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第48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回来了啊,进屋吃饭吧。网 。 ”刘伟名父亲虽然心里也非常的高兴,特别是看到金倩和小金哲的出现,但是面子上他还是要保持一个做老子惯有的尊严,只是对刘伟名冷冷地说着。刘伟名哪会不清楚自己老子的性格,与金倩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便开始搬着车里的东西进屋。
家里的年夜饭基本上已经做好了,就等着开吃了。不过刘伟名还是习惯地先看看房子。这套房子是自己交何建林帮忙建的,现在看来何建林是花了大心思的。无论从房子的格局还是装修都是按照别墅的要求来的。而且屋子里的家具电器样样都齐全,而且没有一样不是奢侈品牌,刘伟名算了一下子,就这样一栋房子全部加起来估计价值要上百万了。何建林真的还是有心了,不过刘伟名也不觉得欠了何建林什么,毕竟何建林现在在高工区那是赚了一大把一大把银子,他能赚这些银子与直接是有直接关系的。但是刘伟名心里还是感谢着何建林。
一家人坐在桌子上吃饭,金倩还如半年前的媳妇一样给两老装着饭。刘伟名的父亲拿出一瓶珍藏的老酒,自己给儿子倒了一杯。
“爸妈,这房子你们住的还习惯吗?”金倩问道。
“习惯习惯,哎呀,我可从来没想过在咱们这乡下也能建出这么漂亮的房子来。”刘伟名的母亲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这主要是靠了党的政策好,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我们这里。我们以前那房子的地被一个老板给征走了,他就给我们补了这一块地还有这么一栋房子。而且每个月还给我们补贴五千块钱。这样的事情放在以前那是完全没有可能出现的,所以,还是共产d好啊。”刘伟名的父亲在那感叹着。
刘伟名和金倩两人都点头,两人绝对不会点破。要是让刘伟名父亲知道这一切都是刘伟名策划的话不知道老爷子一顿火气该有多大。起码刘伟名知道,这个年肯定是没法过了。
“倩儿啊,你们两个现在是?”刘伟名母亲这句话在嘴里憋了很久了,终于还是忍不住地问了出来。
金倩看了刘伟名一眼,然后转脸对刘伟名的母亲说道:“妈,我与伟名已经复婚了。我也想清楚了,女人不能离婚,离婚了就什么都不是了。而且金哲还小,不可能没有爸爸在身边。另外,我还爱着伟名,我也相信伟名以后再也不会做糊涂事了。”
“对对对,小哲还这么小,你们要是离婚了他怎么过了?伟名,你这孩子听清话了没有?以后可得对倩儿好点,这么好的孩子你都不珍惜,你啊真是的。”刘伟名母亲那个开心啊,乐的手舞足蹈的,一个劲地说着刘伟名的不是,用来讨好儿媳妇。
“他要是再敢犯看看我不打断他的腿。”刘伟名父亲也高兴,但是还是要显示权威。
刘伟名看着这老两口的双簧表演,非常地想笑,但是还是作出一副受教的摸样。抬头突然看见父母头上的白头发比起以前来又多了许多。刘伟名突然自责了起来,是啊,自己这一年做的事情实在是让父母太担心了。做儿子的,是为不孝。
“不过爸妈,对不起,我想带着小哲继续在加拿大生活,那里的教育比国内的好,我想先让小哲在加拿大受教育,等到他懂事了长大了我们再回来。您二老也知道,现在国内有些风气不是很好,我不想小哲给沾染上。”金倩接着又加了一句。
“是这个理,既然那里好就在那边受教育吧。反正你们两个也不缺钱,让孩子受好的教育是好事。现在国内的教育实在是不怎么样,你看看咱们村子里哪小孩子,才屁点大,开口闭口就是脏话痞话,这要是以后长大了不都成了强盗?”刘伟名父亲说着,其实老人家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痛快的。为一个受过封建主义教育的老人,在心里认为中国是最好的,他看不起任何出国的人,认为那都是崇洋媚外。作为一个老人,他不想自己的儿女后代离自己太远,所以对于金倩说的要带着小金哲在国外定局心里不舒服。但是老人想的明白,就算金倩离的再远那也是自己的儿媳妇,笑着离的再远那也是自己的孙子,总比成为别人的儿媳妇别人的孙子要强。所以刘伟名的父亲才违心地说出了这么一段话来。
吃了团圆饭,家里便放起了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而金倩则拉着刘伟名的母亲到里间房子里去给她看一车子的礼物去了。而刘伟名的父亲像是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一样牵着孙子地小手陪着孙子在院子里完这烟花。
