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第48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比较好,周长雄是一位比较能干的同志,现在虽然没有比金书记在的时候更好但也没差多远。 周长雄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计划和抱负的,只是现在他还不是名义上的党委书记,估计要等到大选之后他戴上了党委书记这个帽子才会开始大刀阔斧地进行动作,起码我知道一点,他会开始把金书记一直计划的林德泉一体化开始实施起来。这可是个大工程,不得不说周长雄还是有魄力的。”何英杰说道。
“什么啊?他要开始实施林德泉一体化?”刘伟名非常惊讶,他还记得金清平在医院与自己对话时的一幕一幕。
“我这一生不图名不图利,该有的我都有了。唯有这件事情是我的一个心病。我在这里生活了一身。一直都是以一个没有权利的决策者的身份看着江南省在成长,五年前我就把这个计划详详细细地做好了。我给过上任省w书记看过,也递交给中央有关领导看过。但是都被否决了,我一直都不甘心。”、
“这份计划在我那,下次有机会的话我拿给你看看。就算我身体好,我也没办法在江南省省w书记这个位置上呆这么多年,所以我一直在栽培你,就是想让你成为我的接班人,只要我能够坚持十年,只要不犯错,这个计划我就可以完成大半,然后这个计划就可以顺利地移交到你的手里。那便是出成绩的时候,以后你的前途将不可限量。”
金清平当年对刘伟名说的话一番番地又在刘伟名的耳旁响起,在金清平在位的时候这个计划一直都是刘伟名努力的方向。金清平死后这个计划就成了刘伟名努力工作的一个动力,因为这是金清平的遗愿,刘伟名觉得自己就是粉身碎骨也要完成对自己又再造之恩的老岳父的遗愿。但是,但是现在这个计划却被周长雄给提前搬了出来,刘伟名心里的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可以放下这块大石头更好地工作生活了,因为已经有人去替金清平去完成这个梦想了。而忧的是他周长雄把这个计划给办砸了,这个计划是金清平一生的所得,是金清平拍过板说一定能行的。如果被周长雄办砸了那不仅仅直说明这个计划不行,而是在直接否定了金清平的眼光和工作能力,这对于刘伟名来说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惊讶?”何英杰好奇地问着。
“没有,我只是没想到周长雄会主动来实施这个计划,我记得他曾经是这个计划坚定的反对者。”刘伟名给何英杰点了根烟说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我知道你心里还是对周长雄同志有意见,其实这是大可不必的事情。周长雄同志是位好领导,这是不可否认的,他在咱们江南这么多年了,做过许多出色的事情,为老百姓谋取了许多的福利。江南省这些年的发展与他有着直接的关系。只不过是金书记在的时候所有的光环都被金书记给遮掩住了,因为金书记能力太强,所以才显得他没什么能力。金书记当年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执反对意见的人很多了,因为金书记的这个计划太大胆太冒险了,做好了那是为民办了好事,没做好那就是劳民伤财,如果真的是没有任何成效的话,咱们江南省的经济可能会因此倒退好多年。所以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包括周长雄在内。所以,在这点上周长雄是没有什么错误的。不过后来金书记想尽千方百计,最终让中央认识到了这个计划的可行性,也让省里的一些领导看到了这个计划成果的可能,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场金融危机来的太是时候了。所以,金书记开始大力的建造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不得不说,金书记很有远见,你也很有能力,所以高工区办的红红火火,现在高工区已经具备一定的规模,发展趋势非常的好,以后的高工区成为中南地区的经济中心是可以预见的事情了。正是有了这么一个前提,周长雄才敢继续执行这个计划,因为现在执行这个计划显然已经有了先决的条件,风险不那么大了。”何英杰慢慢地向刘伟名解释这个问题。
“我看出你心里对于周长雄继续这个计划有想法,你不妨和我说说你的计划吧。”何英杰又看了刘伟名一眼说着。
“没有,只是林德泉一体化是我岳父一辈子的心血,也是他老人家的梦想。我怕周长雄给办砸了。”刘伟名留了半截说了一半。
“这个就是多虑了,作为一个领导,确实是对一个计划一个行动有着很大的决定权,但是实施起来靠的就不是哪一个的能力和智慧了,靠的是一个集体一层层的干部。所以,从这点来说,金书记能够办成的事情周长雄未必就办不成。另外,我前面就说了,周长雄本身的能力也很不错。我知道你对周长雄还是有意见的,你可能认为周长雄与金书记以前是对头来着。其实你错了,到了这个级别的人物早就没有什么私人恩怨了,对于他们来说,公是公,私也是公。他们的思想觉悟是底下这些领导所不能比拟的。他们这个级别的人物,绝对不是个自私的人,他们不会去追求名利和钱财,都是全心全意地往工作上做的,所以,所谓的私人矛盾绝对不会放在他们的心上。金书记当年走上这个位置是中央领导一致通过的,虽然周长雄那是也是竞争者,而且是最为有力的竞争者。但是金书记是正正经经地当上省w书记的,靠的是自己本身的实力和组织上的信任,周长雄可能会对金书记有怨恨,但是不会太多。刚开始你在省委的时候他们还是有那么一点针锋相对的意思,但是你走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融洽了很多了。以为地方的发展工作的进展不容许他们之间有矛盾,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周长雄还是金书记最好的战友。”何英杰看出了刘伟名心底的想法后解释着。
刘伟名听了过后瞪大了眼睛,他当然不会怀疑何英杰的话,只是这段话已经完全颠覆了他心里面的潜意识。在他的认识里面党的一把手和政fu的一把手绝对是个矛盾体,因为牵涉到权力的分割。现在听到何英杰这么一说,他惊讶了半天,最后还是明白了许多的事情。果然,像金清平周长雄那种级别的人物的思想觉悟是刘伟名现在所不能体会地。
