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第48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中午刘伟名带着唐伟龙和张语嫣在大饭店里吃了一顿好的 席间,在张语嫣上厕所的时候唐伟龙终于忍不住地问道:“刘书记,我知道你是在考验我,但是我离开学校都这么多年了,哪里还会记得这些东西啊?”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如果你知道这个女孩是谁的女儿你就不会奇怪了。那份名单是你帮我调查出来的,所以你应该对张语嫣这个名字感到熟悉,不是吗?你自己想想吧。”刘伟名提示了一下。
唐伟龙便开始仔细的思索着,整个浅圳市姓张的领导本来就不多,而能让刘伟名看重的就只有那么一位了。
“难道是张书记的女儿?”唐伟龙震惊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这是张书记交给我的任务,她是艺术生,要考的学校是北京舞蹈学院,因此需要的文化成绩分并不高,但是她本身的基础太差了。而学校老师教的她又完全听不懂,所以,张书记才死马当活马医地把她交给了我。你也知道,我们都是离开学校多少年的人了,哪里还会记得大学以前学过的东西,而我也没有时间去学,所以只能辛苦你了。我只负责教她学习方法,因为对这方面我很有信心,而你则需要把那书本吃透慢慢地全方位地叫她。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把他教的多厉害,只要让她能够上的了北舞的分数线就成。所以,只能辛苦你了。小唐。这个任务完成之后,我保证你不会还坐在这个办公室里。我刘伟名说出来的话绝对能够做到。”刘伟名最后斩钉截铁地说着。
下午,唐伟龙思考了一个中午之后又上他那朋友那里拿了两套教科书过来,自己还去书城买了若干套教辅书和试卷。于是在宝南区的区委办公楼里出现了这样一幅场景。在一个贴着常务副书记标签的办公室里面,一个男人坐在里面翻着初中的数学的教科书认真地看着。而在外间的办公室里,一男一女坐在里面。男的要紧着笔尖在做着题目,而女孩却也是在翻着教科书,只是女孩子在百~万\小!说的同时,不停地打着哈揉着眼睛,想必是十分地想睡觉了。
“为什么要从初一的开始学起?我不是告诉你了,我初一初二学的还不错。”当天晚上,在刘伟名的饿房子里张语嫣嘟着嘴道。
刘伟名立即摆出一副严肃的摸样说道:“是吗?那我来问你几个问题。圆周率小数点后地五位数是几?根号三除以根号二等于几?刘顿被苹果砸到之后得出了他的第急定律?什么叫着串联电路?”
“好吧,开始学吧。”张语嫣立即认输。
刘伟名坐在张语嫣面前,只是简单地在那本书中画出了几条线,然后说道:“给你两个小时,然后关上书本把这句话解释给我听,包括它是怎么的来的,原理是什么都要说清楚。如果没有说清楚,那么不好意思,罚款一百,我知道你这丫头这些你赚了一些钱。”刘伟名微笑地说着,然后跑回自己房里上网去了。
“你这是什么老师啊?你是让我自学还是你教我?”张语嫣看着刘伟名极度不负责任的态度非常的恼火。网
“记住,两个小时,要是没答出来就是一百块钱。我可和你爸说好了,他在这段时间不会给你任何一分钱的零花钱的。当然,我不会让你饿着的,不过你要做卫生巾都没钱买的心理准备哦。”刘伟名没有理会张语嫣愤怒的表情笑着说着,然后在那本书砸到自己之前闪出了张语嫣的房间。张语嫣十分地愤怒,不过在愤怒过后只能从门口捡回书本开始看着。
两个小时之后,刘伟名出现在张语嫣的房间里,然后走过去把张语嫣的书本关上,然后问道:“好了,丫头,两个小时到了。开始吧,先给我解释这个定律的意思吧。”
张语嫣结结巴巴结结巴巴地把书本上那句话给刘伟名背了一遍。
“背的不错,不过我要的不是你背这句话,我要你给我解释这个定义的意思。”刘伟名非常严肃地说着。
张语嫣想了一下,又把书中那句话后面的解释给背了下来。刘伟名笑了笑,这丫头在这两个小时里可还真没休息过。
“今天第一次就算了,下次我希望你用自己的话语来解释,第一个问题算你过关。那么现在第二个问题,你给我说说他的原理是什么?已经他是根据什么得来的?”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这次张语嫣结巴了许久,最终也没说出过所以然来。
刘伟名直接把手伸到张语嫣面前。
“什么?”张语嫣奇怪地问道。
“一百块钱啊,我可是先说好了的。”刘伟名镇定地说着。
“你还真的要啊?”张语嫣原本以为刘伟名只是吓唬自己的,没想到他还真的要。
“废话,有钱谁不要啊?我这人在钱面前从来都不开玩笑的,快点,一百块钱。别磨磨唧唧了。”刘伟名催促着道。
“给就给。”张语嫣气愤地拿过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掏出一张一百的给刘伟名。
刘伟名偷偷地看了眼张语嫣的钱包,笑眯眯地接过一张一百的的说道:“小丫头不错啊,挺有钱的嘛。”
“这是我过年家里长辈给的压岁钱。”张语嫣没好气地说着。
“好了,今天任务完成,你可以睡觉了。你明天把这个问题去好好问问唐伟龙,明天晚上上课之前我再问你,要是那时候再美答出来你就和唐伟龙那小子一人给我一百。对了,看到书这节后面那个计算题,就是最难的那个,这就是今天的作业。还是那句话,明天晚上上课之前我会让唐伟龙给我找出二十个类似的题目给你做,另外,这个题目解答方式也是三种。加上前面说的那个定义的解释,正好是三项任务,每一项任务没完成好就要给我一百哦,明天别忘了提醒一下唐伟龙那小子。这下我可发财了。”刘伟名笑嘻嘻地说着。
“刘伟名,这样不公平。为什么只有罚没有奖励?”张语嫣非常的聪明,想了想后对刘伟名说道。
“你这丫头,还不是一般的聪明,那好吧,这样子吧,你明天晚上每完成一项任务,我奖励你一百,行了吗?”刘伟名说着走出了房子,随后又回到房子里对张语嫣说道:“现在马上给我睡觉,如果被我发现你等下还在这里百~万\小!说没有睡觉的话,罚款一百。”
刘伟名说完之后便进了自己的房间,再也没有出来。
刘伟名回到房间之后拿起那本教科书又看了看,其实这些对于刘伟名来说是非常的简单,但是由于很久没有接触过了,还是有点陌生,多少还是得学一点。
抽了几根烟,然后刘伟名关上了书本,躺到上便准备开始睡觉了。
而就在刘伟名快进入梦乡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把刘伟名吵醒。做为领导干部,他的手机是不允许关机的,特别是现在这种由他值班的时候。晚上十一点钟来电话,刘伟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喂。”刘伟名接过电话问道。
“刘书记,不好意思,打扰了您。我是区委办副主任,刚刚我们接到卫生局那边来的电话,说是有一批群众在餐厅吃过饭之后回家,都立即出现了中毒的迹象,现在都在医院抢救。初步怀疑是食物中毒。”这个区委办副主任急急忙忙地说着。
刘伟名心一下子跳了起来了,立即问道:“有没有人员死亡?”
