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第49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想你了。 ”张云佳也很深情地回答着。然后说道:“你不去看我我就只有过来看你了。”
“我最近忙,实在是没时间,早段时间出了个中毒事件,所以走不开。我连到北京去拜年都给取消了。”刘伟名又解释着。
“好了,我知道你忙,我又没怪你。”张云佳笑道,随后又说道:“伟名,过完年之后我爷爷就把他在集团的全部股份都转到了我的名下了。我现在是集团的董事长了,所以以后可能会忙点,就没那么多的时间经常来看你了,所以我就在正是上任之前来这里看你。”
“我的个天呐,感情我现在抱的就是亚洲第一女富翁啊。赶紧的,让我看一看,看看变成女富婆之后与以前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没有。”刘伟名一点也不惊讶,这事情张云佳早就和他提过了,只是那时候还没有定局而已。
“别闹了别闹了。你还得给人家补课呢,赶紧去。我去洗澡。”张云佳立即w住刘伟名的手制止他的行动。
“没事,让她先自学一会儿。”现在正是兴奋的时候,刘伟名那还会去理会张语嫣学习的事情。
“人家高考是大事,你不能误了人家一生,赶紧去吧,我这次可以在这里多呆几天的。”张云佳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刘伟名。
“好吧,老婆,我是真的守身如玉很久了,有需求的,你懂的。”刘伟名可怜巴巴地从张云佳身上爬起来,还不忘了又捏了两把。
“我懂我懂,你赶紧去吧。”张云佳羞红了脸把刘伟名退出了房门。
刘伟名走到客厅,无奈,只能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根烟等心情平复下来了再去张语嫣的房子。
“丫头,把昨天的作业给我看看。”刘伟名走进张语嫣房子里对正坐在写字台上百~万\小!说的张语嫣说道。
“在这。”张语嫣把那一张唐伟龙每天都为她打印一张有着二十个同类型题目的试卷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仔细地看了看,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最后无奈拿出自己的钱包,掏出一百块钱给张语嫣。还眨巴着嘴巴说道:“唐伟龙这小子不厚道,出这么简单的题目,竟然让你全部答对了。这不是明摆着坑我的钱嘛,把我昨天布置给你的那道题目拿给我看看。”
“在背面,自己看。”张语嫣早就习以为常地把那一张一百地收好。
“搞什么嘛。”刘伟名看完之后又郁闷地打开钱包,又掏出一张一百的给张语嫣。然后说道:“看样子明天要提醒一下唐伟龙那小子了,题目得出难一点了,不然我会破产的。”
“你还好意思说,我身上八千块钱积蓄都被你罚的只剩下三百了,你还破产。”一想起这个张语嫣就一肚子的脾气。想想,一天的昨天是二十个相似类型的加上三种解法就是二十三个,加上每晚的定义解释,就总共是二十四个题目。错一个就是一百块钱,张语嫣的八千在开始几天就被刘伟名给罚了个大半出去。后来才慢慢赢了点回来,但是刘伟名狡猾,张语嫣做错一个要扣一百,但是张语嫣全做对了才奖励一百,这令张语嫣极度的不满意。网所以只要刘伟名每次提起这个问题她就有火气。
刘伟名尴尬地笑着,随后又再次把张语嫣的作业题目看了看,用认真的口吻说着:“语嫣,这是你连续第三天全部答对了。从你开始全部都只是一知半解到现在每天都能全部答对你发现自己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没有?”
