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第47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嗯,你在医院好好守着。网 。 另外医药费你先垫着,回来我给你,一定要你付知道吗?”刘伟名很严肃地说道。
“我知道了,刘书记。我已经付了。”唐伟龙做事很细心,知道这个女人与刘伟名的关心不一般,所以前面怎么都硬是抢着把钱给付了。
“另外,以后没事多往这个饭店里面跑一跑,与这个老板娘关系拉近点。了解一下她家里有些什么问题之类的,有的话马上告诉我。这是个政治任务,但是只限于你知道。”刘伟名说着,然后挂掉电话。
现在的他大致上猜到了是什么事情了,不过具体是怎么他也不知道,因为他不可能去问张允后,所以只能猜。
两天后,刘伟名请了蔡强出来吃饭,仅仅只是吃饭,地点刘伟名就定在了美滋美味。刘伟名去的时候文红并不在。这么大一个店她这个老板娘明显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倒是那个大堂经理认出了刘伟名,因为那天她也在派出所。这个大堂经理直接给文红打了电话,文红就跑了过来,亲自招呼刘伟名。
刘伟名与蔡强还有几个蔡强叫来的人一起胡吃海喝了一顿,把蔡强等人灌的醉醺醺地离开了。
不过刘伟名却没有离开,坐在包间里拿出自己的钱包递给唐伟龙让他去买单。唐伟龙出去了一会儿便苦着脸进来了,手里还是拿着刘伟名的钱包说道:“刘书记,文小姐硬是不让您给钱。”
唐伟龙的话还没说完文红就进来了。
“刘书记,你上次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这顿放算我请你的,你要是给钱那就是真的打我的脸了。”文红佯怒地说道。
“你说这话就见外了,你不知道公务员吃饭那都是吃国家的吗?钱你拿着,不过你把发票给我就行了。这钱都是国家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刘伟名非常无耻地说着。
“那不行,今天这顿一定是我请。”文红笑着说道。
“你这样搞的下次我都不敢来你这吃饭了。”刘伟名笑着,然后挥了挥手,示意唐伟龙出去。
见到唐伟龙出去,文红便笑着对刘伟名的说道:“刘书记,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感谢你,我一直都没有机会亲自去道谢。”
“文红小姐,你要是再这样说我就真的不好意思再坐在这了。我刘伟名单身一人来到这,全靠着张书记的照顾,没有张书记的支持我刘伟名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这个浅圳市立足。另外,在外人眼里,你可真的是我的表姐,做弟弟的为姐姐做点事情那是理所应当的。”刘伟名的嘴巴又岂是文红所能比拼的了的,几句话就把两人的关系拉的非常的近同时也把自己想要通过文红转达给张允后的话给说了出来。
“文红小姐,我想求你一件事情。”刘伟名变得非常沉静地说着。
“什么事?”文红有点错愕地说道。网
“家里以后有一切事情都一定要告诉我。你知道,张书记所处的位置不一定能够出面,但是我可以。”刘伟名如是说着,这句话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却不无试探的意味。他问这句话的目的就是想通过文红的回答来验证自己心里的疑问。
文红没有说什么,良久之后才点了点头。
刘伟名知道自己的猜测基本上是正确的了。
不过这件事情就算是告一个段落了,刘伟名没准备再仔细地挖掘出去。这是人家张允后的私事,而他的任务就是帮着张允后照顾好文红。虽然这事情说起来有点无耻,但是刘伟名确实非常高兴的。这么多人张允后为什么就选择自己?刘伟名总结了极点因素,第一,自己刚好坐在宝南区这个位置上,而文红也正好在宝南区。第二,自己是一清二白来到浅圳的,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势力的印记,也没有与任何人有过过深的交情和过于复杂的背景。第三,自己现在是张允后的亲信,而且自己只能走张允后这根线,没有其它任何可以选择的余地。第四,也是刘伟名觉得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自己与张允后的距离比较的远,没有任何机会可以威胁张允后。所以张允后才会放心地把这件事情交给自己做,而不怕有一天自己拿这个事情作为筹码威胁他张允后。不管怎么说,总结为一点那就是张允后信任自己,有了这一天便足够了。所以刘伟名很高兴,也在尽力地把这件不怎么光彩的事情做好。
转眼年关了,年关也是作为领导最为忙碌的事情。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除了要想尽千方百计不在过年这段时间出问题让老百姓过一个好年以外,还得对这一年的工作进行总结,对来年的工作进行一过简单的展望。一个会接着一个会,在大年二十八日这一天,刘伟名果断地请假,准备回去过年。但是刘伟名回到自己的房子里却突然不知道该往哪去过年了。林阳那栋房子现在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虽然金倩绝对不会介意那栋房子到底是谁的,可是那栋房子里面没有一个亲人就剩下自己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回乡下?刘伟名摇了摇头,半年时间自己老爸的火气肯定还没有降下去,自己回去除了挨骂挨打以外真的没有其它任何的好处。刘伟名叹了口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过的这么悲哀。
在家里睡了一觉,越睡越觉得心里难受。人家过年都是团团圆圆,而自己却是一个人不知道该往哪去,心里堵得慌,在凌晨醒来的时候心里空落落的。想起的第一个人还是金倩,于是直接拿起电话给金倩拨了过去。
