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第48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现在是一个人独守空房来着,还相夫教子。网 我与他已经分居大半年了。你在林阳吗?”尚妍黛接到刘伟名的电话一点都不意外。
“对,我正准备回浅圳去。在走之前我在犹豫着要不要再见你一面。但是我又怕我一见你就舍不得回浅圳了。”刘伟名依旧调笑着。
“看样子你对我的个人魅力有个错误的估计啊。我尚某人可没这么打魅力。我还在正在打麻将,暂时走不开,这样吧,我请你吃晚饭,就在我们以前常吃那家餐厅。”尚妍黛说着。
刘伟名笑了笑,现在时间还早,才四点钟。一时真的不知道该往哪去了。
想着想着便开着车往高工区而去,他要去看看自己一手创建的高工区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了。
林德泉一体化是金清平的心血所在,高工区也是刘伟名的心血所在。对于高工区,刘伟名是投入了自己全部的感情在里面,曾经的刘伟名,就算是对待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没这么用心过。
开着车来到高工区,刘伟名才离开大半年,这里的景象又发生了变化。即使是在过年期间,这里也随处可以听到机械的轰鸣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而在生活区却见到了一片片的绿地,嬉闹的孩子,闲聊的大妈,一派恬静安逸的摸样。刘伟名挺欣慰的,因为自己的心血没有被人糟蹋。
刘伟名又开车来到艾德集团的厂区前面,现在艾德集团已经投入生产了。厂区挺大挺宏伟,本来刘伟名想进去看看这个自己亲手招来的整个高工区甚至于整个林阳最大的制造商,但是进门要登记,刘伟名想想觉得挺麻烦的就算了。
心满意足地准备开车回去,不过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看到了两辆小车发生了追尾事故,交警在旁边拉起了警戒线。刘伟名看着其中的以为交警觉得挺眼熟的,看到边上一看,发现是董琳这小泵娘。刘伟名笑了笑,这个与自己一向是冤家的小泵娘还真敬业,大过年都在出警。想着这个小泵娘硬要调来搞工作工作的原因刘伟名就想笑,随即想起董静心里又有那么点黯淡。正在犹豫要不要去见这个小丫头一面的时候,哪知董静却大喇喇地走到刘伟名的车边敲着刘伟名的车玻璃说道:“这个路段不准停车,如果你不马上开车我就要给你开罚单了。”
这丫头是不是前世就与自己有仇啊?每次遇见她都没好事。刘伟名郁闷之极地打开窗户对董琳说道:“我说董琳,我到底是哪里招你惹你了?每次都只要一看到我的车都要罚款。”
“刘伟名?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到了浅圳去了吗?”董琳看到刘伟名显然也非常惊讶吗,取下眼镜尖叫着。
“别这么惊讶,我虽然去浅圳工作了,但是我的家还在江南,回家过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什么值得惊讶的。我来高工区是想看看自己以前为之付出心血的地方现在怎么样了。谁知到碰到你正准备上去打招呼,你这小丫头就准备给我开罚单。这大过年的,你给我准备的礼物也太惊喜了吧?”刘伟名调侃着。
“这个路段本来就是不准停车的,你把车开过去一点,那里有停车位,陪我聊聊天。”董琳非常洒脱地说着。
“陪你聊天?我的大姐,你不用工作了?这可是车祸,你还有心情陪我聊天?”刘伟名瞪大着嘴巴,这丫头说话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们只负责保护现场,等下会有调查科的人来处理车祸。大过年的大家都在家过年,却偏偏轮到了我值班,烦死了。去,陪我聊会天。”董琳推了刘伟名一把说道,可见对于大过年的上班她心里是有一万个不满意。
刘伟名笑了笑,把车开到旁边的一个停车位上停好。打开车门下来。与董琳一样靠在车身上,给自己点了根烟。笑着对董琳说道:“你怎么还在高工区这里干?现在我这个s扰你姐的什么狼走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懒的调了。再说了,我要是再往外调我爸会打死我,他最不喜欢为了我们的事动用的他的关系了。”董琳瘪着嘴道,随后又瞪这刘伟名问道:“你老实交代,你在浅圳的时候又没有骚扰我姐?比如打电话,发邮件什么的。”
