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第48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等到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之后,刘伟名感觉自己都快虚脱了。 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突然又一瓶水递到刘伟名面前,刘伟名看了看,挺惊讶的,是张语嫣。
“我看你从房子里开始就不停地在忙着,不停地在分配着任务,连口水也没喝。我刚到下面二十四小时的小卖部买了瓶水。”张语嫣被刘伟名看的有点不好意思。
“谢谢。”刘伟名口渴的厉害,这个时候大家脑袋里都是一锅粥了,所以也没有谁还记得给他这个领导买瓶水,唯有张语嫣这个外人注意到了这个。“这是个重大的问题,不仅仅只是负责的问题,更多的这是一条条生命。不在其职便担其责,既然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便要负起这个责任,要对老百姓的生命安全负责。最重要的还是不能出问题,尽量把问题的严重性降到最低。其实我根本不是主管领导,我根本就没必要负多大的责任,但是如果这件事情我没有处理好的话,不但人命关天,而且会有一大批的官员因为这件事情丢官,甚至进监狱。”刘伟名喝完水之后说着。
“你不要和我说这些,我不懂。”张语嫣没有对刘伟名的话表态,但是也发现这丫头的语气温柔了一些。
刘伟名在医院等了半个小时,最后听到所有病人都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之后刘伟名才稍微布置了一下,带着张语嫣离开医院,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两点多钟了。坐在车上,刘伟名问一旁的唐伟龙:“小唐,把这个事情报给市委办公室了没有?”
“刚刚等到这些病人已经没有大碍了之后我便报上去了。”唐伟龙回答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我还是打个电话给张书记吧,把这个事情亲自汇报一下。”
“这个时候打扰张书记的睡眠不好吧?”唐伟龙为刘伟名担心着。他的担心很正常,现在两点多了,张允后肯定已经睡觉了,这个时候打扰领导睡觉谁心里都会不舒服。而且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个意外事情,又不是大的,也不是流血冲突,矛盾升级的问题,而且已经全部处理好了。实在没必要亲自汇报给领导。
“你不懂,我要是现在不汇报等到明天早上再汇报以张书记的性格绝对会把我骂的半死。”刘伟名笑了笑,然后给张允后打电话。
第二天,几乎所有区委区政fu的主要领导都提前上班了,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一个个心里都是吊着的,特别是在这种即将换届的时候,任何一点点小问题都可能引起上级领导重视而给自己竞争岗位降分。这里面尤其以周文和王泽栋最为紧张,一个个都祈祷着不要发生人命,因为发生人命和没发生人命那完全是两个性质上的事情了。
上午,张允后首先来到了医院,看望了病情已经稳定了的病人。然后铁着脸来到宝南区区委区政fu大楼,在大会议室里冷冷地坐着。宝南区区委区政fu这些官员一个个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宝南区的同志们,你们太让我失望了。网”张允后第一句话就是这句,众人一听,便知道张允后这次是真的发大火了。
“在过年之前,我在大会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一定要保证春节期间社会的稳定和安全问题,结果呢?你们宝南区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群体食物中毒。王泽栋。周文,你们这一个书记一个区长是怎么当的?国家拿钱养着你们俩就是给你们到处去玩的吗?我在会上难道没说吗?一把手在春节期间尽量保证要呆在广北,要去外地也要保证在正月初三之前回来。可你们俩呢?把我的话当着耳边风,也真是辛苦你们俩了,估计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就一直在车上过的吧?你们俩到底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组织?”张允后发了大火,发大火的主要原因其实是对王泽栋和周文对自己在大会上作出的安排完全不理会。其实吧,这样的安排每年都有,大家基本上都当做没有了。都是按照惯例几个主要领导轮流值班坐阵,谁知到刚好就这个时候出了事情呢。刘伟名以前在清泉还有高工区的时候基本上在初八之前都不去上班的。