“不一样?除了感觉钱比以前罚的少了之外没什么感觉。”张语嫣疑惑地说着。
刘伟名笑了笑,没有说话,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现在张语嫣也习惯了刘伟名在给自己讲题目时抽烟了,刚开始张语嫣那可是强烈反对的,不过刘伟名厚着脸皮要抽张语嫣也没办法,最后只能被刘伟名强迫着接受了这一习惯了。
“最开始,你连题目都看不明白就更别说做题了。然后便是拿着题目不知道怎么动笔,到后来知道了怎么下笔这个题目该往哪方面走但是却就是做不出来,到现在每天的题目基本上都能够做出来。别的说一千道一万都是假的,只有这个才是货真价实的。你现在仔细想想是不是?”刘伟名叭了一口烟后说道。
张语嫣这次也点了点头,她觉得刘伟名还是说的很对,确实是有这种感觉。
“但是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只是最基本得东西而已。我每天教你的都是理论知识,而让你做的都是中等水平的题目,与难还挂不上钩。所以说,你现在还在入门级别。不过我今天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就是要让你清楚地看到自身的变化,你自己好好想想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难道就是简单地我教了你几道题目吗?其实错了,我一直在教你的是一种学习方法和做题方法。学的再多不如透,做的再多不如精,这就是我要教给你的。究竟哪种学习方法最适合你那就要靠你自己细心的揣摩了。但是,两点不能放下。第一便是理论知识,这个是你用来做题的基础、第二是解题方式,这个才是你上升的空间。”刘伟名很认真地说着。
张语嫣再次点了点头。
“好了,鉴于你最近的努力和学有小成,我放你一晚上的假,明天白天你也不用跟着我去办公室接受唐伟龙的培训了。给你放一天风,你是自己出去玩还是回家或者是去找朋友都随你。”刘伟名笑着起身。
张语嫣望着刘伟名高大的背影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神里面有复杂的神色。
“你这么快就教完拉?”正在吹着头发的张云佳看着刘伟名走进卧室怪异地问道。
“对啊,刘老师上课只讲重点,只重质量而不看数量,要求的是要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刘伟名摇头晃脑地走进张云佳,然后突然出手偷袭,直接把张云佳抱起来丢在c上压了下去。
“啊啊别闹,我还在吹头发呢,头发都是湿的嗯。”张云佳被刘伟名偷袭着惊讶的大叫。
“湿了最好,我最喜欢的就是湿的,没想到你湿的这么快。”刘伟名无耻下流地笑着。
“嗯嗯门门门门没关。”张云佳被刘伟名一拨弄也没了反抗的意志,只是不停地叫着门。
刘伟名飞速跳下,跑过去把门咔嚓一声关好还加上反锁,又以一种肉眼所不能见的速度跳上去,继续刚才的动作,给人一种错觉,好像他刚才没动过一样。这种速度就像博尔特一样,已经达到了人类的极限了。
刘伟名第二天依旧去上班,今天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干,那就是他得去各个企业看看自己去年组织那次关于提高党员先进性、广泛性、带动性的思想教育以及实施情况。刘伟名现在是越来越看重这个,因为张允后早段时间告诉刘伟名,他的这个提议省里的领导非常看重。张允后再三提议要刘伟名好好地干好这个工作,说不定省委的人会突然下来进行调研。
刘伟名去上班没有叫醒张语嫣,他昨天晚上就说过了,今天要让这丫头休息一天。一个女孩子,跟着自己呆了这么久,没有出去过一次,也没有和朋友一起玩过一回,确实挺为难她的了。但是张语嫣却一句怨言都没有,整天不管刘伟名怎么在题目上面为难她,她最多只是冲着刘伟名吼几声,然后又乖乖地坐下来按照刘伟名所说的做,因为她心里明白,刘伟名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刘伟名走后不久,张云佳就起身了。女人天生就爱打扮,何况是张云佳这种美女?张云佳在洗手间里面尽情地在自己的脸上折腾着。折腾了好一阵子才弄好。准备出门的张云佳突然停住,走到张语嫣的房门口敲了敲门:“语嫣姑娘,语嫣姑娘,你醒了吗?”
