有这个想法,也只能有这个想法。如果有人问刘伟名的梦想是什么,刘伟名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告诉大家他的梦想就是自己能和自己所爱的人永远在一起,当然,这个所爱的人显然不是个单数。
刘伟名为自己这个龌龊而又下流的想法感到可笑,扯过被子,把衣服脱的只剩下三角裤睡下。他确实挺累的了,很想睡觉,但是却偏偏脑袋那么清醒。
刘伟名脑子里面一直在胡思乱想着,有时候是关于金倩的,有时候是关于李梦晴。甚至有时候会出现张云佳、江映雪、林月等等女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突然打开,金倩走了进来,脸红红地问刘伟名:“你怎么还没睡?冷不冷啊,这里晚上还是挺凉得,我再去给你抱被子来吧。”金倩没有发觉自己的问题已经被自己给回答了。
刘伟名望着金倩对自己的一番深情,心里的感动突然变成了一番冲动。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爬起来拉住金倩把金倩直接压在门边的墙壁上。带着沉重地呼吸说道:“倩儿,我爱你,我要你。”说完就直接把金倩压的死死的,开始吻住金倩的嘴唇,双手在金倩身上摸索着。
金倩本来对刘伟名就生不出任何的抵触情绪,加之身体深处已经空旷了许久,被刘伟名一挑逗便犹如长江之水一发而不可收拾,两人就这么你抱着我我抱着你站在墙壁边便开始准备抵死c绵。
而就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候,刘伟名的房门又被打开。
“伟名,你睡了吗?冷不冷啊?”李梦晴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门。但是打开门看到的却是刘伟名把金倩压在门边的墙壁上,金倩的上衣扔在地上,上身赤l的。而刘伟名的三角裤也已经褪到了腿弯处,金倩的一只手正放在小刘伟名上。同时金倩和刘伟名两人的四只眼睛正睁大着望着李梦晴。
“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继续继续,我先走了。”李梦晴脑袋里面回过神来就准备落荒而逃。但是一只大手直接把她给拉了回来。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刘伟名说着把李梦强给拖进了房间,把门关上。也不管两个女人的强烈抵抗,一手抱着一个便把两个女人给抱上。此刻的刘伟名心里有着无限豪情,他觉得自己就是草原上最强壮的那头狮子,他要征服一切。
两个女人的抵死反抗却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在刘伟名上下其手、左右开g,老道的挑逗手法之下而渐渐地瘫痪,换来的是两个娇c连连,眼神迷离不停滴niu动身躯的女人。
两个女人趴在他的左右……
三个人都累了,都没有说话,就这么一个抱着两个,两个枕一个睡着了。
“伟名,你觉得这样舒服吗?”清早,三个人依旧是这个姿势躺在c上。金倩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声音很低,低沉的有点可怕。
刘伟名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一晚,后却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金倩不是张云佳,李梦晴更不是范滨滨,一龙戏二凤这种事岂会是她们能够接受的?刘伟名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我……我……我……不是故意得……我只是一时冲动。”刘伟名有点结巴地说道。
“倩儿,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我没忍住……请你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会了。”果断如李梦晴,立即起身坚决地穿着衣服准备出去。
“梦晴姐,要走这个人也应该是我。我只是他的前妻,现在和他在一起的是你。是我不要脸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金倩也立即起身穿衣服。
剩下刘伟名一个人躺在上,心里百感交集。觉得这一幕太过于滑稽。
“我不爱他了,倩儿。我以前……以前只是……只是玩玩,玩玩而已。真的,我不想跟他在一起了。”李梦晴急忙说道。
“你不要说了,梦晴姐。你没必要骗自己,你心里不要觉得对我有什么亏欠,也不需要顾忌我。我和他早就完了,我心里对他只有恨,而没有半点爱,他现在除了了是小哲的爸爸以外,对于我来说什么都不是。”金倩指着刘伟名说道。