“暂时还没有,不过都还在抢救之中。”
“你现在马上安排车子到我家来接我五医院,要快。另外你打电话通知王书记,让区政fu办公室那边也立即通知周区长。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必须立即通知。另外,让所有部门负责这段时间值班的同志,马上赶到办公室听后命令。”刘伟名非常沉着冷静地交代着,对于处理这种突发事件他已经有了经验了。
挂断电话之后刘伟名立即穿衣服,穿好衣服之后拿着电话给卫生局局长打电话:“我不管你在哪里,如果是在浅圳,你半个小时候之后必须出现在中心医院。如果你是在外地,明天上午我必须看到你。另外,联系这家医院的院长,务必尽一切力量抢救病人,另外让你们卫生局值班的领导半个小时之内到医院等我。”
刘伟名打完这个电话之后便准备打开门下去。
“你这么晚了去哪?”张语嫣推开自己房门问刘伟名,她本来就没睡着,听到刘伟名那边打电话的声音还以为刘伟名在和谁吵架,便打开门出来看。
“丫头,你在家好好睡觉。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必须得马上走。”刘伟名穿着鞋子说着。
“别啊,我一个人怕,特别是晚上。”张语嫣皱着眉头道。她从小就这样,做别的事情那是风风火火,胆子比谁都大。但是就是不敢一个人呆在房子里,特别是晚上,因为她总是怕鬼啊这类东西,这与她从小迷恋恐怖片有直接的关系。
刘伟名也皱起了眉头,然后说道:“你马上穿衣服,跟我一起出去吧,你要做好心里准备。今天晚上可能别想睡觉了。”
张语嫣听到刘伟名答应了,立即跑回去换了一套衣服跟着刘伟名下楼。
没多久就看到刘伟名的那辆车子来了,让后唐伟龙从车上下来给刘伟名开着车门。
“你知道什么事情了吗?”刘伟名一上车便让司机马上去医院,一边问着唐伟龙。
“我刚听办公室副主任跟我说了。”唐伟龙点了点头。
“你现在打电话给办公室,让他们把所有部门值班的领导的名单给我,另外让他们马上给我问清楚,王泽栋书记,周文区长已经主管工商和卫生医疗的副区长以及卫生局局长人在哪里。还有,让他们通知所有在家的常委会同志。”刘伟名异常严肃地说着。
唐伟龙点头看是小声地给办公室打电话。
刘伟名拿着手机又开始拨号码,拨通之后刘伟名问道:“蔡书记啊,我想你也接到区里面的电话了吧。这个事情可不是个小问题啊,我想你们公安局应该马上把那家涉嫌非法经营的饭店给封锁,把这家饭店的老板给抓起来,保护好现场,对所有早场的服务员以及厨师都进行控制。等到医院这边事情处理好了之后就开始进行侦查,一定要查出问题所在。”刘伟名对蔡强还是比较的客气的,毕竟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不是卫生局局长能够比得了的。但是刘伟名还是以命令的口气说着,第一,这是突发时间,语气不强硬是不行的。第二,刘伟名是党委副书记,本身就可以说是蔡强的领导,第三,现在是刘伟名值班也就是说现在这段时间是由刘伟名全面负责区委区政fu的工作,所以,对于刘伟名的命令蔡强必须得执行。
听着刘伟名冷静严肃甚至有点可怕得声音,后排坐着的张语嫣有点错愕的感觉,瞪大了眼睛望着刘伟名,眼神里有那么一点疑惑。
刘伟名感到医院,立即进入病房,看了那些全都在抢救的病人。然后贴着脸就站在医院的走廊上对着所有到场的官员以及医院的领导说道:“现在你们手头该干什么事情不用我来说了,那是那一点,现在不是追求责任的时候,不过,谁有责任谁也跑不了。想少承担点责任就给我将功补过。卫生局、工商局等部门,从明天开始对全区域里面所有的餐饮行业进行全面检查。有不合格立即勒令停业整改。公安局,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反正事故现场还是责任人都给我保留好,到时候取证的时候找不到东西你们负责。医院,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把这些病人抢救过来,另外医院的救护车和救护人员要随时准备待命,谁也不敢保证是不是还有病人没有病发。”刘伟名用不容置疑地口吻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