“你离开林阳其实与周长雄没有任何的关系,他绝对不会存在着把你踢出林阳的想法,因为你是个能臣。金书记去世之后,周长雄就马上减弱了你的权力,恢复了区委书记管理区长的体制的原因并不是周长雄要对付你,他要是真的要对付他可以有千百种办法。他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上面有人对这件事情提出来不满,因为金书记当年提出的这个想法太过于离经叛道了。坚持党的管理是咱们国家稳定的基础,高工区这么做是在向整个党整个体制提出抗议。金书记在的时候高工区成立还不是很久,反对的声音还不多,金书记估计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但是金书记逝世之后牵涉到了更多的眼球积聚高工区,所以周长雄的压力才突然之间变大了。你走的原因那与周长雄无关,那场大火你作为区长你本身是要负责任的,而且那个工程也是你亲手签字承包给那个建筑商滴,最关键的是,这个承包手续中有些地方是不符合规定的。所以,那件事情你是必须要负主要责任的。你能轻轻松松地走出林阳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在时候追究责任和对你的处罚的时候,中央的调查组因为你在高工区的卓远远见对你格外开恩,而且周长雄也替你说了不少好话,你知道的,地方的主要领导说的话中央还是会认真考虑的。正是经过这些你才能平静无事地走出林阳。所以,你不应该恨周长雄,反而还应该去感谢他。他是个不错的领导,只是因为你不了解他罢了。”何英杰又给刘伟名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刘伟名头上开始冷汗连连,自己心目中一直认为的仇人其实一直都是自己的恩人,这是多么怪异的事情。想着想着刘伟名又想起了金清平那次住院对自己说的话了。金清平说:“怎么啊?不情愿?你放心,长雄同志是不会为难你的,而且也会非常的高兴。高工区出成绩,这功劳簿上面他这个省长的功劳不会比我少多少,他也是真心希望高工区能够办好办出成绩来。当初他为什么不同意建高工区那只是个人的思考方式不同而已。怎么说呢,他是一个办事比较稳妥的同志,而我,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希望冒险的人。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我和他的意见都是一样的。现在高工区已经成立了,而且进行的如火如荼,他心里也是非常关心的。只不过他关心不怎么明显罢了。他明面上没说那是因为他下不来台。所以,你去找他好好汇报汇报工作。因为名义上来说,他才是你直接的领导人。尝试与他搞好关系吧,对你有好处,而且长雄同志也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金清平的话现在刘伟名看来其中已经向自己说了很多很多的问题了,只是自己当时愚笨,加上有着先入为主的党政一把手一定有矛盾的想法才根本就没有去深层次考虑金清平的话,现在刘伟名看来,自己当初太傻太傻了。
“伟名,我就要退下来了。我这一生虽然不像金书记那么光明磊落,但是也问心无愧。我算是无名英雄那一类的,外面的人说起我的名声可能不怎么好,但是我做过的事情没有一件是违背良心的,因为我们从底下一步步爬上来的人都是体会了民间疾苦的,我们所做的事情一定是对老百姓有好处的。但是你要知道,有时候要达到一些目的必须是要有人唱红脸也要有人唱黑脸,我就是那个唱黑脸的人。我就要退了,念我好的人不多,我也没奢求过什么。只是希望你帮我好好管管建林这小子。这小子以前走弯道,我怎么骂都不管用,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宝贝的不行,所以有些事情我也惯着他,现在看来我当时是错的。但是跟着你之后这小子变了很多。以后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你多帮下忙,因为,我看好你。”何英杰说出来的话有种淡淡的哀伤。
刘伟名突然发现,这些人身影突然之间变的高大了起来。
刘伟名也发现,自己以前的思维方式完全走入了一个误区,一个普通潜意识里的误区。从今天开始,刘伟名才真正地认识到,原来社会一直都是很美好的。
刘伟名在何英杰面前做出了郑重的承诺,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何建林的。其实刘伟名知道,何英杰现在只是得了一种叫做退休病罢了,这种病是一种心理病,得了这种病的人明显的特征就是爱唠叨,爱感叹,说话做事都像是在进行临终话别立遗嘱一样。因为他们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手中没了工作就像是天要塌下来一样,其实过段时间等他们适应了退休后的生活了也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人生便是如此,他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给你来个急转弯,也会在你走到高处往会看的时候,发现自己以前走了许许多多的弯路。也许,只有这样的人生才不至于平淡,才不至于乏味。
刘伟名从何英杰家里出来,本来还想去拜访一下董必进,但是想起了董静,最后也就只能罢休了。刘伟名替提着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去了廖长元的家,廖长元这个纪委书记在江南省是有铁面无私的外号的,当然,曾经他还是帮了刘伟名一把。刘明清记恩。
很不幸,廖长元不在家。而廖长元的夫人并不认识刘伟名,把刘伟名当做一般来送礼的人了,连门都没给刘伟名开,刘伟名笑了笑。只是告诉老夫人,自己叫做刘伟名,来给廖书记拜个年,然后便提着东西又回到了车上。
办完了这些事情,刘伟名林阳之行也就到此结束了。最后在想着是不是现在就回浅圳这个问题时,刘伟名还是拿起手机给尚妍黛打了个电话。
“喂,在哪啊?如果你是在家相夫教子的话我就不去找你了。”刘伟名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