两个女人在那推三阻四。
“好了,够了。”忍无可忍的刘伟名脸色铁青一下子坐了起来怒吼着。
这一声把两个衣服穿了一半的女人都给镇住了,转过身来呆呆地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衣服也不穿,光脚踩在地上,找出自己的烟盒,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才慢慢地望着两个女人说道:“你们两个都给我站在这,一个都不准走。等我说完这段话你要是再走我绝对不拦。对,金倩,我是对不住你,当初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小秘书。你没有嫌弃我的身份跟我在一起,这份情我刘伟名永远记在心里。和我结婚之后你相夫教子,把我当神仙一样对待,而我刘伟名狼心狗肺却背着你在外面有女人,我不是人。但是,但是我刘伟名敢对天发誓,我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在我心里你始终是我最爱的女人,是我刘伟名的老婆,是那个值得我用生命去守护的女人,如果要是出现什么状况需要我刘伟名用自己的生命去换你的生命的话,我刘伟名绝对不会犹豫半下。即使是离婚了,离婚之后我也同样是每时每刻心里都在想着你,想一个人在加拿大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受人欺负,是否快乐。即使我刘伟名全身上下都是黑不溜秋的,但是我对你的爱对你的这份心是纯真的。同样,梦晴,和你发生关系是一场意外,一场七分人为三分天意的意外,整个故事中你没有错,错的是我刘伟名一个人,我已经是为人丈夫却还在你身边徘徊,明知道给不了你幸福给不了你名分却依旧不离开你,我就是个畜生,一个自私的连同类都要相残的畜生。但是我也爱你,这份爱也是不参假的。自在内蒙古箐箐生下来之后,我对你对箐箐,肩膀上同样有了一份责任,你李梦晴也已经不仅仅只是我刘伟名的一个,而是我的亲人,我刘伟名一生都无法割舍下的女人。”刘伟名说的很激动,说完之后看着两个已经泣不成声的女人。刘伟名不知道这个两个女人的哭泣是因为自己的话而感动的落泪还是因为感叹她们自身命运的悲惨而哭泣。
“可能你们两觉得我这人非常的不要脸,当着你们两个人的面说两个都爱还脸不红心不跳的。可能吧,可能我刘伟名早就不要脸了。但是我是真的两个都爱,你叫我怎么办?作为一个男人谁都不是柳下惠,谁不不想着三妻四妾?想归想,但是真的要是这么做那是下流的人才做的,我刘伟名自认不是下流的人。我爱你,我爱你们两个。为了你们我可以付出生命,你们知道,我要的不仅仅只是你们的身体,我想和你们在一起也不仅仅只是为了图的一个逍遥快活。我想和你们在一起,我不愿意和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分开。你们说我无耻也好,说我畜生也好,我都无所谓,但是这的确是我心里的感受,我就是想和你们在一起,没有原因。没有你们我的生命就失去了色彩。”刘伟名说的热血,他不仅仅只是在劝说着两个女人,更多的是在抒发自己心中的呐喊和委屈。每个人都说他玩恩负义,都说他是罪人。但是他能怎么样?他是真的爱金倩也爱李梦晴,爱张云佳也爱江映雪,这么多女人他是真的一个也不想放弃一个也不舍得离开,他能有什么办法。
刘伟名低着头坐,没有看两个女人,而是背过身说道:“我说完了,现在你们俩可以走了。”
金倩和李梦晴两个都没有说话,半饷后两个人对着望了一眼,然后轻轻地带上门走了出去。
“终于还是走了,终究还是都失去了。我早就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一无所有。罢了罢了,都走吧,自己做过的事自己就得承受这个后果。”刘伟名失望地望着空荡荡得房间心里失望之极。坐在地上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随后慢慢地穿上衣服,提着自己的旅行袋走了出去,在客厅望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而金倩与李梦晴已经不见了人影。刘伟名找出自己昨晚上换下来的衣服装进旅行包里。然后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抱着女儿,一边脸亲了一下,而后说道:“宝贝,爸爸会经常来看你们的,你们要乖,要听妈妈的话。”
然后眼里闪着泪花把儿子和女儿放下,提着包毅然打开大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