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第47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当然,工作是还要继续下去。 不得不说,这次宝南区组织部的行动是非常迅速的,半个月之后便组织起了五十名在各行各业里面工作优秀的党员进行统一培训。当然,这五十个人基本上都是在各个大型企业里面上班的员工,没办法,这是由浅圳市的环境而决定的。这个城市没有其他的,就只有商业。当然,在现在这个利益至上人民缺少必要精神信仰的年代,更多人入党只是为了自身利益而不是以纯粹思想政治为出发点,所以这批党员中大部分人都是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入了党或者是说以前是在国有企业以及行政机构里面工作的,虽然是党员,但是缺乏了党员的纯粹性。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党员这个身份给不了他们多大的利益,而这次组织部的目的也就是要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要让他们从新认识到党的重要性,而且刘伟名的计划中也有一环,就是要在各个大的企业中建立党支部,把党支部作为这些大企业的工会领导,让党来监督管理这些大企业的工会,从而达到党员先进性、广泛性、带动性的目的。而无一例外,这些接受培训的党员以后就会使这些企业中的党支部书记。
作为主管党政工作的副书记,像这样的活动刘伟名可以参见,而且这次活动是刘伟名来宝南区几个月之后自己亲手筹划的第一个大型的活动,所以他很重视,更加重要的原因是张允后很重视这个活动,所以他必须要让自己站在台前。而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刘伟名要权力,他现在想要权,想要在宝南区这一亩三分地上面发出自己声音让上面下面的人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存在。所以,他必须要让自己有一个比较频繁的曝光率。综合起来,所以在为期七天的培训班最后一节所谓的结业典礼上,刘伟名亲自为在座的五十位同学上了一节课。
当刘伟名走上讲台的时候,他很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人。虽然五十个人坐在本身不是很大的教室里刘伟名很难发现她的存在,但是当刘伟名的眼睛看见她之后便再也没有其它人的存在,他的眼里只有她。
而她便正是与刘伟名有过数面之缘的宝源集团首席经济师、财务总监兼财务部部长秦思思,一个让刘伟名总是会在夜深人静偶尔想起来的女人。
当然,秦思思也发现了刘伟名在看她,她早就知道今天来讲课的人是刘伟名,所以,她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只是迎着刘伟名有点炽热的目光微微一笑。
刘伟名也仅仅只是眩晕了那么一下,随后便恢复了一个官员一个领导应该有的表情和态度。
“很高兴今天能够坐在这里给大家讲一堂课,不得不说这是我的荣幸。在座的各位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为我们宝南区的发展做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所以,我在这里向你们致敬。也正是因为你们是最为出色的精英,所以你们今天坐在了这里。同时我也非常欣慰,在如今利益至上的社会熏陶下,你们依旧还能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党员,保持着一个党员该有的觉悟欣然来到我们这个培训上课。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你们都是非常合格的党员。既然你们已经是合格的党员了,那么对于党性的认识上我就不多说了,而且相信这七天关于官员党性方面的认识你们已经听了太多太多了。我今天不准备说别的,我只向你们说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就是先进性、广泛性、带动性。更确切地说,我是要向大家做三个名词解释,关于这三个名词的含义,大家手中的那本书上已经有了,可是那是总书记说的,总书记是站在全国的高度上来解释这个问题的,而我今天就是要站在咱们宝南区的土地上来给大家讲讲什么是我们宝南区党员的先进性、广泛性和带动性。”刘伟名这次没有带稿子,他这次也不准备用那种纯官方的口吻来讲课,因为下面的人不是官员,所以大家也就没有官员的忍耐力和官员特有的领悟力。
“首先我要说先进性,站在咱们宝南区的高度上来看,所谓的先进性就是大家必须在咱们自己所干的行业上拔尖,不能比非党员同志干的差不能落后,要向大家树立一个标榜,让大家有个追赶的目标,也让大家看到咱们中国的优越性,让大家能够不由自主地向党组织靠拢,这就是咱们宝南区共产d员的先进性。而广泛性就是咱们要把党组织发展到各行各业,要在每个地方都能看到我们党员的身影,要让我们党的影响力覆盖每个角落。相信大家也听说了,你们这次回去,便会让你们在各自的单位成立党支部或者是党小组,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开始着手了,相信不久之后便会落实。第三个,便是带动性了,其实前面两个就是在为带动性做准备。先进性只是个基础,广泛性是个途径,而带动性才是目的。何谓带动性?就是你们要通过党组织这跟纽带,把其他一些相对落后的同志带动起来,让他们更好的学习更好的工作,也发挥自己的先进性,从而达到繁荣宝南、共产宝南的最终目的,这个带动不仅仅只是工作生活上,也要体现在思想上面。假如你自己都没有先进性广泛性,不比人家出色没有过施展影响力的方式怎么带动?所以说,三者是相辅相成的。我要说的其实就是这么多,总结一下就是几句话,就是请大家要认真对待这次成立各单位工会党支部组建工作,要认真对待,要看到它的有力方面,希望大家能够通过这个方式真正的地起到带动作用。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刘伟名用了十分钟,便把课讲完了,他一个非常简单而又实在的方式阐述了自己的要求,他相信,对于下面这些有着商人气息的人来说,这种简单明了的述说方式更能让他们接受。接下来的时间他便是叫了几个大企业的党员站起来问了几个问题,交流了一下,这堂课便就这样的结束了。结束之后,便就是结业典礼,组织部的一众官员都来了,说了一些大话官话之后每人发了一些纪念的小礼品便真的结业了,大家陆续走出教室。刘伟名在一干组织部官员的跟随下走在了最后,在路上,他经过了秦思思的身边,但是人多眼杂,他也仅仅只能是再次对秦思思笑了一笑罢了,始终没有找到机会进一步的发展,这让刘伟名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失望。
