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第47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而这个时候刘伟名的那位朋友统战部部长韩权也准备说话,但是被刘伟名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于是闭上嘴,与刘伟名一样一句话不说,就当是在看好戏。
“我觉得丁志强同志比较适合这个位置,年轻人有年轻人的闯进,这是老同志没有的,但是老同志的经验和政治觉悟这是年轻人所欠缺的。咱们政fu人员最基本得要求是什么?便是要懂规矩,所以,我觉得应该选择丁志强同志。”纪委书记也站了出来了。
“我觉得还是尤明宁同志比较的适合,丁志强同志在工商局办公室这个位置上坐了这么多年干过什么真的称道的事情没有?一件也没有,所以,这足以证明其能力还是有问题的。而尤明宁同志的能力大家平时都是看见的,这个人选问题根本就不需要再考虑。”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说着。
“就是因为其这么多年没有出过任何问题才足以证明其是一个党性坚定有一定工作能力的同志,像这样重要的领导位置必须是由经历过基层锻炼的同志来担任,尤明宁同志能力是有,但是还是需要放到基层去锻炼锻炼再说。”常务副县长开始说着。
说完之后场上安静了下来,随后王泽栋把眼光盯着侯尤文问道:“尤文同志,你的意见呢?”
“其实吧,这三位同志都挺不错的,各有各的长处,但是要是让我选择的话我还是选择丁志强同志。大家知道,在咱们浅圳市工商系统是个比较敏感的单位。权力大但是所处理的事情也多,一个处理不好就容易闹出大问题。这几年来闹的问题也不少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位置还是应该由一个老成稳重的同志来坐,所以我觉得丁志强同志比较适合。”侯尤文一脸笑容地说着。他是侯尤文的嫡系,是侯尤文一手提拔的,他有这个态度大家没有谁会觉得奇怪,这是早就预料的呢。
“守成,你呢?”转过头来的王泽栋问着组织部长杨受成。
“这三位都是我参与选择的,为了避免个人的情绪所印象,我还是选择弃权。”杨受成一如既往地弃权。
“那么韩权同志,你的想法是什么?”王泽栋眼神变的不善地望着韩权。
韩权本来是要选择梁明根的,结果后来被刘伟名使了个眼色,便不知道究竟该选谁了。于是只能说道:“我没什么要说的。”.
“那就举手表决吧,同意丁志强同志担任工商局副局长的请举手。”王泽栋说完之后自己率先把手举起来,刘伟名数了数,一共是七票。
“赞同尤明宁同志出任工商局副局长的同志举手。”周文把手举了起来,然后跟着周文的两个人也把手举了起来,一共是四票。而在这时,大家以为就此结束的时候刘伟名把手举了起来,跟着韩权见刘伟名举手也跟着举着,于是乎,原本的四票变成了六票。
刘伟名的举手超出了大家的预料,是真正意料之外的事情。以往像这种人事的决策会上,刘伟名这系的两票要么是选择弃权要么是明知道争不到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坚持自己要选择的人。而今天却怪了。周文一脸笑容,感激地看着刘伟名。而相反的王泽栋却是一脸的怒容,用杀死人的眼神望着刘伟名。
“有没有人支持选择梁明根?好,结果出来了,总机是十五票,丁志强七票,尤明宁六票,两票弃权。请组织部按照程序走一下,让丁志强同志尽快出任工商局副局长一职,散会。”王泽栋说完推开自己身后的椅子便走了出去,满脸的不高兴。
可能大家觉得比较奇怪,为什么王泽栋最后争到了却是一脸怒容,而失败的周文却是一脸的高兴呢?其实在坐的人都明白,结果是毫无疑问是丁志强要胜的。因为有王泽栋这只老虎在,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壮,虽然王泽栋现在有点下滑,但是他本身就是一个庞然大物,在宝南区还是掌握着绝对的控制权。在常委会上,他是牢牢地掌握着了七票,而大家都知道,杨受成在内的两人已经是弃权专业户了,像这种会议他一直都是弃权,也一直是当着他的中间派,谁都不讨好,谁也不得罪。所以,剩下只有六票,其中周文占了四票,刘伟名是两票。结果是毫无悬念的。但是他们今天争取的是什么?是一个态度。刘伟名突然之间赞同了周文的人,那就代表着刘伟名向周文释放着好意,他们准备联手对付王泽栋了。在大选之前,而有时王泽栋不得上面赏识的时候这种态度无疑告诉众人,王泽栋是绝对抵不过周文和刘伟名的。这会让更多的中间派开始作出决定了。王泽栋怕的是这个,而周文正是需要这个。
刘伟名也微笑着走出会议室,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而韩权在后面跟着。
“为什么?伟名。”韩权坐在刘伟名对面的椅子上问道。大家都是同一个级别,也都是常委会的成员,所以韩权叫刘伟名为伟名一点都不为过,虽然大家都知道韩权是以刘伟名马首是瞻的。
“你这话问的,你又不是不明白。咱们本身根本就不可能争到这个位置,所以还不如支持周文,让他与王泽栋去顶牛。”刘伟名笑着说着。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让周文声势壮大了对我们有什么好处?而且最主要的是,就算咱们支持周文周文也依然不是王泽栋的对手。”韩权不明白地问着。
“周文要是能够与王泽栋一较长短我还不会去插这一脚了呢。”刘伟名点了根烟笑眯眯地说着。
