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第47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每天的工作依旧很多,几个巨头之间的斗争依然激烈,只不过,这只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斗而已。 而但凡政客都喜欢用阴谋来袭击敌人,以前林阳的何英杰便是阴谋的代表人物,刘伟名也曾经一度认为何英杰对自己的教导是对的。但是经历过了许多事情之后,刘伟名自己领悟了,最强大的永远不是阴谋,而是阳谋,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和谋略名正言顺正大光明地打败对手,这才是最强大的政客。金清平就是这样的人。而刘伟名也发誓自己要成为这样的人,因为阴谋家往往在重伤了敌人之后自己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受伤,就像是喜欢用毒的人最后自己早晚有一天会被毒毒死一个道理。因为用阴谋的人往往在击落了对手之后也同样会寒了自己下面人的心。无论在哪个场所,阴的总是让人讨厌。
平静地过了几天,白天工作,晚上与远在加拿大的金倩和李梦晴通通电话发发邮件,也或者是与在上海的张云佳调t情,偶尔也会与远在林阳的江映雪讨论一下宝南区的局势,日子很平静,也很清闲。但是刘伟名始终觉得少了点什么。刘伟名突然发现,自己是一个离不开女人的男人。
在一天晚上,刘伟名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陌生的。
刘伟名习惯与总有一些下层官员或者是商人会从各个渠道得到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打过来攀交情,这些年都是如此。
刘伟名以为这个电话也是一样,本来不想接,但是最后还是皱着眉头接了。
“喂,你好,我是刘伟名。”刘伟名很公式化地说着。
“我当然知道你是刘伟名啊,你不是刘伟名我打你电话干什么?”对面传来一个很熟悉的女人的声音,有点调皮,也有点另外的感觉。
“滨滨?是你吗?”刘伟名有那么点惊喜地问着。
“亏你还记得我,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这么久也不打个电话给我。”范滨滨有那么一点点幽怨地说着。
“没有,哪有的事。”自从刘伟名从清泉调出来之后,范滨滨这个女人,好像就从自己身边消失了。
“你知道我现在在哪吗?”范滨滨突然很高兴地问着。网
“我怎么知道,你全国各地到处跑的,谁知道你现在又在祸害哪个地方的人民。”刘伟名开着玩笑,只是与范滨滨的感情已经淡了很多。或许是时间的关系,也或许是其它的原因。
“我现在在法国戛纳。”
“戛纳?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你在那度假啊?”刘伟名模拟两颗地说着。
“什么度假啊,戛纳电影节啊,我刚出席完戛纳电影节,我是特邀嘉宾。整个中国就我一个艺人在那。伟名,你知道戛纳电影节对于我们艺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那就像科学家拿到诺贝尔奖一样,伟名,我很高兴,我终于成功了,你为我感到高兴嘛?”范滨滨的话语里掩饰不住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高兴高兴。”刘伟名却觉得有点索然无味,淡淡地回应着。
“你知道这次和我一同出席的还有谁吗?那都是国际上的大腕,有凯特-贝金塞尔、安吉丽娜朱莉、布拉德皮特。”范滨滨兴奋地数着在戛纳电影节上出现的大牌明星们,只可惜刘伟名一个都不认识一个也没听说过,刘伟名对这些完全缺乏兴趣,听着范滨滨毫无节制地说着,刘伟名突然对范滨滨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厌倦。不过刘伟名依旧耐心地听着范滨滨说完,毕竟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挂断电话之后刘伟名只记得一件事,那就是范滨滨让他看电视,说是有一个台正在转播戛纳电影节的开幕式。
刘伟名还是打开电视看着,电视直播节目中,主持人激动地说,下面中国演员即将走上红毯,还用中文连说了几个“你好。”然后,范滨滨发髻高盘,手持一只小小的珍珠手袋,一袭猩红色拖地长裙,优雅地走上红毯。裙子系有白边镶嵌的红色蝴蝶结,显得俏皮可爱,裙身上有数只刺绣仙鹤,范冰冰仿佛借这些仙鹤在说:“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猩红的长裙,外加范冰冰猩红的红唇,整个造型视觉冲击力十足,美艳动人。
