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第46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张书记,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复杂。 。 这些人这么做无非就是想从政fu手里得到更多的补偿罢了。他们也就是看中了政fu必须得从他们手里把地给征走才敢这么嚣张地不计后果往上加价的。如果政fu要是不征这片地了呢?他们还有什么可嚣张的?那到时候后悔的可就是他们了。”刘伟名脑袋一转之后说道。
“你这不是废话嘛,政fu要是可以不征地我还在这里急什么?”张允后听过后气的拍桌子,随即觉得刘伟名的话不可能是这个意思,仔细一想,然后疑惑地对刘伟名说道:“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就是,当地的老百姓敢这么肆无忌惮地与政fu叫板明显的是龙甘区里面有人把政fu的决策告诉了他们,他们知道政fu是非征这片地不可,所以才敢加价,想从政fu身上炸出更多的油水出来。如果咱们放出消息说不征地了他们会怎么想?起是很简单,只要市委市政fu给龙甘区下一分文件,说是假如征地成本超过预算太多这个计划就取消,为了让他们更加相信,市委市政fu可以找龙甘区的领导开个会,或者是您下去亲自视察一下,在当地把这个消息说出来。我想只要这么做当地的老百姓绝对不会再敢继续地往上加价的。到手的好处他们不可能看着掉到地上。”刘伟名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对啊,贪婪本来就是中国人的本性,只要见还有利可图便会不计一切后果的去抢。要是一旦这个利益变的危险那么他们便会立即收手保住已有的利益。这个办法妙啊。伟名,你的能力其实更应该在政fu里面干事,在党委你是屈才了。”张允后哈哈大笑。
“张书记你抬高我了,我这算是什么能力啊,只不过以前在清泉那个穷山沟沟里被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农民给逼出来的野路子罢了,上不了台面的。”刘伟名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这个办法始终是上不了台面没办法公开说的,是真的属于野路子。
“这叫什么话,什么叫野路子啊?虽然你的办法是离经叛道了一点,但是却很有效果。邓老以前就说过,不管白猫黑猫,只要能够抓住老鼠那就是好猫。伟名,你好好干,等这一届干完组织上会考虑让你到更加重要的岗位上去发挥你的能力的。”张允后见刘伟名帮自己解决了一个在心里堵了很久的问题,大为开怀。
“过奖了过奖了,我今天来主要是想向你汇报一下我们宝南区组织部对于《关于加强党员干部先进性、广泛性、带动性的思想学习》的工作计划。”刘伟名一边把自己手中的文件递给张允后一边说道。
“嗯,这个《关于加强党员干部先进性、广泛性、带动性的思想学习》是今年党委工作的重点,你们是必须得认真对待。这个计划我就不看了,你给我说一说就行了。”张允后正色道。
“我们宝南区这次在组织广大党员干部开展《关于加强党员干部先进性、广泛性、带动性的思想学习》的落实上准备以加强党员干部先进性为基础,在这个基础上面着重于强调加强党员干部广泛性与带动性的教育。我们宝南区这次的计划如下,第一,基于原本组织部与宣传部在衔接上存在的问题,我们宝南区党委将会成立一个党员教育学习办公室,这个党员教育学习办公室将主要致力于对广大广大党员干部的学习教育以及发现个别典型的党员工作上,这个办公室将接受组织部与宣传部的双重领导。第二,我们宝南区准备开张全体党员的教育工作,我们将会组织各个党支部统一集中学习中央下发的《关于加强党员干部先进性、广泛性、带动性的思想学习》的文件精神,对于学习成绩我们将会组织一次考核,第三,为了体现党员的广泛性和带动性,我们将组织在各个大的私企中成立工会,在工会中成立党支部,大力发展党员干部在私营企业中的带动性,促进私营企业更好地接受党的领导已经提高私营企业员工的素质以及政治觉悟。第四,作为第三点的延续,这次我们将组织社会上各行各业中表现突出的党员进行集中的学习,让其更好地发挥党员的带动和广泛性,其中,针对宝南区的环境,我们的主要目标将会盯在那些私营企业中的党员同志。为宝南区以及我们浅圳市的经济发展打下思想基础。”刘伟名很熟练地说着,这几点基本上都是他个人的意见,所以不用看他就可以说的非常清楚。
张允后听过之后眉头紧锁着,刘伟名以为自己这次的举动非常不符合张允后的心思,哪知张允后突然笑道:“你还真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啊。”
刘伟名看见张允后笑了,心里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摇着头说道:“还请张书记多多教育。”
“我教育什么?你的这些鬼点子我根本想都想不到我教育你什么?伟名,现在这个年代已经不是上个世界七八十年代了,社会环境不一样了,现在的社会不是像以前一样讲究着凡事都按照规矩来,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就是要有创新的思想。你想想,现在全国有多少个市?又有多少个县?如果按照规矩做的话你这个么做,别人也这么做?那咱们还哪来的先进性?但是我们的大部分干部都意识不到这一点。伟名,你头脑充满,工作能力强,而且难能可贵的是还有着创新的思想,以后要多多发扬。在宝南区你要多挑挑担子,要主动把一部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来。王泽栋wei稳有余,但是思想古板。周文那小子闯劲有,但是却是个不计后果的主。你啊,要多帮他们分担点。以后也要多来我这里汇报汇报工作。”张允后很是感慨地说着,随后又道:“你的这个计划我不得不说很大胆,但是,但是却没有有意义,也有彩头。你要把这个大办特办,要办出成绩办出影响来,如果成绩不错,到时候我们会把这些都交由到省里去,然后咱们将在全市开展这个活动。伟名,好好干。”