“现在宝南区的局势很清楚了,那就是王泽栋这老家伙一家独大,周文是后起之秀,而我是张允后的代言人。马上就濒临换届了,周文也是宝南区的老人了,而我则是外地来的,除了张允后书记若有若无地表示了对我的照顾以外,在明年的换届选举中,我没有任何的优势,而王泽栋与周文都有。考虑一个地方的一把手,第一个要考虑的就是保持地方上的稳定,而王泽栋在宝南这片区那是咳嗽一声宝南都要抖一抖的人物,所以,假如王泽栋铁了心的要与张允后书记对着干的话,张允后书记还真不敢把他给撤了,所以,王泽栋并不一定就会在换届中落马,这主要取决于张允后书记的决心已经张允后选定的继任者的能力了。而周文无疑是在大家眼中书记这个职位最有利的争夺者,他是张允后书记一手提拔上来的,不管张允后书记把他提起来的目的是什么,起码他是张允后书记的人这是可以肯定的。而且周文也是在宝南干了很多年了,人脉不错,而且能力也是有的,最关键的一点是,只要周文在这段期间不出意外的话,就算换届的时候他没办法混到书记这个职位上来,但是起码把代区长这个代字去掉是不成问题的。所以,大家就是看到了这一点,赌周文这边的就算不一定会赢但是起码不会输,这也就是最近往周文靠近的人越来越多的原因了。而我,什么优势都没有,跟着我的人都是在王泽栋与周文那边都不得意的人,就像你这样,大家对我没抱多大的希望。你知道的,就算张允后对我再好,假如我在宝南这块地方根本就没有经营出自己的势力的话允后书记也不敢把宝南交给我。而且我来的不是时候,离换届时间太短了,留给我发展势力的时间太短太短了,所以,在三人中,我是最没有可能成为换届的赢家的。就好像三只股票,王泽栋是一只牛逼哄哄的巨头股票,虽然暂时有点下滑,但是没有谁会怀疑他会突然反弹。而周文现在则是一股高歌猛进的股票,按照他现在的态势虽然不一定会天天涨停板,但是起码是不会跌的。而我,这是一只垃圾股,已经是在最低点了,本身就没任何实力,属于冷门中的冷门,除了投机取巧的人外,基本上是无人问津。”刘伟名笑着分析着目前的局势。
韩权点了点头,虽然他看的没有刘伟名这么透彻,但是也是非常清楚的。
“所以,我要想往上爬的话继续观望是不行的,我必须要借助别人的力量,而王泽栋是头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我要是借助他的力量最后自己都会被他吃的连渣都不剩。所以,我只能借助周文的力量,我帮着周文对抗王泽栋,这样,给人的感觉是我与周文联手。本来就强势上升的周文再加上冷门的我,一定会让大部分人感觉王泽栋要倒了,我相信那些还处于观望的人应该会开始行动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会有一部分人会倒往我这边的,这是很肯定的。而且,我可以明确地跟你说,我只是会偶尔支持周文一下,让人外面的人确定我与周文的联系,而又让王泽栋不敢确定我与周文是不是一定联手了。我就是要再推周文一把,把周文推到与王泽栋抗争的第一步,让他们两个杀的两败俱伤,而我只站在下面观望。他们两个迟到见红之后,不管谁败了,都必须走人,因为上面不可能把两个已经杀红人眼得人再放在一个笼子里关着,所以,不管他们俩谁走,那么最佳的继任者就是我。这就是我的想法,我没有优势,便只有自己来创造优势了、所以,我现在的方针就是,我只把周文推上与王泽栋拼命的擂台,但是我绝对不会自己上擂台的。”刘伟名一脸笑容地说着。这就是他自己所说的阳谋,仅仅只靠自己手中的权力和做事的方式去谋略,而绝对不会像以前在清泉那会做的事情了,暗杀栽赃,那些虽然来的干净利落,但是危险系数太大了,也让人心寒。这个世界上没人是傻子,就算你不留下任何的把柄也会有人想得到是你做的。你用了违规的方式对付别人那么别人知道之后肯定也会选择用违规的方式来对付你,所以阴谋是害人终害己的,刘伟名现在只用阳谋。刘伟名想起了金清平以前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金清平曾经说过,假如你认为别人都是傻子的话,那么你就是最大的那个傻子。
韩权非常惊讶地看着刘伟名,然后一脸的佩服。满是笑容地走出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刘伟名等韩权走后,带着神秘地笑容继续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
之后,第三天,宝南区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的蔡强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伟名书记,我来向你汇报一下工作。”蔡强满脸的笑容。
“蔡书记,你这个汇报我可受不起啊,坐。”刘伟名见到蔡强来有点惊讶,但是随即大概知道了是什么事情了。
“你是常务副书记,政法这边工作我当然得向你汇报汇报嘛。”蔡强呵呵地说着,然后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宝南区最近政法方面的事情,刘伟名笑着听着,他当然知道,这些都不是重点,蔡强来肯定不是仅仅只为了说这个事情,作为政法委书记,这方面的工作并不是有刘伟名主管,这事情应该向书记王泽栋汇报的,但是作为常务副书记,蔡强要说向刘伟名汇报也说得过去。
终于,蔡强说到重点了,“刘书记,最近我们公安局治安支队的支队长秦华同志被破格提拔到了是刑警队去了,所以这个位置就空下来了,秦华同志已经走了两个月了,但是这个位置却一直留着那,对于治安支队的工作开展非常不利。所以,我们一直都在考虑这个支队长的人选。对于这个人选不知道刘书记你有什么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