刘伟名拒绝了组织部领导邀请刘伟名在党校吃饭的好意,直接走到外面那辆自己的专车旁,而就在这时,一辆白色的雷克萨斯停在刘伟名身边,刘伟名好奇地看着。
雷克萨斯的窗户摇了下来,露出那张让刘伟名稍微有点紧张的美丽脸蛋。
“刘书记,这么快就回去了?”秦思思带着淡淡的笑容如是说着。
“是啊,很意外在这里能够碰见你。”刘伟名转身,显然没有急于要走的意思了。
“只能说是宝南区太小了,不过得知最后一堂课是你主讲的时候我可没有太过于意外。”秦思思依旧是那么的自然大气,当然,宝南区党务这边的领导也就那么几个,区委书记是肯定不会来讲课的,所以秦思思说得知刘伟名来讲课时并不怎么意外。
“我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党员。”刘伟名不知道是故意在找着话题还是自然而然地问着。
“大学的时候入的党,那时候入党对于学生来说是一件挺光荣的事情。这次组织部找到集团说这个事情之后把大家的档案调出来一看,是党员的饿人还真不是很多,所以我便成为了那么不多中的一个,所以我就来到了这里。你也知道,区里面说要参加这个我们老总是不会说不同意的。”秦思思还是微笑着,刘伟名知道她说的意思。林宝源的宝源集团要发展当然得依赖着区里,所以对于区里的安排他肯定是不会拒绝,不但不会拒绝反而会积极响应,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吃顿饭,我想听听你对这次活动的一些看法,毕竟这次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是第一个吃螃蟹的那个人。”刘伟名说的很诚恳,有没有其它的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
“哪能让你请我吃饭?要是让我们林总知道肯定会扣我的奖金的,我请你,这是我的荣幸。”秦思思有点错愕,随即坦然地说道。
“你知道我的原则的,另外和女孩子吃饭必须男人付钱这也是我的一个原则。”刘伟名笑了笑说道,然后转身让这自己的司机先走,他转过身坐进秦思思的车子里。刘伟名来宝南区有一个原则渐渐地已经被人所熟知,那就是绝对不接受任何商人所邀请的饭局,最为典型的就是宝源集团的林宝源以及东升集团的岳东升多次邀请刘伟名吃饭胆都被刘伟名拒绝。
刘伟名这次来给自己定下这么一个原则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在林阳跌一跤的经验,虽然在林阳自己落马的直接原因是火灾,间接原因是金清平的突然逝世,但是这里面也有他与于勇宁合作的关系在。从那次的事情中刘伟名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你可以对一个企业进行适当的偏爱适当的支助以让其在经济上成为你的助力,但是千万不要与其发生过多的交集更不要与他进行所谓的利益合作。有一句话叫做道不同不相为谋,商人永远都是在追求利润,而作为一个政客你要是追求利润往往会犯错误。所以,刘伟名到了宝南之后便立下了这个规矩。他不愿意与这些商人发生过多的交集,第一是因为这个原因,第二也是因为他知道人言可畏的道理。
“不介意我坐你的车一程吧?”刘伟名坐上了秦思思的车之后问道。
“我感到荣幸,因为在宝南区这块地方来说,我这个人以及这辆车是唯一有这个机会的。”秦思思还是轻轻的笑着,她的笑的很好看,很有魅力。
秦思思开车的速度不快,不快不慢,从此也可以看出这个女人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女人。
“官商官商,自古以来官商便非常忌讳搅在一起,虽然如今这个经济第一的时代官与商是必须绑在一起的,但是还是要注意距离,假如走的太近往往会出问题,我是有前车之鉴的人,所以我很注意这个。”刘伟名直言不讳地说着。
秦思思转过脸看着刘伟名,好像很好奇刘伟名竟然会一点都不避讳地说这个,这超出了她认识的一般政客,所以她有点好奇。
“刘书记,你是个很坦诚很直爽的人。”秦思思没做过多的评价。
“直爽说不上,当官的没有直爽的人,这是体制决定的。只是这个事情没有任何不能说的地方而已。”刘伟名笑了笑。“说说你听了一周课得感受吧,这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
“刘书记你是要听真话还是要听假话?”秦思思早就知道刘伟名会问这个,所以好整以暇地望着刘伟名说道。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刘伟名没有回答秦思思的问题,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看样子回去林总真的会扣我的奖金了,因为他会羡慕我的。”秦思思开着玩笑然后说道:“说实话的话那就是这几天的课与看中央新闻一样,看起来你似乎懂了什么,其实你什么都没懂。除了你最后的那一堂课,前面那些东西在我大学写入党申请书已经党校培训的时候便听了无数遍了。如果不是我们林总硬压着我来和那一笔奖金我是不会来参加的。政治这个东西不适合一个经商的人来做。”
刘伟名点了点头,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了,秦思思还是说的比较的隐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