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第48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想去找尚妍黛,随即想想,自己与她终究不过是有过几次的露水q人。网 。 家有老公,有孩子,再去打扰别人自己都认为自己无耻了。想到这,刘伟名无赖地笑着。在林阳这片城市他认识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熟悉的人也起码有上百人,但是终究可以让自己推心置腹的除了那几个女人却真的没有了。何建林是自己的兄弟,自己帮过他很多忙,他也为自己做过很多事。但是两人之间到底是互相利用多过于纯粹的感情。李军,自己一手带出来的人,以前对自己百依百顺那是自己是他的上司,但是现在呢?虽然自己的级别依然比他的大,但是却不是主管他的人了。他还会对自己那么尊敬那么客气?答案刘伟名自己也不知道,起码不会向以前那样尊敬的有点做作的感觉。为了不自己给自己找难受刘伟名还是没有去找他。
想来想去,自己能去的地方似乎只有江映雪那,但是江映雪已经去了北京了。去和赵俊一家子人过年去了。老爷子在的时候江映雪家庭观念还没这么重,但是老爷子一走,江映雪却似乎非常在乎了。或许是失去了之后才懂的珍惜吧。
刘伟名把车开到一个酒店下面,开了间房。把行李放了上去之后便开车找地方吃饭去了,吃了一天的饼干刘伟名早就已经受不了了。
将近晚上十一点了,要找个地方吃东西确实难。想来想去,刘伟名最后把车开到了江边去吃烤鱼。很久没吃了,有点想念。
说着刘伟名便把车往江边上开,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停车位。然后刘伟名便往渔船上走去。大热天在船上露天吃新鲜江鱼是一种享受,刘伟名记得自己和李梦晴就在这里吃过一次,而且李梦晴还喝的烂醉如泥。刘伟名只能感叹物是人非。但是冷天在这船上下面烤着火上面吹着冷风吃着烤鱼、火锅鱼却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这种感觉刘伟名甚是喜欢。
江边上人不多,毕竟这么冷的天了,又是在江边,寒风凛冽。但是人数也不少,基本上都是一对对的情侣,男人握住女人的手,女人把自己躲进男人的大风衣里面,卿卿我我,一幅幅甜蜜的画面。当然,在风衣下面是不是有些龌龊的事情存在刘伟名便不得而知了。
当然,也不是每一对男女都是这样的。起码在远处就有一对男女有种彬彬有礼的感觉,两人之间拉开了一段距离在慢慢地走着,貌似是在散步,这与周围这样一对对好像恨不得完全粘在一起的男人女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刘伟名笑了笑,暗道自己什么时候有闲心来发现这种无聊的事情了?反复自己心中还有一点羡慕和嫉妒的感觉。或许是这种甜蜜温馨的感觉自己已经久违了吧。
刘伟名走上河堤准备下去,却神经质般地去看那一对已经走近了的男女。刘伟名突然发现这个女人自己有点熟悉,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当女人再走近的时候,刘伟名这与看清了女人的面貌,也听到了心碎的声音,这个女人正是一直被刘伟名当做仙子看待的董静。而如今的这个仙子身边却陪伴着另外一个男人,以为丰富偏偏,带了一副眼镜一看就是那种搞学问的型男人。网
刘伟名开始害怕,想逃避。直接转身跑回了自己的车子里。点着烟瞪大着眼睛看着董静与那个男人一步步地往前面走着。两人之间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话题以至于两人脸上都带着淡淡地笑容。董静还是那么美还是那么的有气质那么的吵翻脱俗。两人就这么隔着半米的样子各自把手插在自己兜里往前走着。而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了自己的心里,疼、痛。
直到两人已经看不到影子了刘伟名才闭上了眼睛,打开窗户靠在座位上,让寒风尽情地刮着自己的脸庞,他想让自己清醒点。是的,自己与董静是什么关系?自己为什么要为了她与另外一个男人走在一起而心痛?自己没这个义务去心痛也没这个权利去心痛。自己与董静什么关系?曾经未曾见过面的学姐学弟?还是后来的同事?亦或者是一起看过画展的朋友?这些都让自己根本没有心疼的理由。