“我的大姐啊,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这么闲啊?”刘伟名差点一口血喷出来。随后又有点暗淡地说着:“不管你信不信,我与你姐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他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儿,能和她在一起的男人绝对要比我强。”
“知道就好。”董琳这才满意。她对于刘伟名一直不放心,她心里一直有种感觉,那就是刘伟名与自己姐姐之间一定有什么ai昧的关系。
“你姐姐的那个那个那个他人怎么样?”刘伟名最终还是忍不住地问起了董琳,好奇心可以杀死牛,刘伟名觉得自己的好奇心也挺大的。
“什么那个他?”董琳疑惑地问着。
“就是就是那个戴眼镜的男人,我早几天回林阳的时候看到你姐和他在江边散步。”刘伟名尽量掩盖住自己心里那一丝淡淡的哀伤说道。
“哦,你是说王廉大哥吧。你这人说话怪里怪气的,你就说我姐男朋友吧,偏偏要说是我姐的那个他,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谁。”董琳没好气地白了刘伟名一眼。
刘伟名心里疙瘩一下,那仅存的一点点希望也破碎了。男朋友,还真是男朋友了。而不是刘伟名所希望的两人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王廉大哥刚从美国留学回来,是林阳大学特别邀请他回来当教授的。他啊,与我姐在出国之前就认识了。那时候我爸还在大学里面当副院长,王廉大哥是我爸最得意的学生,经常来我家玩。”董琳这个粗心的小丫头一点都没看到刘伟名脸上表情的不对劲,她没有任何心机地继续说着她所知道的事情。
“他们之间已经确定关系了?”刘伟名不死心地问着。
“什么确定不确定的?我爸早看我姐不顺眼了,这么大姑娘还不嫁人。刚好我爸最为得意的学生王廉大哥又回来了,所以我爸当即拍板,王廉以后就是我姐夫了。”董琳非常夸张地说着。
“你姐也同意了?”刘伟名依旧保持着自己那一丝丝的希望。
“有什么同意不同意的,在王廉大哥出国之前他们俩之间就是情侣关系。我怀疑我姐这么多年没谈恋爱就是在等王廉大哥回来。现在两个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我觉得吧,他们应该快要结婚了。因为我爸挺急的,而且王廉大哥也过了三十岁了,都老大不小的,结婚的事情要从速。呵呵,这是我爸的原话。”董琳一脸笑容地说着。随即等着眼望着刘伟名道:“喂,我说你这人是怎么回事?要你陪我聊天你却总是在问我姐的事情,你是不是还对我姐有想法?老实交代。”
“我有个屁想法啊我,你姐都快嫁人了我有个什么想法啊?我要是有想法我早干嘛去了?非要等到你那个什么大哥回来了我才开始有想法?我傻啊我。”刘伟名夸张地说着,其实却是在对自己说:“刘伟名你就是个傻蛋,非要等到人家已经变成了别人的时候你才知道伤心,非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心痛。”
“好像也是,你这人鬼精鬼精的,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不过,不准再说我姐的事情了,我姐不喜欢我到处说她的事情,她知道了又会骂我。”董琳又嘟起了嘴唇。
“好好好,不说你姐了,那说你吧。小丫头,有男朋友了吗?我看和你一起的那个小警察不错哦,长的白白胖胖的。”
与董琳闹了半天,最后等董琳要回去报到的时候刘伟名才慢慢地开车往尚妍黛所说的那家店而去。心里不高兴,不开心。听到动静要与那个猥琐男结婚的消息他心里就堵得慌,连呼吸都感觉不顺畅。
原来董静这么多年对男人都冷冰冰的是因为一直在等那个男人回来,自己真傻。还以为董静一直都对自己有那么点小意思呢。原来自己一直守候的天使心里住着另外一个男人,刘伟名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这个更加悲哀的事情了。
