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第49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张语嫣认真地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虽然乍一看根本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会发现自己的脸蛋变的更加的精致了
“谢谢。网”张语嫣说道,对于惜字如金的她来说,这两个字足以说明她心里的感激之情了。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感谢的。我年纪比你大,又是伟名的女朋友。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叫我一声云佳姐的。”张云佳笑着说着,然后换着鞋子准备出门。
“谢谢你,云佳姐。你是个很漂亮而且很聪明的女人。”张语嫣突然说道。前面就说过,张语嫣是个成熟而又聪明的女孩子,所以她能够看清楚张云佳这么做是在拉近与她之间的关系,而且张云佳做的很好,一点都不刻意但是却偏偏使两人之间的关系融洽了许多。
“我只不过是个很平凡的女人罢了。语嫣,多笑一笑,你笑起来非常的漂亮。”张云佳若有所指地说着,然后非常亲密地拉着张语嫣的手出了门。
“语嫣,你觉得这件衣服好看吗?他穿上会不会显的颜色太老?”在商场里面,张云佳拿着一件男士上衣问着张语嫣。
“我觉得应该会有点老,刘伟名其实很年轻,却每天都穿着那么老气横秋的衣服,看起来觉得是个老头子。”张语嫣评论着。
“那是没办法,他的工作让他必须这么干。领导必须要体现领导的稳重。我刚认识他那会他才分到单位,那时候他每天都是牛仔t恤和运动鞋,只不过后来当了领导之后便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么穿了。得了,还是给他买件颜色浅一点的衬衣吧。”张云佳笑着解释着。
望着张云佳脸上那幸福的摸样张语嫣开始疑惑了。为男人买一件衣服值得这么幸福吗?
“云佳姐,问你一个问题。”在回家的路上张语嫣问着张云佳。
“什么事?”张云佳看了看张语嫣,随后说道,然后又把张语嫣拉近旁边一家大型商场。
“刘伟名他离过婚你知道吗?”张语嫣问着。
这次张云佳不再淡然了,回过头来看着张语嫣很久,最后才嫣然一笑,说道:“知道啊,怎么啦?语嫣。”
“那你知不知道他离婚的原因?他离婚是因为他有外y。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认为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女人,我不想你被他骗了。”张语嫣解释着。
“怎么啊?他经常骗人?”张云佳这次笑的更开心了。
“没有,起码我暂时没发现他骗人,更没有骗过我。”张语嫣摇着头说道,然后又道:“刘伟名确实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年轻,长的也不错,而且有能力有魄力,做事认真,也没有太多不好的习惯。二十七岁的副厅级,前途不可限量。但是我还是觉得,你比他更优秀,所以。”
“所以你以为我是被他骗了是吧?其实他什么都没骗我,包括他结过婚离过婚,在外面还有其它的女人,甚至于还有私生子,这些我都知道。网”张云佳本来是绝对不会和外人说这些事情的,但是刘伟名都已经把自己以前干过的坏事和张语嫣说了她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那你还和他处朋友?虽然我并不是老古板,我一直都相信感情和性不是一回事,应该分开来对待。我不反感男人出g,只要他只是身体出g,而心不出g就行了。但是,但是刘伟名他都有了私生子了那这就完全不是身体出g那么简单了。他这是明显的三心二意对爱情不忠诚。”张语嫣听完之后大怒。
“傻妹妹,你告诉我什么叫做对爱情忠诚?”张云佳拉着张语嫣的手在商场的一个座椅上坐下,然后接着道:“所谓对爱情忠诚,第一,要有爱,只有有爱才能称之为爱情。第二,得在一起,不在一起哪来的忠诚之说?所以,对爱情忠诚只要做到两个人之间互相相爱,而且在一起就是对爱情的忠诚,其余的一切都不重要。当然,在一起不是说要结婚,结婚证那张纸说很轻它很轻,说很重它也很重。如果两个人之间没有爱的话那这张纸只不过是一张多了几个红章的废纸罢了,随时都可以无效。但是只要有爱,有没有那个红本本都无所谓,你们可以比夫妻更夫妻。所以说,天天守在你身边并不能说明他就对忠诚了,他不在你身边也不能说明他对你不忠诚。其实,每个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都不一样,我对于爱情的忠诚定义为,只要他心里有我,还爱我,就是对爱情的忠诚。这或许也是我因为迁就他爱他而自我安慰找出的这么一个定义吧。”
张云佳说到这里还是有点落寞,然后又说道:“你前面说伟名配不上我?其实你错了,两个人在一起哪有谁配不上谁的?两个人在一起如果一方觉得对方配不上自己那么其实自己才是真的配不上对方。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坦诚信任,要把自己的心交给对方。如果还一直在觉得对方不如自己那么还谈什么把心交给对方?这种人是不配谈爱这个字的。另外,你不知道伟名的过去,所以,你不知道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男人。他的故事如果详细的说的话,可以写一本长篇小说了。”
“能不能告诉我?我想听。”张语嫣这次终于像个十几岁的女孩子了,因为她终于展现出来她八卦的一面了。