刘伟名点着烟上了二楼,二楼一切都是新的,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说明老两口在心里还是为儿子儿媳妇的回归留了希望的。这楼上明显的是为刘伟名金倩所准备的,只是老两口不敢相信梦想实现罢了。房子里面干干净净的。
刘伟名拉开窗帘,推开落地窗走上了阳台。外面是浩瀚的星空,一阵阵清香的泥土气息卷着烟火的味道飘进了刘伟名的鼻子里面。
乡下的空气确实是好,这是无论你在城里面花多少钱建怎样的豪宅都买不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有钱人愿意在乡下买地自己建别墅而不是方便花钱在城里面买成片区的别墅的原因了。
星空里繁星点点,同时,可以见到无数的烟火冲上天空。刘伟名知道,这一年马上就过完了。刘伟名在心里祈祷,希望来年自己的运气要比今年好,他不希望历史再重演一遍今年这样的惨剧了。
老年人不像小孩子那样经得起折腾,刘伟名的父母十二点不到便准备睡去了。而小金哲却在那哭着闹着要继续玩烟火。刘伟名便光荣地承担起了这个责任,与金倩一起陪着孩子在院子里面放烟花。金倩只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对父子亲密的摸样,这画面很温馨,总是会让人触动最心底的那一根弦——感动。
孩子闹着闹着终于累了,在新年的钟声敲响了之后孩子也就沉沉地睡去。
刘伟名拉着金倩的手上了二楼,他紧紧地抱着金倩的身子,让金倩可以靠在自己的怀里感受自己的体温。
“倩儿,我们复婚吧。”刘伟名再次提出了这个话题,他突然想把这一幕的画面变成永久。
“我也想。”金倩抱着刘伟名的手臂说着,接着道:“但是你永远不会只属于我一个人,这一点我是最近才明白的。你太优秀,太容易引起女人的关注也太容易引起女人的荷尔蒙分泌了,即使你抵得住youh我也无法忍受那种每天都担心自己丈夫会被人抢去的煎熬。我宁愿这样,我们之间没有约束没有承诺和责任,有的只是一份爱。我不用担心你离我而去,也不用为了自己的尊严去与其它女人争风吃醋。我突然发现,只要有爱的存在,那一张结婚证的存在与否没有太多的意义。如果拿了那张结婚证压在你我身上的便是责任与尊严了,我们绝对无法好好在一起,再次离婚是必然的。与其那样,还不如现在这样安静地过着,起码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甜蜜的。”
刘伟名无话可说了,金倩说的很对。刘伟名从来没有怀疑过金倩的智商,她只要冷静下来认真思考一个问题会比谁都想的透彻。
“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哪一天我老的心累了,累的需要一个稳定的肩膀依靠,需要一个名分来维持自己生命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够娶我。因为,这是你欠我的。”金倩把头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说道。
“我此生不会再娶,我就等着你需要我的那一刻。”刘伟名郑重地许下了承诺。
“不要许承诺了,伟名。许下的承诺就是欠下的债,一切都顺其自然就好了。晚了,睡吧。”金倩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低头吻住金倩的脸颊,然后抱起金倩往房子里走去。
刘伟名在家里呆了个初一,带着金倩还有小金哲按照村里的习俗去拜访了族里的长辈。第二天刘伟名便踏上了去往林阳的行程。他很忙,特别是年初的时候。而金倩却留在了老家,因为金倩看出了老两口对于孙子的依依不舍,所以便打算留下来让两位老人与孩子多呆在一起一段时间。
“我走了,你如果要回去的时候提前跟我说,我再回来接你。”上车前刘伟名抱住金倩说道。
金倩脸红红的,她还是像个新进门的小媳妇一样有点不习惯与刘伟名在公共场合的亲热。
“不用了,我要出去的时候会打电话给钟丽,让公司派车过来接我。我也正好要去集团检查一下去年一年的业绩,看看去年从猎头公司高薪聘请过来的那个ceo是否合格。”金倩帮刘伟名整理了一下外套的领口说道。
“那我就先走了,有时间我会去加拿大看你的。”刘伟名说完之后又抱起儿子,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后道:“儿子,爸爸要走了。你一定要听妈妈的话,知道吗?”
