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第47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蔡书记最近都在忙什么啊?都很久没见到你人了,弄得我想请你吃个饭都见不到人。 ”刘伟名笑呵呵地可以拉近关系说着。
“这不是要响应党的号召,组织学习党员先进性、广泛性、带动性的思想嘛,一直在忙这个。哪能让你请啊,你一句话,我立马就到。”蔡强也是笑着说着。
“还是我请你,蔡书记啊,我这里有件事可能要麻烦你一下了。”刘伟名开始说正题了。
“你吩咐就是了。”蔡强声音也正式了起来。
“是这样的,我一个亲戚开了家饭店,昨天有几个泼皮在店里闹事,结果我那亲戚店里的几个厨师火气大,就与泼皮打了起来了。现在都在派出所里,我想蔡书记你帮我查一下在哪个派出所,我去看望一下。”刘伟名只是随意地说着,根本没有表露出自己的意思,不过这个阶层的人哪会听不出意思。自己的亲戚在哪个地方开的饭店都不知道,这可能吗?所以很明显这只是刘伟名的托词。
“有这样的事情?你稍等一下,我马上查。”蔡强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伟名上了车,然后蔡强打电话过来说是在保证街派出所,蔡强说他已经批评了下面的派出所所长了,一定能给刘伟名一个满意的答复。刘伟名只是笑笑,说还是要按章办事,千万不能出现法外留情的事情,然后说过两天请蔡强吃饭。
做好了这个之后,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陈航,就是县委办办公室主任的老公,以前的防暴支队的支队长现在的治安支队的支队长。
“陈航嘛,我是刘伟名。”刘伟名开门见山地说着,可以说这个陈航是刘伟名一手提拔起来的,这件事情陈航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刘伟名用其陈航来那是一点都不客气。
“刘书记,您好您好。”陈航声音比较的洪亮,有军人的气质。但是声音里面却透着恭敬。
“你现在手头上有什么事情没有?没什么事的话你在保证街派出所等我。”刘伟名用不容置疑的声音说着。
“行,我现在马上过去。”陈航点头在电话那边说着。
刘伟名收了线,然后对司机说,去保证街派出所。
本来事情已经可以解决了,完全不需要刘伟名亲自去,但是这件事情是张允后亲自交代下来的,刘伟名岂能不认真对待?当然得亲自去一趟派出所,起码让张允后知道自己对他的尊敬,对于他交代下来的事情非常的用心。另外,既然张允后反复说了不要让人知道这件事情与他有关那么潜意识就是说你让人知道这件事只与你刘伟名有关就行了,所以刘伟名必须亲自来露次脸,让人都以为这次事情只是刘伟名的事情。虽然现在刘伟名并不知道张允后这个亲戚到底是何方神圣。
刘伟名到保证街派出所的时候陈航已经下了车在门口等着。看到刘伟名便过来开门。
刘伟名笑了笑对陈航说道:“陈航啊,从防爆队调到治安队工作还适应吗?”
