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第47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有点错愕,你们公安局里面的事情来问我这个副书记干什么?这是你们政fu的事情,就算要向党汇报也是去找王泽栋啊。网复制网址访问 但是刘伟名知道蔡强肯定有他的用意,因为一个公安局局长不可能不知道区委区政fu各个大佬的分工。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问周区长。”刘伟名笑着说道。
“周区长的意思是现在防暴支队的副队长陈航同志不错,不知道刘书记你觉得怎么样?”蔡强带着神秘的笑容道。
这下刘伟名终于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这个陈航是宝南区公安局防暴支队的副队长,本来区公安局是没有这个防暴队的,但是浅圳的市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就设立了。但是防暴队的队员战斗力是非常的强悍,但是这个油水就少的可怜,可谓是清水衙门。当然,这些都不重,重要的是这个陈航是宝南区区委办主任王凤的老公,而王凤正好是刘伟名这一系的。陈航这个人个人能力非常不错,不过确实刚刚从部队转业下来,套级别在浅圳市宝南区防暴大队做了副支队长,人脉缺少,往上爬有点难。早两个月一天晚上王凤两口子就提着礼物到了刘伟名的宿舍,刘伟名当然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只是笑着接下了比较昂贵的东西。这么一解释,那么蔡强现在的用意就非常好理解了。这是周文在向自己示好,在为今天在常委会上对他的帮助表示感谢。更大的用意是在向刘伟名发出友好的暗示,示意刘伟名和他合作那是双赢的。
“这个周区长同意就行了,我没意见。”刘伟名还是淡淡地说着,但是意见已经表示的非常清楚了。
“那我们就这么定了,刘书记,以后我可得常来汇报工作啊。”蔡强说着就起身。
“欢迎。”刘伟名与蔡强握了握手道。
和则两利,这就是周文要表达的意思。刘伟名反复思考着,最后自言自语道:“你喜欢送人情就送吧,我不可能到手的好处都不拿吧,不拿那是傻子。”
刘伟名越想越觉得好笑,暗道不和人刺刀见红,而是让别人在前面死扛自己在后面坐手渔翁之利来的舒服啊。
其实,当官的跟混黑道是一个样的,你要想当老大,那么你就必须得展示你的肌肉,要用拳头把所有对这个位置有兴趣的人都打倒。当然,要当老大你还得看上面老大的意思,如果上面的老大对你有意见你要坐这个位置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宝南区也是这样,王泽栋要想坐稳这个位置,那么就必须得把周文给打倒,不然他这个位置就不稳固,特别是在现在这种即将换届的关键时候。而周文要想坐上王泽栋这个位置就必须把王泽栋给打败。而上级领导选拔一把手,除去稳定因素外,就要考虑个人能力了,何谓个人能力?就是你的统控能力。所以,周文与王泽栋两人已经是水火不容了。
有了刘伟名不太明显的支持,周文信心大增,当即开始向王泽栋发起猛攻,一力地开始打压王泽栋一系人马,而王泽栋火气比周文还大,也开始压制周文的人,于是,整个宝南区开始陷入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当中。网当然,所有的动作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双方都很默契地把行动压制到一定的范围之内,如果行动过大引起了上面的注意那么问题就大了,无论是王泽栋还是周文都没上面好果子吃,这一点两人心里是非常清楚的。
对于老百姓来说,他们俩的战斗是有好处的。起码所有的官员在周文一系损失了一个副处长之后都开始变的老老实实的,生怕一个意外让对面一系的人抓住把柄而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宝南区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张允后一手造成的,无论是周文上台还是刘伟名的监督,都是张允后一手安排的,刘伟名暗道,或许张允后要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形吧。
在两派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唯独刘伟名一系安安静静,顺顺心心地工作着,不声不响。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元旦的时候,远在上海的张云佳来到了浅圳,刘伟名大早就去了机场候着,然后便看到一身华丽衣裳的张云佳出来。
“冷不冷啊?也不知道去车上等着。”张云佳看到刘伟名便关心地问着。
“哪能啊,知道你要来我整个心都是热的,怎么会冷呢?”刘伟名呵呵地一手提起张云佳的行李一手拉着张云佳洁白无瑕的手往外走去,车还是那辆刘伟名的专车,不过司机却是刘伟名自己。这次温馨的场面刘伟名不希望有个电灯泡在场。
坐上车,刘伟名便一脸坏笑地对张云佳说道:“飞机整整晚点了四十分钟,我可是在这里等了一个来小时啊。你知道一个小时多久吗?六十分钟三千六百秒,这是多么漫长而又难熬的三千六百秒啊。你是不是觉得你应该补偿我一点什么?”