“你们宝南区的工作也做的非常不及格,食品卫生问题一个是一个悬在咱们头上的大问题,上面回回强调,我也反复强调。在对食品安全的问题上要多查勤检严把关。可是呢?你们相应的部门去查看了吗?去检验了吗?在给他们发开业证明的时候你们把关严格了吗?正好碰上过年的时候出了这样的问题,我告诉你们,省里都知道这个事情了,我想替你们隐瞒都隐瞒不了。这次你们宝南出名,跟着整个浅圳都出名了。”张允后好像还是不解气。
“该负责任的这次绝对要负责任,具体怎么处理这次事情等我回市里之后再也各位领导协商一下。我在这里表扬一下刘伟名同志,在整个事件发生过后,伟名同志处理的非常好,这才没让事情进一步扩大。另外,整个宝南区在家的主要领导竟然只有他一个人,你们想一下吧,我就不多说了。希望你们某些同志多向伟名同志学习学习。怎么样去做一个好领导好公仆。”张允后拍着桌子道。
最后他扫视了一下整个会场里的人,才缓缓地说道:“从现在开始,要把食品安全问题放在第一位,特别是餐饮业。要对你们全区范围内的餐饮业进行全方位的检查,要做到发现一家处理一家,绝对不能心慈手软。具体的行动方案你们到时候会给你们发下来。”张允后最后说着,然后起身离开了会场。他一离开,虽然大家知道会还没开完的,但是一个个也都眼巴巴地跟着他后面去送他。
“你们跟着我干嘛?我自己不知道走吗?你们就没事做了吗?我告诉你们。现在是过年期间,最重要的一点是今年是个特殊的日子,再过几个月大运会就开幕了。现在这个时候出了这样的问题你让省里的领导怎么看我们浅圳市?你让中央领导如何信任我们浅圳?你让那些从全世界各地来参加这次大运会的朋友怎么信任我们浅圳?我今天早上已经被骂了一顿了,你们自己好好反思反思。”张允后转过脸来没好气地把一众人又骂了一顿,还不解气地说道:“幸好这次伟名同志把问题处理的好,没出大乱子。要不然,你们还有我就等着打包回去种红薯吧。”张允后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众人心里这才明白,为什么张允后今天火气这么大,一点面子都不给大家,原来是受到了上面的火气便发达下面来了。
被张允后火冒三丈地骂过一顿之后一个个心里都怪别扭的,特别是被点名批评的王泽栋和周文,两人尴尬不已。
“那个大家继续坐下来开会吧,咱们就这个问题再讨论一下。”王泽栋铁着脸说着,随后众人又坐下。
这次王泽栋和周文显然也是准备把刚刚张允后带来的火气继续往下发下去。王泽栋把工商局的领导骂的体无完肤,而周文也把卫生局的人给骂的狗血淋头。很简单,因为在工商局里面主要的这些领导都是听周文话的,而卫生局的人则是一直是以王泽栋马首是瞻的。总而言之就是两人都在找着法子把对方的人狠狠地骂着用来出气。刘伟名则是冷眼旁观着这一幕幕。因为这次中毒事件接下来已经没他什么事了,他就只负责了一个晚上,而且是最为关键的一个晚上。这件事情也给刘伟名带来了一定的困扰,那就是原本定于值完这两天班之后便去北京给李梦晴的爸爸还有赵俊一家子去拜个年的,这次这个事件一处是绝对不敢走了。刘伟名想着只能给他们道歉了,今年这个年是拜不成了。
刘伟名依旧过着自己平淡的生活,所谓平淡就是刘伟名依旧没有把自己彻底卷进王泽栋与周文越演越烈的权力斗争中去。他每天依旧是尽心过着自己的生活,作者自己该做的事情,晚上则努力尽心地给张语嫣补课,罚张语嫣和唐伟龙的钱刘伟名依旧罚的毫不心慈手软。
“我觉得你这人真的奇怪,在办公室摆出一副模样,下班了摆出一副摸样,我说你活的累不累啊?”一边上楼张语嫣一边对正拿着手机看着短信哈哈大笑的刘伟名说道。
“小丫头,你懂什么,做领导就要有做领导的摸样,要是做领导的每天嘻嘻哈哈那哪里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你不懂。你听听这个笑话,这是我一哥们发给我的,你听听。”刘伟名拿着手机念着赵俊罢发过来的一条搞笑短信,他们这么些年了,虽然毕业之后联系没有毕业之前那么紧密了,但是偶尔还是会有短信电话交流的,就像是赵俊,一直保持着大学时候的优良传统,那就是每次手机里面收到了别人发过来搞笑段子都会转发给刘伟名。
……
“这怎么能叫做下流呢?说你是小孩子,不懂。”刘伟名不屑地说着,走到家门口,正往兜里掏钥匙,突然发现有一双美腿出现在眼前,刘伟名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张云佳。刘伟名大喜,很想冲过去抱住张云佳,但是发现身后的张语嫣在,便微笑地拉过张云佳的手问道:“你怎么来了?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你这是演的哪一出啊你?”
