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第47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长长滴叹了口气,m着张云佳的背,然后点了根烟,抽了两口说道:“云佳,能得到你的垂青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我以前有许多事情瞒着你,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但是我却怕失去你,所以我现在全部告诉你。从我进林阳开始说起,希望你不要惊讶。”刘伟名在心里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向这个女人坦白,因为这个女人这么多年的等待已经对自己的这颗心值得自己敞开全部心扉。即使张云佳听完之后转身离开刘伟名也能承受。
他开始慢慢地说着,从与金倩在北京酒吧大骂到在金清平家里相遇,从第一眼见到江映雪到最后爬上了c、从第一次与范滨滨在酒桌见面到最后与范滨滨在酒桌上大干、从见到董静第一眼的叹为天人到最后两人互相牵挂、从与李梦晴开始互不对眼到最后凤凰城下的颠鸾倒凤、从与林月的荒唐治病到荒唐接种直到生下小孩、从李梦晴内蒙古生下小孩到北京宾馆被金倩捉奸在c、从与尚妍黛飞机上巧遇直到车中当着她老公的面玩车震、没有漏过任何一丝的情节。
张云佳听完之后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置信地望着刘伟名。最后忍无可忍地问刘伟名:“你你真的与江书记那个了?”
“嗯,我喜欢江书记,爱她,她是个优秀的女人,值得爱慕,同时她也是一个悲惨的女人,值得呵护。”刘伟名说着,然后开始慢慢地说着江映雪的过往,说着说着,她发现张云佳开始流出来眼泪。刘伟名不知道张云佳是在为江映雪的际遇悲伤还是在为自己的人生感到悲伤。
“你现在还会坚定与我结婚?”刘伟名冷笑着,随后道:“有时候我自己回想我这几年来所做的事情,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畜生,就像是个种马一样,祸害了一个又一个女人,见一个爱一个,来者不拒。但是我却偏偏又为每一个女人揪心,即使是范滨滨,我也是真心希望她能够过的好。金倩和我离婚是对的,起码离开我之后她要少受许多许多的伤害。我也不想与你结婚,因为我不想再伤害你。你知道我的性格,或者说是知道我的毛病,我没办法抛开一切,也没办法置这些女人于不顾,因为我爱,我每一个都爱。我早段时间去了加拿大,去看孩子和金倩,李梦晴也在那,我发现我爱他们,一如既往的爱,而她们也在不要结果地等着我。所以我现在迷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刘伟名说的情深意切,说的声音非常的哽咽。
而张云佳一直没有说话,静静地趴在刘伟名。泪水一滴一滴地落下,刘伟名现在知道,她的泪水不是在为江映雪的命运而流的,而是为了她自己。
“你确实是个让人想一刀杀了你的男人。”张云佳突然大声哭了出来骂着,低头一口咬在刘伟名的肩膀上面,咬到一丝丝血水出来了才松口。而刘伟名则是咬着牙齿忍受着,没有发出一丝痛苦的声音。
“但是我却离不开你。”张云佳松开口后抱着刘伟名把自己的脸放在刘伟名的胸膛上滴着眼泪说道。
“这么多年了,等你已经成为了我生命里的一种习惯,我等你爱我,等你对我好,等你娶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从一开始见你就认定了你这个男人,这么多年,无论你做过什么伤害我的事情我都忍受着,我都可以在最后变成无所谓,我都可以依然爱你如初。有时候发现自己真的是贱,你越对我坏我却爱你越深。你与金倩结婚抛弃我我忍了,却荒唐地提出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你。你要与金倩好好生活要和我成为陌生人我忍了,却不顾一切地跟着你去清泉。发现你与范滨滨在酒店厮混我也忍了,最后竟然不知羞耻地接受了和别的女人一起求欢。最后被你认为我与别的男人有染,我的心彻底碎了,忍无可忍地离开你回了上海,但是最后却还是忍了,在上海一直想你。当你出现在机场的时候我的心又只剩下了你。当你和我说你与无数个女人的荒唐历史,你说你还爱她们离不开她们的时候,我听到了自己心又碎了,碎的一片一片,但是我却又忍了,因为我想到了没有你得日子。刘伟名,你说,我到底上辈子欠了你什么?为什么我就离不开你,为什么?”张云佳近乎癫狂地问着刘伟名。
刘伟名无言以对,张云佳说的种种事情刘伟名都知道,他知道是自己给过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张云佳说完之后又变的安静,静静地哭泣着,在刘伟名的胸膛上,怀抱里。
而刘伟名也安静地抽着烟,眼里布满血丝,沾着泪水。
“我爱你,爱的早就已经忘记了我自己,我这一辈子注定是离不开你了,我已经认命了。但是我不会与你结婚,即使那只是一张纸一个名分,但是那是我最后的坚持最后的尊严。我不会允许我的老公背着我与别的女人翻腾,就像金倩明明爱你至深最后却依然要与你离婚一样。伟名,我是不是太善良了?我到现在还在为另外的女人感到不平,我还在想着假如我与你结婚了金倩会怎么想?会有多心痛,李梦晴会有多难过?”张云佳这次变的冷静了,但是望着刘伟名的眼神依旧没有恨意。
“你能给我金倩的地址吗?”半饷之后张云佳突然问道。
“啊?”刘伟名措不及防之下差点被吓到。“你要金倩加拿大的地址?”