“多谢张书记的支持,我一定会好好干的。”刘伟名心里高兴的紧。
从张允后的房间里出来坐在车上,刘伟名开始仔细回味着张允后的话,张允后的话说的很清楚了,那就是要让刘伟名主动地从王泽栋与周文的手中抢权。这说明什么?说明张允后对于王泽栋和周文非常不满意了,而王泽栋与周文都是张允后一手提拔上来的,为什么张允后又对他们不满意呢?其实,刘伟名不知道得是最近王泽栋与市长走的比较近被张允后给发现了,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说明王泽栋开始对张允后有意见了?其实王泽栋对张允后有意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王泽栋是个非常自大的人,他一直都是张允后的心腹,但是却太过于刚愎自用,张允后就是怕他太强势而在政治上犯下什么错误所以才让另外一个强势的周文来当区长,正好让两个之间达到一个平衡,在竞争之中促进宝南区的发展。哪知王泽栋根本就理会不了张允后的想法,王泽栋心里在认为张允后开始抛弃他了把他当做了弃子。当时基于张允后在浅圳这片地方的只手遮天王泽栋只能忍着,把一肚子气都发在周文身上,这也就是王泽栋为什么对周文针锋相对到有点离谱的地步。而后来随着刘伟名的到来,便出现了张允后对王泽栋的警告以及张允后的钦差大臣刘伟名在宝南区委表现的越来越强势让王泽栋错误地以为这是张允后在排挤自己,要把自己排挤出办南区的权利中心。于是抱着愤怒的心情王泽栋准备另寻靠山,于是便找了浅圳市的市长。虽然浅圳市市长根本就不是张允后的对手,但是做为一个市长,他手中的权力还是非常大得,即使是张允后也不可能完全不给他面子。但是也就是恰恰这一点,让张允后对王泽栋非常失望始终是愤怒,在张允后看来这就好似王泽栋在背叛自己,在吃里扒外,而周文本来就算不得是张允后的心腹,他只不过是张允后用来平衡王泽栋所摆的一个棋子罢了,加之刘伟名与张允后之间的特殊关系已经刘伟名今天所表现出来的能力,让张允后毫不顾忌地准备让刘伟名来做为自己在宝南区的手眼已经代言人,这也就是张允后今天为什么在暗地里这么明显地提醒了刘伟名要夺过宝南区大权的原因。当然,刘伟名肯定不知道这些,他脑中还在不停地寻思着张允后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及自己应该怎么做?做到一个什么尺度才能让这张允后满意而痛苦不已。要是刘伟名知道这些前因后果的话保证刘伟名不用这么困扰了。
刘伟名回到区委,下午,接到王泽栋的电话,让刘伟名去他办公室一趟。刘伟名没办法,只好去了王泽栋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便看到王泽栋脸色铁青地坐在那,同样低着头的还有宝南区组织部部长杨受成。刘伟名一看这仗势就大概明白了是些什么事情了。
笑着走进去,对王泽栋说道:“泽栋同志,你找我。”
“伟名,我想问问你关于这次上面交代下来的《关于加强党员干部先进性、广泛性、带动性的思想学习》你们所做的安排。”王泽栋脸上硬是挤出一丝笑容道。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做出了比较详细的计划,杨部长,你向泽栋同志汇报一下。”刘伟名心里哪里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很明显,这杨受成比自己先到办公室,一看脸色就知道王泽栋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个工作的具体情况了。
“杨部长已经把他的计划告诉我了,我想听听你的看法。”王泽栋一看脸色就有点心思问罪的意思,刘伟名见王泽栋越是这样心里就越是不舒服。暗道你虽然是区委书记但是我刘伟名也不是随便你捏的泥人。心里也知道为什么周文在担任副书记的时候会与王泽栋这么大的矛盾了,就是因为王泽栋目中无人,而且没有容人之量。
“我的计划都体现在了这个工作计划草案里了,你看看就知道了。”刘伟名也不客气,直接指着杨受成手里拿着那份文件说道。
“听说你已经向张书记做了汇报了是吧?”王泽栋被刘伟名说的半天没说话,脸色是越来越难看,最后冷冷地望着刘伟名说道。
“对,我今天上午去了市委向张书记汇报了我们宝南区对于这次工作的计划情况。”刘伟名早就知道王泽栋今天就是以这个事情来找自己麻烦了,心里早就有了底,所以一点也不生气。
“为什么不先向我汇报?难道我连知情权都没有了吗?”王泽栋见刘伟名想没事人一样拳头捏的紧紧的,但是还是压低着自己的声音对刘伟名问道。
“按照分工这些工作本来就是我负责协助你完成的。你每天日理万机假如任何事情都需要来麻烦你的话那我这个副书记不就当的太不称职了吗?你说是不是?”刘伟名一脸笑容地说着。
“你……”王泽栋顿时被逼的没话说,刘伟名说的没错,没有哪一条上规定副书记必须要每件事都向书记汇报的。但是历来官场上的规则都是这些大事都是必须向书记汇报之后由汇集来定夺的。王泽栋很想拍桌子朝刘伟名吼,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最后王泽栋对杨受成说道:“杨部长,你先出去。这个计划先别发出去。等我和刘书记再商讨商讨。”
“好的。”杨受成早就想走了,所谓城门失守殃及池鱼,杨受成见刘伟名与王泽栋之间火花连连早就如坐针垫了,现在见王泽栋让自己出去犹如大赦一般说了句好的便走了出去。
“伟名,你来宝南区工作时间还不算长吧?”王泽栋突然转了张脸对刘伟名说道。
“不算长,还差几天就三个月了。”刘伟名决定以静制动,因为他不明白王泽栋究竟要出什么招。
“哦,三个月了。我在这里可干了有八年了。八年啊,算是比较长了吧,下面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我看着一个个爬上来的。”王泽栋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