“我年前不就告诉过你了我或许会在浅圳等你嘛。这次来不告诉你不就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嘛。”张云佳笑着说着,然后走到瞪着眼睛看着两人的张语嫣面前说道:“你就是语嫣姑娘吧,你好,我叫张云佳,是他的女朋友。”
张语嫣这才恍然大悟,伸出手和张云佳握了一下后说道:“你好,不过说句你可能不喜欢听的话,我在这住了也快半个月了,他从来没向我提起过你。”
刘伟名差点吐血,瞪了张语嫣一眼说道:“我吃饱了没事做整天跟你说我女朋友干嘛?赶快回去做作业去。”
不过张云佳一点也不生气,与张语嫣一起进了门后说道:“他啊,估计是女朋友太多了,不知道该跟你说哪一个,所以干脆都不说。”
刘伟名被张云佳说的老脸都挂不住了,咳嗽着把门关好。
“这个我倒不觉得,起码我来了这里之后每天除了睡觉,几乎二十四个小时都和他在一起。他好像从来没有与哪个女人多说过一句话,而且也没见他打过电话给哪个女的。”张语嫣很认真地说着。
“这丫头终于说句实话了。”刘伟名开心地说着。
“他这人狡猾的很,做坏事的时候保证你想不到,千万不要被他给骗了。”张云佳觉得张语嫣很可爱,笑着说道。
“你吃了饭没有?”刘伟名问道。
“早吃了,我知道你什么时候下班的,我也才刚刚来。”张云佳把包放下后说道。
“你们俩先聊吧,我进去做作业去了。刘伟名,今天晚上讲课就暂停一晚上吧,好好陪陪你女朋友。如果如果需要我回避的话那我就先回家,我已经很久没回家了。”张语嫣看着刘伟名与张云佳亲密的摸样心里觉得怪怪的。
刘伟名大汗,暗道你这么一说出来我就是想你回去我也不好说了啊,那不就是等于明说我们俩晚上要做坏事你在这里碍手碍脚吗。
“过段时间再回去吧,你先回去看百~万\小!说,我和你云佳姐姐说句话就过去给你补课,今天和往常一样,离高考不远了,不能再耽误时间了。”刘伟名端正自己的态度义正言辞地说着。
张语嫣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进了自己房间把门关好。
“姑娘挺漂亮的,你是不是存在什么怀心思啊你?”张云佳等张语嫣已经房子就调笑着刘伟名。
“我能有什么坏心思,你开什么玩笑,我这人现在是再老实不过了,你没听丫头说吗?除了她之外,今年这一年你是我第一个说话的女人。而且我把这丫头接来的那天就打电话跟你说了,这足以证明我心思的村接。再说了,人家才多大,我口味没那么重。”刘伟名赶紧为自己表白,一边抱着张云佳进了屋子。
进了屋子刘伟名直接把张云佳压在c上,闻着张云佳身上那r人的香味问道:“怎么想起来来看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