随后与父母打了个招呼之后刘伟名便开车慢慢地走出了这个山村。
一路驰骋,刘伟名便到了林阳。
刘伟名拿着手机拨了何建林的号码,离开了林阳之后刘伟名与何建林的联系还算是紧密,因为何建林这人感恩,而刘伟名却也希望有个人能够帮忙照顾一下父母。
“建林啊,新年好。”刘伟名把那一大堆给自己拜年的短信全部删掉,拨着何建林的电话说道。
“大哥,你也新年好,今年步步高升步步高升。”何建林很明显的才刚刚睡醒。
“你小子这大过年的又在哪个女人的c上鬼混啊?”刘伟名笑呵呵地开着玩笑。
“没有没有,在家里呢,昨晚上和几个生意上的朋友一起喝了点小酒。大哥,你在哪呢?我猜你在林阳吧?”何建林对于刘伟名一直都比较的恭敬,即使刘伟名离开林阳之后也一样,这让刘伟名再次验证了何建林这人是有一半江湖人的义气有一半商场上人的狡诈的观点。
“我确实是在林阳,你爸在家吗?我想去你家去拜访一下,给叔叔阿姨拜个年。”刘伟名说着,他是个感恩得人,何英杰曾经帮过自己很多很多,所以他来懂爱林阳第一个想到要拜访的人就是何英杰,即使何英杰这次大选之后就要内退了。
“在呢,老头子一大早还在感叹世态炎凉,以前有权的时候过年来拜访的人把门槛都踏平了,而今年来拜访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冷冷清清的。老爷子知道不久之后就要内退了,心里正过不去这个坎,你来的真好,帮我好好劝劝老爷子。”何建林见刘伟名过去有点欣喜地说着。
“放心,老爷子只是一下子接受不了罢了,毕竟干了一辈子的革命,为了老百姓工作了一辈子。突然之间要闲下来了谁心里都会有个坎的,以老爷子的坚强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那我现在过去了,你和老爷子先说一声。”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然后开着车在市里面买了几样东西,不算贵的,但是刘伟名却知道这东西一定会合何英杰的意。
上午十点的样子刘伟名敲开了何英杰家的大门,何英杰、何建林以及何建林的老妈都在家。一段段恭喜的话之后刘伟名和何英杰还有何建林坐在沙发上喝着茶开始聊天。而看起来比较健在的何建林母亲亲自动手一个人在厨房地为刘伟名准备午饭。
“伟名啊,在浅圳那边干的怎么样?”何英杰问道。
“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好的地方是可以从新开始,不会像在林阳这池已经被自己搅浑的水一样让自己怎么洗都洗不干净,那里对于我来说还是一池清水,可以让我有足够的选择空间去选择洗干净自己。而不好的地方是,没办法像在林阳的时候干什么事情都有您老这样的长辈在后面支持我,凡事都只能靠自己一个人去打拼。”刘伟名客气而又客观地说道。
“这就对了,不要站位,你只要记住一点,这个天下是共产d的,你只要跟着党走就行了。不管坐在上面的人是谁,他都是党的人,你只要跟着党走永远都不会错。”何英杰赞赏地对刘伟名说道。
“叔,现在林阳的局势怎么样了?”刘伟名有点关心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