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第49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林宝源等刘伟名一行人走了之后,毅然来到党支部办公室,拍着巴掌说道:“大家坐好坐好,我有几个事情要给大家说一下。 。 希望大家要认真对待这个工作,建立这个党支部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党和政fu对于咱们私营企业的爱护和支持,所以,咱们对待这份工作不能漫不经心。我现在宣布,你们今后除了拿取你们原本的工资外,再另外领取每个月两千元的党支部工作薪水,干的好还有奖金。另外,每多发展一名党员我给你们整个党支部发放一万元的奖金。某一位党员同志获得了区级以上的荣誉称号或者奖励,我奖励你们党支部十万元。另外,如果有对待工作不认真的,不但会扣你们的工资,我还会把你们开除出集团。”林宝源狠狠地说着。作为一个商人,他习惯用的手段就是金钱,而这种战术也往往最为直接最为有效。
秦思思疑惑地望着林宝源,他不明白这位林总为什么会在刘伟名来之前来之后态度转变这么大。
“思思啊,你来我办公室一下,我有事情和你谈。”说完这些之后林宝源看了看秦思思之后说道。
“什么事?林总。”秦思思跟着林宝源进了秦思思的办公室。
“坐,思思。”林宝源笑着对秦思思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啊?我为什么会突然转度对这个所谓的党支部变得这么热心是不是?”林宝源给自己点了支雪茄后笑着说道。
“是的,党支部的建立对于我们企业来说,只有坏处而没有任何的好处。他会影响集团原本的运行方式,也会导致员工变得不纯粹。这样对于集团来说并不是件好事。所以,我们应该与其它的企业一样,就拿这个当做摆设,随便叫几个党员组成一个党支部,然后腾出一张办公室,如果上面来检查了就把人叫上把办公室收拾一下就行了。没来检查便各做各的,与之前一个样。”秦思思从集团本身利益出发说着。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你考没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咱们这么敷衍了事最难堪的那个人是谁?”林宝源带着神秘微笑说道。
“你是说?”秦思思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
“对,就是刘伟名。我从一些渠道得知,这次这个活动是刘伟名一个人提出来的,而且连给王泽栋过目的机会都没给,便强制地开始实施了。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刘伟名已经有了与王泽栋叫板的权力了,也说明刘伟名开始与王泽栋叫板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刘伟名是市委书记张允后的人,而且关系非常的密切。早几天的中毒事件你知道吗?王泽栋越周文是丢了大脸,被骂的狗血淋头,唯有刘伟名因为处理的好而受到的表扬。在这大选前期这些小事情都非常重要,重要到能够影响市里面那些领导对于这几个人的任命方向。我有预感,王泽栋靠不住了。不说他要倒了,起码一点,他不会继续在宝南区了。”林宝源感叹着。
“你的意思是你要开始与刘伟名拉近关系?”秦思思听明白了林宝源话里的意思。
“对,不管王泽栋是不是继续在宝南区掌权我与刘伟名弄好关系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更何况王泽栋现在已经日薄西山了,市委书记张允后对他不满,他的前途可以预见。而周文向来就是与咱们为敌,所以,咱们只能选择刘伟名。对于刘伟名来说,他是个新人,要的政绩和威信。而这次的建立这个什么党支部的事情正是刘伟名想要出政绩的体现,锦上添花的事都会做,但是却没办法让人对你有太深的印象,但是雪中送炭则不一样了。他刘伟名到底还是有点年轻,他一位各个企业起码会简单的配合一下这个方案,哪知道各个企业都完全是在当摆设,今天你看到他的脸色就知道了,所以,在刘伟名感到穷途末路的时候咱们帮他一把,你说刘伟名会怎么对我们?另外,思思,你与刘伟名要保持经常性的联系,我感觉刘伟名好像对你有点特殊。”林宝源地说着。
“林总,你这次是真的说笑了。人家一个大书记怎么可能看得上我这个离过婚又姿色平庸的女人。”秦思思一点没觉得害羞,淡淡地笑着说道。