能有机会走上戛纳的红地毯,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美丽,对许多电影人来说都是一段难忘的经历,也是一种无上的荣誉,这是对其电影工作的肯定,但是更多的,是电影人追逐更高身价的一个平台,一种途径。
刘伟名看完整个有关于范滨滨的画面之后关上电视机,静静地抽了一根烟。他仔细地回味着与范滨滨发展的一幕幕,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他真的与范滨滨不是同一类人,这句话在范滨滨对他死缠烂打的时候他就说过,只是那个时候只是主观认为,而现在,他确实肯定了。
在演艺圈那个特殊的圈子里面,虚荣是主旋律。就像商人追逐利润一样,是天性。而对于刘伟名这种人来说,追逐虚荣是令人生厌的。
从清泉出来之后,开始刘伟名还能联系得到范滨滨,只是后来,刘伟名打过去的号码变成了空号,范滨滨这个人就凭空从刘伟名的身边消失不见了。
再一出现,是范滨滨出现在戛纳电影节上。于是,刘伟名知道了。对于这样一个女人来说,虚荣是无比重要的,而感情这东西,在时间的冲击下,在她心里是留不住多少痕迹的。虽然当时在清泉的那个山顶上范滨滨对着刘伟名说了一段让人感动的要哭的话,但是那是当时当景而已。本性里,范滨滨依旧是刘伟名第一眼所认为的那个女人,虚荣、高傲。
刘伟名摇了摇头,好在,这个女人并没有在他心里留下多少痕迹,用不着去伤悲,只是会有那么一点感伤。而刘伟名也知道,两个完全不同轨迹的人,能够相交一次那已经是意外了,断然不会再有第二次相交的机会了,这个女人,以后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
宝南区每天依旧还是那些事情,只不过周文在被王泽栋压的透不过气来之余开始有意无意地向刘伟名展示善意,而王泽栋从开始隐秘的与市长接触到现在已经是公开频繁地开始向市长身边靠拢了。
“由于李庆阳同志的病情加重,已经不适合在担任工商局副局长的职务了。经过上级领导的审核以及咱们常委会的一致通过,所以决定让李庆阳同志提前退休,在家好好养病。那么今天咱们来讨论一下关于这个继任者的人选问题。杨受成同志,说说你们组织部都有哪些候选人吧。”王泽栋坐在常委会的会桌上老态龙钟地说着。
“我们组织部经过研究和考察,觉得以下三位同志比较的适合这个职务。分别是原工商局的办公室主任丁志强同志、区政fu办公室一处副主任尤明宁同志和信访办副主任梁明根同志。”杨受成站起来说着。
刘伟名微微一笑,又是一场搏击战的开端。因为杨受成这位同志一直没有走进王泽栋的心腹位置,也一直没有想过要成为王泽栋的嫡系,所以一直是一个无派系的人士。以前没有周文没有刘伟名的时候王泽栋一家独大,所以杨受成便只接受王泽栋的领导,因为没有选择。而当最近周文和刘伟名开始发出声音之后他便真正地开始变成一个无派系的人,从这次候选人名单就可以看得出来。
工商局的办公室主任丁志强是王泽栋的人,区政fu办公室一处副主任尤明宁则更加毫无疑问是周文的人,因为这个尤明宁本来就是周文的秘书,而最后一个信访办副主任梁明根则是刘伟名打电话给杨受成提的名字,三个人三个候选人,杨受成每个人都不得罪,为了不得罪人,杨受成连原本一般只有两个候选人的惯例都忽略不计了。
听到三个人的名单王泽栋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随即舒展开来,说道:“这三位同志大家也都比较的熟悉,大家谈谈各自的想法吧。”
“我觉得丁志强同志最合适,丁志强同志工作以来一直任劳任怨,而且能力也非常的强,加上其本身就是工商局系统里的人,能够更快地接手工商局副局长的工作。我觉得他是最合适的。”副区长徐启红当头便说道。徐启红便是王泽栋嫡系的代表人物。
“不然,我觉得还是尤明宁同志更加适合。虽然丁志强同志各方面都不错,也一直是在工商局系统里面工作,但是他今年已经四十五岁了。我们应该大力的提拔年轻人,为我们领导班子里面补充新鲜的血液,所以我觉得尤明宁同志更加的适合。而且尤明宁同志的工作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宣传部部长齐阳见徐启红开口了也跳出来说了,徐启红当年便是与王泽栋对着干的人之一,也一直都是与周文守着同一个阵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