“先从他小时候说起吧,他小时候很苦,那种苦是你完全无法想象的,也是以前的我完全无法想象的。我去过他老家一次,所以感受很深,他从小,他上学的学费都是自己。”张云佳开始慢慢说着刘伟名过去的种种,非常详细。其实她不是在讲述着刘伟名的故事,而是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她在述说着自己的那个他的骄傲也在述说着自己的骄傲。
张语嫣听着听着呆了,他无法想象看起来挺平凡只不过比起一般的官员更加年轻更加人性化更加真正一点的刘伟名竟然有这样曲折的过去。也没想到刘伟名还有这么骄傲的一面。她开始对刘伟名这个男人有了一个重新的定位。
“他曾经和我说过,他说他这一生就想成为一个侠骨柔情的汉子,就像小说中的大侠一样。我行我素、坚持自己的标准,路见不平一声吼。对于恶人从不心慈手软,对于自己所爱的人甘愿为之付出生命。当时我听到这个非常的感动,只不过,后来发现他把柔情这一点做的太彻底了。”张云佳带着点玩味地笑容说着,笑容中多少有点自我嘲弄的味道。
“我前面说他优秀还有一个方面,那就是有太多太多像我一样或者比我更加优秀的女人无法自拔地爱着她,为他甘愿付出自己的一切。从这点十足地证明了他的优秀。但是他在优秀之外却是一个不懂得拒绝不忍心伤害女人的男人,所以,最后便出现了那次造就他离婚的外y。那次外y的女主人翁不是我,但是我也是他外y的女主角之一。”张云佳淡淡地说着。然后不管张语嫣惊讶的表情拉紧了张语嫣的手说道:“语嫣,我和你说这么多的原因只是想让你看懂看完全刘伟名。我想告诉你一点,那就是以后千万不要爱上一个太优秀的男人,因为最后你会被伤的很厉害很严重,甚至连回头的路都没有。所以,以后看到像刘伟名这样优秀的男人不要靠的太近,离得远远的,在自己还没有爱上之前就离的远远的。不然,你一旦爱上了就没办法回头了。如果现在能够让我选择的话,我会选择当初没有遇见刘伟名,我甚至宁愿选择一个平平凡凡的男人平淡地过一生,那样虽然不甘心不甜蜜,但是起码不会被伤的鲜血淋漓。”张云佳似乎是在感叹自己的心里的感想,又似乎是在告诫张语嫣一个道理更像是在预防什么。或者,三者都有。
在张语嫣还在思考张云佳的话之后,张云佳突然拉起张语嫣的手冲进了一家服装专卖店对张语嫣说道:“好妹妹,咱们女人就应该对自己好一点。来,咱们买衣服,喜欢哪件就买哪件。”
这边两个女人已经围绕着刘伟名整整说了一下午,而那边的刘伟名却毫不知情,他正在一大批官员的陪同下前去考察一个个刚成立不久的私企党支部。
一个个私企一个个党支部走过来,刘伟名发现了很多很多的问题,眉头也皱的越来越紧了。事实证明,让的计划并没有往他所要想的那反面发展。
最后一站,依旧是在宝源集团。
一行人到达宝源集团的时候,早就接到通知的宝源集团老总林宝源站在门口迎接着。
林宝源的合作者或者说是守护神是王泽栋,上次见面的时候刘伟名还是支持王泽栋的,但是这次见面却不一样了,刘伟名现在是自立山头,在宝南区这块地方也有着相当话语权的山大王级人物了。有着王泽栋站在后面,林宝源其实可以不太理会刘伟名。但是林宝源是个生意人,也是个聪明的生意人,他知道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把刀的道理。惹了刘伟名对他只有坏处而没有好处。而且政治敏感性非常强的他知道刘伟名是市委书记张允后的嫡系,他知道这一点的重要性,知道这个意味着什么代表着什么。作为一个商人,他们看问题的方式都是要看有没有利益可图。显然,刘伟名这只潜力股对于林宝源来说是有非常丰厚的利益的。而且作为最狡猾的商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把自己吊死在一棵树上的,他们会多找几棵树试试。所以,林宝源是不会紧紧只找王泽栋这么一个靠山,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的他也不会。刘伟名一直在他的候选人名单上。
与林宝源站在一起的还有新上任的宝源集团党工委支部书记秦思思,这个是刘伟名钦点的。
秦思思看到刘伟名只是微微地笑着,而林宝源则亲热地走上去与刘伟名握手。
“欢迎刘书记再次大驾光临来我们宝源集团考察工作,我代表宝源集团所有员工对刘书记表示感谢。”林宝源用一副感激涕零的面容说着。
“林总,我这次可不是来考察你们集团的,我这次是来代表党来考察我们宝南区党委下的宝源集团党支部的。”刘伟名与林宝源握了握手不着痕迹地说着。
“一样一样,刘书记,请进请进。”林宝源一点也不觉得尴尬。
“秦小姐,现在应该叫你秦书记了,怎么样?对于这份新工作还习惯吗?”刘伟名没有理会林宝源,而是走到秦思思面前笑着问道。
“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说感谢组织上对我的栽培和信任呢?”秦思思微笑地说着。
她一说完,众人都哈哈大笑,这句话是官场里最常见的话,但是由秦思思这个不商不官的人说出来却有着其它的意味。不过只有站在一旁的林宝源没有笑,他紧紧地盯着刘伟名和秦思思,最后眼神里若有所思的感觉。
“组织上对你的信任那是肯定的,不单单是你,组织上对每一位同志都是信任地。我们这次的建立社会私企党支部活动得到了省委、市委的高度重视,所以,我希望你们要高度重视这个事情。”刘伟名恢复了自己领导的姿态说着然后在林宝源和一大批官员的陪同下走进了宝源集团党支部的办公室。
在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刘伟名忽然转脸说道:“这两天所有支部的书记都要到我办公室去汇报工作,你也来吧,自己找个时间,我想想听听你们这些基层的领导的一些想法。”
秦思思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