刘伟名慢慢地开着车到了与尚妍黛约好的餐厅,因为与董琳扯了太久所以已经过了与尚妍黛约定的时间了。当刘伟名走到那个经常与尚妍黛来吃饭的包间时,尚妍黛已经坐在那玩手机了。
“哟,我们的刘大领导到了浅圳之后立马变的没有时间观念了啊。”尚妍黛奚落着。
“没有,刚刚碰到了个熟人,多聊了几句。点菜吧。”刘伟名心情并不是很好,所以没有与尚妍黛开玩笑。
“怎么了?你好像心情不是太好?”尚妍黛也发现刘伟名今天的感觉不一样。
“没什么,只是只是有一些自作自受罢了。有句话叫做什么来着?叫做本来无尘埃,庸人自扰之。我就是自己硬是给自己找罪受。”刘伟名感叹了一下。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自己与董静本来就没什么。谁也没说过喜欢对方,也没牵过手,接过吻。更别说上c了。既然什么关系都没有人家谈恋爱结婚管自己什么事?自己在这伤心难过个屁啊?所以,刘伟名给自己定义为自作自受。
“这话怎么感觉不应该从你嘴里说出来啊?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一个挺乐观的人,就算是遇到再大的困难也能够勇往之前不言败不放弃的。今天怎么忽然一下子变的这么多愁伤感了?是不是在浅圳那边过的不开心?”尚妍黛非常关心地问着。
“没有的事,说了是庸人自扰之。就是自己为了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在那瞎操心罢了。别说了,来,吃饭吃饭。今晚就不喝酒了,我准备今天晚上开夜车到浅圳去,明天回去休息一下,后天还有事情得做,得去值班了。”刘伟名说道。区里的几个主要领导在过年的这几天都是轮流值班的,主要是以防万一,万一要是发生了什么突然事情连个主要领导都不在那问题就大了,当然,这也是各个行政单位的惯例。
“开夜车?你疯了吧,开什么玩笑,你就算工作再努力再认真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明天早上再回去,你那房子我早就搬出来了,你自己回去住去。”尚妍黛白了刘伟名一眼,坚决不让刘伟名开夜车。一边说一边给刘伟名酒杯里倒酒。
“没事,我多少年的驾龄了,绝对不会出问题的,对于我来说白天黑夜没有任何区别。”刘伟名嬉笑着道,他是真的准备晚上开夜车回浅圳,这样明天可以好好地休息一天,然后保持必要的精神迎接新一年的工作。
“游泳健将还有被水淹死过的呢,喝不喝?一年没见你姐我了,连陪我喝一杯的诚意都没有,你是不是把我这个大姐兼姘头给忘了啊?”尚妍黛劝人的水准还是那么的高,说话言辞也依旧那么犀利,刘伟名发现自己在尚妍黛面前永远都只有被虐的份。
“我说尚大姐,你别总把姘头这两个字放在嘴边好不好?咱们最多也就属于偷食男女罢了,要说是姘头也太难听了吧。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喝我喝行了吧,我要是不喝指不准你还有什么难听的字眼在那等着我呢。”刘伟名只能甘拜下风,仰起头喝了一口。随后望着尚妍黛,瞪大着眼睛问着尚妍黛:“你怎么不喝?”
“我为什么要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虽然能喝那么点酒但是我却非常不喜欢喝酒,除了必要的应酬和想借酒浇愁之外我一律不喝酒的。今天我和你又不是工作上的应酬我心情也很好我为什么要喝酒?你有必要这么惊讶吗?”尚妍黛给了刘伟名一记卫生眼之后说道。
“你这不是诓我吗你,这大过年的你就是这么对我呀。”刘伟名委屈的要命。
“我什么时候诓你了?我一直都是在叫你喝酒我又没说过我自己要喝酒。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小肚鸡肠地和我这个小女人计较来了。你也太没风度了,看到你到浅圳这半年整体素质下降很多啊。”尚妍黛呵呵地笑着,她很喜欢看着面前这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吃瘪的摸样。
“得得得,我认输,我在你面前从来就没赢过。你不喝我喝行了吧。我都不知道我今天是抽那门子疯了,竟然想起来走之前给你打个电话。”刘伟名郁闷地嘀嘀咕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