“托您的福,非常感谢。”陈航满脸笑容地说着。
“这是组织上的调动,主要是你自己工作出色。”刘伟名笑了笑,不置可否。然后道:“今天来是个私事,我一个亲戚开了家饭店,昨天有几个泼皮在店里闹事,结果我那亲戚店里的几个厨师火气大,就与泼皮打了起来了。现在都在派出所里,我来接人。我在派出所不认识人,所以让你过来,毕竟你是熟脸。”
陈航认真地听着这么回事,当即表态说道:“还有这样的事情,真是太不像话了。刘书记,我向你检讨,这是我工作没做好。”陈航以为刘伟名是来找麻烦的,当即做检讨。他现在是治安支队的支队长,这个事情正是他所管辖的范围。刘伟名听后却大笑,因为这番话他前面正对张允后说过一番。
“你才上任多久啊?一个月吧,放心,我今天过来不是来找你们公安系统麻烦的,我只是作为家属来领人,公事公办就行了。不过,如果是这个派出所本身里面有问题那也必须的坚决处理。”刘伟名沉声说道,他现在也不知道张允后究竟想怎么处理这个事情,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当然是要从严从大处理这个事情。
“一定一定。”陈航也义愤地说着,当然,这个态度明显是做作出来的。
刘伟名走进这个派出所,陈航走在前头对一个当值的警员说道:“请所长叫过来。”
“你是?”那个小警员见到也穿着一身警服而且警衔也比较高的陈航态度恭敬了起来。
“我是陈航。”陈航说道。陈航也没办法,他没办法强势,他这个副处级的支队长虽然比人家正科级的所长高半级,可是没有直接的从属关系,人家大可以不听你的,当然,名义上还是领导,因为牵涉到治安问题,他有权过问。
“算了,先去看人吧。带我们去看一下昨天晚上饭店打架事件而被拘留的人员吧。”刘伟名淡淡地说着,他现在最想要见的就是这个饭店的老板。
“那个那个那个人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所以我们已经放他们回去了。”小警员听着刘伟名的话好像想起了什么,立即说道,但是到底是年轻,撒谎都不会。
“放走了?”刘伟名立即皱起了眉头,这显然是前面自己给蔡强打电话过后这个派出所所长听到了消息知道自己得罪不起立马放了人。
“对,放走了。”小警员说着。
“为什么要放走?”刘伟名非常怪异地问着。
“因为,因为他们没罪啊。”小警员结巴着。
“走了多久了?”刘伟名问道,从自己打电话给蔡强到现在也才十几分钟左右,这个派出所所长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走了,走了好几个小时了。”小警员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走了多久还是想隐瞒什么,结巴了许久说道。
“几个小时?小同志,作为人民警察骗人可是不好的。”刘伟名又皱起了眉头。
“说实话,到底走了多久了。”陈航这当兵的口气一说,吓的小警员浑身都颤抖了。
“刚走刚走。”小警员急忙说道。
“马上带我们去。”刘伟名不怒自威,小警员受不了惊吓只有乖乖地带着两人过去。他心里知道这个一脸平静的年轻人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物。
走过几道弯弯曲曲的路,到了一洞小楼前面,正好看到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带着几个穿着厨师的人出来,另外还有一个女人,女人比较年轻,三十一二岁的摸样,容貌还可以,不是那种非常漂亮的类型,但是胜在会打扮,看起来也算是比较的赏心悦目,起码身材很不错,属于标准的少妇。
“林所长,这是到哪去啊?”陈航对着一个穿警服地说道。他这是在提醒刘伟名这个就是派出所所长。
“陈队长,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这位是?”看到陈航这个派出所所长林斌心里就有点不好的预感,再看看旁边一个非常稳重的男人心里这种不好的预感就更甚了。
“我是刘伟名。”刘伟名直接开口说道,然后不给这个林斌说话的机会直接问道:“陈所长,今天我来是私人身份,我就是想问一下昨天晚上饭店的受害人现在在哪?”,其实说话还是将就技巧的,像刘伟名,占着自己官位大,一开口就把饭店的人定性为受害者,这个事情最后结果怎么样已经不言而喻了。
“刘书记,您好您好。这几位就是昨天饭店的厨师,这位就是饭店的老板。我们经过的询问,已经得出了事情的结果,这几位都是无辜,整个事情都是一个误会。”这位派出所所长到底是见过风浪的,几句话便把问题说了清楚了,不禁没有违背刘伟名的话而且把自己也撇的干干净净的。
“误会?一个误会要把人关在这里关?小姐,你就是饭店的老板?”刘伟名轻声问着自己身边这位少妇。
少妇点了点头。
刘伟名直接说道:“林所长,请你把这几位安排个房间让他们休息休息,我现在与这位小姐有点话要说,麻烦你安排个地方。”