“补偿什么?”张云佳早就知道刘伟名准备做什么了,只是不接刘伟名的话故意装作不懂,让刘伟名一个劲在那把脸伸的老长。
“亲一个啊,这还用问嘛,一点默契都没有。”刘伟名非常的不满意。
“有人,回去再亲好不好。”张云佳四处看了看。
“不好,别人谁没事专门往车上看啊?再说了,亲一下很正常的嘛,咱们当时在上海玩车震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害羞过。”刘伟名这次是十分的不满了,像个没有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拉长个脸。
“好好好。”张云佳抵不过刘伟名的要求,在刘伟名的脸上亲了一个。
“真香啊。”刘伟名啧啧地笑着,一脸的邪笑。然后才开始慢慢地发动车子。
“你怎么现在才来看我?”刘伟名一脸的委屈。
“集团有事,走不开嘛。这不,一有时间我就过来了嘛。对不起了。”张云佳有点惭愧。
“集团怎么样?现在全部交给你打理了?”刘伟名随意地问着。
“基本上是,我爷爷现在是甩手掌柜。而我爸,不知道为什么我爷爷就是看他不顺眼,不让他管,他也乐得清闲。现在基本上全是我一个人在打理了。”
“不得了啊,中国第一富婆竟然坐在一辆这样的车子里,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要跌碎多少眼镜啊。”刘伟名感慨着。
“我爷爷还时常问起你的情况,每次都神秘兮兮地说你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张云佳一脸幸福地说着。
“能得到你家老样子不错的评价那足以说明我是真的不错了。小妹妹啊,好花不常开,好郎不常在。你要懂得把珍惜啊。”刘伟名呵呵地笑着。
“我倒是一直都想珍惜你,貌似有些人却一直不让我珍惜他啊。”张云佳翘着小嘴道。
刘伟名知道张云佳是在说以前的事情,尴尬地咳嗽道:“那是以前,以前我年轻不懂事。以后,以后我保证一定让你好好珍惜,让你握的紧紧的,你说不满意没爽够我就绝对不抽出来,你说好不好?”刘伟名开始往那方面挑逗着张云佳,其实是为了引开张云佳的注意力。以前的时候刘伟名确实是不知道该怎么接张云佳的话,他以前对不起张云佳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张云建当然听出了刘伟名的弦外之音,当即俏脸绯红,骂道:“你个l氓,是不是一个人在这里憋的太久了啊,什么事都往那方面想。”
“可不是嘛,我一个健全的男人,正是身体需求最为旺盛的时候。这清心寡欲的生活让我一过就是半年,你说我受的了吗。老婆,这次你来可别急着走,咱们得好好地爱一阵子,把过去的都补回来。”刘伟名说着。
“你真是越来越l氓了。”张云佳羞红了脸蛋,但是却更加的美艳动人。
“这足以说明我洁身自好,你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大,我能够坚守着自己的阵地一步都不动摇有多么的不容易,你应该好好地奖励我这位好同志。”刘伟名许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说起话来一套套的。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出去鬼混过?你也说了,这个世界的r惑有多大,而你貌似一直都不是一个可以抵得住r惑的人哦。”张云佳一脸的不信任。
“你要相信我啊,老婆。或许以前我曾经失足过,但是这次我是真的洁身自好,我都快想给自己立一个贞洁牌坊了。你要是不信等下回去我马上给你交公粮,把这半年的公粮一次性全部交给你,你自己看看公粮的成色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刘伟名一边开始一边起誓着,当然,没有忘了顺带着要t戏一下这位自己身边的准女友。
“滚,谁要你交公粮了?想的美。”张云佳脸更红了,但是随即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说道:“伟名,你看了最近的娱乐报纸没有?”