“你对于男人的r惑力有多大你自己心里清楚,我追求了你这么多年你却一个机会都不给我。弄的我把那张与我老婆的离婚协议书收藏了好多年最后还是无用武之地地撕掉了。思思,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让你去做什么龌龊的事情,我的意思的很明显,我调查过,刘伟名已经离婚了,前妻现在在加拿大定居,还有一个孩子。你看刘伟名这个人,年轻,长的也非常的好,条件肯定也不错。三十岁不到的副厅级,这在咱们广北这块地方是绝无仅有啊,以后的发展前途不可限量。我可以感觉得到他对你的迷恋,而你似乎对于他也不排斥,起码比望着我的时候眼神里的平淡多了一丝的色彩。你难道不觉得刘伟名是一个值得你托付终生的男人吗?”林宝源展开了对秦思思的语言攻势。
“林总,你什么时候学起了别人做起了媒婆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哟。”秦思思根本就没有回答林宝源的话,只是以一句玩笑说着。依旧还是那样,这句话让林宝源没了说下去的兴趣了。
“我是真心希望你考虑一下。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但是除此之外我还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归属,他和你一样都离过婚,所以,你们俩之间的相处觉得会融洽一些。当然,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我也就这么一说,你也就这么一听。我今天叫你来的意思就是让你多于刘伟名走动走动,尽力地按照他的意思下来指导这个党支部的工作,并且要详细地把咱们党支部的工作成绩汇报给他,适当地可以提一提咱们宝源集团为了这个党支部工作所作出的努力和牺牲。总之,你与刘伟名做不来恋人也可以做朋友不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刘伟名这个人对于我非常的排斥,也可以说是他对于所有的商人都很排斥,总会下意识地与我们这些人划清界线。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拉拢他。这个任务就只有麻烦你了,思思。”林宝源笑呵呵地说着。
“行啦,我知道怎么做了。为了你这个朋友我就替你当一回公关小姐吧,不过仅此一次。”秦思思笑了笑,然后起身向外走去,留给林宝源一个美好的身段。
“哎,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这样的男人多好,她却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那个刘伟名也算是万里挑一的男人了吧,她也没有太大的兴趣。这个女人啊,不过也好,这个尤物要是真的成为了别人的老婆我还真的不知道该伤心成什么样子。”林宝源望着秦思思的背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面感叹着。
刘伟名一回到车上便冷着脸一句话不说,今天考察的结果太令他失望了。虽然各个企业都在尽力地装出一副对于这个党支部认真的态度,但是细心的刘伟名还是能够发现在自己没来考察之前这些党支部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刘伟名早就知道这个计划不会得到这些企业的尽力支持,他也从来没这么想过。只是他想,这些企业多多少少还是会支持支持一下的,毕竟把这个党支部当做一个企业的工会对于企业来说也是有点好处的。结果没想到是这样,虽然说刘伟名在这么干的主要目的确实是如林宝源所说的是为了政绩,可是这个样子怎么出政绩?如果省里真的来人下来调研那不是让人笑掉大牙?那他刘伟名这副老脸往哪搁?顺带着连推荐自己的张允后的脸都没地方放。刘伟名越想越愤怒,他现在是终于知道,与商人合作是个愚蠢的选择。
挫折,这是刘伟名唯一的感觉。
刘伟名回到办公室之后一句话也没说,就坐在那发呆。然后下班回家。
“伟名,你回来了啊?”张云佳见到刘伟名回来赶紧从厨房出来帮着刘伟名拿下外套。
“是啊,我知道你今天亲自下厨所以早早地就回来了。”刘伟名笑着说着,笑的非常的勉强。
“你怎么了?看起来非常的疲惫?”张云佳注意到刘伟名脸上的神情不太对劲。
“没什么,就是今天出去考察了一天有点累罢了。语嫣那小丫头呢?出去玩还没回来吗?”刘伟名四处看了看没有看见张语嫣的影子便问道。
“在厨房帮我择菜呢,她今天没有出去玩,陪我逛了一天的商场。你累了就先去睡会吧,吃饭了我再叫你。”张云佳心疼地说着。
“嗯。”刘伟名嘴上这么说,但是却走到厨房,看着张语嫣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面慢慢地择菜笑了笑,说道:“我们的大艺术家今天怎么干起家务来了?”