最后,刘伟名还是找到了能让自己心痛的理由,那就是在刘伟名心里,董静一直是自己的仙子,自己的专属天使。是自己心里的一块乐土,一种追求。而现在,这个仙子这个天使变成了别人的了,或者是要被别人给玷污了,这对于刘伟名来说打击太大了。虽然他没有对董静动过任何的邪意,只是把她当做自己心里的一个梦一样看待。但是现在梦碎了,碎成很多很多片。
刘伟名没有说话,点烟,抽烟。他反复进行着这个动作。寒风在黑暗吹的烟头的火光格外的刺眼,而这一点刺眼的光芒却照亮了刘伟名整张落寞的脸颊。
良久良久之后,刘伟名有点惨烈地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道:“董静也到了该找男朋友的年纪了,都快三十岁了,再不找就嫁不出去了。作为朋友,我祝福她。希望这个看起来非常不顺眼又格外猥琐的男人能够给她带来幸福吧。”
说完这一句之后他又加了一句:“这个猥琐男不知道是踩了狗屎运还是怎么?本来这本小说我才是男一号,为什么他的运气比我还好?我泡都不敢泡的女人竟然就这样被他给泡走了。老天无眼啦。”刘伟名像是自嘲地说着,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格外的纠结。
刘伟名把车子发动,然后直接开了出去。他突然之间没了任何吃东西的望和心情了。在街边的小吃摊买了几十块钱得凉拌菜,然后提了几瓶啤酒上车,便直接去了酒店。打开空调和电视机,坐在桌子上一口一口地喝着啤酒,脑子里面却是一片空白。偶尔跳出来几个画面却都是董静那堪称圣洁的面庞。
当喝的晕晕乎乎的时候,刘伟名说了句:“祝福你。”然后直接倒在了上。
大年三十,刘伟名起的晚了点。穿上衣服提着行李下楼退了房,然后便上了车。
江南省的习惯是大年三十早上贴对联。首先要把去年的对你给撕下来,然后挂灯笼,贴上新的对联,代表着辞旧迎新,那有点褪色的对联撕下来就代表着这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天又变成了过去了。小孩子兴奋,年轻人渴望,中年人感叹,老年人悲伤。反正一年也就这么过了。
而刘伟名也坐在车里想着,想着自己这一年所发生的事情,他感觉这一年发生的事情比他这一生发生的都多,也更加的刻骨铭心。
回想了这一年所发生的事情,林林种种,却没几件是值得高兴的,工作如此、感情也是如此。刘伟名暗暗地记下了这一年,因为这一年是他人生最为黑暗得一年。
刘伟名甩了甩头,想努力地把这些事情都甩出自己的脑袋。
在街边吃了早餐,刘伟名便漫无目的地转着。开着车来到了自己以前的房子,那栋别墅前面。别墅锁着大门,刘伟名早就把钥匙给了金倩了,所以他进不去。当然,她知道金倩并没还有把钥匙带着,八成钥匙还在钟丽那小丫头手里。刘伟名在别墅外面看了良久,只是苦笑,这一切都是自己惹出来的。怨不得别人,更怨不得老天。想到了什么似的,刘伟名又开车来到了鼎天集团。由于今天是大年三十,街边的商店基本上都关门了。刘伟名来到鼎天集团的时候发现了这里却依然开着门,走进去却也发现是冷冷清清的,这也难怪,有谁大年三十还上班的?前台的小姐已经换了,不再是刘伟名所熟悉的面孔。刘伟名笑了笑,他不知道钟丽那小泵娘是否还在上面,即使在刘伟名也不准备去找这小丫头了。
把无聊的时间打发了之后刘伟名找了个店吃了个中饭便去了机场,金倩的那班飞机将在下午两点半的样子到林阳,刘伟名有点兴奋,有点期待。
两点半钟,飞机果然准时停在了林阳机场。没过多久金倩抱着孩子的倩倩身影便出现在了机场外面。
“儿子,来,爸爸抱。”刘伟名异常高兴地跑过去把儿子抱了过来,不容金倩有反抗地拉着金倩的手往前走去。如果是外人,一定想不到这是一对已经离了婚的夫妻。
“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辛苦吗?”刘伟名把金倩有点凉得小手握的紧紧的。
“我们是坐的头等舱,你看看小哲高兴的摸样你就知道辛苦不辛苦了。你什么时候到的林阳?我倒是真佩服你,坐个飞机回来多省事,硬要自己开车回来。”金倩也没扭捏,任由刘伟名把自己的小手握在手心,一边走一边说道。
“公车,免费的。呵呵。主要是为了回明阳方便,没车的话回老家还真不方便。”刘伟名在儿子的屁股上面轻轻拍了一下子然后又在小金哲的脸上亲了一下。父子之情,溢于言表。
“你这人真是的,明明有辆车放在那你不开,宁愿摆着生锈。”金倩没好气地瞪了刘伟名一眼。
这句话说的刘伟名是异常的尴尬,最后只能呵呵地笑着道:“这不是要注意影响嘛,我是公务员。惹人闲话总是不好滴。”
拉着金倩抱着孩子坐进了车子,一边开着车刘伟名一边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盒非常精致的礼品盒递给金倩,说道:“倩儿,这是给你的礼物?”
