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第48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与那位大书记真的分居了?”刘伟名问道。 。
“你提这个事干什么?我现在一个人过的挺好。等到今年换届过后我便和他离婚,这次是坚决得离。”尚妍黛没好气地望了刘伟名一眼,然后坚决地说着。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啊,这句话一点都没错。”刘伟名想到了自己的婚姻,不由得感叹着。
“你现在依旧是一个人?你身边应该不会缺少女人吧,干嘛还一直单着。”尚妍黛吃了几口饭后望着刘伟名说道。
“我的事情很复杂,复杂的我认为我不结婚是最正确的选择。”刘伟名感伤地说着。
“看来女人太多对于你们男人来说也不是个好事啊,万恶得一夫一妻制啊。”尚妍黛还是没忘了调笑刘伟名一下,然后接着说道:“我听到消息,好像董静现在有了个男朋友了,上次听董必进说着好像是准备要给办喜酒了一样。”尚妍黛一边观察着刘伟名的反应一边说道。
刘伟名心里那个郁闷啊,这个女人怎么总是喜欢哪壶不开就提哪壶呢,硬是要往自己伤口上撒盐。
“那是好事啊,董静也老大不小了,早就该结婚了。”刘伟名转折淡然地说着。
“你倒是还装的很好,不过也对。这个世界上谁也不是上帝,能够什么都得到,你得到的已经够多了,所以,该放心就放手。什么都想要什么都不想丢你会活的很累的。”尚妍黛劝说着刘伟名。
“你怎么就认定了得到了已经够多了呢?”刘伟名挺怪异地问着。
“直觉,女人的直觉。我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花心汉子,也知道你身边不缺女人。”尚妍黛微笑着。
刘伟名郁闷,他败在了这个女人的直觉之下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就像是两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没有互相的tiao情。任谁也没办法看出,这是一对曾经子啊一张上翻滚过无数次的男女。
“你就不怕我把你拉到一个偏远的角落对你进行qj啊?”刘伟名开着车送尚妍黛回去,在车上笑着问道。“qj?你对我永远用不上,因为你真要对我怎样我是不会反抗的。要说是我强你还差不多,好像我曾经强过你一次吧。”尚妍黛带着妩媚地说着。
“能不提那事吗?说起那事我就郁闷,那是我人生最为丢脸的事情。”刘伟名狠狠地说着。
刘伟名开着车到了尚妍黛新买的一套房子楼下停下车。
“要不要上去坐坐?”尚妍黛下了车之后对刘伟名说道。
“还是算啦,上去之后我们俩准干不出什么好事。我们俩都是比较理性的人,你有你将来的生活,我也我将来的生活。做朋友远比做姘头好。”刘伟名摇着头道,“也对,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身边烦心的事情就过多了,我就不瞎往里凑了。网等我什么时候用那个觉得不过瘾的时候再飞去浅圳找你吧。我先上去了,哦,对了,这是哪房子的钥匙,差点忘了给你了。开车小心点,晚上千万别逞强开到浅圳去了,明天早上再开,听到了吗?”尚妍黛把钥匙扔给刘伟名之后便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
刘伟名笑了笑,这个女人是所有女人里面最为特殊的一个。虽然已经是熟透了的少女,但是心里的倔强一点都不输那些学校里面的花样女孩,看待问题也永远都是那么的理性。该放手时就放手,一点都不拖拉。对他老公是这样,对自己也是这样。
刘伟名又看了一样尚妍黛所消失的楼道,然后打着转向灯开始把车往外开。
而在楼道的黑暗里,有着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刘伟名的车,等刘伟名车消失之后,楼道里亮起了一点火光,随后便是一股烟雾。接着尚妍黛一边抽着烟一边提着自己的手提包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刘伟名知道自己喝了酒,所以车开的并不是很快,慢悠悠地把车开到那栋房子楼下停下。然后上了楼。
房子里面打扫的很干净,被子啊什么的都是叠的整整齐齐的。刘伟名猜想,要么是尚妍黛搬走不久,要么就是尚妍黛经常过来打扫。刘伟名宁愿相信是后者。
当夜刘伟名没有睡好,可以说是失眠。拿着手机按着董静的号码反反复复地好多次,最后没有拨下去。他不知道拨给董静该说什么,能说什么。暗骂道:“刘伟名,你要么是传说当中的情种要么就是传说当中的贱种。”
刘伟名离开浅圳之后一直没有打电话给董静,所以董静也就不知道刘伟名的新号码。两人之间的联系一直都很淡,一如董静的为人。只是会偶尔用电子邮件联系一下,说几句问候的话。但是董静这个人却一直是住在了刘伟名的心里的。犹如这个不眠之夜的一个梦,白日梦。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便擦着黑眼圈上了车往告诉开去。开了整整十个小时,终于在下午五点进入了浅圳市市区。
“小唐,你到浅圳了没有?”刘伟名揉着有点发晕的眼睛打着自己秘书唐伟龙的电话。一晚未睡又开了一天的车,这该累成什么样子?