“刘伟名,你这是奚落我吗?”张语嫣抬起头来愤怒地望着刘伟名。
“没有没有,你别误会,我是在夸你,你继续继续。”刘伟名赶紧退出厨房,对张云佳说道:“这里是你么女人的天下,你么忙。”说完走进了卧室,躺在c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他今天可能心情不太好,你别和他闹了。”张云佳走进厨房拿着刀继续切菜。
“他会心情不好?刚刚还笑来着。”张语嫣嗤之以鼻。
“他的笑分为两种,一种是坏笑,一种是假笑。坏笑就是他高兴的时候露出来的。而假笑则是在他心里真正地遇到了问题,而又不想告诉家里人不想让身边的人为他担心的时候露出来的。他刚刚就是假笑,等你和他在一起呆久了你就自然明白了。我估计他是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了。”张云佳淡淡地说着。
听完张云佳的话,张语嫣朝着刘伟名房间的方向看了看,然后继续低头择着手中的菜。
“吃饭了,老公。”刘伟名睁开眼睛,便看到了正一脸柔情望着自己的张云佳,刘伟名心里暖暖的。当即抱住张云佳的腰身,把头埋进张云佳的怀里说道:“云佳,有你在我身边的这种感觉真好。”
是啊,不管在外面遇到了多大的挫折多大的委屈多少辛酸都能在这里找到一片宁静的港湾一份执着的柔情,这种感觉谁不奢望。
“吃饭吧,再不吃饭都冷了。”张云佳心痛地摸着刘伟名的头发道。他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只有在外面受到了委屈的时候才会心甘情愿地待在自己的怀抱里,只有在这种时候,张云佳才会感觉这个男人是完全属于自己的。男人有时候就像个小孩,受了委屈总是回想着找个地方被人安慰一番。
“嗯。”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爬起来在张云佳脸上亲了一下才穿上鞋子走了出去。
“你们俩今天逛了一天都买了些什么?”刘伟名被张云佳的柔情安慰了一番之后,心情好多了。一边吃饭一边对两个女人说道。
张语嫣没有回答,继续吃着饭。
“也没买什么,就是给咱们三个都买了点衣服,然后把这家里的被子单啊什么的都重新换了一遍,以前的太脏了。”张云佳给刘伟名碗里夹了块肉后说道。
刘伟名下意识地往刚刚自己躺过的单上看了看,然后说道“好像确实是换了,挺好看的。”
刘伟名一说完,一直保持着标准摸样的张语嫣突然低着头一口饭喷了出来了。
“怎么了你?吃个饭都一惊一乍的,吓人。”刘伟名白了一眼张语嫣。
“刘伟名,我真的怀疑你每天晚上到底是在哪里过的夜。你再仔细看看,传单是新的吗?我和云佳姐才刚回来,然后云佳姐就给你做饭,都没来得及换上。”张语嫣脸上笑意盎然。
“不是新的?”刘伟名又回头看了看,他还真的记不清楚自己睡的单到底是个什么颜色了。每天都睡在上面,可是谁没事留意自己单的颜色?
“你别说他了,他就这么一人,大大咧咧的,对于不重要得事情他一向不会重视的。”张云佳也笑呵呵地替刘伟名解围。
“你们俩是商量好了在这个我下套子看我笑话是吧?”刘伟名眨巴着嘴,脸都不红一下,他的脸皮岂是张语嫣攻得进的。“你个小丫头,今天晚上要是题目没答出来一个题目扣两百。”