“什么事?”里面传来张语嫣有点慵懒的声音,随后便听到下c然后拖鞋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语嫣打开门,揉着朦胧的眼睛问站在门口的张云佳:“有什么事?”张语嫣的性格决定了她不会对陌生人表达自己的善意,而且她本身性子就有那么一点点的冷,从来不会对任何人有多么的亲热。像她和刘伟名认识这么久了,她也很少直接称呼刘伟名,一般用“喂。”代替,即使有时候不得不称呼的刘伟名她也都是直接叫刘伟名的名字。所以,在遇见张云佳之后,她一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张云佳,她也没想过要与张云佳做进一步的接触,要她一下子去叫张云佳姐姐啊什么的,她喊不出口。
其实这并不能代表她没有礼貌,根本原因是张语嫣这个女孩子有着与她年龄不相符合的成熟,刘伟名与她接触过后一直都说张语嫣这丫头非常的独立,什么事情都有着自己的主见,从来不以其他人的的意向来改变自己的决定,甚至于都有点独断专行的感觉。就是因为张语嫣的这种性格,所以她不是太喜欢与别人交往,交往的人也都是与她认识很久,而且与她性格相近的人。这些人中刘伟名是个例外,刘伟名是张语嫣除了她父亲张允后之外交流接触最多的男性,而且她对于刘伟名现在也不怎么排斥,不像她对其它人那样惜字如金。
“我要出门,你还没吃早餐吧?本来我准备在家煮点什么的,但是看了下,这里什么都没有。所以,你等下还是下去吃吧。你身上还有钱吗?听刘伟名说你的钱都被他给罚没了。”张云佳从自己身上拿出几张一百的递给张语嫣说道。
“谢谢,我有钱的。你要出去?”张语嫣问道。
“是啊,我准备出门给他买几件衣服。另外我看了看,这家里的c单啊什么都脏死了,我得去买套新的来换一下。你知道,他那个很邋遢的。”张云佳笑着说着,正如她上次说刘伟名一样,这个男人以前是非常的爱干净,只不过结了婚之后就彻底地变了个模样了。什么事情都邋里邋遢。
“我跟你一起出去,可以吗?”张语嫣犹豫了很久,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心理斗争最后对张云佳说道。
“当然好啊,那你赶紧洗漱一下吧。”张云佳笑着说着。张云佳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看人很准。所以,张语嫣这个小泵娘的心思她几乎都能猜的到。
“谢谢,你等我一下。”张语嫣跑进屋子里开始换衣服,然后开始洗漱。在这过程当中张云佳一直都站在边上看着这个小泵娘,她对这个小泵娘挺有好感的。因为在若干年以前她也和这个姑娘一样,有着一个比一般人好那么一点点的家庭,但是在这个家庭中什么事情都不能自己做主。不过与张语嫣不一样的是,张云佳选择了什么都不吵,什么都听家里人的安排,直到最后家里硬是要给她那排那场有着明显利益色彩的婚烟时她才忍无可忍地离家出走,考进了江南省省委的公务员、而张语嫣却从小到大都选择了自己做主,对于家里人的安排一概不理。这一点上张云佳非常佩服这个女孩。
“你不化妆吗?”张云佳好奇地问道,一般女孩子出门都会给自己化化妆啊,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才出门。
“我不喜欢化妆,如果不是要上台表演我是不会化妆。那东西涂在脸上又难看又难受。”张语嫣把洗面奶在脸上抹好之后冲点,就准备完毕了。
“傻丫头,我以前也不化妆的。不过后来发现化妆还是有好处,但是呢一定不要化浓妆,淡妆就行了。虽然说化妆品用多了会对皮肤不好,但是化化淡妆是没有事情的。女人不管你生的多么漂亮,脸上总会有那么一点两点让自己感到不满意的地方,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把自己的美丽尽情地展现,等到年老了想展现都没这个资本了。女人可以尽情挥霍自己青春美丽的时间也就那么七八年。来,坐下,我给你化化。”张云佳突然来了兴趣,让张语嫣坐下,自己把自己的化妆品拿出来。细心地给张语嫣化妆。
没化多久,张云佳就结束了化妆。
“你啊真是天生的美容胚子,这脸蛋几乎找不出任何的缺点。弄得我的妆都快不知道怎么化了。”张云佳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