“刘书记,我到了浅圳了,我昨天到的。”作为秘书,领导什么时候上班你就得比领导提前开始上班,这是规矩。
“我让你从你来家带来的东西你带过来了吗?”刘伟名想起了这事问道。
“带来了带来了,您现在要吗?”唐伟龙心眼比较细,所以总是会留意刘伟名的话外之音。
“嗯,现在就要。你给我送过来吧。我开了一天的车实在是不想开了。”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
把车开到自家楼下,拖着疲惫的身子上了楼,什么都没做,洗了把脸就在沙发上睡了起来,直到被铃声吵醒。
刘伟名知道是唐伟龙来了,打开门,果然见到唐伟龙提着几个大包站在门口。
进来之后刘伟名看了看这些东西,有腊肉、腊肠、腊鸡肉等等,刘伟名拍了拍唐伟龙的肩膀说道:“辛苦你了,小伙子。再交给你一个任务,那一份给给文红吧,你知道怎么做的。”
“知道知道。”唐伟龙笑着开始帮刘伟名把这些东西用早就买好的塑料袋分成十来分,然后提着一份便出了门。
刘伟名揉了揉太阳穴,靠在椅子上拨了一个号码:“张书记,您好。”
“伟名,怎么啊?这么早就到浅圳了?不在家多玩几天?”张允后笑着说着,大年初一刘伟名就给张允后打过电话拜年了,所以拜年的客套话便没有再重复。
“明天要开始值班了,不得不提前来啊。张书记,这大过年的按照我们那的习俗我可是得到长辈家里走动走动拜个年的,您看看方便不方便。”刘伟名试探着问道。
“你小子,跟我在这玩心眼呢是吧?你现在过来吧,给你留个晚饭。但是我可提醒你了,你要是手上提着东西可别怪我不让你进这个门。”张允后爽朗地笑着。
“您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我那不是在侮辱您老的两袖清风嘛。”刘伟名笑着挂断电话。然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提着那分量最重的一个塑料袋出了门。
张允后的家刘伟名还从来没去过,但是没去过并不代表刘伟名不知道张允后的家在哪。领导家庭住址这是作为下属第一个必须知道的,当然,打听出家庭住址的方法很多,也很简单。刘伟名拿出唐伟龙给自己打印的那张浅圳市所有主要领导的电话号码,家庭住址,家庭情况已经家庭主要人员的生日的表。上面第一个就是张允后的,刘伟名对着上面的地址就找了过去。
进领导的家门刘伟名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比张允后官大的多的领导家门刘伟名也去过很多次,所以,根本就不存在有什么紧张和心理包袱的。听到张允后的家楼下,便提着塑料袋上了楼。找到张允后家的门便按铃了。
没多久张允后便亲自过来开门,看到刘伟名便笑着道:“你就知道你们底下这个兔崽子把我家的情况都摸的一清二楚。”随后张允后看到刘伟名手里的袋子脸顿时就黑了起来了,对着刘伟名说道:“伟名,我不是跟你说过让你空手来吗?你是想让我对你失望吗?”
“张书记,你可别误会。这东西我可不是给你捎的,我是给阿姨捎的。您能不能享受到那可还得看阿姨高不高兴。”刘伟名对于张允后的愤怒一点不为意。反而提着东西绕过张允后对着张允后身后一位中年妇女说道:“阿姨,虽然我觉得论年龄我只能叫你大姐,但是辈分在这我只能这么称呼您,您可别介意。这是我那秘书从老家给我捎来的东西,我呢光棍一个,自己从来都不开火的,所以我就把这东西給您捎来了,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偶尔找个由头来您家打个秋风。忘了介绍我自己了,我叫刘伟名,是不是张书记的得意弟子我不敢说,那得张书记说了算,我只能说我是张书记的半个侄子加弟子。”
刘伟名上去对着张允后的老婆就是一大堆的狂轰乱炸,炸的张允后的老婆脸上顿时是笑逐颜开,对刘伟名那是一万个满意。
不得不说,姜到底还是老的辣。虽然唐伟龙那小子豁得出去脸,什么话都敢说,但是到底技术没有刘伟名的过硬。刘伟名这段话很简单,却也不简单。他知道张允后的为人,他不会直接去拍张允后的马屁,便开始走夫人路线,有时候这一招比拍本人的马屁还要管用。另外,刘伟名这段话之中恭敬之中带着亲近,马屁之中带着自然。本来初次家门有存在在上下级关系应该是听拘谨的,但是被刘伟名几句话就给摆平了。这说话是门艺术,讲就是的是审时度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最关键的是要清楚自己的位置然后从对方的思想上来考虑自己应该怎么说。这是刘伟名研究了许多年之后的出来的。
“你就是伟名吧,我家老张经常提起你。这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你说来就来吧,提着这东西干嘛?怎么不拿回去给你爸妈尝尝。”张允后的老婆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应对的很得体。
“我爸妈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这东西他们还嫌过不得眼。我估计您二老应该不常吃,所以带来给您二老尝尝鲜。这东西在农村不算稀罕物,但是在市里面却是真正的不常见。”刘伟名一点不客气地把塑料袋提到张允后家的厨房里打开,顿时香气四溢。
“你小子,还给我来这一手。警告你,下次这东西也不要提着进我的门,不过如果还用的话自己打电话给我秘书,让我秘书去你那拿。”张允后一看是腊肉,顿时喜笑颜开。对于城里人来说,这正宗的乡里烟熏腊肉可是个宝贝。
“刚刚还摆张臭脸给人家,做出一副两袖清风的摸样。现在立马便把你们这些分子的吃拿卡要的本性流露出来了。”张允后的老婆白了张允后一样,而张允后只是呵呵地笑着。
刘伟名心里很是震撼,没想打平时在办公室里威严的张书记在家里却是如此摸样,可以看得出张允后对自己老婆很好,家庭也很和睦。但是刘伟名却又想起了文红,不禁觉得怪怪的,随即在心里笑着想道:“看来花心的男人不止我一个,而会骗人的男人也不仅仅只我一个啊。”
“妈,是谁来了啊?什么东西这么香?”这时,一个小泵娘的声音从里间的房子里传了出来,随即刘伟名便看到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子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