“好的好的,刘书记。”林斌一看刘伟名的架势就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善了了,便更加不敢忤逆刘伟名的意思,把刘伟名和这位少妇带到一间房子里便关上门出来,拿着电话开始给蔡强打电话。
“小姐,你好。我今天是为了昨天你饭店打架的事情来的。我叫刘伟名,是宝南区区委副书记,我是受市委领导的。”刘伟名不好吧话点破,所以便隐隐约约地告诉女人,自己是张允后叫来的。因为他不清楚张允后与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是个男人刘伟名倒还好说,大致上就是亲戚朋友之类的,可是是个女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可能有的关系就多了去了。有些是可以点明的,而有些则是不能点明的。
“那真是麻烦刘书记你了。”少妇对着刘伟名微微地笑了笑后说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那个,小姐。”刘伟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女人的名字,也不方便问,所以叫小姐,但是总觉得怪怪的。
“我叫文红。”女人说道。
“文红小姐,不知道你能不能大致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刘伟名问道。
“我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小酒店,最近有几个男人总是来我的店里,不太受规矩。昨天晚上他们又来了,却对我动手动脚。后来我扇了他们其中一个一巴掌,这几个男人便开始掀桌子打东西。我们厨房几位员工看不下去了,脾气也比较大,拿着菜刀就出来,砍伤了其中一个。后来警察就来了,把我们关了,刚刚才放我们出来。”女人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大致上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对不起,文红小姐,这都是我们这些做领导的工作没有做好,我向你道歉。我现在便去问一问这个所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刘伟名也很愤慨。开始还是以为是张允后这边的人有罪所以张允后不方便说,现在则完全不是,那么刘伟名处理起来就有底气的多了。
刘伟名走出房门,来到那个明显是审问室的房间,贴着脸望着林斌,然后坐下。给自己嘴里放了根烟,一旁的陈航立即给刘伟名点上烟。
“林所长,你能否给我说一下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刘伟名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足以令林斌心寒。
“那个刘书记啊,其实真是是一场误会。”林斌擦了擦汗说道,却被刘伟名直接打断。
“希望你给我说实话,把你人民警察该有的姿态拿出来。”刘伟名冷冷地说。
“刘书记,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们接到这位小姐报警,然后我们的于副所长就带队出勤了。我听他们汇报的情况是他们到了那家饭店之后见到几个厨师把几位中年男子打倒在地,其中一个男人手臂被砍伤,经过我们调查,是这位同志用菜刀砍伤的。”林斌知道躲不过去了便开始说着。
“就这些?为什么这几位同志会对那几位中年男子出手你们没有调查?人家开饭店开门做生意的为什么会不顾生意不顾赚钱地打顾客你们就一点不觉得奇怪?”刘伟名又皱着眉头问道。
“好像是发生了口角。”林斌再次擦汗。
“什么叫好像?仅仅是发生口角?对方没有先动手吗?林斌,你这个所长到底是怎么当的?一个这样的案子你都处理不好,我对你的能力表示怀疑。”刘伟名怒意突然迸发。
“刘书记,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这个事情的,这件事情都是由于副所长负责的。”林斌终于说出了实话。
“那你们于副所长人呢?”刘伟名恶狠狠地说道。
“他,他外出公干去了。”林斌左右看了看说道。
“好你个林斌,我看你这个所长是不想干了,跟我说话一句实话都没有。告诉我,你们于副所长到底干什么去了。”刘伟名一掌拍在桌子上问道。
“回家去了,还没来上班。”林斌终于投降了。
“好啊,你们都是我们最光荣的人民警察啊,老百姓出钱就是养了你们这么一批保护神的。我就不知道你们每天穿着这身警服戴着警徽就一点没觉得害臊吗?叫人,马上把这个于副所长给我叫过来,给你二十分钟。二十分钟要是不来,你告诉他,他下岗了。我想我这点事情还是做得了主得。”刘伟名没来由的一股无名之火。
林斌赶紧叫了一个小警员去通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