金倩明显的有点惊讶有点欣喜,微笑着问刘伟名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看看你喜不喜欢。”刘伟名也很高兴。
金倩望了刘伟名一眼,然后慢慢地把盒子打开,当看到里面那只手镯的时候,金倩明显地为之一振,半饷后才对刘伟名说道:“伟名,谢谢你。”
这话说出来就有点尴尬了,对于两个陌生的人来说,这两个字能够使两人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而对于两个原本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来说,这两个字却只能在两个人之间划出一条沟壑。
“爸爸,爸爸,我也要礼物。”这时坐在金倩怀里的小家伙也不甘心了,挥舞着小手向刘伟名喊着。
“有有有,爸爸怎么会忘记了我家的小宝贝呢?爸爸给小哲买了很多礼物的。”小金哲的声音一出来,两人便哈哈大笑,一扫前面稍微显的有点尴尬的局面。
“伟名,到前面商场停下车吧。”金倩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要买什么东西?”刘伟名把车靠边上问道。
“你跟我下来,买点东西。”金倩抱着小金哲就下了车。
刘伟名疑惑地跟着金倩下了车往商场走去,金倩开始在商场不停地挑选着,一看刘伟名就知道这些是给自己爸妈买的东西,最后金倩硬是拉着刘伟名去了一家服装装卖店,给刘伟名挑选了一套西服。
“伟名,回去的时候记得和爸妈就说我们俩现在已经复婚了,别让老两口再担心了,知道吗?”金倩在车上叮嘱着刘伟名。
刘伟名惊讶地望着金倩。然后点了点头。
车子开的不是很快,但是却在年夜饭之间赶到了家里。刘伟名看到那一栋非常漂亮的小洋房笑了笑,看样子何建林这小子为自己的事情还是花了心思的。
刘伟名把车停在小洋房前面,摁了摁喇叭,然后和金倩一起下车。
家里的老两口特别是刘伟名的父亲虽然口口声声地说着不认刘伟名这个儿子,但是其实心里却想的紧,在这年关的时候两老口是日盼夜盼,只要一有车子的声音便跑出来看。不过刘伟名却一直没有出现。于是两老口这年过的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连一向对老伴温温顺顺的刘伟名母亲也忍不住开始埋怨起刘伟名的父亲来,而一向强势的刘伟名父亲这次也没有再朝刘伟名母亲吼。接近年夜饭的时候外面突然有车子响,两老口怀着最后一丝希望跑出去一看,果然见到了刘伟名,不仅仅是刘伟名,连自己的儿媳妇金倩和宝贝孙子都来了,这让两老口欣喜若狂。
“爸、妈。”刘伟名和金倩看到两位老人叫道。
“哎呀、伟名,倩儿。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啊?差点连年夜饭都赶不上了。赶快进屋赶快进去。我的小孙子啊,奶奶可想死你了。”刘伟名母亲最先从金倩怀里把小金哲给抱在怀里,然后对刘伟名和金倩说着。脸上的皱纹映衬出老人得笑容更加的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