“对,我想去看看金倩,想去看看李梦晴,我有很多话想和她们说,也有很多疑惑要问她们。”张云佳肯定地说着。
“这个这个。”刘伟名纠结着。
“怎么啊?怕我和你那两个小宝贝打起来?”张云佳突然露出笑脸道。刘伟名知道,张云佳这个笑脸露的有多么艰难。
“哪有,告诉你就是了。”刘伟名被逼到这份上只有说了,但是心里却确实有点怕三个女人之间吵起来的担心。
“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呢?为什么有这么多女人不要脸皮地对你死缠烂打?”张云佳说着,然后小心地用心抚摸着刘伟名那留下深深牙齿印痕的肩膀问道:“还痛吗?”
“不痛,一点都不痛,你咬的越深我心里越舒坦,不然总是堵得慌。”刘伟名如实说道。
“傻瓜,你真傻。”张云佳满眼热情地说着,然后对刘伟名发出邀请的信号:“老公,再爱我一次吧。”
刘伟名顿时觉得浑身开始升起了一团熊熊的火焰。
张云佳第二天早上便提着行李依依不舍地走了,与刘伟名来了一个长长的吻别之后眼睛闪着泪花走了,她不让刘伟名去送她,说没必要去送,因为不是永别,她还说她张云佳永远都是他刘伟名的女人,也警告刘伟名要是再敢gy其它的女人就把他这边的肩膀也咬出血来,刘伟名连说不敢。其实心里满是感动,虽然张云佳的威胁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张云佳走后那一天,刘伟名没有去上班,也没有出去,静静地在家里理着思绪。想着自己这些年到底都干了些什么,想着自己当初毕业时的梦想现在还剩下多少,想着那些女人她们还过的好吗?、想远在加拿大的儿子女儿们长大了吗?想在北京叫着别人的姓的儿子此刻正在谁的怀里撒尿呢?想着在老家年迈的父母是否身体健康,想着已经在天国的岳父岳母那里是否真的有的车来车往,想着
关于加强党员先进性、广泛性、带动性的学习教育工作一直在进行,而刘伟名的整个策略也在一步步落实,估计等到明年年初的时候就能全部实现了。对于这个计划,张允后是寄予了很大的期望的,所以刘伟名干的也分外的卖力。
这天,刘伟名正坐在办公室里面喝着茶,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刘伟名一看是张允后的电话,当即态度恭敬地接听了起来。
“张书记。”刘伟名如是说着。
“伟名啊,现在忙不忙。”张允后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严肃。
这叫刘伟名怎么回答啊?要说忙那就是对张允后的不尊敬,打电话过来你说忙那不就是根本不想理会张允后?要说不忙那就更不行,你一个堂堂的副书记说不忙那就是在偷懒,工作不用心。刘伟名非常郁闷,最后说道:“工作都分配下去了。”
“嗯,那就好,工作要抓紧,咱们当领导就是要懂得合理分配工作,把握住大局,任人唯贤。”张允后还是一副教育的口吻,最后说道:“我这里有个事情,我不太方便出面,你帮我处理一下,是私事。”张允后压低声音说着。
“张书记您吩咐。”刘伟名有点惶恐,暗道张允后还能有什么私事需要自己办的。
“哦,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一个亲戚开了家饭店在你们宝南区那里。昨天一伙泼皮在她店里面闹事,然后店里的厨师就与这伙泼皮给打了起来了,现在人都被抓到了派出所,而派出所到现在也没给出一个太令人满意的答案。人已经关了了。我不太好出面,这件事情你帮我处理一下。”张允后声音里面听不出太多的感情波动。
“还有这样的事情?张书记,我要向你检讨,这是我得工作没做好,才让治安出现这么大的漏洞,我有责任。”刘伟名吓了一天,赶紧认错。
“你这小子,这又不关你的事情你检讨个什么?再说这种事情那里都有,并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我不是来追求责任的,我是想你帮我把这件事情处理一下。我不太方便出面。”张允后再次提了一次不太好出面。
“张书记,您放心,我现在马上去处理,一定把事情处理好。”刘伟名赶紧说道。
“嗯,结果怎么样我不在乎,只要不把动静闹大了就行了。记住,不要和任何人说这件事情与我有关,知道吗?”张允后再次提醒。
“我知道我知道。”刘伟名一头雾水,但是还是连忙答应。
张允后挂断电话之后刘伟名便开始沉思起来了,他总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的怪异,按照张允后的话来说这个店老板是他的亲戚,而且又是受害人一方,张允后大哥电话给浅圳市公安局局长就是了,那这个事情保证解决的滴水不漏。可是张允后没有,却偏偏找到自己这个根本就不管这个事情的宝南区区委副书记头上,另外还反复强调他不太方便出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伟名百思不得其解。虽然说是公私分明,但是为自己家里人半点事情就算是传出来了也没人可以说什么,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不会有人拿这个做新闻。又不是贪污犯罪,也不是个人作风问题。张允后到底是什么意思?
刘伟名仔细想着,最后也没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但是张允后交代的事情可不能怠慢。一边带着疑问刘伟名一边对外面的唐伟龙说道:“小唐,叫司机在下面等着。”
然后刘伟名一边走一边给公安局局长蔡强打电话。
“蔡书记啊,我是刘伟名啊。”刘伟名说着,因为蔡强身兼着政法委书记所以叫他都叫蔡书记。
“哦,刘书记啊,你好你好。”蔡强一听刘伟名就很恭敬,无论怎么说,刘伟名现在是周文的盟友,而且是周文必须依赖的盟友。即使刘伟名只是个只表态不出力的盟友但是对于周文来说也是非常之重要的,所以蔡强对于刘伟名那是很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