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第47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还是那句话,这是体制的问题。 。 这个计划是我提出来的,我觉得这个计划还是有可行的地方。除去面子工程宣传效应之外,我是真的想做点什么。我的本意是在每个大型企业里面都设立一个工会,像西方国家一样,我们国家的私营企业现在发展的越是比较成规模了,但是却很少有人关注职工的利益保障问题,而且牵涉这方面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咱们每一个专门用来保护职工利益的机构,所以类似于工会一样的机构有其存在的价值。但是中国的国情不比国外,如果成立工会让员工自己推选堡会领导的话那么这里可让企业老板钻的空子就多了,商人的本质就是最大限度的压榨劳动力这是必然的事情,所以成立工会在咱们中国是行不通的。所以我才想到了在企业里面成立一个党小组,直接接受党委的领导。用党来监管企业这是非常正统的事情,同时党支部能够更加有效的保障员工的利益。”刘伟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秦思思听过之后非常惊讶的表情望着刘伟名,这次她是真的惊讶了。在她的想法当中,她很直接地以为这次这个活动明显地又是政fu一个做给上面看的面子工程,雷声大雨点肯定小。但是她没有想到,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刘伟名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的思想,这让她非常意外。她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政客,不得不让秦思思为之侧目。
“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也是在这个体制里面婚饭吃的,所以前面的那个目的是占了绝对地位的。后面的想法只是我个人的一厢情愿,我在心里还是认为,作为一方官员还是要对一方的民众负责的。”刘伟名被秦思思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不能怪秦思思这么怪异地看自己,毕竟现在整个体制的风气是有那么一点点问题。而自己这次提出这么一些列的计划主要目的也正是为了向上面做样子的。用雷声大雨点小来说很贴切。因为许多一时办得有声有色气势恢宏的活动等上面注意转过之后便马上变的没点声音了。
秦思思这次没有说什么了,因为她把车开到了一个饭店面前。
“刘书记,咱们就到这里简单地吃个饭算了。这间的菜味道还不错。而且是很地道的江南菜,我想应该比较合你的口味。”秦思思停下车来问刘伟名。
刘伟名转脸看了看那个江菜馆,暗道秦思思这个女人确实心思比较的细腻。笑着说道:“那就这里,吃了几个月的广北菜我确实挺怀念江南菜的了。”
两人找个座位坐下,点了几个菜,因为秦思思要开车,所以刘伟名没点酒,只给自己和秦思思各自点了一杯饮料。
“刘书记,非常荣幸今天能和你一起吃饭,我就以饮料代酒敬你一杯,以后宝源集团你可得多多提携提携。”秦思思很落落大方地举起饮料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而刘伟名却只是笑着没有任何的动作,慢慢地说道:“你这么说我是不会喝的。网”
“啊?”秦思思没想到刘伟名竟然又这么怪异地一说,惊讶地望着刘伟名,然后举着那一杯饮料有点尴尬地收了回来。
“你知道,我今天请你吃饭不是因为你是宝源集团的总经济师,你不说我也忘了你是宝源集团的总经济师,我和宝源集团没有任何的关系。”刘伟名没有点名地说着,但是这句话里包含了太多的意思,他相信秦思思能够听的懂的。
秦思思当然听懂了,她不是刚出校门的小女生如何听不出刘伟名话里的意思,只是有一丝惊讶闪过她的眼前然后又急于平静。结过婚也已经离了婚的她早已经不是懵懂少女,对于男女之情的认识要理性成熟的多,所以,并没有太过于惊讶。只是笑了笑又拿起饮料说道:“作为朋友,我敬你一杯,感谢你的盛情。”换一种说话便换了一种氛围也换了一种关系,这是刘伟名所想要的,因为他想与秦思思的关系不仅仅只是自己是宝南区的副书记,秦思思是宝南区里面一个企业里的高层员工这么简单,他要的是更加进一步,更加的私人化。虽然现在达到了,但是刘伟名却不是很满意,但是总算是进了一步。不过,刘伟名失望地是没有从秦思思的话语里面看出任何一丝丝的破绽,他完全不知道秦思思对自己是一个怎样的态度。
“如果你不拒绝,这样的盛情可以随叫随到。”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象征性地喝了一口饮料,这其中他一直在看着秦思思的脸,想从对方的任何一个表情中发现什么,可是可惜,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你是一个很特别的人。”秦思思依旧还是那样的微笑。
“特别分很多种,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种。”刘伟名夹着菜说道。
“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一种。”秦思思说道,两人之间的对话犹如打哑谜般。聪明人之间的对话就是这样。
“你错了,其实我并不特别,和任何人一样,对于美好的事物或者是人我都有一种欣赏的望。但是欣赏归欣赏,并没有其它的意思。因为欣赏所以想接近,所以,我想和你成为朋友。”刘伟名意味深长地说着。
“所以我才说你是一个特别的人,因为一般的人不会这么想,特别是男人。”秦思思笑着道,接着又说:“但是你也不是一个特别的人,因为你犯了一个所有男人都会犯的毛病—欺骗。”