“倩儿,是我。”刘伟名说着。
“知道,我这有来电提醒。你怎么这么早打电话过来?你那边应该还是凌晨吧。”金倩怪异地问着。
“明天就过年了。”刘伟名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他知道,金倩是明白自己的心情的。
“嗯,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了。”金倩隔了一下之后才说道。
“我我我想你跟我回老家过个年,我想一家人好好地在一起团团圆圆地过一个年。”刘伟名有点哽咽地说着,随后又像是在解释什么地说道:“主要是爸妈年纪大了,我不想他们两年孤零零地在家过年,你知道农村人特别在乎这个的。而且爸妈也很久没见小哲了,肯定特别的想。”
“我知道了。我订最早的机票回林阳吧。反正梦晴姐也已经回北京过年去了,我一个人在哪里过年都无所谓,这边不过年的。”金倩说的好像很无所谓一样,其实心里是否真的无所谓就没有人知道了。
“真真真的?”刘伟名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可不敢保证一定会有机票回林阳。”金倩突然笑了出来。
“这个世界上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的。”刘伟名呵呵地说着。随后在心里给了一个答案,有,温暖就是钱买不到的。
与金倩突然电话之后,刘伟名心里突然非常的开朗,也一下子找到了希望。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给自己的司机打电话:“小王,赶紧把车给我送到我楼下来。我要用车。”
刘伟名有点迫不及待的心情,随便找了几件放进包里,然后便下楼,找了个地方吃了个早餐。再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司机已经把自己的那辆专车给开到了楼下。刘伟名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说辛苦了,然后拒绝了司机开车送自己的好意,自己爬上车,接过钥匙便把车开了出去。你过年别人也过年,这个世界上并不知道领导才过年的。因为自己要回家过年而闹得人家不能在家好好过年,这种事情刘伟名做不出来,所以他宁愿自己辛苦点自己开车回家。
刘伟名开着车在市里各个大的商场转着。给自己父母各买了一件价格不菲的羽绒服,这个时候的乡下是挺冷的,老两口年纪大了肯定怕冷。然后刘伟名又去了儿童玩具市场,挑了一个大的奥德曼模型玩具还有几把玩具枪,这是个儿子准备的。当想到要给金倩买什么的时候刘伟名却疑惑了,送给金倩最好的东西就是珠宝,但是现在自己送珠宝还合适吗?最后刘伟名不管那么多,进来珠宝店,挑了一件最好的手镯带上了车。然后在车里买了几条烟一些干粮矿泉水便开始往高速上走了。
从浅圳到林阳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不过好在从浅圳到林阳有直达的高速,如果不堵车的话开个七八个小时就到了。当然,谁也不能保证现在这个时间堵不堵车。所以刘伟名已经做足了准备,脸干粮都带好了,只为了能快点回家。
很多人可能会问刘伟名为什么要自己开车而不是坐飞机或者是坐火车回。从林阳到浅圳的这条线路是整个中国最为繁忙的一条线,广北作为中国的劳动力集中市场,这里面不知道集中了中国多少的劳动力。不说一半,起码有三成。平时要是不预先订票都根本没票更别说这年关的时候了。能弄张绿皮火车的站票都是难上加难。看看每年过年的新闻联播就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所以,刘伟名选择自己开车回去,声的麻烦也靠谱得多。最主要是方便,回老家也方便。
高速上的车确实挺多的,一辆接着一辆,没走个一小时便会遇见一次堵车,虽然刘伟名归心似箭,但是也没有办法,不得不停下来在那抽着闷烟等着。好在他也并不着急。金倩是明天上上午的飞机,从北京转机到林阳。当然,花的钱也不止一般的多,为什么能够临时搞到票刘伟名就不得而知了。
“喂,云佳。”刘伟名接过张云佳打过来的一个电话。
“你在哪呢?准备去哪过年?你还真的打算自己一个人留在浅圳过年啊?要不要我过去陪你过年?”张云佳关心地问着,估计是想到了刘伟名此刻心情会比较的孤独和纠结。
“你家老爷子会放你过来陪我过年吗?”刘伟名笑着问道。这过年的时候谁家都讲究着个团团圆圆,特别是老人。刘伟名估计张云佳的爷爷是肯定不会答应让张云佳出来的。当然,以前张云佳跑出来不算,她那是有离家出走的性质在里面。
“不会,但是我可以偷偷摸地过去。我也走他也拦不住。”张云佳笑着道。刘伟名一点都不怀疑张云佳会排除万难跑到浅圳来陪自己过年。
“算了,老人家都希望自己的晚辈在身边,特别是过年的时候。我现在正堵在高速上面,我也准备回家去看看我爸我妈。不管他们认不认我这个儿子,我身上依旧是流着他们的血液。我大半年没有回去了,我必须回去看看他们,看看他们过得好不好,即使他们不让我进家门。”刘伟名感叹地说着。
“嗯,我相信你爸也只是一时的气愤而已,气过了也就没事了。你回去好好地和你爸你妈说话,千万别再惹他们生气了,知道吗?”张云佳有点失望的情绪说着。
“知道了,明年来浅圳之前我会尽量争取去你那一次的。”刘伟名肯定地说着。
“再看吧,或许我会去浅圳等你也说不定。”张云佳说着,然后挂断电话。
刘伟名不知道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他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开始有点免疫了,对于这些女人对自己的好有些免疫了。
车子一路向北,在当天晚上十点钟的左右终于到了林阳了。看着窗外曾经非常的熟悉的灯红酒绿,刘伟名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