“怎么了?你知道的,我从来不看拿东西,怎么了?”刘伟名不明就里地连说了两个怎么了。
“滨滨去了戛纳,中国的第一人,最近在娱乐界这是个爆炸性的新闻。”张云佳转过来看着刘伟名。
“能有现在的成就也是她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我为她感到高兴。”刘伟名脸色突然变得很沉静,随后慢慢说道:“不过我与她不会再有任何的关系了,当年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与她发生关系不是我所求的。我一直都知道,我和她不是同一种人,甚至说我们与她不是同一种人,不是生活在同一个圈子里的人,环境不一样,那么价值观个人准则都不一样。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只是个插曲,对于来说,也是。我会祝福她过得好。以后她要是再向你问起我的事情或者是电话号码你就不要再告诉她了。她不适合出现在我的世界里,而我也同样不适合出现在她的世界里。或许她也早就明白了这一点。”
提起范滨滨,刘伟名的心里并不是很好受。毕竟曾经是同睡过的,不可能没有感情。突然之间变的那么陌生,最会让人变得感慨,伤感。
“她所追求的东西与我们不一样,不能说谁好谁坏,只是不适合再有纠葛了。”刘伟名又感叹了一句。
两人在一家中餐厅吃了中饭,然后刘伟名便开着车与张云佳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一进门,刘伟名就紧紧地抱住了张云佳,上下其手开始脱张云佳的衣服。但是却被张云佳给挣脱了开来。
“怎么了?老婆。你可不要跟我完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啊,我现在已经到了燃点了,你要是再逗我我就真的会烧了。”刘伟名可怜巴巴地说道。
“你要是实在受不了就去洗个澡,你看看你这房子脏的,我先帮你把屋子给收拾干净了再说。”张云佳俏脸绯红,整理了一下自己额前稍显凌乱的头发强硬的拒绝者刘伟名,然后拿起扫把开始打扫刘伟名凌乱的屋子。
以前的刘伟名是个非常爱干净的男孩子,从学校开始就是,房子里面总是整理的整整齐齐的。但是结婚之后家里的一切都是由金倩打理的,他也开始习惯了做老爷的生活。突然一下子又变回了一个人,他便再也没有以前爱干净的习惯了,像个标准的单身男人一样,家里乱糟糟的,地面的角落里总是会找到几个烟头。
“我亲爱的老婆啊,你这不是耍我吗?这卫生什么时候搞不行啊?怎么偏偏要选在这个时候?咱们先干正事好不好?干完了正事你想怎么搞卫生就怎么搞卫生。”刘伟名急的手舞足蹈,等这一天他可是等了很久很久了。
“不行,你看看这屋子都脏成什么样子了?我记得你以前挺爱干净的呀,那时候住在林阳省委宿舍的时候你也是一个人住,那屋子里都是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怎么现在突然变得这么邋遢了。”张云佳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刘伟名。
“这不都是你们这些女人给惯的嘛。”刘伟名小声的嘀咕着。暗道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先把卫生搞好呢?
“你说什么?”张云佳瞪着眼睛望着刘伟名。
“没,没什么。”刘伟名当即否认。
“快去拿拖把来,我扫地,然后你来拖地。以后绝对不惯着你了。”张云佳狠狠地说着。
刘伟名郁闷之极拿着拖把开始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