“欺骗?”刘伟名怪异地问着,自己见她才几面?怎么就欺骗她了?难道她以为自己说这些话是骗他的吗?刘伟名知道,自己上面的这段话并没有欺骗的成分,经历过了这么多事这么多女人,他早就已经过了纯欲的阶段了。他想接近秦思思确实是因为欣赏而使得他鬼使神差地总是想靠近秦思思,刘伟名知道自己虽然对秦思思有望,但是望不占主要,欣赏占了多数。就像他对待董静一样,只是欣赏。
“对了,你还记得你前面邀请我吃饭的理由是什么吗?现在看来好像你的目的与前面说的有点不一致哦?”秦思思微笑着说着,她吃饭夹菜的动作很优美,也很有气质。
“或许是或许不是,我确实很想听听你对这个活动的看法。”刘伟名松了一口气后说着,他知道,秦思思把话题转到这个上面来是因为她不想就那么问题继续说下去。或许是一种变相的拒绝,也或者不是,因为她没有表露除任何的态度。而刘伟名虽然有点失望,但是却并不恼怒。因为他本来就只是想与秦思思做朋友而已。至于失望,那是每个男人都会有的,刘伟名不是奥特曼,也不是蝙蝠侠,所以,他也会有失望的感觉。
“我的看法并不重要,刘书记。这个活动你组织起来了便有你组织起来的理由和意义,你说是不是?”秦思思微微一笑道。
确实,即使在秦思思看来这个活动一点意义都没有刘伟名还是会继续把这个活动继续下去,因为对于刘伟名来说这个活动最重要的还是活动本身的影响力。
“算啦,我也不逼你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我也知道。在现在的体制里面,有些事情是很难往组织者所想要的方面发展的。我也只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尽力地做一些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刘伟名有点感伤地说着,随后又笑着道:“你前面说我是一个特别的人,我也觉得你是一个特别的人,一个特别的女人。”
“刘书记,你太看得起我了。大街上像我这样的女人一抓一大把,有什么特别的。”秦思思呵呵地说着,对于刘伟名的夸奖一点也不觉得脸红,只是淡淡地笑着。
“但是在我的眼里,你是唯一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刘伟名晃动了一下杯子里的饮料,就像是在喝红酒一样,然后突然吐出这么一首诗。
秦思思这次有点错愕,不过随即恢复平常。“你太看的起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俗人罢了。”秦思思撩拨了一下额前的刘海。
“我以前认识一个女人,她与你相似,却又不相似。她只应了这句话的前一半,在我看来,她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因为她太过于清洁了。就像是一个打落凡间的仙子一样,一尘不染。她很美,没的让人根本不敢靠近,因为她是仙子。所以,和对你一样,我只是欣赏她,而升不起任何一丝丝龌龊的想法,因为在我看来那是对她的亵渎。而你不同,你出落在凡间,却也融入了这个环境,但是却并没有染上这个世界上的尘埃。但凡这样的女人都是心比天高的女人,所以我欣赏你,正如欣赏她一样。”刘伟名带着回忆说着,而他口中的那个“她。”指的就是董静。
“仙子?我很好奇世上还有这样的女人。”秦思思对于刘伟名对董静的比喻有那么一点点惊讶,然后笑着道:“她在你心目之中是仙子,那我大概是什么?”
“前面说了,莲花。一朵完全盛开的莲花,艳丽、淡香、怡人。”刘伟名如是说着。
“你知道,女人是个很嫉妒的动物,你把她比仙子把我比莲花就不怕我心里不高兴?”秦思思怪异地笑着。
“你不会,而莲花与仙子只是两个不同的种类而异,无所谓好与不好。你与她不同,对她我永远只想抱着一种在远处观望或者说是仰望的态度,而对你,我却有那么一丝想走近想靠近细看亦或是亵玩的想法。”刘伟名很诚实地说着。
“你前面说你对她不会有任何龌龊的想法,看来你现在对我是有那种龌龊的想法了。”秦思思抓住刘伟名的语病饱击着。
“何谓龌龊?对于仙子来说那是龌龊,对于莲花来说那是品赏。因为对于仙子来说,莲花是需要人来欣赏来关爱的,我觉得我愿意做这个人。”刘伟名一点也不慌张。
“官字两张口,你们当官的嘴巴都挺厉害,而你是最厉害的,我说不过你。”秦思思对于刘伟名的试探还是选择不回答。随后放下筷子道:“莲花每年只开一季,而每次盛开却都只有那么短暂。所以,你更应该追求永恒的仙子而不是短暂的莲花。”
“就因为莲花的短暂,所以才更加体现了莲花的可贵。”刘伟名言辞一如的犀利。
“但是莲花是必须生长在水里的,对于岸上的你来说,玩看可以,如果靠近,你可能会弄的一身湿的。刘书记。”秦思思意味深长的说道。
“哦?”刘伟名皱起了眉头,然后道:“或许我不怕湿身,也或许我会选择站在远处观望。既然我选择站在远处观望,那么我便会要求这朵莲花要向我完全开发,所以,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叫我刘书记。”
“从我们的身份以及熟悉程度我觉得叫刘书记是最为贴切的。”秦思思还是笑着道。
他们现在一个是区委副书记,一个是区辖企业里的员工,或者以后党支部成立以后一个是领导一个是下属。而且见面虽然见过几次,但是说话这才是第二次,单独见面是第一次。刘伟名很悲剧你的发现,确实只能叫刘书记。刘伟名在心里问着自己是不是太心急了?但是他确实只是想与秦思思靠近一点而已罢了。
刘伟名很失望地发现,秦思思迷人甜蜜的笑容背后也有一颗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心。
自己太心急了,刘伟名在心里如是说。
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冲动这么心急?自己应该不是一个轻浮的人。原因,刘伟名没有找到,也没想明白。
秦思思接了个电话之后向刘伟名说了抱歉,要送刘伟名回去,刘伟名摆了摆手说不用了。然后边看着秦思思大方地走了出去。
这个女人终将会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刘伟名心里肯定的说,因为他有这种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